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侯门医妃有点毒 > 第145章 过年
    大年三十,团年。

    厨房从早上就开始准备年夜饭,一直要忙到天黑。

    顾玖一大早就跟在大太太张氏身边,打理府中杂事。

    顾府上下,两百多个下人。另外铺子上,庄子上,还有上百号人。

    下人们辛苦了一年,都盼着今年能够过个丰盛年。

    张氏教导着姑娘们,“今年府中的收成和去年持平,不过考虑到二房一家从西北回京,今年给府中下人们的打赏,一律要比去年多一成。

    铺子上今年的收成还不错,给他们的打赏,则比去年多两成。

    庄子上今年虽然减产,不过打赏却不能少,还是得按照去年的数目。”

    顾珍忙问道:“为何庄子减产,还要维持去年的打赏数目?请大伯母指教,侄女不太懂里面的道理。”

    张氏笑了笑,朝顾玖看去,“小玖,你来说说为什么。”

    顾玖微微躬身,“我姑且一说,要是说的不对,请大伯母指教。”

    “无妨,你尽管说。”

    顾玖斟酌了一下,说道:“据我了解,我们顾府在外面一共置办了十二个庄子。

    最近的庄子,离着京城也有两个时辰的路程,最远的庄子则在千里之外的水乡。

    这些庄子无论远近,共同点就是,我们没办法亲自管理,只能指望庄头和管事们多用心,多替府中想想。

    要让庄头和管事们勤劳任事,不是靠嘴上说说就成的,得有实际的好处。

    若是因为今年庄子略微减产,就减少他们的年终赏银,只怕到了明年,后年,庄子的出产会越来越少。

    说到底,就是用一点银钱维持住人心。人心不散,这些庄子放在那里,就会有足够的产出,每年多少也能为府上提供一点收成。

    若是遇到灾荒年间,这些庄子的重要性更是不言而喻。有了这些庄子,就算大灾三年,也不用担心府中没饭吃。”

    大太太张氏连连点头,“小玖说得没错。以后你们自己管家,到了年终,给下人们打赏的时候,不必过分丰厚,却也不能太薄,以免寒了人心。只要没出大错,按照往常惯例来办就行。”

    顾珍一副受教的模样,“多谢大伯母教诲,侄女明白了。”

    大太太张氏笑道:“明白了就好。铺子上和庄子上的赏赐,已经在数天前,让人发了下去。今天只发府中下人的赏赐,你们跟在我身边,多看多学。”

    “是!”

    因为要忙着过年,府中下人分批来到议事堂领打赏。

    大太太张氏,亲自将封好的打赏送到每个下人的手中,并且不厌其烦的提点他们,希望他们来年都要用心做事。

    下人们躬身应下,每个人拿着封赏,都是一脸喜笑颜开的模样。

    当然,也有个别人因为封赏没有达到预期,有些小情绪。

    张氏都会安慰他们两句,鼓励来年多努力,争取拿更多的封赏。

    顾玥见了,小声嘀咕,“每个下人都要见一面,多耽误事情。以前母亲在西北管家的时候,都是让管事婆子们将赏赐发下去。又快又省事。大伯母的做法,我看着没什么用,还耽误时间。”

    顾珊小声说道:“大伯母这么做,自有道理。我觉着这样也不错,虽然有点耽误时间。”

    顾玥朝顾玖看去,“二姐姐,大伯母总是夸你,说你懂事知礼又聪明。那你说说,大伯母的做法到底好还是不好?”

    顾玖轻声一笑,说道:“府中的下人,说起来多,两百多号人。但是同侯府比起来,也就一般吧。

    这么点人,花点时间同每个下人见一面,只要时间充裕,完全可行。

    若是时间紧张,大可以将下人集中起来,统一训话。

    在我看来,只要办法好用,又有效果,就用什么办法。不必拘泥于一种形式。”

    顾珍点头,赞同顾玖的说法,“二妹妹说得在理。该忙的事情都已经忙完了,只剩下给下人们打赏,外加吃年夜饭。花点时间,同下人们说说话也没什么。”

    顾玥见大家都和她唱反调,直接撇嘴,一脸不屑。

    忙完了这件事情,张氏就让大家回房歇息,晚上再一起吃年夜饭。

    顾玖带着丫鬟们回到芷兰院。

    她笑着问道:“你们都拿了多少赏赐?让我开开眼界。”

    青竹说道:“姑娘别开玩笑,奴婢们拿的这点赏赐,哪里能让姑娘开眼界。”

    顾玖笑了起来,“说说嘛,我就想了解一下京城这边的规矩。”

    青梅笑道:“姑娘既然想知道,奴婢便说于姑娘听。奴婢和青梅,拿了一两五钱的赏银。小翠和王依,拿了一两的赏银。小丫鬟们从两百文到八百文不等。”

    顾玖点点头,对年终赏银的数目有了个大致的了解。

    接着,她说道:“今年,我给你们也都准备了新年红包。”

    几个丫鬟都愣住了。

    青梅率先说道:“姑娘不是开玩笑吧。我们已经从大太太那里拿了赏银,如何再能要姑娘的赏银。而且姑娘银钱不凑手,处处都要花钱。赏银什么的,就不必了。”

    “是啊,姑娘手里也不宽裕,不必另外给奴婢们赏银。”

    几个丫鬟都是一个意思。

    顾玖还是穷人,就不要打肿脸充胖子。将钱攒起来,才是正经的。

    顾玖笑了笑,说道:“你们啊,也太小看我了。虽说我银钱不凑手,却也不至于穷到连赏银都拿不出来。

    只是今年开销大,好不容易挣点钱,也都花出去了。

    不过等到明年,我保证给你们每个人一份大大的红包,让你们发一笔小财。”

    “姑娘真要给奴婢们赏银?”

    顾玖点头,红包她早就准备好了。用红纸包起来,一共四份。

    青梅,青竹,小翠,三人红包数目一样,每人二两。

    王依新来,只得了一两。

    顾玖说道:“你们快收下,可不能嫌少。”

    “奴婢岂敢嫌少,姑娘给的赏银也太多了。”

    青梅有些激动,眼眶微微湿润。

    小翠直接就哭了出来,“奴婢以前做了那么多猪狗不如的事情,没想到还能从姑娘手上拿到赏银,而且一拿就是二两。姑娘,你给奴婢的赏银太多了,奴婢不能要。”

    小翠说着,就要将红包还给顾玖。

    顾玖挡住她的手,“不准退回来。我送出去的东西,没有收回来的道理。这是你们应得的,你们大可以心安理得的收下。”

    青梅擦擦眼角,“这是姑娘的一片心意,我们都收下吧。来,我们一起给姑娘磕个头,恭贺姑娘新春大吉大利,事事如意。”

    四个丫鬟齐齐跪下来,给顾玖磕头。

    顾玖拉着她们,“都起来,不必如此。”

    四个丫鬟站起来,青竹说道:“姑娘,奴婢以后要给你做许多许多好吃的,还要给你做许多漂亮衣服。”

    小翠也说道:“不管姑娘想打听什么消息,全都包在奴婢身上。奴婢可是名副其实的包打听。”

    哈哈……

    大家都笑了起来。

    今年的最后一天,大家都是快乐的。

    到了晚饭时间,大房和二房齐聚花厅。连姨娘们都出来了。

    当然也少不了顾老爷子。

    大冬天,外面已经开始飘雪。

    没想到京城今年的雪,来得这么迟。

    顾老爷子也不嫌冷,穿着一件单薄的外袍就来了。

    “酒呢?快给老夫上酒。”

    顾老爷子一到花厅,就嚷嚷着要喝酒。

    大老爷顾知鸣皱起眉头,说道:“父亲,今天过年,你好歹有个长辈的样子,就当是给小辈们做半年。”

    顾老爷子吹胡子瞪眼,“老夫要做什么,还要你来管?你这个不孝子,蠢货,给老夫滚,滚得远远的。老夫看到你们两兄弟,就一肚子的火气。生下你们两兄弟,是老夫这辈子最倒霉的事情。”

    顾大人同大老爷顾知鸣都是一脸心塞。

    顾大人表情阴沉沉的,他可没忘记几天前,他被打出门的事情。

    今天过年,他真的不想动怒。

    顾大人叹息一声,干脆坐远一点,眼不见心不烦。

    顾玖悄声吩咐丫鬟,“给老爷子拿两坛酒过来。”

    说完,塞了一个荷包在丫鬟手上。

    丫鬟得了好处,急忙去拿酒。

    顾老爷子吵着喝酒,却没人理会他。

    气得顾老爷子砸桌子。

    “你们一个个不孝子孙,老夫就知道你们巴不得我早点死,死了给你们腾地方。”

    大老爷顾知鸣皱眉,“父亲,今天过年,你就别闹了。你看孩子们,都被你吓住了。”

    大房的小子姑娘可没被吓住,他们早就见惯不怪。

    二房这边,大家都有些紧张。毕竟还没有习惯这样的事情。

    顾老爷子抄起酒杯,就朝大老爷顾知鸣的头上扔去。

    大老爷急忙躲开。

    顾老爷子追上去,“老夫打死你这个不孝子。”

    大太太张氏见大老爷挨打,哪里还坐得住,立马站了起来,要冲过去护夫。

    恰在此时,顾玖大喊一声,“酒来了,老爷子请喝酒。”

    一听喝酒,顾老爷子住了手,嘿嘿地笑起来。

    他特意扫了眼顾玖,“还是二丫头有孝心。”

    顾老爷子有酒喝,也就不闹腾了。

    大老爷顾知鸣捂着头,倒吸一口凉气。

    顾老爷子一大把年纪,没想到打人还这么疼。

    顾大人关心地问了一句,“大哥,你没事吧?”

    顾大老爷摇摇头,“二弟不用担心我,我没事。时辰不早了,大家都坐下,赶紧上菜。”

    酒菜上桌,顾大人同大老爷顾知鸣喝了起来。

    两兄弟都是心有戚戚,摊上这么个不着调的父亲,只能自求多福。

    大太太张氏悄声问顾玖,“小玖,是你让丫鬟拿酒给老爷子?”

    顾玖没有否认,坦然地说道:“老爷子喝酒上瘾,一日不喝酒,就浑身难受。今天又是过年,我就想着,好歹让老爷子喝痛快了。他心头痛快,也就不会折腾大家。”

    顾玖经过观察,已经可以确定,顾老爷子有严重的酒精依赖症。

    好在,顾老爷子喝的酒度数都不高,远远比不上后世五六十度的白酒。

    顾老爷子喝的酒,估摸着也就一二十度左右。

    估计也是因为酒精度数不高,顾老爷子喝了酒才有力气折腾。

    大太太张氏说道:“老爷子喝了酒就会发酒疯。以后尽量拦着老爷子喝酒,不能纵着他。”

    顾玖点头,“我听大伯母的。今日是我自作主张,还请大伯母责罚。”

    张氏说道:“罚你就不必了,你也是一番好心。只是以后不可这样。”

    大家吃着酒菜,气氛渐渐变得热烈。

    二房和大房互相敬酒,晚辈又给长辈敬酒,闹腾了很长时间。

    吃过年夜饭,撤了酒席,大家又一起守岁。

    大人们聚在一起说话,姑娘小子们则自找乐趣。

    大老爷顾知鸣感慨了一句,“今年倒是难得,老爷子竟然只闹了一场。往年年夜饭,老爷子可是要从天黑闹到半夜。”

    大太太张氏附和,“今年的确难得。”

    顾老爷子吃完了年夜饭,就拉着几个小妾回房放纵。

    当时,众人都是一副如释重负的模样。

    要是以后顾老爷子都这如今天这般,那真的要谢天谢地。

    顾大人蹙眉,心里头还是不太痛快。

    “老爷子这般闹腾下去,何时是个头。大哥,大嫂,你们就没办法吗?”

    大老爷顾知鸣说道:“二弟,自从你回来,老爷子闹腾的时候已经算少的。

    你问问府中的下人,你们一家子没回京城之前,老爷子是三天一小闹,五天一大闹。

    闹得全府上下鸡飞狗跳,那场面,呵呵,我和你大嫂这些年都不知道是怎么熬过来的。”

    大太太张氏瞪了他一样,“过去的事情,就不必说了。老爷子年龄渐大,整天不是喝酒就是和几个姨娘厮混。他的身体早晚会被掏空。”到时候想闹腾也闹腾不起来。

    大老爷顾知鸣点头,“这么想虽然不孝,但我还是希望老爷子赶紧老下去,别再闹腾了。”

    连这样不孝的话都说了出来,大老爷果然是喝多了。

    大太太张氏连忙给大老爷灌了一碗醒酒汤,又抱怨道:“喝了二两猫尿就开始胡说八道。那是老爷子,是长辈。”

    有些事情可以说,但是不能做。

    而有的事情,则只能做,不能说。

    事关孝道,大老爷怎可在人前胡说八道,落人口实。

    谢氏眼珠子滴溜溜乱转,心思早就飘远了。

    顾老爷子身体被掏空,是不是意味着老爷子快不行了?

    一旦老爷子过世,大房和二房肯定得分家,不能继续住在一块。

    这座府邸,不出意外,由大房继承。

    或是学着侯府分家的方式,将府邸一分为二,中间砌一道院墙。

    谢氏当然想继续住在这里。不说别的,顾府这块地皮,在京城可是属于黄金地段,有钱都买不到。

    只是,将府邸一分为二的话,空间就太过逼仄狭小,谢氏又不乐意了。

    谢氏琢磨着,得趁着老爷子还在,两家还没分家,赶紧用公中的钱在外面置办一栋宅子,最好离着侯府不远的地方。

    等到两家一分家,二房就可以直接搬过去。

    另外,等过了年,她得和张氏一起管家。否则张氏将公中的钱都贪墨了,等分家的时候,二房岂不是要喝西北风。

    谢氏小算盘打得啪啪响,已经想到分家的时候要哪些庄子,铺子,哪些下人。

    还有库房里面的贵重物件,字画之类的,也得好好挑选。

    大房已经占了这么多年的便宜,分家的时候,决不能让大房继续占便宜。

    说什么,二房也要多分一点财物才行。

    而且二房孩子多,无论是娶,还是嫁,都是一大笔开销。

    想到要出大笔的嫁妆和聘礼,谢氏心都是在发痛。

    她咬咬牙,做了决定。一定要赶在顾老爷子离世之前,将孩子们的婚事全部定下来。

    该嫁的都嫁出去,该娶的都赶紧娶进门。

    只要不分家,公中就得负担一部分嫁妆和聘礼。如此一来,二房的压力就小多了。

    谢氏为自己的机智点赞,她真是算无遗漏。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