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侯门医妃有点毒 > 第152章 刘诏选妻
    顾大人受了刺激,同时又感到骄傲。

    儿子似乎比他都要能干,有点没面子。

    不过儿子这么能干,他身为老子,岂能不骄傲。

    他看着顾琤,没想到一向只知道埋头读书的顾琤,私下里做了这么多工作。

    “时辰太晚了,你先回去歇息。你说的事情,我会慎重考虑。”

    “多谢父亲!”

    顾琤躬身告退,回到居住的院落。

    他听着隔壁院落传来顾珽闹腾的动静,笑了笑,捡起一本书,翻开书页看了起来。

    次日,京城的媒婆们依旧很忙碌,忙着四处窜门说亲。

    顾大人有些拿不准主意,想等皇子们选妻结束后,再来考虑顾琤的婚事。

    同时,他也派人出去打听礼部侍郎的消息。

    如果当真如顾琤所说,结下这门亲事,未尝不可。

    昨日媒婆上门,他也没有强硬拒绝,只说要考虑考虑。

    ……

    皇宫内,皇后娘娘躺在病床上,气若游丝。

    王太医并太医院院正一起,给皇后娘娘用药。

    虎狼之药,伴随着扎针,总是剧痛难忍。

    皇后娘娘咬着毛巾,满头冷汗。

    为了能够多活几日,她也是拼尽了全力。

    施针完毕,太医们退下。

    宫女上前,替皇后娘娘擦拭身体,换下被汗水打湿的衣衫,又新换了被褥。

    皇后有了点力气,说道:“扶本宫坐起来。”

    宫女急忙上前,扶着崔皇后靠坐在床头上。

    皇后娘娘喘了两口气,问道:“现在外面什么情况?”

    宫女们迟疑了一下,才说道:“皇孙们还没进宫。”

    皇后娘娘轻蔑一笑,“陛下定的时间是落日时分,皇孙们不等到最后一刻,是不会老实地交上名单。”

    “娘娘说的是。”

    “公子诏若是进宫,记得提醒本宫。”

    “奴婢明白。”

    内侍从外面进来,“启禀娘娘,太子殿下来了。”

    “让他进来吧。”

    片刻之后,太子殿下被请进了寝殿。

    “儿子给母后请安!母后的气色看着好了些。”

    皇后娘娘自嘲一笑,“不过是强撑着罢了,这边坐着说话。”

    皇后指着床边的圆凳。

    太子殿下恭敬地坐下,“母后今天感觉好点了吗?”

    皇后娘娘点点头,含笑看着太子殿下:“你今日过来,是为了孩子们的婚事?”

    “正是!这是儿子同属官们一起商量出来的名单,请母后过目。”

    太子殿下四十出头,他恭恭敬敬地双手奉上名单。

    皇后娘娘接过名单一看,眉头微蹙,“这是谁出的主意?”

    太子殿下有一瞬间的慌乱,“母后不满意吗?”

    皇后娘娘讥讽一笑,问道:“是你的主意,还是属官们的主意?”

    太子低头,有些心虚,“是儿子的主意。”

    “放屁!”

    皇后娘娘直接骂了一句脏话,将太子惊得都不知道该怎么说话。

    皇后娘娘板着脸,“你是什么性子,本宫还不知道。这份名单分明是属官们拟定出来的,你为何要替那些人担责?他们拿着俸禄,却不肯忠君之事,个个心思不纯,这样的人你留着做什么?”

    “母后!”太子殿下有些为难。

    皇后娘娘死死地盯着他,伸出手,宫女心领神会,将一只毛笔放在皇后娘娘的手中。

    皇后娘娘提笔,两个大大的叉,就将名单上的名字给划掉了。

    名单污了,却依稀能够看见裴芸的名字。

    “简直是不知所谓,娶裴芸做儿媳,你是嫌你父皇没借口收拾你吗?”

    “儿子……”

    太子张口结舌。

    皇后娘娘直接将毛笔甩在地上。若非顾忌到太子的面子,她肯定会直接将毛笔甩在太子的身上。

    “现在是非常时期,鲁侯那边,可以私下接触,但是绝不能在明面上有所来往。鲁侯的女儿,谁都不能娶。这是本宫的意思,也是你父皇的意思。”

    “那鲁侯的女儿还能嫁给谁?”

    “自然是嫁给勋贵。”

    说完,皇后娘娘就说了两个名字,其中就有柱国公府的姑娘。

    太子殿下狐疑。

    皇后娘娘说道:“鲁侯府很可能会和柱国公府结亲,娶了柱国公府的姑娘,不仅你父皇那里能过关,还间接的同鲁侯府搭上关系。以后做事,不要那么直接,要学会迂回。”

    “多谢母后教诲,儿子明白了。”

    皇后娘娘叹了一声,接着又说道:“东宫属官,也该清理了。”

    “母后!”太子大叫起来,看样子是不能接受。

    皇后娘娘撇过头,掩盖住眼中的失望之色。她伸出手,宫人将一份材料放在她手上。

    接着,她将这份装订好的材料,毫不客气,直接丢在太子殿下的脸上,“好好看看,你的东宫属官都做了哪些蝇营狗苟的事情。这种猪狗不如的人,你还留着做什么。”

    太子殿下脸色苍白地捡起材料,看着上面的内容,他的双手都在颤抖。

    “母后,这,这怎么可能。”

    “这上面的事情,到底是真的,还是有人编排,你不知道亲自去看一看,派人做个调查吗?本宫早就提醒过你,对于臣子,要宽严相济。该敲打的时候绝不能手软。一味的仁厚,只会让他们得寸进尺,变本加厉,欺上瞒下。一群猪狗一般的东西,也就是你耳根子软,将他们当宝。”

    皇后娘娘说完,紧跟着咳嗽起来。

    太子殿下着急担心,“母后,你没事吧。”

    皇后娘娘吐了两口血,说道:“放心,本宫暂时还死不了。本宫会让方少监帮你,将这些蛀虫,统统清理出去。”

    太子殿下面有为难之色,“母后,这会不会……能不能给他们一次机会?”

    皇后娘娘冷笑一声,伸出手,压在太子的肩膀上。

    太子顿时感觉到,肩膀上仿佛有千斤重担,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皇后娘娘面无表情地说道:“太子,你不要忘了,金吾卫正在调查东宫。你若是不能壮士断腕,你这个太子之位,不如干脆让给别人来坐,也免得你父皇下旨废了你。”

    太子殿下脸色煞白,冷汗一滴滴落下。

    皇后娘娘质问道:“你想清楚了吗?你还要不要当这个太子?”

    太子殿下低下头,没有什么底气地说道:“儿臣会亲自调查这件事。如果属实,儿臣绝不姑息。”

    “那就尽快。最好是在初五之前将这件事情办好。否则迟了,到时候收拾他们的就不是本宫和你,而是金吾卫。你也知道,进了金吾卫的诏狱,想要活着出来可不容易。”

    太子重重点头,“儿臣听母后的。”

    方少监从外面进来,“启禀娘娘,指公子诏并其他公子,刚刚进了宫门。”

    皇后娘娘挑眉一笑,“给本宫盯着公子诏。另外,东宫的事情,你帮着太子尽快处理。”

    方少监朝太子殿下看去,他在太子的眼中看到了抗拒和一点点不满。

    方少监半点不在意。太子永远都是那么软弱,只要他本人足够强硬,就能压制住太子殿下。

    唯一担心的地方,在于东宫属官们会不甘心,会跳起来同他打擂台。

    不过这些都是小事。

    方少监躬身领命,“遵旨!”

    刘诏进了宫,先去见少府令。

    京城闺秀的名单,都在少府。

    少府令等于是天子的私人管家,掌管着盐铁等等赚钱的项目。

    甚至连户部尚书,都要对少府家令羡慕一番,有钱啊。

    少府令出自宗室,同天子是没出五服的堂兄弟,刘诏得称呼对方一声堂叔祖。

    “见过堂叔祖。”

    少府令微微一笑,“你来了,可有想好要娶谁为妻?”

    刘诏点点头,“已经想好了。”

    少府令拍了拍手,属官将一册册名单放在桌上,“请公子诏过目。”

    刘诏没有多余的表情,沉默地翻着名册,而且翻得飞快。

    少府令一看,这是早有想法啊。

    当刘诏翻到镇军大将军府的时候,翻阅的动作突然停下来。

    他很干脆,直接提笔圈下顾玖的名字。

    少府令好奇,到底是哪位姑娘入了公子诏的眼。

    他伸着头,往名册上一看,“顾玖?这是哪家府邸的姑娘。”

    “镇军大将军府的二姑娘,京城府尹顾大人的闺女。”刘诏清冷的声音在签押房内响起。

    少府令一头黑线。

    “公子诏,你确定要选这个叫顾玖的姑娘为妻?”

    刘诏抿唇一笑,“是,已经考虑清楚了。”

    少府令蹙眉,“这个叫顾玖的姑娘,名不见经传,又不是勋贵之女,你真要娶她为妻?你可是王府嫡长子,理应娶勋贵之女为妻。即便皇后娘娘知道了,也不能挑刺。”

    少府令好心提醒刘诏。

    刘诏却说道:“多谢堂叔祖为我着想。不过我认为她是最合适本公子的女人。”

    有胆识,有想法,有担当,而且足够聪明。这才是妻子的最佳人选。

    其他姑娘不是不好,而是不适合他。

    少府令还要再劝,“这份名单我给你留着,你再想想吧。反正离着日落时分还有一段时间。”

    “不用了,我已经想得足够清楚。”

    少府令皱眉,“就算你想清楚了,你父王和你母妃他们同意吗?”

    “陛下命我选妻,父王和母妃都很尊重我的想法。”

    刘诏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少府令着急啊,“其他皇孙可不像你这般选妻,他们选的可都是名门贵女。你选这个叫顾玖的姑娘,岂不是拖你后腿。”

    刘诏轻声一笑,“是不是拖后腿,可不是光看身份。”

    少府令见刘诏吃了秤砣铁了心,只能无奈叹息一声,“既然你坚持,那我就把这份名单递上去。一会陛下问起来,你自己解释吧。”

    “多谢堂叔祖。”

    少府令摇摇头,现在的年轻人,脑袋有坑。

    少府令亲自将名单送到开耀帝手中。

    开耀帝看着名单上陌生的名字,当即皱起眉头。等看到附注上面,写着的家世背景,才想起来的确有这么一户人家。

    前段时间,这位顾知礼还被下了诏狱。

    开耀帝一下子有些糊涂,“顾知礼不是被下了诏狱吗,为何他的闺女还在名单上?”

    大太监陈大昌提醒开耀帝,“陛下忘了吗?这位顾大人早在春节上个月二十七就被放了出来。”

    经过提醒,开耀帝终于想起有这么一回事。

    “原来已经放出来了。去将刘诏叫来,朕要问问他,到底怎么选的。”

    刘诏被宫人请进大殿,“孙儿叩见皇祖父,皇祖父身体安康。”

    “免礼!朕让你选妻,你为何选了顾知礼的女儿?朕看这上面的资料,是叫顾玖,还没及笄?”

    刘诏躬身,面色冷静地说道:“孙儿见过这位顾姑娘几面,她很不错,很合适做孙儿的妻子。还请皇祖父成全。”

    “哦?原来你和她见过。她果真有你说的那么好?”

    刘诏点头,“皇祖父见了她,也会同意孙儿的看法。”

    开耀帝似笑非笑,“既然如此,不如就请这位顾姑娘进宫,朕要亲自替你相看。”

    陈大昌当即命内侍前往顾府,请顾玖进宫。

    刘诏面色平静,半点不担心。

    开耀帝好奇,“诏儿,你就不担心这位顾玖姑娘见了朕连话都不会说?”

    刘诏躬身说道:“她没有那么懦弱胆小。”

    “哦?”

    开耀帝一听,生出了一点好奇心。

    到底是什么样的姑娘,竟然让刘诏如此夸奖。

    开耀帝说道:“一会,朕倒是要好好考考这位顾姑娘。”

    ……

    顾府,议事堂。

    顾玖完全不知道,一桩婚事即将砸到她头上。

    她对自己将来的命运,可谓是一无所知。

    这会,她正跟着大太太张氏做明日宴请的准备工作。

    明日顾府请客,亲朋好友都会上门。

    届时,大太太张氏的娘家人都会过来。

    大姑娘顾珍的婚事,还得指望着大太太张氏。

    顾珍有些紧张,她尽力想在大太太张氏面前好好表现,却因为过于紧张,犯了几个小错。

    顾玖提醒她:“大姐姐无需紧张,就向往常一样就好。”

    顾珍点点头,“听说隔壁侯府正在说亲?”

    “听说是这样。不知道琪姐姐和瑛姐姐,会被说给什么样的人家。”

    顾玖也替顾琪,顾瑛担心。万一被东宫选中,那就麻烦了。

    大家正埋头忙着,门房喘着气跑进来,“太太,二姑娘,宫里来人了。让,让二姑娘即刻进宫?”

    顾玖懵逼,“你没弄错吧。怎会让我进宫?”

    “内侍这会还在前厅,大老爷和二老爷一起招呼着。二姑娘快去吧,不要让内侍等久了。”

    大太太张氏皱眉,问道:“确定是让二姑娘进宫,不是让别的人进宫?”

    门房连连点头,“千真万确,的确是请二姑娘进宫。而且奉的还是陛下口谕。”

    大太太张氏一听,竟然是陛下口谕,暂时管不了原因,赶紧叫上顾玖,“小玖,你赶紧回房换衣服,然后随我去见内侍。你别担心,你父亲肯定会问清楚原因。”

    顾玖懵逼着,这到底怎么回事?

    陛下怎么会点她的名,让她进宫。

    她一个名名不见经传的闺阁姑娘,何德何能竟然能入天子的眼?

    有问题,这里面肯定有问题。

    顾玖被丫鬟们伺候着换了一件喜庆的衣服,然后跟随大太太张氏急匆匆来到前厅。

    谢氏得了消息,也赶了过来。

    “大嫂,我没听错吧。宫里怎么会让二丫头进宫?”

    “应该没有错,据说是陛下的口谕。至于原因,现在也弄不清楚。小玖,你随我进去。见了宫里的内侍,不要紧张,一切都按照规矩来。”

    顾玖点头,深吸一口气,走进前厅。

    “这就是小女,顾玖。”顾大人内心忐忑。

    内侍眼神如刀,朝顾玖扫过去,从上到下一番打量。

    顾玖不卑不亢,上前见礼。

    内侍暗自点头,“人来了,就随咱家进宫吧。”

    “公公……”

    “顾大人放心,令千金这回进宫,可是好事。”

    多余的话却一个字都不肯说,只是催促顾玖赶紧随他进宫。

    张氏急忙将数个荷包塞在青梅手里,“到了宫里要有眼色,照顾好你家姑娘。”

    大老爷又亲自奉上一份大礼,送给了内侍。

    内侍掂量了一下分量,这才满意。却依旧不肯透露一句内情。

    无法,顾玖只能先跟着内侍前往皇宫。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