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侯门医妃有点毒 > 第163章 皇后娘娘召见
    “姑娘,宫里来了人,说是奉皇后娘娘的命令,前来宣旨。大太太和太太正在前厅招呼,让你快过去。”

    小翠急匆匆地从外面进来,汗水都出来了。

    顾玖放下手中的书本,问道:“老爷和大伯父不在府中吗?”

    “两位老爷都出门做客去了。姑娘忘了吗,今晚陈家还有一顿宴席,请了老爷和大老爷。”

    陈家是顾大人的外祖家,也就是顾玖亲祖母的娘家。

    到顾玖这一代,两家来往不多。顾玖连陈家的表兄妹都没认全。

    不过顾大人这一代,和陈家的表兄弟关系都还不错,还会经常来往。

    两家若是有什么宴请,都会给对方下个帖子。

    今日陈家宴请,同侯府的宴请撞在了一起。

    顾大人和大老爷顾知鸣在侯府吃完了午宴,就坐着马车赶了过去。

    谢氏和大太太张氏都没去。

    姑娘们和小子们也都没去。

    反正,如今也就顾大人两兄弟还惦记着陈家那边的亲戚,一般的宴请,也是他们两兄弟过去。

    顾府其他人能不去就不去。

    顾大人和大老爷也不勉强。陈家那边也没意见。

    甚至顾老爷子,已经十多年没去过他大舅子家做客。虽说两家都住在京城,离得也不远。

    陈家一句闲话都没说过。

    估计陈家巴不得顾老爷子别登门,免得当着客人的面耍酒疯。

    两位老爷都不在,宫里来了人,只能两位太太出面招呼。

    顾玖换了一身衣服,带着丫鬟,赶到前厅。

    她以为只有两位太太作陪招呼宫里的人,没想到大房的大哥顾班,二哥顾玦,还有哥哥顾珽,六哥顾琤都到了前厅,大家一起招呼从宫里来的内侍。

    顾玖深吸一口气,走进前厅,先给内侍见礼。

    内侍很陌生,第一次见,白面无须,大约四十来岁的模样,姓夏,人称夏公公。

    “见过夏公公。”

    夏公公一双眼睛,就跟挑选货物一样,将顾玖从上到下挑剔了一番。

    “这就是顾二姑娘,长得真俊啊。”

    “公公谬赞。”

    顾玖面色平静地说道。

    夏公公说道:“咱家奉皇后娘娘懿旨,宣镇军大将军府顾玖顾姑娘明日辰时三刻进宫。”

    “臣女遵旨。”顾玖躬身领旨。

    夏公公笑呵呵的,“顾姑娘记得多带几身衣服,娘娘或许会留你们在宫里住几天。”

    顾玖意外,心头扑通扑通乱跳,顿时有了不好的感觉。

    她望着夏公公,“皇后娘娘果真要留臣女等人在宫中住下?”

    夏公公像个笑面佛,未语先笑,“顾姑娘预备着,总归没错。咱家还要去下一家传旨,先告辞。”

    “公公慢走。”

    顾班起身,亲自将夏公公送出顾府,并且奉上一个大大的封赏。

    片刻之后,顾班回到前厅。

    大家都还在,没人离开。

    大太太张氏蹙眉,担心地看着顾玖,“皇后娘娘召小玖她们进宫,到底有什么用意?”

    谢氏似笑非笑,“谁知道呢。二丫头,你先下去准备吧。明日一早,就让人送你到宫门口。接下来几日,你住在宫里,凡事都要当心,少说多看,别给家里惹祸。”

    顾玖没搭理谢氏。

    顾珽嚷嚷道:“妹妹,你若是不想去,干脆称病。”

    顾玖摇头,“晚了!夏公公见了我,知道我身体无恙。我这时称病,宫里定然不满。”

    “三郎,你可别乱出馊主意,你想害了全家吗?”

    谢氏极为不满,厉声呵斥顾珽。

    顾珽哼哼两声,“我是担心二妹妹。”

    谢氏大怒,“二丫头一个人重要,还是全家人的性命重要?”

    顾珽张口结舌。

    顾玖蹙眉,谢氏今天是吃了火药吗?

    大太太张氏说道:“弟妹,在小辈面前说话,好歹注意点。小玖都说了三郎的办法不行,明日她得准时去宫里。你口口声声拿小玖同全家人的性命做比较,这不是诛心吗?”

    谢氏冷哼一声,“我管教我们二房的孩子,还轮不到大嫂你来指责。”

    张氏翻了个白眼。

    顾玖说道:“太太别瞎操心了,三哥只是说说而已,太太犯不着发那么大的火气。等到过完正月,三哥就跟着大伯父到军营历练,届时眼不见心不烦,太太也落个清净。”

    顾珽跟着说道:“等我去了军营,没事我不会回来,有事也别叫我回来。除非是妹妹派人唤我。”

    顾玖扶额,哥哥啊,你这是火上浇油啊!没看到谢氏脸色都青了吗?

    “你们一个个都反了吗?”

    谢氏暴躁得很。

    顾玖偷偷踢了一脚顾珽,让他先走。

    顾珽眼一瞪,他怎么可以这么没义气,将妹妹丢在这里自己先走。

    顾玖无语望天,哥哥啊,你不知道你是在拖后腿吗?

    罢了,罢了,她和哥哥一起走吧。

    顾玖说道:“太太要是没别的事情,我和哥哥就先告退。”

    谢氏死死地盯着顾玖,“二丫头,你是不是以为被指婚给皇子,就可以不用将我放在眼里?我告诉你,不管你嫁给谁,名义上我都是你母亲。”

    顾玖似笑非笑地看着谢氏,“太太说的对,名义上我们是母女。所以还请太太拿出身为嫡母的大度姿态,不要和我一般见识。我要赶着回去,为明天进宫做准备。还是说,太太有办法让皇后娘娘改变主意,免我进宫?”

    谢氏被堵得说不出话来。

    张氏给顾玖使眼色,让顾玖别管这里,赶紧离开。

    顾玖微微一笑,特别感激张氏。她和顾珽率先离开了前厅。

    张氏又对两个儿子说道:“你们也都下去吧。再派个人到陈家,同你们父亲说一声。”

    “儿子知道了。”

    顾班,顾玦两兄弟一起离开了前厅。

    顾琤还坐在椅子上,一直蹙着眉。

    他没避开张氏,直接说道:“母亲,二妹妹已经指婚给公子诏,你好歹给二妹妹一点体面。”

    “我给她体面,谁给我体面。”谢氏恼怒不已。

    亲生儿子,却向着顾玖,这是挖她的心啊。

    顾琤说道:“二妹妹也是顾家人,就算她嫁给公子诏,那也是顾家的姑奶奶,是我的妹妹。以后,逢年过节,都会彼此来往。母亲将人都得罪了,若是二妹妹心里头积了怨恨,只怕不美。”

    “我怕她不成。我就不信,她有胆子对我动手?除非她想背上不孝的名声,被全天下的人唾弃。”

    谢氏仗着长辈的身份,很有些有恃无恐。

    顾琤闻言,眉头皱得死紧。

    他看着谢氏,“二妹妹的确不敢动母亲,但是她如果成心对付我,可没有任何顾忌。如果母亲不怕耽误儿子的前途,那你就继续任性下去,将二妹妹得罪到低,让她记恨你一辈子。”

    谢氏气了个倒仰,指着顾琤,表情震惊,“你竟然为了二丫头威胁你的母亲?我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个不孝子,胳膊肘竟然往外拐。你还有良心吗?”

    顾琤脸色灰白,很是难堪。

    大太太张氏很是不满,厉声呵斥道:“弟妹,你闹够了吗?你是成心想将所有孩子,一个个往外推,让孩子们和你离心离德吗?”

    谢氏愣住。

    张氏冷哼一声,“你看看你,哪一点像是做长辈的样子。顾琤说的那些话,我认为很有道理。

    说到底,顾玖也是二房的姑娘,她体面了,等于是你们二房得了体面。

    你一个劲的挑刺,除了心里头痛快外,还有什么好处?

    所有人都被你得罪光了,子女们全都对你敬而远之,难道这就是你想要的结果?”

    谢氏脸色发青,紧咬着牙关。

    春禾见状不妙,忙端来茶水,“太太息怒,先喝一口茶水消消气。”

    谢氏端起茶杯,出人意料,她直接将茶杯砸在地上。

    茶水四溅,害得春禾被溅了一身。

    谢氏的目光扫过张氏,顾琤,冷哼一声,起身就走。

    顾琤眉头紧皱,叫了一声,“母亲?”

    谢氏头也不回,只当没听见。

    顾琤眼睁睁地看着谢氏离去,只能无可奈何地叹息一声。

    张氏劝道:“六郎,你也别太失望。今天发生了太多事情,你母亲这会还在气头上。等她消了气,你再找机会和她谈一谈。我相信她还是能听进去你的话。”

    “多谢大伯母。这些日子给大伯母添了许多麻烦,大伯母不计较,我们都感激不尽。”

    “都是一家人,不用这么客气。”

    ……

    顾玖嘱咐了顾珽几句,叫顾珽别去招惹谢氏。

    顾珽嘴巴笨,哪里是谢氏的对手。几句话功夫,就会被谢氏拿捏住。

    顾珽嘿嘿一笑,“这不是因为有妹妹在,我才出头。要是妹妹不在身边,我都躲着她走。”

    顾玖白了他一眼,“以后别管内宅这些事情。你是男儿,男儿志在四方。内宅的事情,就交给我吧。反正我也出不了门,和太太打打嘴仗,正好打发时间。”

    顾珽大笑起来,“我听妹妹的。”

    兄妹两人在二门分别,顾玖回芷兰院。

    青梅几个丫鬟急得不行。

    “姑娘,明日一早要进宫,该怎么办?”

    顾玖神情镇定,指着几个丫鬟,“我都没慌,你们慌什么慌。不就是进宫,又不是上刀山下火海。”

    “皇宫可比上刀山下火海还要可怕。”青梅说道。

    顾玖笑了笑,捏捏青梅的脸颊,“行了,天塌下来还有高个子顶着。就算皇后娘娘有什么打算,也不会直接对我们这些已经指婚给皇子的姑娘动手,懂了吗?

    我们是由陛下指婚,也代表了陛下的脸面。皇后娘娘那么精明的一个人,她不会直接打陛下的脸。”

    要打也是阴着打,绝不会明着打。

    皇后娘娘是要临死一搏,替太子殿下筹谋未来一年,甚至是未来五年的大势。

    五年之后,皇后娘娘也无能为力。只能是尽人事听天命。

    若是太子能够熬得过天子,那么太子顺理成章继位。

    要是太子最后没能熬过天子,只能说命该如此。

    顾玖琢磨着,皇后娘娘要替太子殿下筹谋未来的大势,必定是要在朝堂,军营,以及皇室宗亲,这三方面布局。

    如何布局,顾玖不了解内情,连官员的名字都搞不清楚,自然不清楚。

    不过基本的大势,她还是看得清楚的。

    皇后娘娘这个时候叫她们进宫,或许是将她们当做了筹码?

    亦或是,皇后娘娘想在她们当中,挑选某几个人当做钉子埋在各家王府中?

    或许还有别的用意,顾玖一时间也想不明白。

    青梅收拾了一个大包袱出来,里面装着顾玖的洗漱用品,换洗衣服,各种应急的东西。

    紧接着,大太太张氏将身边的大丫头芍药派了过来。

    “芍药姐姐,快请坐。”

    顾玖眉眼弯弯,招呼芍药坐下喝茶。

    芍药笑道:“奴婢就不坐了,奴婢还要赶着回去复命。奴婢是奉我家太太的吩咐,过来给二姑娘送银子。明日二姑娘进宫,万事都需要钱。大太太从账房支用了一千两,奴婢都给带了过来。”

    说着,芍药拿出一个木匣子,里面装着一千两的散碎银票,面额最小的是一两,最大是一百两。

    顾玖感激道:“还是大伯母最心疼我,请芍药姐姐替我谢谢大伯母。上次我进宫面圣,也是多亏了大伯母替我准备的银子起了大作用,我心里头一直很感激。”

    芍药笑道:“二姑娘客气了。二姑娘上次送来的药膳方子很好用。我家太太用了后,每个月来那个时候都不痛了,气色也好了许多。就连奴婢等人也都沾了光,用了那个方子,果真养人。”

    顾玖抿唇一笑,“大伯母信任我,肯用我给的方子,该我感谢大伯母。以后芍药姐姐若有为难处,若是我能帮得上忙,芍药姐姐尽管来找我。”

    “能得二姑娘这句话,比什么都强。奴婢这就告辞。”

    “青梅,快替我送送芍药姐姐。”

    青梅领命,送芍药出门。

    芍药有心结交芷兰院,对芷兰院上下都客客气气的。

    想到二姑娘将来要嫁到王府,这可是极为体面的事情。多结交结交,总归没有坏处。

    顾玖拿着一千两银票,真心感激大伯母张氏。

    谢氏一天到晚端着长辈的架子,却从来没有尽到过长辈的职责。

    想她明日要进宫,身家仅有几十两,到了宫里如何够用。

    上一次,这一次,谢氏从未派人送过银子。

    反倒是隔房的大伯母,处处惦记着她,生怕她在宫里不便,一早就给她准备好了银子。

    当然顾玖也没指望过谢氏派人给她送银子。

    她只是鄙视谢氏的做派。不说和别人比,单是和大伯母张氏比,张氏就甩了谢氏一百条街不止。

    侯府也派了人过来,关心顾玖。

    老夫人魏氏很担心,看得出来,老夫人魏氏对皇后娘娘是有很深的忌惮。

    顾玖猜测,老夫人是不是在皇后娘娘手底下吃过亏。

    “多谢老夫人关心,我还好,明日进宫该做的准备都准备好了。请嬷嬷替我谢谢老夫人的慈爱,改明儿我给老夫人请安。”

    于嬷嬷笑道:“小玖姑娘有孝心。另外,这是老夫人的一点心意。她担心你手上紧张,特意让奴婢给你送来。”

    于嬷嬷拿出两个玉珏,很小巧,但是很精致,玉质上乘。

    这么两块小小的玉珏,少说价值几百两。

    顾玖连忙摆手,“大伯母已经从账房替我支用了一千两,我不能再要老夫人的东西。请嬷嬷带回去。”

    “那可不行。老夫人送出去的东西从没有收回去的道理。再说,长者赐不敢辞,小玖姑娘还是赶紧收下吧。只要别辜负了老夫人的一番心意就成。”

    “这怎么好意思。”

    顾玖收下两块玉珏,心里头记下了这份心意。想着将来若有机会,必要回报。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