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侯门医妃有点毒 > 第167章 本公子养你
    “你要杀了谢宪吗?”

    顾玖有些紧张地问道,她将声音压得很低。

    刘诏一直没说话,这件事是不是很麻烦?

    刘诏摇头,“谢宪不足为虑。”

    顾玖蹙眉,不明白刘诏为何这么说。

    谢宪见到了赵护卫的脸,真不要紧?

    刘诏又说道:“无论是谢二老爷,还是谢宪,他们都没有亲眼见到本公子。只要没见到,给他十个胆子,他们也不敢站出来指认本公子。唯一见过本公子的人,除了鲁侯便是你。”

    顾玖张张嘴,“还有裴芸姐姐。”

    刘诏挑眉,“你和裴芸什么时候关系这么好?我怎么不知道。”

    顾玖偷偷翻了个白眼,“我的事情,你又不可能全部知道。而且裴姐姐为人很不错。”

    “别多想,我和裴芸没什么。”

    顾玖眨眨眼,她之前根本没往两人关系上想,刘诏这算是不打自招吗?

    “你那是什么眼神?”刘诏蹙眉,盯着顾玖。

    顾玖有点八卦地问道:“你果真不喜欢裴姐姐?”

    嘭!

    脑门挨了一下,顾玖捂着被弹的脑门,生理泪水差点落下来。

    她皱着眉头,一副很痛的样子,咬着牙,“姓刘的,都说了不准对我动手动脚。”

    “你以前都叫我刘公子,现在叫我姓刘的。顾玖,你能不能不要这么现实?”

    刘诏控诉顾玖,关于称呼的问题,他上次就想说了。

    自从两人定亲后,顾玖对他的态度就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以前有多客气,现在就有多嫌弃。连个像样的称呼都没有,实在是很过分。

    顾玖冲刘诏龇牙,“你再动手,我对你不客气。”

    刘诏好笑,“你打算对本公子如何不客气?”

    顾玖轻声一笑,“你猜!”

    刘诏猜不到,很郁闷。

    顾玖哼了一声,终于胜了一局,不错,不错。

    她问道:“裴姐姐那里真的没关系吗?”

    “你还是先担心你自己吧,裴芸那里用不着你来操心。她身为鲁侯的女儿,这个身份就是她的护身符。至少目前没有人敢动她,皇后也不行。”

    刘诏掷地有声地说道。

    顾玖了然。

    刘诏继续说道:“皇后想要知道我到底去没去西北,你是关键人物。她动不了鲁侯,但是她会针对你。只要你说你在西北见过我,我肯定要被皇后娘娘扒下一层皮来。你,扛得住吗?”

    顾玖有点不确定,“我不知道我能不能扛住。要是皇后娘娘使出绝杀手段,我没信心。”

    顾玖是真的怕疼。要是皇后娘娘说对她动刑,顾玖可以百分百肯定,鞭子落到身上之前,她肯定会吐露真话。

    嗯,就是如此的不坚定,没毛病。

    刘诏想了想,说道:“算了,此事我来解决。你只要记住,皇后娘娘问起此事,你只要说不知道就行了。”

    顾玖看着他,“这样就可以应付过去?”

    皇后娘娘没那么好对付吧。

    刘诏面无表情地说道:“当然不会那么简单应付过去,所以我才说这件事我会想办法解决。”

    “你打算釜底抽薪?”

    刘诏笑了笑,“皇后娘娘是在和时间赛跑,你说她还能熬几天时间?”

    顾玖的心突然突突突乱跳,口干舌燥,“你可别乱来,这可是要命的事情。”

    “本公子从不乱来,都是有计划的来。”刘诏正儿八经地说道。

    顾玖蹙眉,面容严肃地说道:“姓刘的,我警告你,你要是死了,我也不会有好下场。所以我死之前,我一定会诅咒你一万遍,我还要把你挖出来鞭尸。”

    刘诏面色不悦,“你就不能盼着本公子好?还想对本公子鞭尸?都说最毒妇人心,这话果然没错。”

    “我都是和你的学的。”

    顾玖冷哼一声,心里头将刘诏骂了一万遍啊一万遍。他是在拿生命在作死啊!

    嫁给这个男人,顾玖感觉自己分分钟要得心脏病。

    刘诏笑了笑,笑容浅淡。他抬手,轻抚顾玖的脸颊,“还没有娶你进门,我怎么舍得死。我劝你还是趁早歇了盼着我早死的心。你想当寡妇,本公子可不同意。”

    顾玖偷偷翻了个白眼,扭头,甩开刘诏的手。

    刘诏拉着顾玖的手,“不用担心,本公子保证你不会有事。”

    “在宫里天天受到威胁和惊吓,这账又怎么算?”

    顾玖一副秋后算账地模样,将刘诏逗笑了。

    不过他只是在心里头偷偷笑了笑,面上半点痕迹未露,反而还做出一副特别严肃,特别嫌弃的样子。

    “等你过了门,本公子将私房银子都赔给你,你可满意?”

    顾玖眼珠子左右一转,悄声问道:“你会有私房钱?”

    刘诏板着脸,“你看不起本公子?”

    顾玖小声说道:“我听说皇孙都比较穷。”

    天子对皇室都比较吝啬赐封爵位,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个皇孙得到正儿八经的爵位,仅仅只有一个皇孙的身份。

    皇孙的身份,看起来尊贵,实惠是半点没用。一年两三千两的花用,还不够养人,更别提要做点什么事情,就得打饥荒。

    虽有王爷王妃们补贴,那也是杯水车薪。

    其实不止皇孙穷,很多没封爵的皇子也很穷,不得不三天两头进宫打秋风。

    刘诏面无表情地说道:“本公子再穷,养你的钱还是有的,别瞎操心。”

    顾玖放心下来。要是成亲后,需要动用嫁妆才能养得活她和刘诏,那得多心酸。

    只要刘诏名下有产业,她就有法子将生意做大做强,做个小富婆,整天美滋滋。

    刘诏算是看出来了,顾玖就是个小财迷。给她什么,都比不上直接给银子好使。

    刘诏摸摸身上,今日进宫,没带银子在身上。想要在顾就面前摆阔的想法,瞬间碎成了渣渣。

    刘诏一脸心塞,干脆取下腰间的玉佩,放在顾玖的手里,“拿着,可以留做急用。”

    “我不要。”

    顾玖冷着脸,严词拒绝。

    被嫌弃了,刘诏不爽,“本公子送你的东西,为何不要?”

    顾玖盯着他手上的玉佩,“太贵重,我怕掉。”

    刘诏很心塞,多嘴问道:“给你银子你要吗?”

    顾玖点头,然后问了一句很扎心的话,“你身上有银子吗?”

    刘诏阴沉着一张脸,犹如三九寒冬,能冻死人。顾玖果然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专门往他心口上扎刀。

    “本公子今日没带银子在身上,改明儿我让人给你送去。”

    哦!

    顾玖面无表情。

    没钱说个毛线。

    反正玉佩她是不要的。她可是记得很清楚,顾大人被下狱,就是因为一块玉佩引发的大案。

    将刘诏随身佩戴的玉佩带在身上,顾玖担心会引来麻烦。

    在宫里面,还是小心为好。

    外面传来动静,刘诏说道:“我得走了。宫里你不熟悉,千万不要乱走,也不要随便跟着不认识的人走。饮食上面也要当心。”

    顾玖心头一跳,“真的会有人给我下毒吗?”

    “小心使得万年船。”

    刘诏拉拉顾玖的手,最后放开,转身离去,走得极为干脆。

    顾玖站在窗户边,透过缝隙目送刘诏离去。

    刘诏走得很着急,像是出了什么事。

    顾玖有些担心,会不会是皇后娘娘那边已经动手?

    刘诏失了先机,还能从容应对吗?

    青梅从外面进来,顾玖也就趁机离开了窗边。

    “姑娘,没事吧?”

    顾玖摇头,“没事。外面很安静,萧姑娘不在吗?”

    “萧姑娘听说是去了前面大殿,陪淑妃娘娘说话。公子议也在。”

    “王爷出宫了吗?”

    “奴婢不清楚,要不要奴婢去打听打听?”

    “能打听到吗?”

    青梅小声告诉顾玖,“姑娘,奴婢花了五十两,同这里的一个小宫女拉了拉关系。一般的消息,还是能打听到的。”

    顾玖想了想,还是摇头,“算了,先不要轻举妄动。这里毕竟是宫里,无旨乱走动,我担心你会被人拿住把柄。你要是出了事,我怕我还没得到消息,你就被人给害了。”

    青梅一听,不由得哆嗦了一下。

    之前她还是将事情想得太简单了。以为靠着银子开道,就能万事大吉。却忘了这里是宫里,规矩大过天。无旨乱走动,被人看到,抓起来打死都是活该。

    青梅抖了两下,“奴婢听姑娘的。”

    熬着时间,熬到申时三刻用晚饭。

    当着淑妃娘娘的面,任何人都没办法自在的用餐。

    即便是萧姑娘,也是严守用餐礼仪,半点不敢出错。

    淑妃年龄大了,胃口小,略微吃了一点,就放下筷子。

    见淑妃放下筷子,顾玖和萧姑娘也都赶紧放下筷子。

    淑妃靠着椅子,说道:“本宫乏了,都退下吧。”

    “是!”

    顾玖起身退下,萧姑娘似乎还有些话想说,留了下来。

    出了长春宫,顾玖偷偷松了一口气。

    她跟着宫人前往未央宫。这一路,便是她最自在的时候。

    等到了未央宫,就等于是进入了战场,她要全程戒备。

    回到未央宫,住进小小的厢房,略作洗漱,顾玖直接往床上一躺。

    “姑娘,魏三姑娘来了。”

    顾玖从床上坐起来。

    “魏三姐姐,你来了。”

    “妹妹累了吧。”

    顾玖笑了笑,“还撑得住。”

    魏三小声地说道:“这宫里地日子实在是太过憋闷。我已经让人传话给家里,看有没有办法提前出宫。”

    顾玖轻声问道:“皇后娘娘没找魏三姐姐说话吗?”

    魏三摇头,“娘娘身体不好。我听说,明日会有嬷嬷来教导我们宫规。”

    顾玖意外。转念一想,又明白过来。

    她们这些人住在宫里,整日没事做也不是个事。给大家找点事情做,还能顺带观察每个人的脾气品性。

    学学规矩,背一背皇室的家谱,好歹能将时间打发过去。

    如果未来几天,就是在学规矩中度过,顾玖倒也愿意。

    这可比面对皇后娘娘强多了。

    一夜无话。

    到了次日一早,果然有嬷嬷来教导大家宫规。

    嬷嬷很严格,对每个人都要吹毛求疵一番。

    下午学习宫规,下午练习刺绣。

    顾玖的刺绣功夫,简直是惨不忍睹,得到了嬷嬷的重点关照。

    一时间,顾玖的生活可以用水深火热来形容。

    等到晚上,又要就着烛火背皇室家谱。

    白天累了一天,晚上还要继续背书,顾玖差点累到趴下。

    青梅找了人,打来热水,替顾玖解乏。

    两个小黄门抬着热水桶进来,“请顾姑娘用水。”

    “辛苦你们了。”

    “顾姑娘客气。”

    小黄门退出去的时候,掉了个荷包在地上。

    青梅捡起来,要还给对方,结果一出门,就看不见人。

    青梅嘀咕道:“怎么走得那么快,转眼的功夫人就不见了。”

    “捡了什么东西?”顾玖随口问道,准备洗漱。

    青梅说道:“是一个荷包,瞧着还挺精致的。没想到宫里的小黄门,也能用上金丝线刺绣的荷包。”

    用金丝线刺绣荷包,单独一个就要好几两银子。

    宫中地位最低的小黄门,用得起这样的荷包,古怪。

    顾玖忙说道:“把荷包拿来给我看看。”

    青梅将荷包递给顾玖。

    顾玖接过荷包一看,就发现不对。

    这是一个双鱼刺绣荷包,可不是谁都可以用的。

    她心头一动,有了个大胆的猜测。急忙打开荷包一看,果不其然,里面真的装着一千两银票,外加一张小纸条。

    纸条上写着五个字,字迹强劲有力。

    “本公子养你!”

    顾玖嘴角一抽一抽的。

    要不要这么幼稚,昨日只是随口一提,刘诏还当真了。还特意写下这个五个字,彰显他的财力吗?

    顾玖扶额,这么幼稚的男人,就是她的未婚夫?

    有本事给一万两啊!

    一千两也想养她,也太小看她花钱的能力。

    挣钱,顾玖不敢说自己多厉害。

    花钱,呵呵,她可是从来没有虚过谁。

    下次见了刘诏,她一定要狠狠地嘲笑他,鄙视他。

    “姑娘,这个荷包……”

    顾玖收起嘴角的笑容,同青梅说道:“这是刘诏送来的,你替我收下。”

    纸条就放在烛火上烧掉。

    顾玖亲眼看着纸条烧成了灰烬。

    青梅听说荷包是刘诏送来的,还惊了一跳。

    她悄声说道:“没想到公子诏连未央宫的人都能买通。”

    顾玖轻声说道:“只是一个小黄门,担不起大事。”

    以皇后娘娘的精明,顾玖不相信刘诏能买通皇后娘娘身边的人。

    最多只能买通几个外围人员,比如那个小黄门。

    不过随着局势变化,皇后娘娘身体每况愈下,过去不可能的事情,在现在变得可能。

    顾玖望着未央宫正殿方向,刘诏想要釜底抽薪,他会怎么做?

    直接买通皇后娘娘身边的人?还是买通太医?

    不行,买通太医太容易留下把柄,看似最易操作,其实后患无穷。

    亦或是,刘诏还有别的办法?

    顾玖泡着热水,想着想着就睡了过去。

    最后被青梅叫醒,赶紧穿上衣服回到床上躺着

    还是那两个小黄门,进门抬走热水桶。

    丢荷包的小黄门,看都没看顾玖一眼,一副老实忠厚的模样。

    顾玖暗暗点头,也就是这样的人,才能骗过所有人的双眼。

    小黄门离去,夜已深。

    顾玖拉上青梅,两人挤在一张床上睡觉,暖和。

    接下来几天,顾玖白天学规矩,晚上背皇室族谱,时间过得飞快。

    转眼就到了正月初十。

    这期间一直没见过皇后娘娘。

    顾玖盼着皇后娘娘彻底忘了她,结果想什么来什么。

    宫女来请,说是皇后娘娘召见。

    顾玖定了定神,放下手头上的活,跟着宫女前往寝宫。

    一路走来,几乎没见到几个人。似乎整个未央宫的人全都消失了。

    越接近寝宫,顾玖内心越是不安。

    她有种不妙的感觉,皇后娘娘今天肯定是有备而来。

    刘诏哪里准备好了吗?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