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侯门医妃有点毒 > 第171章 打脸
    顾玖穿过回廊的时候看见了刘诏。

    两个人隔着园子相望。

    顾玖踌躇不前,刘诏也是站在原地没动。

    最后,刘诏对她微微点点头,便转身离去。

    顾玖心里头一定,原本有些不安的心,突然间就安定下来。

    顾玖回到偏殿,魏三姑娘也回来了。

    魏三悄声告诉顾玖,“我问过了,今晚我们肯定能出宫。估摸着,一会就会有人过来。”

    不得不说,魏三的消息很灵通。

    第二次哭灵之前,果然来了一位内侍。

    “娘娘走了,宫中杂乱。姑娘们继续留在宫中,多有不妥。诸位姑娘,去给娘娘磕个头,就随咱家离开吧。”

    顾玖和大家一起来到灵堂正殿,给皇后娘娘磕头。

    磕了头,就随着内侍一起离开了两仪殿,朝宫外走去。

    顾玖有些担心,府中不知道她出宫的消息。到了宫门口,没有马车来接,莫非她要靠双腿走回去吗?

    租赁马车倒也是一个办法。可是皇城附近,没有马车租赁。

    她一阵胡思乱想,眼看着就到了宫门口。

    结果她竟然看见了顾喻顾四哥,还有哥哥顾珽。

    他们二人亲自来宫门接她回府。

    “顾四哥,哥哥,你们怎么来了?”

    顾珽咧着嘴笑了起来,“妹妹,你可算是出宫了。”

    顾喻说道:“宫里派了人通知,说你今日会出宫。我就和三弟一起,过来接你。二妹妹,先上车吧。”

    “谢谢顾四哥。这个时候还让你跑一趟,真是过意不去。”

    “二妹妹客气。”

    顾玖上了马车,提着的心,真正地落在了实处。

    顾珽跟着进了马车,顾喻坐在车驾上,同车夫一起。

    马车启动,缓缓离开皇城,越来越远。

    顾珽担心坏了,“妹妹,这些天你没事吧。一想到你一个人在宫里,遇到事连个帮手都没有,我就恨自己不争气,不能给你帮助。若是我功成名就,封侯拜相,妹妹再遇到类似情况,我就算拼着性命,也要保妹妹出来。”

    顾玖心里头很感动。

    她笑了起来,“哥哥别担心我,你看我不是好好的嘛。还有,你要是拼到命都没了,又如何能保我出来。以后可不准再瞎想。”

    顾珽笑了起来,重重点头,“我不瞎想,妹妹也要保重自己。你要是出了事,我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情。”

    顾玖抿唇一笑,“你别担心我,我不会有事的。府里还好吧?”

    “好得很,你别担心。长辈们都去了宫里哭灵,府中大哥带着人在管理。隔壁侯府大少奶奶前天晚上没了,原本是要好好办一场丧事。可如今主事的人都不在,不知道接下来会怎么操办。”

    顾玖跟着一声叹息,“没想到短短几天,大堂嫂就去了。”

    顾珽压低声音,“我听说大少奶奶醒来后,得知孩子没了,就没说过一句话。连一个正眼都没给过大堂哥。都说大少奶奶心里头恨上了,不想活了,要下去照顾孩子。还有人说,大堂哥这辈子怕是子嗣艰难。”

    顾玖蹙眉,“怎么传出这种话?”

    连顾珽都知道了,那就不得了了。说明这些谣言穿的很广,从侯府传到顾府,甚至有可能已经传到了贾府,接下来就是传遍京城。

    这可不妙。

    顾珽说道:“我就是顺耳听别人议论了几句。总之,妹妹心里头清楚就行。”

    顾玖点点头,“我知道了。”

    快到顾府,青梅激动起来。

    “姑娘,我们总算回家了。”

    在宫里的几天时间,就像是过了几辈子,人都吓得没了半条命。

    过去不曾觉着顾府有多好。去了一趟宫里,才知道顾府究竟有多好。

    别的不说,至少自在,住的舒心,吃得痛快,睡得安稳。

    在二门下了车,看着熟悉的景色,熟悉的人,恍若隔世。

    二门婆子讨好地说道:“二姑娘回来了,奴婢们可都惦记着你。”

    顾玖心情好,笑道:“谢谢大娘。”

    青梅一个小荷包递上,钱不多,婆子依旧喜笑颜开。

    “二姑娘平安归来,将来定是富贵无双。”

    顾玖走进二门,婆子们说着吉利话目送顾玖离去。

    终于回到了芷兰院,赶紧换下这一身晦气的衣服,狠狠洗一个热水澡,躺在千想万想,想了无数遍的大床上,顾玖忍不住先打了两个滚。

    啊!

    躺在熟悉的床上,好幸福啊,完全不想起来。

    “姑娘,大少爷请你前往议事堂,说是有事商量。”

    顾玖艰难地从床上爬起来,换上素净的衣服,头饰没有半点首饰。

    皇后娘娘去世,国丧,这些细节顾玖不敢马虎大意。

    这些天,在宫里学习规矩,还真学了不少有用的知识。

    顾玖一身素净的前往议事堂,大哥顾班已经等候多时。

    几个姐妹也都在。

    顾班见到顾玖,顿时松了一口气。

    “二妹妹来了,快请坐。母亲离家进宫之前叮嘱我,等二妹妹回来后,内务就由二妹妹做主。接下来的日子,就要辛苦二妹妹多担当一些。”

    说完,顾班就将钥匙还有对牌,都交给了顾玖。

    顾玥眼睁睁地看着钥匙和对牌落到了顾玖手里,心里头气狠不已,极不服气。

    顾玥忍了忍,没忍住。

    她出声说道:“大哥,为何只让二姐姐管家。难道我们就不行吗?我们也跟在大伯母身边学习管家理事,我们哪里就比二姐姐差?”

    顾玖似笑非笑地朝顾玥看去。她才刚回府,顾玥就忍不住跳出来,可真够着急的。

    顾珍嗤笑一声,小声嘀咕道:“什么都要和二妹妹争一争,你有那资格争吗?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是什么样。”

    “大姐姐你把话说清楚,你刚才说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顾玥恼怒不已,指着顾珍的鼻子骂。

    顾珍冷哼一声,语气很重地说道:“我是让你照照镜子,看看你哪点比得上二妹妹?你处处和二妹妹争,我倒是想问你一句,你凭什么觉着你有资格同二妹妹争?”

    “我凭什么没资格?我哪里比不上二姐姐?”顾玥满脸不服气的样子。

    顾班顿时头都大了,他之前听说过,几个堂妹不和。可是听说和亲眼见到,还是有很大区别的。

    这回总算是亲眼见到了,他是一个头两个大。

    他一个大佬爷们,这种事情他处理起来没经验啊。

    他朝顾玖求助,二妹妹你快制止吧。

    顾珍嗤笑一声,“你哪里比不上二妹妹,你心里头没数吗?”

    顾玥冷哼一声,“你说都说不出来,就说我不如二姐姐。我告诉你,这事没完。”

    顾珍讥讽一笑,“没完就没完。怎么着,你又想破坏我的婚事?莫非你忘了找二郎,又想嫁到张家去?”

    “你胡说!”顾玥气得话都说不出来。

    顾班脑子跟浆糊一样,都是姐妹,为什么要吵架?大家有话不能好好说吗?

    “好了,好了,大家都少说两句。”

    然而没人听顾班的。

    顾玥和顾珍依旧吵得不可开交。你指责我,我指责你,你来我往,很是热闹。

    顾班苦恼,他是造了什么孽,才会摊上这种事情。

    他想到,要是他早早成亲,这些问题都可以交给媳妇处理。

    太太不在,大少奶奶管家理所当然。

    然而,他的婚期还有好几个月。这会也来不及找媳妇帮忙管家。

    顾玖不忍心看着顾班继续受苦,于是出声说道:“三妹妹,你刚才说不服气我暂时管家,还说凭什么你没资格管家。

    现在我来回答你的问题,论长幼,我居长,你居幼,你理应听我的。

    论算账,我甩你十条街,你没意见吧。

    论声望,问问管事婆子们,她们肯听你的还是肯听我的?

    最后,大伯母亲自点了我的名字,让我代她管家。你不服,也就是说你不满意大伯母的决定。

    莫非三妹妹觉着你比大伯母更睿智,更会安排府中的大小事情。

    那好,我来问你,管理马厩的人是谁?二门的婆子又是谁?她的男人在哪里当差?她闺女又在哪里当差?”

    顾玥张口结舌。

    顾玖一连串的问题,将她给问懵了。

    她哪里知道管理马厩的人是谁,她堂堂嫡出三姑娘,怎会去关心一个守门婆子的男人是谁,闺女在哪里当差。简直是荒唐。

    顾玥强词夺理,“我来管家,何须知道这些事情。只要有账本,对牌,不就行了。”

    顾玖嗤笑一声,眼神赤裸裸的嘲讽。

    她说道:“三妹妹,你连下面管事的人是谁都不清楚,你还振振有词地说只要有账本,对牌就可以管家?

    你当管家是小孩子过家家,做游戏吗?这些日子你跟着大伯母学习管家理事,你是学到了狗肚子里去了吗?

    如果今日针线房缺了针线布匹,需派人采买。你若是不知针线房管事的人际关系,万一派的人正好就是针线房管事的兄弟或是别的什么亲戚,你想过会有什么后果吗?”

    “我……”

    “你想说只是暂时代管内务,这些事情知不知道都不要紧,对吧。哼,难得上手管家,你都不知道做好准备,好好表现,谁还敢指望你下次就能做好?谁还敢给你第二次机会。”

    顾玖疾言厉色,将顾玥堵得差点说不出话来。

    顾玥心中恼怒无比,“二姐姐,说到底,你就是认为我不配管家,对吗?”

    顾玖笑了笑,“完全对!在我眼里,四妹妹都比你更有资格管家。

    三妹妹,你想要管家,还早着呢。等你哪天弄清楚府中管事的姓名,她们之间的关系后,你再开口,好歹还有点底气。

    现在,你所谓的不服气,凭什么,不过是一场笑话罢了。徒增笑料。”

    “顾玖,你欺人太甚。”顾玥怒吼一声。

    顾玖陶陶耳朵,“下次记得叫二姐姐。现在连礼貌都没有,规矩都丢给了嬷嬷吗?”

    噗嗤!

    顾珍忍不住笑出声来。

    顾玥气急败坏,“你们都欺负我,你们全都欺负我。此事等母亲回来,我一定要禀明母亲,让母亲替我做主。”

    顾珍嘲讽道:“三妹妹,你怎么还跟几岁的小孩似得。说不赢,就找大人告状,让人说你什么才好。

    你好歹也是说了亲的人,下半年就要嫁到海西伯府。

    难不成你在海西伯府受了委屈,也要冲人吼一句,我要回娘家告状吗?你不丢人,我都觉着丢人。”

    “哇……”

    顾玥突然哇的一声,放声大哭。

    她也不走,就趴在桌上大哭出声,委屈极了。

    顾班看得叹为观止,脑门更痛了。

    他对顾玖拱拱手,“二妹妹,这里我就全交给你了。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说完,不等顾玖说话,就迫不及待地跑了出去。仿佛后面有人在追杀他似得。

    顾玖哭笑不得,顾班大哥至于吗?

    顾玥还在哭,哭得挺伤心的。

    可是没人理会她,就连向来以她为首的顾珊也是罕见的保持了沉默。

    顾玖翻开账本,同大家说道:“我先过一过账目,要是没问题,我们就将接下来几天的事情安排下去。这样,每日早上只需花费少量的时间处理内务。剩下的时间,就去隔壁侯府帮忙,料理大堂嫂的的丧事。”

    顾珍连连点头,“我听二妹妹的。隔壁侯府人多事多,又要办丧事,加上大堂伯母她们一进宫,侯府乱得不成样子。

    今日上午去了一趟侯府,玫姐姐忙得脚不沾地,事事都要过她的手,就算她有三头六臂,怕也不够用。”

    顾珊也说道:“我们和侯府同气连枝,侯府如今有事,我们理应过去帮忙。”

    顾玖笑了笑,“大姐姐,四妹妹,五妹妹,六妹妹,若是得空,便和我一起把账目算出来。你们可愿意?”

    “自然是愿意的。”

    人人拿起算盘,开始算账。

    其中当数顾玖最快。

    不仅快,而且姿态优雅。手指头轻轻拨动,账目清清楚楚,一目了然。

    议事堂内,只闻算盘声,外加顾玥的哭泣声。

    顾玥哭着哭着,就觉着没意思了。

    因为一个人的哭泣,却无观众,哭泣就显得无用,多余。

    她在议事堂哭泣,本是为了得到大家的同情,盼着有人能来安慰她,与她站在一起控诉顾玖。

    结果她得到了什么,只得到了所有的漠视,外加一屋子的算盘声。

    算盘声是那样的刺耳,落在耳朵里,顾玥感觉自己快要疯了。

    她渐渐止住了哭声,咬着牙,愤恨无比地盯着顾玖看。

    顾玖到底是走了什么狗屎运,竟然会被皇孙选中。

    若是她没有定亲,以她的品貌,说不定也能被皇孙选中。

    如此一来,进宫的人就不是顾玖,而是她。她也能得到府中上下所有人的讨好。

    顾玥越想越气,越想越发认定是顾玖抢了她的机会。

    原本这一切都是她的,全是她的。

    顾玥拿出手绢,擦掉眼泪。

    她不会就此认输。

    她盯着顾玖,“二姐姐,我也要和你们一起算账。”

    此话一出,议事堂立马安静下来。

    大家齐齐抬头朝顾玥看去,都没猜到顾玥竟然还好意思提出一起算账的要求。

    顾玖冷冷一笑,“三妹妹要是无聊,就回房歇着吧。这些事情已经有人做了,无需你来帮忙。”

    顾玥面无表情地说道:“我不想回房。我就要留在这里。”

    顾玖笑了笑,“你想留在这里也行,别吵着人,别打扰大家做事。”

    说完,顾玖继续埋着头算账。

    顾玥气狠了,双手绞着手绢,好好的一张手绢都快被她给绞烂了。

    偏偏她又忍了下来,默不作声地坐在位置上。

    顾玖用眼角余光瞥了她几眼,很意外,顾玥竟然忍得住。

    什么是顾玥的忍耐这么强?

    看来这段时间,她果然有些长进。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