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侯门医妃有点毒 > 第186章 顾珍定亲
    许家人到了。

    顾珍紧张到手哆嗦。

    要是这门婚事不成,她就真成了老姑娘。

    顾玖捏捏顾珍的手,“大姐姐深呼吸,放轻松。想想嬷嬷是怎么教导的,不用担心。”

    顾珍点点头。

    回到京城,她跟着嬷嬷重新学了规矩,又跟着大伯母张氏学习管家理事,还跟着姨娘学习针线。

    顾珍自己都感觉到,跟西北的时候比起来,自己进步太大了。

    她除了身份是庶出,别的方面,自认为不比姐妹们差。

    在二门,迎上许家人。

    大太太张氏乐呵呵的,两姐妹见面,分外亲热。

    寒暄过后,大家往花厅走去。

    许太太往人群中一扫,目光准确捕捉到顾珍。

    顾珍瞬间挺直了腰背,很是紧张。

    到了花厅,分宾主坐下。

    寒暄几句,大太太张氏就将府中的姑娘们叫到跟前,介绍给许太太认识。着重介绍了顾珍。

    “珍丫头是家里的大姑娘,规矩,针线,都是一等一的好。从去年就开始跟着我学习管家,平日里还去侯府跟着女先生读书习字。”

    “哦,还去侯府读书吗?”

    许太太来了兴致。

    顾珍微微躬身,说道:“回禀许姨妈,每日午后,我都会和姐妹们一起前往侯府,跟着罗先生读书习字。”

    “学得如何?”

    顾珍有些不好意思,“我基础差,学习笨,到现在才学完两本书。”

    许太太一听,很是满意。她要找的儿媳妇,无需读书多厉害,只要能识字算账,懂得道理就好。

    像顾珍这样的,没有一心一意钻到书本里,也没有犯读书人的毛病,反而更适合做儿媳妇。

    许太太接触过几个文官家的姑娘,一心一意的读书,脑袋都读愚了。对这样的姑娘,她是敬谢不敏。

    许太太拉着顾珍的手说,“会针线,会管家算账,又会读书,果然是个好姑娘。配我们家三郎,倒是委屈了。”

    顾珍瞬间红了脸,紧接着心头又紧张起来。

    她揣摩着许太太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这是满意她,还是不满意她。

    许太太今儿带了见面礼过来,她朝丫鬟一瞥,丫鬟急忙送上见面礼,一对碧玉镯子。

    许太太笑呵呵地说道:“这孩子我看着就喜欢,这是我的一点心意,可不能嫌弃。”

    顾珍见到一对碧玉镯子,心扑通扑通乱跳。

    “这么贵重的礼物,我怎么能要。”

    “拿着。长者赐不可辞,懂吗?”许太太执意要送。

    顾珍朝大太太张氏看去。

    大太太张氏笑起来,“珍丫头,许姨妈是真心喜欢你,这份礼物你就收下吧。”

    顾珍闻言,这才收下礼物,“多谢许姨妈。”

    “别客气。”

    接着又和谢氏寒暄,“二太太好福气,几个闺女,个个如花似玉。又懂事,又知礼,还会管家,又会读书识字。”

    谢氏心头得意,“许太太谬赞了。我们这样的人家,姑娘家不管庶出嫡出,都是一样的教导。珍丫头的人品针线规矩都是极好的,书写也极为工整。”

    许太太暗自点头,却并不急于做出决定。还要再看看。

    长辈们在花厅闲聊,姑娘们就带着许家的姑娘到厢房喝茶吃点心。

    许二姑娘今日也是带着任务来的,她得替母亲把关,留心观察顾珍私下里的品性做派。

    顾玖领着大家,有心替顾珍营造一个很好的氛围,让顾珍能够尽可能的表现出她的长处。

    却不料,顾玥始终板着脸,一副不高兴的模样。

    顾玥并没有说话,可光是板着脸,就已经让许二姑娘心里头突突乱跳,难免紧张。

    “顾三姐姐是不高兴吗?”

    顾玥微微摇头,“你误会了。是我自己没做好,在生闷气,你无需理会我。”

    这?

    许二姑娘朝顾玖等人看去。

    顾珍绞着手绢,愤恨地瞪了眼顾玥。

    什么意思,又想破坏她的婚事吗?

    顾玖偷偷拦着顾珍,不准顾珍在客人面前失礼。

    顾玖站出来,“三妹妹,你若是不舒服,不如就回房歇息。”

    顾玥猛地站起来,“好啊!我正好想回房歇息。你们聊,我先告辞。”

    说完,顾玥就离开了厢房。

    顾珍心里头暗自猜测,顾玥会不会故技重施,将手段用在许家三郎身上?

    她不放心,就让丫鬟绿衣去找胡姨娘,让胡姨娘派人盯死了顾玥。

    绿衣领命而去。

    顾玥离去,在顾玖和顾珊的努力下,厢房内的气氛又变得热闹。

    大家喝茶吃点心,说着闺阁趣事,谈论诗词歌赋,也是极为快活。

    等到中午,丫鬟过来通知酒席预备好了,请大家移步小花厅。

    到了小花厅一看,顾玥不在。

    大太太张氏悄声问谢氏,“弟妹,三丫头怎么回事?”

    谢氏尴尬了一秒钟,然后若无其事地说道:“她身体不舒服,回房歇息去了。我已经命人去唤她,很快就过来。不用特意等她。”

    “那好吧。”

    紫竹院内,丫鬟葡萄走进卧房,“姑娘,太太使人来唤你,让你赶紧去小花厅吃酒席。”

    “不去,不去。”

    顾玥将自己蒙在被子里,心里头又恨又怒。

    什么酒席,她是绝对不会去的。情愿饿死。

    葡萄急得跺脚,“姑娘,你到底是怎么了?从昨儿开始,你就不对劲。有什么事不能和奴婢说吗?”

    “你给我闭嘴,聒噪得很。”

    顾玥怒斥葡萄,“你替我回话,就说我身体不舒服,没胃口,酒席我不吃。”

    葡萄再三问道:“姑娘真不去吃酒席?”

    顾玥从床上坐起来,“你看我像是说笑吗?还不快去!”

    葡萄无法,跺跺脚,赶紧跑出去回话。

    顾玥坐在床头,咬着牙,心里头仿佛有一把火在烧,烧得她心肝脾肺肾都在痛。

    酒席上少了顾玥,气氛反而更好些。

    顾玥要是在的话,她只需板着一张脸,就足以让全桌的人静默。十足十的气氛破坏者。

    一顿酒席,宾主尽欢。

    吃过酒席,略作休息,许太太就提出告辞。

    大太太张氏再三挽留,二人是亲姐妹,说话很随意的。

    “妹妹可是不满意珍丫头?”

    许太太摇头,“姐姐误会了,对珍丫头我是极为满意的。”

    “那你为何急着走?不如吃过晚饭再回府也不迟。”

    许太太连连摆手,“那可不行。家中老太太还等着我回去回话,我答应了,吃过午饭就回去。姐姐体谅我的难处,改明儿你家大郎办喜事,我保证一整天都留着府上。”

    大太太张氏见许太太执意要走,也不好强留

    “妹妹要赶着回府,我也不留你。不过你给我一个准话,珍丫头和你家三郎的婚事,你是什么意思?”

    许太太斟酌了一下,说道:“不瞒姐姐,珍丫头品貌人才都是极好的,配我家三郎,怪可惜的。我家三郎,你也知道,书没读几本,整天只知道舞刀弄枪,粗俗的很。就怕委屈了珍丫头。”

    大太太张氏笑了起来,“妹妹真会说笑。许家是武将世家,你家三郎不舞刀弄枪,难道要天天捧着一本书读吗?”

    许太太想了想,问道:“你家二太太不嫌弃我家三郎?”

    大太太张氏压低声音说道:“你也知道,二太太是妾扶正,庶女的婚事,她并不在意。关键是二老爷的意见。”

    许太太就问道:“不知府上二老爷可有看上我家三郎?”

    “这事晚些时候,我叫人带话给你。我现在也不清楚,要等见了我家老爷才知道。”

    张氏也没隐瞒,直说不清楚。

    许太太点点头,“若是府上二老爷没意见,这门婚事我是赞成的。”

    大太太张氏顿时笑起来,“那敢情好。我们两家做个亲家,也能常来常往。”

    许太太高兴地点头,起身告辞离去。

    送走了许家人,顾珍眼巴巴地望着大太太张氏。

    张氏同她说道:“别着急,一两天内定有消息。”

    顾珍点点头,“多谢大伯母。改明儿我给大伯母做一套鞋袜,大伯母千万别嫌弃。”

    “好孩子,你做的,我自不会嫌弃。”

    顾珍没有多问,转身回房,免不了胡思乱想。

    等到傍晚,大太太张氏见到顾大人。

    顾大人很直接地说道:“许家三郎虽说学问不好,好在人品不错,走武将路子也算是一条出路。”

    张氏就问他:“二弟是同意这门婚事吗?”

    顾大人很干脆的点头,“请大嫂转告许家,挑个黄道吉日上门提亲。”

    张氏大笑起来,“太好了。这门婚事总算成了,我没白辛苦一场。”

    顾大人躬身一拜,“辛苦大嫂。”

    “二弟客气。”

    张氏心头想着,顾大人礼数不错。偏偏年轻时候贪花好色,竟然将谢氏妾扶正。希望这事不会影响他官场仕途。

    三日后,黄道吉日。

    许家请了媒人上顾府提亲。

    为此,顾大人特意休了半天假,在府中等候媒人上门。

    两家交换庚帖,写下婚书,这门婚事就算定下了。

    媒人还说道:“许家那边希望尽快办婚事,想将婚期定在七月,顾大人意下如何?”

    顾大人蹙眉,“今年七月?会不会太着急?算算时间,只剩下两个多月的时间做准备,这也太仓促了。”

    媒人忙说道:“不仓促,不仓促。许家那边,一应物件早就预备好了。要是贵府大姑娘的嫁妆也预备好了,七月成亲,也不算仓促。”

    顾大人轻咳一声,他不好意思说,顾珍的嫁妆连个影子都没有,全部都要临时准备。

    心里头难免对谢氏生怨。

    谢氏身为二房的当家主母,实在是太不称职。

    顾珍一大把年纪,嫁妆都没个影子,说出去都丢人。

    顾大人对媒人说道:“婚期一事,容本官考虑考虑。也请转告许家,最好不要这么仓促,推迟数月也不要紧嘛。”

    媒人急忙解释道:“顾大人有所不知。许家三郎,过了今年,就要前往北边换防,此去少说两年。若不趁早成亲反倒是委屈了贵府大姑娘。”

    顾大人愣住,“还有此事?”

    媒人点头,“正是。”

    顾大人也理解了许家,为何这么着急成亲的原因。

    小夫妻成亲后,怀孕总需要一点时间。

    七月成亲,年后出京,如此就有了半年时间。顺利的话,半年内应该能怀上孩子。

    如此一来,许三郎尽管要离京两年,顾珍也不至于委屈,好歹有孩子在身边,也就有了底气。

    如果推迟婚期,顾珍还没怀孕,许三郎就赶着出京,那顾珍在许家的处境就有些尴尬了。

    顾大人点点头,“此事本官知道了,婚期就定在七月。”

    媒人大喜过望,“多谢顾大人体谅。我这就去见许老爷,许太太,尽早定下过礼的日子。”

    送走媒人,顾大人来到芙蓉院见谢氏。

    这个时候,顾珍定下亲事的消息,就像长了翅膀一样,早就传遍了全府。

    顾珍脸蛋红扑扑的,去见胡姨娘。

    “姨娘,我好高兴。我的婚事终于有了着落。”

    胡姨娘也跟着笑起来,轻抚顾珍的脸颊,“委屈你了。”

    顾珍摇头,“女儿不委屈。许家虽说比不上海西伯府,可是女儿面对许三郎底气十足,并不怕他。”

    胡姨娘笑道:“如此说来,这门婚事倒是比海西伯府要好。”

    顾珍连连点头,“女儿很感激大伯母,我替大伯母做了一套鞋袜,等几天做好后,就给大伯母送去。”

    “理应如此。”

    顾珍咬着唇,似乎有难言之隐。

    胡姨娘笑道:“在姨娘面前,有什么话不能说。”

    顾珍有些紧张,“姨娘,我的嫁妆,太太会给我准备多少嫁妆。”

    胡姨娘想了想,“我去见太太。你且放心,嫁妆肯定少不了。”

    顾珍连连点头,“多谢姨娘。”

    “谢什么,傻孩子。”

    芙蓉院内,顾大人见到谢氏,就板着脸,一脸不爽。

    “珍丫头的嫁妆赶紧预备着,婚期就定在七月。”

    “七月?怎么这么着急?这点时间哪里来得及?老爷就没和媒人说说?”

    顾大人不满地盯着谢氏,“你若是早早的替珍丫头预备好嫁妆,何至于来不及。”

    谢氏委屈,“回到京城后,一件事接着一件事,又要替玥儿准备嫁妆,妾身哪里有空替珍丫头准备嫁妆。”

    顾大人冷哼一声,很是不满,“你要是有心,别管多忙,珍丫头的嫁妆也该预备好。何至于到现在连个影子都没有。”

    谢氏张张嘴,“老爷是在怪罪妾身吗?”

    顾大人板着脸说道:“本官是在提醒你,以后做事周全一点。”

    谢氏恼怒,“分明是许家强人所难,为什么非得七月成亲?就不能年底成亲?”

    顾大人说道:“因为过了年,许三郎就要前往北边换防。此去,少说两年。不早点成亲,难道要让珍丫头嫁过去守活寡吗?”

    谢氏愣住,“换防?那岂不是很危险。这样的婚事,如何能答应。老爷,赶紧推了这门婚事吧。”

    “胡说八道。”

    顾大人很不高兴,“推了这门婚事,你是想让珍丫头做老姑娘吗?三丫头做的孽,你就真的忘了吗?本官可是记得清清楚楚。”

    谢氏脸色一白,眼神心虚,“妾身糊涂了。老爷说的对,这门婚事不能退。两个月的时间是短了点,抓紧一点,也不是不能准备一份像样的嫁妆。别的物件都可以买现成的,唯独家具麻烦些。不过妾身想到一个办法,将珍丫头房里的家具重新刷漆,全都给她陪嫁到许家。”

    顾大人皱眉,心里头有一股邪火,逐渐变得旺盛。

    “就打算这样糊弄?”

    “这不是因为时间紧,也是没办法的办法。老爷放心,珍丫头房里的家具都是上好的木材打造,刷了漆,绝不会丢我们顾府的脸面。”

    顾大人呵呵冷笑,“真是难得,你也知道脸面重要。”

    谢氏愣住。老爷在生气,这是为何?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