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侯门医妃有点毒 > 第188章 操办嫁妆
    顾玖正在听小翠八卦顾大人和谢氏吵架的消息。

    青竹进门说道:“姑娘,老爷唤你去外院书房。”

    “老爷这个时候见我,可有说原因?”

    青竹摇头,“传话的小厮也不清楚,只是让姑娘赶紧过去。好像是老爷有要紧的事情吩咐。”

    顾玖说道:“我知道了,告诉传话的小厮,我一会就过去。”

    青梅担心,“老爷刚和太太吵完架,就要见姑娘,不会是有什么事吧。”

    顾玖笑了笑,说道:“不管有事没事,总得过去。”

    她心里头猜测,顾大人这个时候见她,估计是和谢氏有关。

    来到外院书房门口,经过通报,顾玖进入了书房。

    “女儿见过父亲。”

    “坐下吧。”

    顾玖从善如流,在椅子上坐下。

    她不动声色得打量顾大人,顾大人已经冷静下来。从他的脸上,看不到半点怒火,只是表情太过严肃,仿佛是有特别严重的事情发生。

    顾大人咳了两声,清了清喉咙,说道:“听你大伯母说,管家理事你都学得极好。”

    “大伯母谬赞。女儿只是尽力而为。”顾玖微微躬身,说道。

    顾大人暗暗点头,“能懂得凡事尽力而为,很不错。”

    顿了顿,顾大人拿出一份嫁妆单子,“这是你的嫁妆单子,你先看看,要添什么你吱一声。”

    顾玖意外,没想到顾大人会提前让她过目自己的嫁妆单子。

    紧接着,心头又高兴起来。

    “多谢父亲。”

    顾玖双手接过嫁妆单子,从家具到起居用品,布匹被面,一个人生活中所需要用到的东西,几乎都能在嫁妆单子上找到。

    单子最下面,也是顾玖最关心的,压箱底的银钱有五千两。

    她偷偷舒了一口气,五千两的银子可以做不少事情。

    外加陪嫁的田庄和铺子,顾玖已经可以预见婚后过上小富婆的生活。

    看完后,顾玖将嫁妆单子放回桌上,“辛苦父亲替女儿婚事操劳,一应物品都很齐全,女儿想不出还要添什么。”

    顾大人点点头,“为人父母,就是要帮助子女过好这一生。关于陪嫁丫鬟婆子,你有什么想法?”

    顾玖想了想,说道:“女儿改明儿拟定一个名单,交给父亲过目。”

    “如此也好。陪嫁的人将来都是你的心腹,需得你点头同意才好。以免主仆不和,让人钻了空子。”

    “多谢父亲关心。”

    “嗯!”

    接下来的话题,顾大人似乎是难以启齿,一直不曾开口。

    管家顾全见状,这个时候他要怎么做,当然是替主子分忧。

    “不知二姑娘是否知道,大姑娘的婚期就定在七月。时间紧迫,偏生大姑娘的嫁妆还没来得及准备,老爷正在为此事发愁。二姑娘管家理事是把好手,又有孝心,这个时候理应站出来替老爷分忧才对。”

    顾玖一脸诧异地看着管家顾全,让她出面替顾珍准备嫁妆,有没有搞错。

    顾大人果真是奇思妙想,和谢氏吵架,竟然吵出了这个主意。

    顾玖说道:“长辈都在,没道理让我替大姐姐准备嫁妆。传扬出去,只怕会被人议论。”

    “无妨!”

    顾大人很干脆地说道:“事急从权。太太忙着准备三丫头的嫁妆,顾全忙着替你准备嫁妆,都没有空。珍丫头的婚期最近,嫁妆还没开始准备,这个时候,一切以嫁妆优先。外人的议论,你不用在意。”

    顾玖低头一笑,这回顾大人同谢氏吵架,看来情况比传言的还要严重三分。

    顾玖并不知道顾大人动手打了谢氏。

    如果知道的话,她会为谢氏唱一首凉凉。

    谢氏就是自己作死。

    不用顾玖费心思,她自己就会自取灭亡。

    顾大人和谢氏吵架,顾珍的嫁妆只是一个导火线。

    根本原因还是在于,两口子都对对方积累了许多的怨恨和不满。

    单就谢茂所作所为,就已经让顾大人对谢家所有人深恶痛绝,包括谢氏。

    之所以当初没和谢氏翻脸,一是因为他不想让人看笑话,他也是要脸的。

    二是为了稳定后院,以防后院起火,同时也是为了离间谢氏同谢家的关系。

    故此,那时候顾大人忍了谢氏。

    两口子像是没事一样相处。

    不得不说,顾大人的忍耐,一度麻痹了谢氏。

    如今皇后娘娘已然病逝,东宫日薄西山,太子随时都有可能被废。

    身为东宫属官的谢茂,也随时都有可能被砍头。

    局面对顾大人来说,那是大好。

    这个时候,顾大人何须再忍谢氏。自然是逮着机会,就要教训谢氏一顿,好好发泄一下这么长时间所积累的怨气。

    然而,谢氏却认定因为她年老色衰,顾大人才厌恶了她。

    当然,也有这方面的原因。

    不过顾大人真正厌恶谢氏的原因,还是因为谢茂。

    年老色衰,只不过是压垮顾大人理智的最后一根稻草。嫁妆则是发泄怒火的导火线。

    顾玖轻声问道:“父亲让我操持大姐姐的嫁妆,太太同意吗?”

    顾大人板着脸,说道:“太太那边,你不用理会。”

    顾玖低头,心中了然。看来顾大人是成心要落谢氏的面子。

    也不知两口子吵架到底吵到何种地步。

    顾玖斟酌了一下,“为父亲分忧,是女儿应该做的。不知父亲打算为大姐姐准备多少嫁妆?许家那边又准备给多少聘礼。”

    顾大人蹙眉,想了想,说道:“给你大姐姐准备五……”

    本想说五千两嫁妆,话到嘴边,顾大人又突然改口,“准备八千两嫁妆。我私下里贴补三千两,加上公中的钱,剩下的全从账面上走。至于许家的聘礼,无论多少,全部贴补给你大姐姐做嫁妆。我们这样的人家,没道理扣留姑娘家的聘礼做家用。”

    顾玖应下,“聘礼不算,八千两银子为大姐姐置办嫁妆,应该够了。只是时间紧迫,家具来不及打制新的。父亲,女儿有个想法,不知当讲不当讲。”

    顾大人点点头,“说吧。”

    顾玖说道:“大姐姐房里的家具,样式并不过时,都是近几年流行的款式。不如请几个漆匠,将家具重新刷漆,就可作为嫁妆陪嫁到许家。如此一来,就可以多给大姐姐留一点压箱底的银钱。

    另外庄子,铺子,我想着也该分别置办一个。好歹让大姐姐以后每年都有收益,花钱的时候,手头上也能宽松些。其余的物件,绸缎棉布都多准备一点。

    算一算,应该可以为大姐姐准备六十台的嫁妆。女儿一点小想法,不知父亲意下如何?”

    顾大人暗暗点头,“你考虑得很周到。你先下去,照着八千两拟定一个嫁妆单子出来,没问题的话,就照着单子置办。”

    顾玖应下,“女儿听父亲的。”

    正事说完,顾玖准备告辞。

    这个时候小厮进来禀报,说六少爷和太太来了。

    顾玖一愣,谢氏好快的速度,这就找上门来了。还带上顾琤做帮手。

    顾玖偷偷朝顾大人看去,看来又有一场硬仗要打。

    顾大人紧蹙眉头,“他们来做什么?”

    小厮摇头,“小的不知。”

    顾大人板着脸,从鼻腔里发出一声哼,“让他们进来。”

    小厮如蒙大赦,急忙出门。

    顾玖也就趁机提出告辞。

    然而顾玖还是慢了一步,她还没走出书房门,谢氏就和顾琤进来了。

    谢氏一进门,先瞪了眼顾玖。眼睛里喷火,一副要吃人的模样。

    顾玖并不惧谢氏,她朝顾琤看去。

    顾琤脸色不太好看,似有为难之色。他朝顾玖微微摇头,叫顾玖赶紧走,不必参与到这些纷争中。

    顾玖微微点头,抬脚就要离开。

    “站住!”谢氏出声,叫住顾玖。

    顾玖回头看着谢氏,又朝顾大人看去。

    这是他们两口子的较量,她倒是要看看,到底是西风压倒东风,还是东风压倒西风。

    顾大人板着脸,“小玖,你尽管离开。我交代你的事情,你抓紧时间办好。”

    “女儿听父亲的。”

    顾玖并不理会谢氏,干脆利落的地离开书房。

    谢氏气得脸色发白,愤恨无比。

    顾琤轻咳一声,“母亲!”

    似是提醒谢氏,不要为难顾玖。

    谢氏哼了一声,对顾琤也很不满。到底是不是她的亲儿子,为何总是帮着顾玖说话。

    “你来做什么?还拉着六郎,嫌六郎读书时间太多吗?”

    顾大人对谢氏极为不满。

    顾玖离开了书房,书房内的声音,也渐渐远去。

    顾玖微微摇头,这场家庭大战,很显然会以谢氏的失败妥协作为结束。

    然而谢氏会乖乖妥协认命吗?

    以顾玖对谢氏的了解,肯定不会。

    谢氏会暂时的蛰伏起来,寻找机会,伺机而动。

    然而,顾大人对谢氏的认知,还是很表面。

    他不知道,女人发起疯来,杀伤力可是极为惊人的。

    瞧着吧,总有一天,顾大人会落到谢氏手里,吃一个大亏。他才会知道,不要小看内宅女人,尤其是谢氏这种疯狂的女人。

    可以说,谢氏和谢茂不愧是亲兄妹,都有疯狂的基因。

    顾玖走在花园里,掐了一朵鲜花。

    她要提醒顾大人吗?

    即便她出言提醒,顾大人能听进去吗?

    顾大人从骨子里,就瞧不起谢氏,又怎么可能将谢氏当成威胁。

    顾玖轻声一笑,顾大人有一天会因为轻视女人而付出代价。

    “啊,这朵花真漂亮。”

    顾玖感慨了一句。

    她还是保持沉默吧,不要多嘴多舌,惹人讨厌。

    有些事情,没有亲身经历过,是不会相信的。

    她就做个安静如鸡的闺阁女子,静看那两口子斗法。

    顾玖回头,对小翠说道:“去将大姐姐请到芷兰院,你告诉她,事关她的嫁妆。”

    小翠躬身应下,去请顾珍。

    青梅说道:“姑娘替大姑娘操办嫁妆,这消息传出去,不知道会惊呆多少人。老爷这是完全不给太太脸面。”

    顾玖轻声一笑,“老爷和太太都已经撕破了脸皮,又怎么可能给太太脸面。我们回房吧,一会大姐姐该来了。”

    花园热,还是回到芷兰院凉快,因为有冰盆。

    今年热得早,府中也早早的准备好了冰盆。

    要是再吃一个冰镇西瓜,那就更完美了。

    然而并没有西瓜。

    顾玖说道:“我的陪嫁里面有两个田庄。等明年,我就让人在田庄种上西瓜。天气一热,就有冰镇西瓜吃。”

    “姑娘想得真长远,竟然已经想到明年的事情。”

    顾玖笑了起来,“之前在外院书房,老爷将我的嫁妆单子给我看。好东西不少,四万两银子置办的嫁妆,果然很丰厚。怕是有一百四十台嫁妆。”

    青梅说道:“一百四十台,那可不少了。奴婢听说三姑娘有一百二十台嫁妆,可是她的嫁妆却比姑娘的少了整整一半。可见每一台嫁妆都是轻飘飘的,纯粹是做面子。”

    顾玖笑道:“事关婚姻大事,面子肯定是要做的。不知道太太给三妹妹准备了多少压箱银子。”

    压箱银子要是太少,以顾玥花钱的速度,只怕等不到明年,就要回府打秋风。

    到时候谢氏是给了还是给了还是给了。

    “姑娘,大姑娘来了,还有胡姨娘。”

    顾玖挑眉,“请她们进来吧。”

    顾珍一双眼睛红肿,明显是哭过。

    胡姨娘也是一副担心紧张的模样。

    “大姐姐,胡姨娘,你们请坐。青梅,上茶。”

    顾珍很急,刚坐下就问道:“二妹妹,你叫我过来,说事关我的嫁妆。还请二妹妹详细说说。”

    顾玖抿了抿唇,“大姐姐别急,你先喝口茶,将气喘匀了,我们再谈正事。”

    顾珍这个急啊,还好胡姨娘拉住了她,并对她微微摇头。

    顾珍沉住气,喝了茶,激动的情绪总算平息下来。

    “二妹妹现在能说了吗?”

    顾玖斟酌了一下,“不瞒你们,我刚从外院书房回来。父亲命我,替大姐姐置办嫁妆。”

    “啊?”这是顾珍,一脸意外惊喜的模样。

    “什么?”这是胡姨娘,一副不敢置信的样子。

    顾玖郑重地点头,“你们没听错,父亲让我替大姐姐你置办嫁妆。嫁妆银子八千两。”

    “真的吗?”

    顾珍眼睛发亮,高兴坏了,“二妹妹,你没骗我吗?”

    顾玖笑着摇头,“这么大的事情,我怎么敢骗你。”

    “太好了。”顾珍喜极而泣,激动得不行。

    胡姨娘却忧心忡忡,“老爷越过太太,直接让二姑娘替珍丫头置办嫁妆,这是在打太太的脸啊。”

    顾珍嘀咕了一句,“太太活该。”

    胡姨娘眼一瞪,“闭嘴。怎么说话的,规矩都忘了吗?”

    顾珍心虚。

    胡姨娘又和顾玖说道:“大姑娘口不择言,都是无心的,还请二姑娘权当没听见。”

    胡姨娘很担心顾珍的话,会传到谢氏耳朵里。

    谢氏要是成心给顾珍小鞋穿,也能让顾珍十分难堪,在人前丢尽脸面。

    顾玖了然一笑,“大姐姐刚才有说话吗?我不曾听见。”

    胡姨娘放心下来,心道还是顾玖最会做人。说话做事都很贴心。难怪大太太张氏,隔壁侯府的几位夫人,还有老夫人都喜欢顾玖。

    顾珍这方面就远远不如顾玖,还有得学。

    胡姨娘冲顾玖感激一笑。

    顾玖微微颔首,说道:“这八千两的嫁妆银子,你们先听听我的安排。要是有不同想法,我们慢慢再商量,拟定一个大家都满意的嫁妆单子,如何?”

    顾珍连连点头,“二妹妹你说吧,这八千两要如何安排?”

    青梅准备好文房四宝。

    顾玖提笔书写,将自己初步拟定的嫁妆,一一记录下来。

    写完后,她将单子交给顾珍过目,“大姐姐请过目,要是有不妥当的地方,你尽管提。”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