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侯门医妃有点毒 > 第194章 下马威
    顾玖对刘诏嫌弃得不要不要的。

    “正所谓谁出钱谁做主,若是要我养家,家里的大小事情自然该由我说了算。总不能我出了钱还要受气。”

    刘诏研究着顾玖话中含义,反问一句,“大小事情都由你做主?”

    顾玖笑眯眯地看着他,又点点头。

    “难道本公子身边的伺候的人,也得由你说了算。”

    顾玖笑容越发灿烂地点头,是的,统统都又她说了算。

    刘诏可不是愣头青,他狐疑地盯着顾玖,“你在打什么主意?”

    顾玖一脸无辜地说道:“没有啊。我只是在行使自己的权利。”

    “你这权利未免太大了点。”

    顾玖哼了一声,撇过头不看刘诏,对他格外地不待见。

    刘诏却笑了起来,顾玖的小表情,他怎么看都不会腻。

    他调侃道:“还没嫁进门,就想着如何管家,不错,不错。”

    不错个大头鬼。

    顾玖表情清冷地说道:“我要回戏楼听戏,你先放开我。”

    “不着急,好不容易才见一面。”

    顾玖笑眯眯地看着刘诏,就是不说话。让刘诏自行领会她眼中的含义。

    刘诏挑眉,“今日让你受了委屈。”

    顾玖说道:“让我受委屈的不止周怡一人。”

    “还有谁?”刘诏脸色瞬间变得阴沉。

    顾玖却不怕他,说道:“是谁我不知道,午宴的时候,有人在我的酒中下毒。下的什么毒我不清楚,但我确定,那杯酒有问题。”

    刘诏表情很严肃,“有人胆敢给你下毒?”

    顾玖嘲讽一笑,“这得问你。这里是王府,你是王府的主子,你若是不知道,我又怎么可能知道。”

    刘诏冷着一张脸,“此事我会调查清楚。还记得那杯酒是谁给你的吗?”

    “一个丫鬟,但是我没看到她的脸。”

    “这事我知道了,我会处理。有了结果,我会告诉你。”

    顾玖说道:“该说的都说了,我该走了。”

    刘诏舍不得放手,“你就这么不待见本公子?”

    顾玖反问他,“你会待见一个天天给你带来麻烦的人吗?”

    刘诏一本正经地说道:“夫妻一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顾玖抿唇一笑,说道:“我们还不是夫妻,自然无法同你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早知道,我该将婚期提前。”

    “提前也没用,反正我现在要离开了,你放手。”

    刘诏轻轻揉着顾玖的手指。她的手指细长白嫩,摸着很舒服。

    “你的手好看。”

    顾玖特傲娇地说道:“我的手当然好看。”

    刘诏说道:“这么说,本公子能娶到你,是一件多么幸运的事情。”

    “你现在还没娶到我。”

    “圣旨已下,莫非你还想反悔?”

    刘诏目光一冷,看着很是吓人。

    顾玖面色坦然,“反悔是不能反悔的,除非有人能让圣旨作废。”

    这话虽然不动听,好歹让刘诏表情缓和了一些。

    顾玖继续说道;“若非你选了我,我的人生应该不是这样的。我可能会嫁给一个门当户对的男子,然后……”

    “闭嘴!”

    刘诏脸色又阴沉下来。

    他发现,总有一天他会被顾玖给气死。这女人故意说这些话来气他的吧,一定是这样的。

    顾玖看着刘诏,偷偷发笑。

    刘诏哼了一声,他就知道顾玖是故意的,故意说这些话气他。

    看来他必须振一振夫纲。

    结果顾玖根本不给他机会。

    顾玖抢先说道:“是不是很心塞?心塞就对了。你终于体会到我当初的心情,不错,不错。”

    说完,顾玖眉眼上挑,得意一笑。

    刘诏很是无奈,振夫纲的想法烟消云散。

    “当初接到赐婚圣旨,你就这么不乐意。”

    顾玖白了刘诏一眼,她能乐意才怪。

    顾玖问出心中藏了许久的问题,“你为什么认为我愿意嫁给你,难道就因为你是皇孙吗?”

    刘诏突然笑了起来,他没有必要去计较顾玖的想法,反正很快二人就会成为夫妻。

    于是他说道:“无论你愿意与否,你都要嫁给我。”

    顾玖倒是很坦然地点点头,“这话倒是没错,圣旨已下,我除了嫁给你,已经没有第二条路可走。”

    刘诏捏捏顾玖的手指头,“本公子很高兴你能认识到这一点。”

    顾玖轻声一笑,“我嫁给你,不代表我就会受你支配。希望若干年后,你别后悔娶了我。”

    刘诏掷地有声地说道:“本公子绝不后悔娶你。”

    顾玖笑笑,并不作声。

    两人都沉默下来,屋里的气氛渐渐变得有些暧昧。

    太热,顾玖将窗户推开了一些。有丝丝凉风吹进来,很舒服。

    顾玖回头看着刘诏,“你不用应酬吗?”

    “这会大家都在听戏,无需应酬。”

    顿了顿,刘诏又说道:“我将婚期提前,如何?”

    顾玖直接摇头否决,“不如何。”

    这是一个极烂的注意。

    顾玖原本就嫌弃婚期太早,没想到刘诏竟然还想将婚期提前。

    顾玖只想回刘诏一句:呵呵!

    时间一点点流逝。

    内侍前来催促,刘诏无法逗留下去,只能提前离开。

    走的时候,他对顾玖说道:“不要担心,一切有我。”

    顾玖笑而不语,目送刘诏离去。

    青梅和青竹来到顾玖身边。

    青梅笑道:“恭喜姑娘,公子诏如此在意姑娘,等将来姑娘嫁入王府,定能夫妻恩爱。”

    顾玖笑了笑,说道:“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我们回戏楼吧。”

    主仆三人回到戏楼,一出新戏刚唱了一半。

    宁王妃裴氏朝楼下打量了一眼,问身边的丫鬟,“顾玖回来了?”

    丫鬟点头称是。

    宁王妃裴氏又问道:“大公子呢?”

    丫鬟小声说道:“临时有事,出府去了。”

    宁王妃裴氏眉头微蹙,问道:“知道出了什么事情吗?”

    丫鬟压低声音,悄声说道:“好像是宫里出事了。”

    宁王妃裴氏转头盯着丫鬟,语气严厉地问道:“宫里出了什么事?”

    丫鬟摇摇头,“还没得到消息。”

    宁王妃裴氏心中担忧,她不动声色地朝赵王妃几人看去。

    那几人,都在如常听戏,似乎还没得到消息。

    宁王妃裴氏微微移动了一下身体,换了一个更为舒服的姿势,让人看不出任何异样。

    她是主人家,不能擅自离开。

    于是她吩咐丫鬟,“让人尽快打听消息。另外你去王爷那边看看,王爷是什么反应。得了消息,尽快禀报。”

    “奴婢遵命。”

    接下来的戏目,宁王妃裴氏完全是心不在焉。

    她留意着赵王妃等人的反应,应该还不知道宫里出了事。

    她偷偷松了一口气。

    感觉过了许久,心腹丫鬟急匆匆回到戏楼,附耳禀报,“启禀娘娘,梅嫔的事情事发了。”

    宁王妃裴氏倒吸一口凉气,她下意识地朝赵王妃,还有福明公主看去。

    梅嫔的事情,她们显然是知情的。梅嫔事发,会不会和这两人有关?

    宁王妃裴氏问道:“王爷那边什么反应?”

    丫鬟迟疑了一下,才说道:“王爷将此事交给大公子处理。”

    宁王妃裴氏闻言,顿时皱起眉头。

    “议儿呢?王爷没让议儿参与其中吗?”

    丫鬟摇头,又说了一个坏消息,“王爷还让二公子协助大公子,唯独没提四公子。”

    宁王妃裴氏咬牙,极为不满,“王爷这是何意?议儿老大不小,眼看就要成亲了,王爷还不肯指派差事给他,一味的让老大领差事。哼,分明是说一套做一套。”

    宁王对刘议是极为宠爱的,可是这份宠爱,在宁王妃裴氏看来远远不够。

    丫鬟劝道:“王妃息怒,四公子正忙着成亲的事情,王爷这个时候不派差事给四公子,也是体谅四公子。”

    宁王妃裴氏讥讽一笑,“什么体谅,分明是不相信老四的能力。他就是认定了老大。

    嘴上嫌弃老大,可真要出了什么事,还不是让老大出面处理。

    老大那人,面冷心更冷,本王妃这些年多寒心啊。我的亲儿子,处处防备我,这还是母子吗?”

    她越说越气,不由得朝坐在楼下的顾玖看去。

    刘诏亲自挑选的妻子,不过就那样。

    她对丫鬟说道:“去,将顾玖叫上来。”

    丫鬟在裴氏身边伺候多年,太清楚裴氏的脾性。很显然,裴氏因为刘诏迁怒到顾玖头上。

    丫鬟没有劝解,当即命人将顾玖请上来。

    顾玖听戏终于听出了一点味道,一个小丫头来到她身边。

    “顾姑娘,王妃娘娘请你上去说话。”

    顾玖意外,不由得问道:“娘娘让我这个时候上去?”

    唱戏唱得正精彩的时候叫她上去,难不成是有事?还是别的原因?

    不管什么原因,既然王妃开了口,顾玖就得上楼去。

    她对小丫鬟说道:“前面带路。”

    跟随小丫鬟,顾玖来到二楼,见到了裴氏。

    心腹丫鬟荔枝小声提醒宁王妃裴氏,“娘娘,顾姑娘来了。”

    宁王妃裴氏看都没看顾玖一眼。

    她先是嗯了一声,然后说道:“候着吧。”

    丫鬟荔枝抱歉地对顾玖说道:“娘娘听戏听得正入迷,顾姑娘稍等片刻。”

    顾玖点点头。

    这一等就是一炷香的时间,宁王妃裴氏依旧没有叫顾玖到跟前说话的意思。

    顾玖之前还有所怀疑,这会已经可以确定,裴氏这是在给她下马威。

    又等了一盏茶的功夫,裴氏依旧晾着顾玖。

    顾玖却不肯再等下去。

    她对丫鬟荔枝说道:“请你禀报王妃娘娘,我身子弱,不能久站,只能先下楼去。等娘娘听完了戏,我再上来。”

    丫鬟荔枝张口结舌,对顾玖的胆量感到十分惊奇。从未见过有人竟然在娘娘召见的情况下,还敢主动离开。

    “顾姑娘,你……”

    顾玖嘴角含笑,打断对方的话,“麻烦荔枝姐姐替我传话,我就先下去了。”

    说完,顾玖真的转身就走。她是说真的,不是开玩笑,她真的要下楼歇息。

    她还不是王府的儿媳妇,自然不肯受这份闲气。而且她已经等了一炷香还多的时间。

    即便他日身为王府的儿媳妇,她也是不肯受这种气的。

    见顾玖离去,丫鬟荔枝急了。

    她急忙禀报裴氏,“娘娘,顾姑娘说她身子弱,不能久站,下楼去了。”

    宁王妃裴氏一脸震惊,“你说什么?没经过本王妃的允许,她敢下楼?”

    丫鬟荔枝连连点头,此事千真万确。

    裴氏朝楼梯看去,果然看到一抹背影。

    “岂有此理!本王妃不过是让她候着,她竟然甩脸子给本王妃看,谁给她的胆子。”

    “娘娘息怒。”

    “本王妃如何息怒。你去将她叫上来。”

    荔枝为难地说道:“娘娘,其他人都看了过来。”

    经过提醒,宁王妃裴氏才意识到自己说话声音过大,惊动了某些人。

    福明公主笑呵呵的,“嫂嫂这是在生谁的气啊?我猜猜,难不成是刘诏精挑细选的媳妇,叫顾玖的丫头?”

    宁王妃裴氏冷哼一声,并不作声。

    家丑不可外扬,她可没有将糟心事摊在别人眼前的爱好。

    福明公主不以为意,掩唇一笑,“本公主瞧着,那个叫顾玖的姑娘,年纪虽小,心眼可不少。如今还没进王府,已经敢甩脸子。等将来进了王府,不知有多嚣张跋扈。”

    宁王妃裴氏的脸色又难看了一分。

    福明没打算轻易放过裴氏,她继续说道:“说来也怪,那个顾玖,家世普通,家中又是继母当家,兄弟也不争气。你说她哪里来的底气,竟然敢在王府甩脸色?

    难不成她是仗着刘诏选了她,又有赐婚圣旨,就敢肆无忌惮地乱来。这可就难办了,等顾玖嫁到王府,岂不是会成为搅家精,搅得全府上下不得安宁。哎呀,这可如何是好啊?”

    福明公主拖着尾音,眼中的幸灾乐祸,挑拨离间,都不带掩饰的。

    宁王妃裴氏,别看她处处为难顾玖,在人前她可是个拧得清的主。她从不干家丑外扬的事情。

    面对福明公主的一番话,她直接回了一声呵呵。

    “福明,你就是操不完的心。自家的事情都没弄清楚,又来关心我,我如何舍得让你辛苦。我家府上的事情,你就别操心了,还是操心操心公主府的腌臜事吧。”

    福明公主的脸色,瞬间垮了下来。

    她似笑非笑地看着宁王妃裴氏,“我一番好心,嫂嫂却不肯领情。罢了,我何必拿热脸贴别人的冷屁股。

    不过我还是要多谢嫂嫂,多了一位会挑事的儿媳妇。宁王府从今以后,就不用担心冷清,保证天天热闹得跟集市一样。”

    福明公主说话的时候,故意拔高音量,好让所有人听见。

    她的一番算计,果然吸引了众多人的关注。

    噗嗤!

    赵王妃和燕王妃都笑了起来。都等着看宁王妃配饰的笑话。

    宁王妃裴氏心头这个气啊,她气福明公主多事,更气顾玖。

    顾玖但凡肯老实站在这里,就不会有这么多事情。说不定别人还要夸一声,顾姑娘规矩真好。

    宁王妃裴氏却不想想,事情的起因全在她身上。

    宁王妃裴氏板着脸,说道:“宁王妃热闹与否,无需福明你来操心。戏台上的戏唱得正精彩,你不看戏,偏要说东说西。莫非你是不满意本王妃的安排,嫌弃王府招待客人过于寒酸?”

    福明公主笑了笑,“嫂嫂就是多心。嫂嫂置办的宴席,自然是极好的,我没有任何不满。我不过随意说了几句,嫂嫂就对我夹枪带棒,莫非嫂嫂不欢迎我吗?真要如此,你早说啊,以后我再也不登你们宁王府的大门。”

    宁王妃裴氏怒极反笑,“福明,别人都说你有一张利嘴,过去我不相信,如今我算是服气了。你的确有一张利嘴。只可惜你这张利嘴没用在地方,整日里只知道说些鸡毛蒜皮的事情,实在是唠叨得令人生厌。”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