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黄庭道主 > 第十三章 今日之后,海阔凭鱼跃!
    “你....你.......”

    “你杀了伍元大人?!”

    伍元成了一具火尸,五名仆役一个个看向陆青峰的眼神,跟活见了鬼似的,甚至连逃跑都忘了。

    在他们眼强大至极的入室弟子伍元,竟然一个照面,被这个看起来孱弱的少年给杀死了?

    这个少年,还是他们往日欺负过的陆青山的大哥?!

    冲击力太大,他们已经失去思考的能力。

    “青山,你怎么样?”

    陆青峰没跟这些仆役纠缠,拉着青雨来到陆青山跟前。

    他也没想到,这个伍元竟如此暴躁,在他还没动手之间,将陆青山给重创。

    幸好只是一脚。

    若是那伍元丧心病狂,劈头一刀,陆青峰可要终生追悔了!

    “没..没事,咳咳!”

    “他们几个...不能留!”

    陆青山胸口剧痛,两句话的功夫,已经咳出了好几口鲜血。算是这样,还指着呆立在当场的其他五名仆役。

    “好!”

    陆青峰本不想对付这五名仆役,毕竟他们也有可能是与陆青山一样机遇的苦命人。

    但陆青山既然让他出手,肯定有其道理。现在不是研究道理的时候,直接出手,迅速走人才是正理!

    “罗烟步!”

    陆青峰脚下一动,罗烟步展开,身如鬼魅直接出现在一名仆役跟前。这仆役大约二十来岁模样,此刻早已吓傻。

    手握着朴刀,却怎么也抬不起来。

    咔嚓!

    陆青峰伸手在这人脑袋一拧,直接拧断其脖子,一命呜呼。

    “妖魔!”

    “快跑!”

    剩下四名仆役终于反应过来,慌不迭的将手朴刀丢下,撒腿跑!

    但他们与陆青山一样,都是修行不曾入门的杂役弟子,哪里跑得过陆青峰。

    不出二十个呼吸,全部被陆青峰杀死。

    说来也怪,在杀人之前的一夜,陆青峰极为紧张。如今大开杀戒,反而没有任何感觉。

    “走!”

    此刻没时间回味。

    陆青峰一把将陆青山背起来,另一手将陆青雨夹在腋下,又将地九环刀与几把朴刀捆在一起。

    往码头狂奔过去。

    天亮不久,码头空无一人。

    以归真宗的赫赫凶名,除非活得不耐烦了,否则谁敢来黄芝山脚下偷船?!

    陆青峰背着陆青山,提着陆青雨,随意跳一艘木船。

    这里的七八艘船只都不大,最大的只能容纳十来人,最小的只够三五人容身。

    他挑了一艘最小的,又将其他几艘船的绳索全部松开。这样一来,也能给归真宗的追杀造成一些麻烦。

    陆青峰这三天里,在黑砂镇旁寻了一条湍急的河流,足足练了两个月的控船,驾驭一艘小船毫无问题。

    小船无锚,松开绳索,用桨一撑,直接窜入澄阳河。

    “伍元六人全部身死,归真宗哪怕最快发现,至少也要半个时辰反应和追查。”

    “乘船顺流而下,他们想要追到我,只有走水路。”

    “但只要途不停,他们休想追到!”

    直到此时,陆青峰才松了口气。

    他们这个计划最大变数和难关,在于杀死伍元,夺取船只。只要这两个步骤完成,接下来的逃亡与追杀,反而没有想象的凶险。

    茫茫澄阳河,浩浩荡荡不知多少里。

    归真宗在九寨县权势极大,但只要出了九寨县,应当能安全了!

    “呼呼!”

    “从此以后,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

    陆青峰一桨在手,掌握船只方向。回头看了眼黄芝山的方向,脸露出从未有过的解脱笑容。

    “黑木寨!”

    “归真宗!”

    “我会回来的!”

    不过到了那时,是归真宗颠覆之日!

    ……

    黄芝山,码头旁。

    十数人身着玄色劲衫,脸色凝重。

    为首那人,腰系一柄环首刀,眉头紧锁。约四十多岁,一身气息如渊,不知深浅。

    此人名为‘赵舟’,归真宗一方大佬,执掌权势极重的刑罚堂,为刑罚堂首座!

    “首座,从现场看来,被烧毁的那具尸体是伍元。剩下五具尸体,是伍元挑选的仆役。其一名名唤‘陆青山’的仆役不见踪迹。”

    “陆青山为杂役弟子,出身黑木寨。家尚有一位兄长与一胞妹,五个月又二十四天之前入宗。”

    一名弟子站在赵舟跟前汇报道。

    “陆青山。”

    赵舟目露思索之色,旋即道,“去一趟黑木寨,看看他兄长、妹妹还在不在。若是在,直接带来。”

    “是!”

    弟子领命,带人手往黑木寨赶去。

    赵舟则走到伍元焦黑的尸体前,蹲下检查。

    一旁有专门研习仵作之术的弟子陈尚恭敬道,“伍元的致命伤在头部,火焰从面部开始燃烧,直至全身。胸口处的伤口为脚踢所致,从角度和力道来看,伍元当时已经无反抗之力躺在地,出脚之人实力不超过胎息三重。”

    仵作验尸果真不凡,近乎将伍元死状还原出来。

    “火焰呢?”

    赵舟问道。

    “火焰——”

    陈尚面露难色,摇头道,“火焰威力极大,伍元催动内息构建龟甲,亦未能抵挡。像是火属性武学导致,但弟子实在想不出,九寨县甚至广元郡,有哪家火属功法,能在胎息层次凭空发出火焰伤人!”

    赵舟闻言,低头沉吟。

    半个时辰后。

    “河水冲走的船只找回了六艘,另外两艘不知去向。”

    “黑木寨,陆青峰、陆青雨兄妹今日一早未曾露面,家衣物尚在。另在家发现白术、甘草、黄精等十七种药材残留,以及一箱树皮,面包含识字、经脉穴位、《归真功》第一层功法与《蛮牛拳》。”

    赵舟听完汇报,脸露出一丝饶有趣味的笑意。

    “私相授受。”

    “夺船而逃。”

    “乡野之的少年,竟有这般胆色。”

    赵舟轻语,旋即朗声道,“五人为一队,乘船追击陆家兄妹。再派人通传沿岸甸水寨、黄岩寨、平堰寨、宁口寨,组织队伍,沿岸搜寻。发现一切可疑人等,立刻报!”

    “是!”

    众黑衣执事领命,各自退下。

    赵舟站在原地,看向奔腾东去的澄阳河,低声呢喃道,“这种伤势,不是普通武学能够造成,应当是火焰术法无疑。陆家兄妹若无人相助,定是获得了什么遇,掌握了一些手段。即使有人相助,此人实力定然不强,否则不会选择乘船逃走。”

    “澄阳河浩荡,陆家兄妹以为乘船可顺流而下,逃出九寨。殊不知,宁口寨河段水流湍急,暗礁密布。大船小船,一律无法通行。”

    “本座倒要看看,插翅才能逃的情况下,你们如何逃脱本座掌心!”

    “术法!遇!”

    赵舟轻笑一声,踱步离去。

    ……

    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

    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

    陆青峰掌控小船,顺流而下。

    澄阳河两岸群山渐渐升起,崖壁陡峭,猿啼虎啸不绝于耳。

    小船央,陆青山嘴角血迹凌乱,脑袋一歪,倒在梨花带雨的陆青雨怀里。

    “大哥,二哥他快不行了!”

    陆青雨带着哭腔的声音响起。

    陆青峰嘴角微微抽搐,一面掌控小船平衡,一面安慰道,“青山只是吃了药睡过去,一觉醒来好了。”

    陆青山的伤势看去很重,实际伍元将力道掌控的很好,并未下死手。

    毕竟他还要带着陆青山去澄阳河对岸。

    必要的时候,多一枚弃子说不定能多一条活命的希望。

    所以伍元并没有想要杀死或是重创陆青山。

    甚至连陆青峰,他都没想要杀。

    虽然动机不纯,但是谁想到最终却死在这对从始至终没被他看在眼里的兄弟手。

    亏得如此。

    陆青山的伤势不重。

    陆青峰在黑木寨的三天里,炼制了三炉共三十六粒辟谷丹,以及零零散散一些药粉。包括外伤、内伤、驱虫、解毒等方面。陆青山服下一副药,再好好修养几天,这点伤势很快能痊愈。

    陆青雨听了,眨了眨眼睛,眼泪还挂在长长的睫毛面,把陆青山丢进澄阳河的心思都有了!

    方才。

    二哥抱着她说了一大通,一会儿说多么多么想她,一会儿又让她以后要好好听话。然后脑袋一歪,面带笑意的在她怀里‘昏厥’过去。

    搁谁都要以为这人快不行了。

    “坏二哥!”

    陆青雨一巴掌拍在陆青山手臂。有些破烂的衣裳裂口更大。透过缝隙,可以看到陆青山胳膊一道道新旧伤疤。

    睡梦。

    陆青山感受到疼痛,眉头微皱,翻了翻身,背的伤势也露了出来。

    鞭痕、淤青……

    陆青雨掀开陆青山衣,数不清的伤痕,令人不寒而栗。

    “归真宗都是一群王八蛋!”

    “王八蛋!”

    陆青雨拳头攥的紧紧地,大声咒骂。

    陆青峰闻声,回头看去,一眼看到陆青山身的伤势。他在给陆青山检查的时候,看到这些伤,本想瞒着青雨,没想到还是被发现了。

    “大哥!我们还会回来的是吗?回来杀光归真宗那群王八蛋!”

    陆青雨抬头看向陆青峰。

    “嗯。”

    “一定会回来的!”

    陆青峰点头。

    不说归真宗如何伤天害理,魔道行径,单单是他们一家这些年所受到的苦,足以令陆青峰记恨一辈子。

    归真宗一日不除,他心执念一日不消!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