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黄庭道主 > 第二百二十章 一百五十二年第十二世!
    玄元峰。

    大殿之中,数人分立。

    合丹殿掌尊古不言。

    执律殿掌尊卓君。

    玉柱峰首座周花雨。

    最后一人,却是玄元宗掌教真人吴介。

    四人分散立着。

    古不言两眼微微眯起,瞥眼看向卓君似笑非笑道,“卓掌尊当真铁面无私,老夫刚收入门的弟子,还未来得及调教,就被关进玄阴洞。”

    “这是在替你盖师叔出气?”

    “弟子不敢。”

    卓君肤色如黑炭,不苟言笑,听的古不言言,摇头道,“陆青峰触犯门规,与执律殿真传动手,抗拒之法。虽无心之过、情节轻微,但若不罚,恐难正门规律法。请师叔明鉴。”

    “好一套冠冕堂皇的说辞!”

    古不言气极反笑,只盯着卓君。

    一旁玉柱峰首座周花雨,乃是一绝美妇人,身上有出尘气质,如临尘仙子。只见她上前两步,向古不言行礼后道,“此事怪不得卓师叔,是花雨管教弟子不力,骄奢蛮横,才使陆青峰受过。此事花雨定会给陆青峰一个交待,给师叔祖一个交待。”

    玉柱峰真传周素。

    正是周花雨百余年前抱回的一女婴,收为弟子,视如己出。

    这件事因周素而起,害了师叔祖得意爱徒。在古不言面前,周花雨也只能连赔不是。

    “哼!”

    “自然要给一个交待!”

    古不言冷哼一声,大袖一甩,对周花雨不假颜色。

    他心中的确有气。

    好不容易抢来的一个天才徒弟,还没捂热乎就被打入玄阴洞受过三年。这要是当真是他的错也就罢了,偏偏是无妄之灾。

    而且本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无,就因为他晚来的一步,爱徒就直接被周素那个小女娃拖下水,被卓君这个憨蛋打入玄阴洞。

    实在让古不言气的跳脚。

    此时大局已定,宗门律法不容轻毁,即便是一殿掌尊,即便是宗门真传。

    也不行。

    古不言正是知道这一点,所以即便气急,也没有要卓君放出陆青峰的要求。只是故意发泄,等的就是周花雨这句话。

    既然捞不出陆青峰,替他要些好处,也算不枉受过三年。

    “既然周师妹已经代周素认错,师叔祖还请息怒。”吴介最后才出声,一脸和气,声音也较为温润。

    “就知道和稀泥!”

    “老夫走了!”

    古不言瞥了眼吴介,甩甩衣袖大步而去。

    古不言在玄元宗辈分极高,又是唯一的高阶炼丹师,诸峰首座、诸殿掌尊大多都受过古不言炼制的灵丹。

    被其训斥,除了卓君之外,没人敢说半个不字。

    吴介面上带笑,冲周花雨道,“师叔祖的脾气素来如此,周师妹莫要在意。”

    “师叔祖训诫的是,花雨怎会在意。”

    周花雨摇摇头,冲吴介、卓君抱拳道,“掌教师兄、卓师叔,玉柱峰还有琐事,花雨先行告退了。”

    说着,转身离去。

    吴介目送周花雨背影消失,这才收回目光。

    “掌教,卓某告辞。”

    卓君对吴介这般视而不见,一言撂下,几步跨出消失不见。

    顿时间。

    只剩下吴介一人立在殿上。

    “筑基斗灵虚。”

    “此子”

    吴介眉头微皱,心中思忖。

    却见殿外一点灵光至,吴介伸手摄来,灵光炸开

    “弟子各有缘法,掌教莫要多管闲事!”

    吴介苦笑,看向残阳峰方向,“师叔祖多虑了。”

    ……

    “陆青峰。”

    周素盘坐在地上,盯着前方靠坐在墙壁的陆青峰,银牙紧咬。

    方才一战,她吃了大亏。

    全身上下无处不痛,本就是强忍着玄阴洞中枯玄阴风刮骨炼魂,强受着九阳禁灵锁链封禁真元阳火攻心的双重痛苦。

    此刻又添一重。

    周素险些忍不住叫出声来。

    阴风洞作为玄元宗十三刑罚之一,虽排名末尾,但生受痛苦也非同小可。

    只是看陆青峰。

    其面色不动,如在外间寻常处。

    “装!”

    “看你能装到几时。”

    周素咬着牙,与陆青峰较劲,一声不吭。

    只可惜。

    陆青峰此刻意识,早已进入《洪荒》。阴风洞中真身,仅有一丝本能在外警觉,感受不到丝毫痛苦。

    周素身体忍不住战栗,牙齿都快咬碎。

    却是白搭了。

    ……

    现实中。

    陆青峰从聚云山脉出发,再到玄元拍卖会结束,再到加入玄元宗、打入阴风洞,眨眼间三个多月过去。

    天巫界。

    时间一晃,二十八年。

    陆青峰这一世,已有五十二岁。

    早在二十八年前,陆青峰就已经捣毁金蚕福地,捣毁金蚕仙宗。二十八年来,陆陆续续又找到余下三座洞天、三处福地的入口。

    或是慑服。

    或是破灭。

    将天巫界中仅存的洞天福地中的灵石全部汇聚,足有六百多块,足够陆青峰开启传送阵,离开天巫界。

    陆青峰不着急。

    依旧壮大阴符门。

    没了洞天福地在后扶持,阴符门一统南疆、中原,成为天下霸主。

    陆青峰借助阴符门,大肆炼制灭真一型加强统御的同时,命阴符门穷搜天下毒物,以助陆青峰炼制金蚕蛊。

    金蚕蛊为天地至蛊,炼制所需的毒物、材料等难以找寻,炼制过程极为复杂。

    在天巫界这种末法之世,更是如此。

    搜寻近三十年,陆青峰年过半百,却只凑齐大半。

    陆青峰不知道传送阵另一头是什么情况,有心要在天巫界中炼出金蚕蛊。

    于是耐心等候。

    掌控阴符门,搜集炼制金蚕蛊的各种材料、毒物。

    陆青峰自身,除了炼制灭真一型之外,也在修行。

    修为方面,因天地大限,又无筑基丹在手,陆青峰修行只能得些经验值,推衍些丹方、炼器法门、术法等。

    聊胜于无。

    借着机会,陆青峰行走凡俗间,或是行商,或是从军,或是为官,或是为一老叟居于山村,终日垂钓。

    参悟《观**难劫法》。

    此法重在一个‘悟’字,玄妙非常。

    陆青峰不断参悟,每每觉得前进一步,又觉得未知更多,更加深奥。

    第一难‘业障’八劫,陆青峰很快掌握蒙心、遮天、蔽地三劫,往后每一劫,都更难掌握,更难领悟。

    三十年时间。

    陆青峰摸索出第四劫‘绝灵’一丝皮毛,可使凡人、修士、万众生灵真灵中三神不见,中心障者沦落凡尘。

    八十年时间。

    陆青峰勘破第五劫‘道影’一丝真意,先是对自我之道产生之质疑,而后坚定。从此一旦施展,凡道心不如陆青峰者,皆要沉沦,大道之影遮蔽本心,不破道影者从此大道无缘,修为难进。

    百年后。

    陆青峰大限至,将全部经验值用来补全《观**难劫法》,推衍出第二难‘情动’八劫。

    然后身死。

    生死之间,弥留之际,陆青峰感悟第六劫‘生死’。

    生死间,有大恐怖。

    陆青峰死亡多次,对这种大恐怖颇有感受。此时再死,种种感悟涌上心头,第六劫‘生死’,一跃成为陆青峰掌握最透彻的一劫。

    一眼望去,劫数降临,中术者面临生死抉择,活不活看本事,勘破生死者活。

    堪不破,便是死!

    死后混沌现,无天无地、无他无我。

    陆青峰沉浮其中,忘记自身姓名,渐渐忘却存在意义,直到系统提示猩红闪烁,陆青峰才猛然惊醒。

    回神间。

    第七劫成就

    忘记自身性命,忘却存在意义,最终连他人都遗忘,直至众生忘他,他忘众生。

    此为‘无名’。

    自此。

    ‘业障’七劫成,第十世消亡,第十一世开启。

    ……

    十六年后。

    陆青峰走出转生池,找到前世埋藏丹药、傀儡,短短四年,成就真气境。

    回转阴符门,展露无敌姿态。

    阴符门主广元,闭关二十载,勘破生死大限,返老还童,强势回归!

    重掌阴符门。

    继续炼制金蚕蛊。

    时间流逝。

    十年。

    二十年。

    三十年。

    ……

    数十年转瞬,陆青峰对《观**难劫法》第一难领悟更深,更加透彻。

    金蚕蛊材料凑齐,陆青峰出手炼制。

    可惜失败。

    百余年准备,付之东流。

    陆青峰心神遭创,万念俱灰。

    一切意识念头都崩塌,什么坚毅恒心都是狗屁,不想再去做,沉沦堕落。

    领悟第八劫真意。

    此为‘崩意’。

    念头汇聚,意识回归,陆青峰重整旗鼓,再炼金蚕蛊。

    阴符门雄踞天巫界百余年,触角深入南疆、中原、北海、东山各处,愈发强盛,搜集炼蛊材料的效率更快。

    及至第十一世终结,陆青峰感悟《观**难劫法》第二难第一劫‘至亲’。

    情动至亲。

    至亲之人之间情动,此为亲情,或长或幼,要遭生死之苦。

    陆青峰历经百年,感悟时间如水,青山、青雨不在身旁,思念深重,以至于情动遭劫。

    大限将至,死亡将临。

    才幡然醒悟,破劫而出。

    值此时,寿元将尽,陆青峰二炼金蚕蛊。

    这次好运,蛊成。

    陆青峰将经验值完全消耗,推衍出《观**难劫法》第三难‘刀兵’前二劫数。

    身死。

    业障生死!

    业障无名!

    业障崩意!

    再进一步。

    陆青峰复又转世。

    已是第十二世。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