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秦吏 > 第125章 先登
    ”还好还好,杨熊没点名让我这个屯做先登死士……”

    次日一早,站在外黄城下,透过淡淡的烟尘,看着前方尚在自己前面的那三个屯,黑夫大呼庆幸。

    所谓先登,便是攻城时率先登城者,虽然成功后,铁定能得到一个集体功,但黑夫在心里盘算了一下,寻常攻城也就算了,遇上这种攻守人数差不多的苦战,先登前锋的伤亡会极大,全部阵亡都有可能!

    再者,碰上杨熊这么一位心机深沉的上司,主动冒头的,往往会为他填沟壑,稀里糊涂地死掉吧……

    所以在杨熊目光扫过来时,黑夫眼观鼻鼻观心,没有贸然出头。好在,秦军里渴望先登立功的莽夫大有人在,黑夫身旁两位来自南阳的屯长立刻起身请战,杨熊也欣然同意!

    而黑夫他们屯,则排在了这几个屯的后面,作为第二梯队,在城西百余步外的一处藏匿身形,里聚旁屏息等待鼓点号令。

    作为一个心思缜密的中级军官,杨熊打仗也和他做人一样,从不直来直去,而是喜欢玩些技巧。

    他先命令刑徒戍卒们收集干粪、稻草、树叶等燃料,在外黄的南、西两面都放起火来。再以沙土扑火,造成浓烟滚滚,随着这季节常有的南风朝外黄吹去,由此遮蔽了外黄城头的视野。

    而后,杨熊又命令数百人,从秦军营地所在城南,抬着新打制的木梯,大声鼓噪进发,做出猛攻城南的架势!杨熊还亲自坐镇那里,让城头看得见自己的旗帜,并敲击着连绵不绝的鼓点声……

    音不绝,骛(wù)鼓也,意在指挥兵卒驰骛进击。鼓声高昂急促,激荡云霄,于是外黄城头的防御者,大半都被吸引过来了,将主要精力放在了南边。

    然而,黑夫他们所在的城西,才是预定的主攻方向。

    既然要攻城,当然少不了器械,秦军的攻城之法,除了水火穴道外,基本是楼车、投石器、攻城车、云梯几种。

    楼车一如其名,是一种很好用的攻城器械,与城池等高,下有木轮,推到城边后,就像是搭了一座桥梁,攻城者可以从楼车上直接跃入城头。黑夫曾在大梁城下见过,但这东西太笨重了,造起来费劲不方便携带,眼下并没有。

    投石机?这时代已经出现,但军中也没有,用后世的话来说,打一个小县城而已,要什么意大利炮?

    唯一有的,就是一架匆匆打造出来的攻城车,一根大木桩被悬挂在横梁上,用蒙生皮的木顶保护住,下方是木轮,由一个屯的人推着,目标直指城门!

    但攻城车笨重,需要推攮前进,遇上坑坑洼洼很容易报废,得一路有人填沟壑,即便到了城门边,想用木桩撞开城门也不太现实,且不说城头的木石箭矢,这种情况下,城门一般都用各种东西堵塞住,即便破坏了门闩也很难破开。

    所以除了攻城车外,眼下这支秦军最主要的攻城手段,依旧是梯子。还不是较为先进的云梯,而是竹制的,名竹飞梯,用独竿大竹,设多级横档,以便手攀脚登,梯头有抓勾,好牢牢攀附在城墙上……

    眼看外黄魏人大多被吸引到了城南,在另一位五百主程无忧的命令下,传令兵在城西几支负责攻城的屯之间来回跑,传递前进的命令!

    百将屯长们得令后,就走在侧方,按着较为轻缓的步鼓节奏,敲击起手里的竹棍瓦片,与平日训练时一样,秦卒们一个跟着一个迈动脚步,穿过淡淡的烟雾,朝外黄西城墙走去……

    黑夫他们前面的三个屯,各有自己的任务,第一个屯,一半的人手持盾牌,负责吸引城头火力,另一半人扛着门板之类,负责填沟壑。

    第二个屯,五个什,每个什都扛着一架高达三丈的竹飞梯!他们将在前路被填平后,一路飞奔,冒着城头的箭矢,将竹飞梯搭到城头,并死死扶着它们!

    第三个屯才是“先登”,他们都身披重甲,手持短兵,唯一的职责,就是顺着竹梯,向城头攀爬,先登夺城!

    黑夫的屯紧随其后,若是前面的人死光了,他们就得顶上……

    看着前面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的城墙,走在黑夫子侧,已经扎上发髻的卜乘咽了口唾沫,喃喃道:“我算过了,《日书》说,今日出击,利攻城,阵斩敌将,必得侯王!”

    他本来是想鼓动自己,以及袍泽的士气,但这话却引发了一阵干笑,季婴还骂道:”你这日者,算错了罢,一个破小县城,哪有什么侯王?“

    众人笑了一阵,紧张情绪却消解了点,但很快,大家的神情再度紧绷起来。

    他们已进入城下五十步距离,浓烟已经无法遮蔽行踪,城头的魏人发现了这支来势汹汹的秦人!开始鸣钟示警!

    屯长百将们敲击竹板瓦片的节奏立刻一变!从缓慢的步鼓,变成了急促的趋鼓,几个屯开始撒开丫子,拼命狂奔!

    然而他们已经进入城头射程范围,一阵零散的弩箭射来,几个扛着木板填沟壑的秦卒就像被拳头猛地打中,跌倒在地……

    进攻方也有应对这侧,黑夫他们侧翼的两个屯,全是身材高大,手臂修长的材士,他们跟进到这里后,于城下三十步外站定,开始不断抽箭拉弓,朝城头释放箭雨……

    影视剧里的漫天箭雨,看起来很霸气,然而现实里可不容易做到,箭矢可没那么多,弓手也没那么多,只能短时间覆盖一下城头。也无法造成太多杀伤,主要作用,还是作为火力支援,为攻城部队赢得一点空隙。

    但这瞬息之间,已经足够秦人扛着竹飞梯,跨越二三十步距离,飞奔到城下!

    虽然途中有扛着梯子的人中箭扑倒,但很快就有人补上位置,啪嗒啪嗒,几架竹飞梯有惊无险地搭到了城墙上,抢先赶到城下的第一个屯,也扛着蒙皮的盾牌,保护他们,死死按住梯子,没有让城上的人将其推开!

    先登屯也已至城下,随着几声爆喝,数名甲士同时沿着不同的竹梯,向城头爬去!他们身后也立刻有人跟上。

    黑夫的屯这时候也到了城墙边,他们一边举盾帮稳定飞梯的人防着城头箭矢,一边仰头望着袍泽登梯。

    以竹梯攻城,又被称之为”蚁附“,意思是,兵卒就像蚂蚁那样,附在在墙上,往上攀爬。

    可这样一来,人也如同黑蚂蚁一样脆弱,在黑夫他们眼中,城头不断浇下的开水,砸落的木石砖块,还有近距离释放的弩机箭矢,几乎每一瞬息,都有先登甲士中招跌落下来。

    哪怕是有几个身着重甲的勇士,顶着箭矢,硬是攀爬到了城垛处,也被两根矛戟攒刺过来,丢了性命。在失去了气力后,尸体从城头跌落,重重砸在飞梯旁……

    另一个刚刚攀爬到城头的秦卒,还来不及跳入城垛,便被一柄剑刺入胸膛,身体斜斜的往城下摔来,差点砸到了黑夫……

    和黑夫之前料想的一样,作为先登的屯伤亡惨重,很快就所剩无几。

    黑夫深吸了一口战场的空气,乘着别人不注意时,重重敲击自己的大腿,让它不要颤抖。

    因为接下来,就轮到自己的屯登城了!

    好在这时候,在五百主的命令下,秦军亦发起了反击,除了弓箭手外,威力更大的蹶张弩也已就位。五十名蹶张材士手脚并用为弩机上好弦,对着城头那些奋不顾身,不断抛砸砖石的魏人,扣动了悬刀!

    没有一点征兆,一片弩矢从城下攒射而来,扎向城头的魏人,县卒听到了箭雨破空的呼啸声,下意识举起了手中的盾牌,”叮叮当当”的声音杂乱无章,间或夹杂着几声痛苦的呻吟。十几个魏人轻侠、民夫由于缺乏有力的保护,则被猛烈的弩矢射死射伤,痛苦的呻吟声络绎不绝。

    城头的反击,为之一停,乘着这个空档,黑夫大喊一声,对前排的东门豹大喊一声!

    “阿豹,登城!”

    “诺!”

    东门豹大吼一声,也不要盾牌了,竟身先士卒,攀援云梯,衔剑而上!

    守军被方才那阵弩矢射得伤亡惨重,一时没有缓过神来,竟被东门豹几步就跃上了城头。

    这厮久久不能作战立功,早就憋屈多时,此刻得了机会,他便叱咤呼喝,左旋右斩,以刃击敌。仗着两层厚甲保护,虽然被矛戟刺中,却没有致命,反而捏着矛杆,将对方杀死。

    东门豹一时间所向披靡,死死护住搭放飞梯的垛口,乘着这空隙,利咸等人也相继上了城垛,与先登屯剩下的十几人一起,与魏人混战在一块。

    这是机会!

    黑夫这时候可不能只高喊“给我上!”因为,军法官就在弓箭手那边盯着呢,身为屯长,他若是畏缩不前,可在事后追究责任,阵前斩首!

    于是黑夫咬了咬牙,也选了一个竹飞梯,攀附而上!

    虽然城不高,才三丈,但想要一口气攻上去,需要莫大的勇气……

    周遭充满了嘶吼、惨叫、鲜血、箭矢,黑夫犹如未闻,因为他知道,这时候,越是胆怯退缩,就死得越快!

    他将前世在警校障碍训练的老底子都拿出来了,爬的极快!

    很快,在堪堪避开一块砸下的砖头后,黑夫到了城头,他一把抓住城墙边沿,借着身体里面强悍的爆发力全身一紧,手脚并用往城墙上窜去!

    “终于上来了!”

    然而,黑夫刚刚跃入城头,就看到一个留着美须髯的大汉站在自己面前,那张脸庞沾着点点血迹,正喘着粗气,脚下还倒着一个先登屯的秦卒,已是死了!

    二人的目光,这一刻对到了一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