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秦吏 > 第126章 死伤
    ”万胜!“

    伴随着一阵欢呼,秦军黝黑色的旗帜插到了外黄西城的箭楼上。这座箭楼在弓矢和蹶张弩的攒射下,布满箭羽,像是忽然长出了无数羽毛。

    黑夫和他的手下们,也同这箭楼一般伤痕累累,但众人却兴致高昂,也顾不得伤口疼痛,高举武器,欢庆攻占城头的胜利。

    原来,就在方才,随着黑夫所在的屯登上城头,站稳了脚跟,便以长兵在前,劲弩在后,牢牢守住了架有竹梯的城垛,让后续部队陆续登城。

    城头的黑袍秦卒越来越多,使攻守局势发生逆转。

    守城的主力是外黄令豢养的轻侠,这些人没有经过专门的军事训练,作战只凭一时之勇,没有秩序。单打独斗还行,可遇上这种攻坚守城,当落于下风时,就难以坚持。秦人猛虎上山一般的强攻,给他们造成了巨大的压力,轻侠们开始渐渐不敌。

    那些临时征募来的外黄民夫更是如此,只能摇旗呐喊,打打顺风仗。

    当秦卒开始慢慢压上城头时,所向披靡的气势,让许多意志不太坚定的轻侠民夫开始躲避退让。眼看阵亡的人越来越多,秦军仿佛成了死亡的化身,一步一步压向他们,压断了这群人紧绷的弦。

    一个接着一个的守城者开始掉头逃跑,他们没有什么退路,于是就直接跃下三丈高的城墙,有的人不小心崴断了脚,但更多的人立刻爬起来继续跑。

    这时候,从城南支援过来的魏人也到了,有数百之多。本欲将秦卒赶下城,却先看见惊慌失措的同伴疯狂的跳墙而走,朝这边跑来,顿时大吃一惊。

    他们不清楚城西墙垣上的情况,看着眼前情形,还以为城头已经溃败,人类求生的本能,让他们失去了继续为门主效死的勇气,先是一个,再是十个,百个,越来越多的轻侠停止了战斗,开始往城内溃逃。

    这其中,跑得最快、最早的,当数那个黑夫刚爬上城头时,与他对了一眼的那个浓髯(rán)轻侠。

    黑夫记得他大概三十余岁,蓬头结髻,穿短后之衣,持二尺之剑,典型的游侠剑士打扮。当时看到黑夫登城,轻侠便举剑作对敌状,黑夫还小心防备他来着。

    谁料,这大汉却突然大呼着“保护张君!”然后就飞也似的,穿过纷乱的城头战场,跑得没影了,那动作如此娴熟,仿佛在脑海中演练过无数遍,黑夫都看呆了……

    大概,他就是最早跳下城垣逃走的轻侠了,这才给后面的人做出了示范。

    战斗结束后黑夫才知道,那外黄令张耳,当时还在城南墙垣上呢!

    黑夫顿时无语。

    所以,该怎么评价那个美须髯的轻侠大汉呢?说他怯懦吧,明明在城头坚守已久,还杀了个先登屯的秦卒。

    说他勇敢吧,可此人见状不妙,立刻拔腿就跑,嘴里还喊着那种口号,旁人听了,还以为他真要去保护主君似的。

    “是个聪明人,但这做派,也真够光棍的。”黑夫最后只能如此总结,

    黑夫很快就把那个轻侠扔到了脑后,他在战斗告一段落后,开始查看自己这个屯伤亡情况。

    ……

    刚刚经过鏖战的城墙上,清晨略显潮湿的空气中飘荡着一股浓浓的血腥味,此外还有着一丝焦味,甚至还有屎尿的气息,三种味道混合在一起,让人一闻就要呕吐……

    黑夫却没有吐,从早上的血战到结束,他也没少见证死亡和血腥,他的剑砍断过两条胳膊,还斩下了一颗脑袋,剑刃已经豁了口,上面留有擦不干的残血。

    不算陈留的顺风仗,这是黑夫第一次真正亲自领教古代战争的残酷,没有血脉喷张,有些震撼,但更多的是麻木。

    好在,他运气不错,在战斗中只被蹭破了点皮肉,没有大碍。

    但那些先登上城头的秦卒们,就没这么幸运了。

    先登屯的屯长居然没死,此刻正靠在墙垣上,虚弱地闭着眼:除了身上大大小小的刃伤外,锋利的箭矢直接穿透了他的左手掌,在粗糙的右手上留下一个血肉模糊的伤孔,但这位屯长的右手,依然紧紧握着剑,仿佛还能继续战斗。

    虽然这位屯长的手下死伤惨重,五十人里只剩下不到十人。但军法对于这些“陷阵先登之士“是比较宽松的,规定他们这个屯,只要在攻城中先登,就算”盈论“,五十人皆能升爵一级,同时战死的人,爵位还能由后代继承……

    这也是明知凶险,却屡屡有人愿意做陷阵先登之士的缘故,风险越大,得利也越大。对秦人家庭而言,用一个人的性命,为子孙博取爵位,无疑是值得的。

    军功爵,非一人一时之功,而是一族三世之业。

    黑夫惜命,当然不会选择这种凄烈的升级办法,但他尊重陷阵之士们,在朝那屯长作揖后,还让自己屯的人帮忙收敛尸体。

    说起来,他们屯的伤亡,其实也不小,季婴、利咸等人都挂了彩,但都是轻伤,让黑夫最担忧的,还是东门豹。

    方才,这厮仗着甲厚,几乎是以一敌十,为他们登上城头立下了大功,但战斗后,黑夫却找不到他了……

    此刻,狭窄的城墙已被横七竖八的尸体所堵满,有轻侠民夫的,也有秦卒的,一眼望去有些骇人,加上胡乱丢弃的兵器,让城墙之上寸步难行。黑夫艰难在城头走动,一个个翻开俯卧的尸体,一个个的查看血肉模糊的脸庞,寻找幸存的手下。

    “阿豹……在此!”最后,还是小陶大喊了一声,黑夫等人连忙过去,不由惊呆了。

    东门豹正躺在一堆尸体里,被翻出来时,却见其满身浸透鲜血,皮甲破败不堪。

    黑夫急忙喊着季婴、共敖,一齐挪开尸体,将东门豹拖了出来,一试脉搏,还好,尚有生气!

    黑夫连忙让卜乘来看看东门豹,因为卜乘曾说过,他会点医术……

    卜乘匆匆检验一番后,满头大汗地告诉黑夫,东门豹大腿上被戈割开了一个口子,而且背部、肩膀、手臂,竟有七八处创口,鲜血不断浸出来,几乎将他染成了一个血人!

    ”得快些送到营地里给医者救治,不然性命难保!”

    卜乘此言一出,与东门豹相善的湖阳亭众人立刻变了颜色。

    “你不是吹嘘说自己不但会占卜,还会医术么?”黑夫脸色一变,揪着卜乘的衣领道。

    “我只学过点巫医之术,认识些草药,军中金创伤口,并不会救治,得专门的金疮医才行!”卜乘连忙解释,但黑夫已经没时间听他废话了。

    他一把将卜乘推开,捋起袖口:“那便我亲自来!“

    卜乘喃喃道:”屯长,你会处理金创伤口?这可胡来不得啊,还是先抬下城去吧。”

    黑夫当然是会的,前世在警校里,他好歹是学过点战场紧急救护的。东门豹是四肢大出血的症状,大血管已经损伤,必须立刻处理,绝对拖不得!否则有性命之忧!

    东门豹虽然为人莽撞,但作战勇敢,讲义气,从湖阳亭到军队里,一直是黑夫的左膀右臂。

    更何况,他家里,还有刚出生的孩子在等着父亲荣耀归来呢,东门豹这几个月来,每天嘴边挂着的,就是他那素未谋面的“儿子”了……

    所以无论如何,黑夫都得把忘得差不多的战场紧急救护赶快想起来,一定要保住东门豹的性命!

    他深吸了一口气,指示着季婴等人道:”汝等,立刻将腰带解下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