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秦吏 > 第141章 陈平
    (第三章)

    户牖乡邑外侧,有一个三四十户的里闾,因为靠近仓库,其名为“库里”。!库里一条闾左穷巷内,有户寒酸人家,以破瓮做窗,用草席当门,这天一大早,门内便传出了一个愤怒的声音。

    “那泼妇明明是太过刻薄,才被我逐走的,什么盗嫂,根本没有的事,不知是哪个烂舌头的人乱说,这得有多大的仇,是想将吾弟的名声毁得干干净净啊!”

    陈伯三十四五岁年纪,虽然身材高大,但因为多年在地里辛劳,早早将腰压弯了,满脸皮肤晒得黝黑,额头也布满皱纹。

    今日,他一大早出去干活,听到了外面的风言风语在诽谤自家弟弟。他本是个冲动的人,顿时气得发抖,与那些乱嚼舌根的人理论起来,还差点大打出手,最后才被陈平劝回家。

    “一切都是因弟而起,是弟无能,拖累了兄、嫂。”

    年仅十八岁的陈平与兄长不一样了,一身粗麻陋衣,也遮不住他身材挺拔,其面容英俊,貌如冠玉,虽然有点瘦削,但因为兄长把好东西都先给他吃,这么多年来没让他饿着过,所以长得一点不像穷人家孩子,更有几分读书人的雅气质。

    尽管他学的是黄、老之术,并不是阳武县的主流。

    “不怪你,不怪你,是我娶妻不贤。”

    陈伯气得胃疼,坐在铺着麦秸的榻喘气,他的老毛病又犯了,常年累月超负荷的劳作,对人的身体摧残很大。

    尽管如此,陈伯还是强撑着身子,扛着除草用的木铫,对陈平道:“吾弟是要做大事的人,不能被这等俗言碎语乱了心神,我接着去田里瞧瞧,今年的衣裳吃食,指望夏收了,这时候可不能松懈。”

    陈平目送兄长出门往后,回过头看了看一无所有的家,叹了口气。

    整个家三间土屋,茅草当顶,一圈破篱笆围着的小院。走进最大的主屋,却见里面地坑坑洼洼的,一个冷却已久的土灶台,墙壁被柴草的烟熏得乌黑。除此之外,再无别物,真个家徒四壁。

    与主屋紧邻的是陈平睡的地方,更为狭窄,只放得下一个满是麦秸的地铺,好在这里的窗户被开得很大,采光极好,阳光从破瓮里照进来,照在榻那卷被翻得脱线松散的竹卷……

    这让陈平想起了往事。

    陈平父母已经故去,所以陈平从小跟着大哥陈伯生活,由陈伯抚养长大,二人的关系,与其说是兄弟,不如说是父子。

    陈伯是厚道孝悌的人,总想到父母早死,只剩下陈平一个弟弟,长兄为父,弟弟的一切,当由自己担当。他不愿弟弟受累,竟不像其他穷苦人家一样,早早使唤陈平下地帮忙,而是放纵陈平,任其天性,顺其自然。

    陈平从小不喜欢干活劳动,他爱交游,喜读书。虽然担心这不是闾左穷人能支撑得起的事业,但陈伯宁可自己苦一点,也要支持弟弟的理想,咬咬牙,靠着耕种三十亩薄地维持这一切,资助陈平去邻县游学。陈伯觉得,弟弟和他不一样,日后注定不凡,岂能埋没在田泥粪土里。

    所以平日里,在兄长力田,嫂嫂织布造饭的时候,陈平只需要在这里着光,翻阅书卷。

    可如今出了这一连串的事,他哪里还看得进去半个字?

    多年后的诡诈百出的阴谋家,此时此刻,依然是个没有受过太多波折的十八岁青年。

    他有璞玉的身姿,却尚未经历岁月雕琢。

    算着时间,确定兄长已经到田边后,陈平来到院子里,背起了捆柴用的麻绳,默默出了家门,向外走去。

    往常,这些活都是他嫂子做的,如今嫂子被兄长赶走,拾柴做饭,得由陈平顶了,总不能让兄长拖着拖着劳累的身子回来,面对冷灶,连碗热饭都吃不吧。

    没错,陈平是心天高,不甘于这种日复一日的乡邑劳碌生活,渴望像黄老推崇的太公望一样,有朝一日摆脱贫寒,遇明主,为一县,甚至为一国之宰!

    但不管心飘多高,那依然是一颗赤诚良心!

    至少,对养育他的至亲必须如此。

    ……

    陈平一路走出里闾,有群年轻的乡下少女在闾门外的水沟边浣衣,瞧见英俊的陈平过来,先是眼睛一亮,而后又想起什么来,或转回头去不理会他,或故意唾了他一口,大声说了什么,引发众人一阵哄笑。

    陈平没有理会,他继续走,他的目的地是邑外的树林。

    这片树林,按理说是乡豪西张私有的山头,但西张的族长张负较照顾乡党,索性将这里完全开放,让乡亲们可以随意来此拾柴。所以在这,陈平可以遇见不少同样来拾柴的人,有的还是同里邻居。

    看到陈平后,他们都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各种问题从嘴里飘过来。

    “陈平,这么多年了,难得见到你来拾柴,你伯嫂呢?”

    “陈平,你家里明明那么穷,你伯兄干活时肚子都在叫,你每天吃了什么,竟长得这么魁梧?”

    “你伯嫂说你吃的是糠核,是真是假?”

    “陈平,我听说你伯兄将你伯嫂赶走了?这又是为何?莫不是因为……”

    每一句话,都不怀好意,每一句话,都妄图伤害陈平。

    在不少乡人眼里,陈平是个吃白饭的闲人,白白长了一身好皮囊,十八岁了还一事无成,既不务农,也不经商,整日捧着一卷烂竹简装模作样,真以为自己是个读书人?

    可惜除此之外,陈平没有更多的坏处让他们来唾骂,现在倒好,此子做下了更大的丑事,那是盗嫂!

    所以众人都兴奋异常,他们一看见陈平窃窃私语指指点点,故意用话来刺激他。

    他们很想看到,全乡邑出了名的俊朗男子,露出他丑陋的真面目!

    然后指着他,唾弃地说道:“看,他果然是个卑劣小人。”

    陈平家贫,陈平有理想,陈平因兄长宠溺,不必像同龄人一样劳碌生产,而可以做些他们觉得松闲惬意的事,譬如读书,譬如游学,所以在乡人眼里,他是错的。

    而闲言碎语,便是这么来的,他家一丁点的变故,都会被放大,人们总不吝以最大的恶意揣测异己。

    但陈平的处置方式和陈伯不同,他只是笑了笑,没有任何答复,这让讥讽他的人,感觉自己一拳打空了,颇有些没趣。

    老子说,多言数穷,不如守。

    陈平很明白,每个人的心理,具有先天性的缺点,最喜欢听信小话。你和他们说真话吧,他们往往不相信,而愿意以流言蜚语来描述你,将你描绘成他们心你该有的丑相。

    所以啊,辟谣的成本,是传谣的十倍百倍,他可不会废那力气。

    在一片嘘声下,陈平默默做着自己的事情,他将背后的木柴往身抬了抬,开始往回走,他已经拾够了三天的柴火。

    过去他不事生产,很少做这活,显得有些生疏,背的柴火虽然不多,却让陈平感觉很重,仿佛是那些谗言小话,加在一起,便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陈平虽然学黄老,但他知道自己成不了圣人,他也不是苦恼现在的处境,而是在苦恼未来。

    世人,皆只重衣冠而不重人,大多数人,都是小事来评论、衡量一个人的高低、善恶、是非的。

    陈平很担心,今日这“盗嫂”的诽谤,会跟随自己一辈子,成为自己身一个抹不去的烙印,虽然自己根本没做过此事。

    这将极大影响他在县的风评,虽然如今魏国即将覆灭,可算户牖乡归了秦国,一个人在乡党的名声、风评,依然是决定他是否被征召为吏,做人人的关键。

    “若是被名声所累,被人认定我是个德行低劣,欺兄盗嫂的小人,那我在这户牖乡,在这阳武县,很难有出头之日了。”

    这才是陈平苦恼之处,但这种事情,作为被诽谤的人,他根本不能辩解,否则越抹越黑。

    说什么?说“我没睡嫂子?”那样的话,谣言恐怕会更加炽烈吧。

    再度迈入邑门,陈平在停下休憩时偏过头,看了看自己麻布衣下的肩膀,浸出了红点,细细的麻绳勒在面,很痛,他这没干活什么活的皮肉,已经磨出了血。

    陈平却不忧,反喜。

    磨出血不可怕,这能让陈平感到自己与旁人的不同。他可不愿意背一辈子的柴火,在肩膀留下两道红印子硬茧子。

    活在今天,却能看到死那天的生活,一成不变,这才是最可怕的。

    “此事不可能靠别人来相救,我必须想办法,尽快摆脱困境。”

    咬咬牙,陈平再度起身,重新迈入里门,先前在这里洗衣裳的那些女子已经不在了。等陈平快到家的时候,才发现她们都聚集在自家院外,这里已经被围得水泄不通。

    “陈平回来了!”

    有眼尖的人喊了一声,围在家门边的众邻居立刻回头,看着陈平,眼神里大多是幸灾乐祸,只有一两个人面露担忧。

    陈平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莫非是兄长他……

    他手里麻绳一松,背的柴火立刻掉到了地,发出噼啪声。

    但等陈平挤开人群走到家门边,却没看到兄长,而是看到几个披甲带剑的秦卒,此刻正站在他家院子里!

    其那个戴着冠,明显是个官的黑面秦吏,更是背着手,晓有兴致地踱步,看看他家的菜圃,瞧瞧那破旧的茅草顶,甚至还想探头到屋内瞧瞧。

    “秦人?”

    陈平心里咯噔一下,但表面一点都没慌乱,他掀开了竹席做的帘子门,走进院内,朝那秦吏恭恭敬敬地作揖,仿佛他们是自己意料的客人。

    “不知吏光临,实在怠慢。”

    戴冠的秦吏连忙回头,将陈平下打量,然后用关话叽里咕噜说了几句,让一旁的秦卒转译。

    “游徼问,你便是陈平?”

    “正是小人。”

    陈平得知此人是那名为“黑夫”的游徼后,更是诧异,无缘无故,秦吏为何找门来?可面却依然镇静,小心地观察此人。

    但见其身材魁梧,高度与自己相差无几,一双眼睛定定地盯着陈平,那神情,仿佛从一块灰蒙蒙的石头里,看到了藏在里面的璞玉……

    这时候,秦吏突然哈哈大笑起来,然后用极其生硬的,听去才学会一点的本地方言道:“陈平,本吏找的是你!”

    言罢,黑夫按着剑,对陈平,也对外面围观不嫌事大的众人大声说道:“近来本吏在乡市查访,听闻有传言说,陈伯之弟陈平盗嫂!秦虽以法为教,以吏为师,但也同原一样,看重伦理!本吏闻询,大为震惊,叔盗其嫂,便如弟侵其亲姊,乃大恶之行也!岂能放任?”

    “故而,今日本吏特地来此,将陈平、陈伯、陈妻以及风传此言的库里邻居众人,带到乡寺询问!这盗嫂一案,今日必须水落石出!”

    言罢,黑夫让仲鸣用方言重复了一遍自己的话,也不管外面的众人的一片哗然,对不明所以的陈平笑道:

    “陈平,今日你随我去乡寺受讯,进去前,你身蒙着污名,是真是假,无法分辨。但待到出来时,你或将坐实盗嫂恶行,受到秦法律令惩处……”

    “或者,你身的不白之冤!将被本吏亲手昭雪!”

    /bk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