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秦吏 > 第329章 一国两制了解一下
    “一国两制?”

    秦始皇抚须道:“这词倒是新颖。”

    黑夫总结的的确不错,百余年来,秦一直是实行郡县、封君双轨制度的。

    没错,商鞅是倡导中央集权制,但他本人却又是封君制的受益者。商鞅之后,秦惠王、昭王又陆续封了樗里疾为严君,魏冉为穰侯,都是拥有实际封地的大君侯。这些君侯的封地与郡县交错,称之为“一国两制”未尝不可。

    不过,秦始皇对这种“一国两制”,却有些嫌恶,因为在他继位之初,秦国俨然有封建压过郡县的趋势:

    文信侯吕不韦,食邑河南洛阳十万户,又以河间十城为封土,权势熏天。甚至连嫪毐,也混上了长信侯,有山阳城为食邑,并有河西、太原为封田……

    当是时,秦国四境之内,从朝堂大臣到地方小吏,皆曰:“与嫪氏乎?与吕氏乎?”而不知有秦王!

    宫闱遭秽乱,国法被破坏,若非蕲年宫之变自己一举剿灭嫪毐叛乱,放逐吕不韦,秦国社稷恐怕都要被颠覆了,哪还有一统海内的机会?

    此外,黑夫所说的话,听上去,和丞相王绾的主张并无太大不同。

    王绾等人,也不敢主张像周朝那样,全面分封,而将分封地点定在了刚刚征服的燕、齐、楚三地。因为三地不仅距离秦国辽远,且文化大异,至于秦本土和三晋,依然是保持郡县。

    所以在皇帝看来,黑夫所言,不过是老调重弹,并无新意,好在黑夫接下来的话,让皇帝重又耐下心来,没有赶他出去。

    “中原及燕、齐故地,臣未曾涉足,不敢妄言,只谈在楚地,在江南豫章的所见所闻。”

    “衡山、淮北、淮南等地,就臣所见,虽然民间乡豪、士人甚多,工商繁茂甚于关中。但县乡里闾之制,与秦无太大区别。加上这几地户口繁多,若是分封诸侯,不仅平白少了许多赋税,百年之后,或如廷尉所言,将成尾大不掉之势。故臣以为,但凡能编户齐民的地方,宜郡县而不宜分封!”

    这说法倒是与王绾有区别,秦始皇有了点兴趣:“说下去。”

    黑夫道:“然豫章、苍梧则不同,尤其是豫章最南端的上赣……”

    他告罪了一声,从谒者手里要来笔墨简牍,在上面画起地图来。

    “陛下请看,从咸阳到南郡或九江郡,陆路需走两月;从江陵或寿春到南昌,水路至少要半月;再从南昌逆流至上赣,期间林木沼泽甚多,道路险阻,又要一月……如此一来,则每年上计难以传达,当地出了事,也只能自行处置,难以知会朝廷。”

    “除了路途遥远,朝廷法令不能及时传达外,上赣等地也以越人为主,既无编户齐民为依仗,也收不上赋税。纵然设置名义上的郡县,实则无民可料,无土可治。”

    “我在军中时,曾听九江郡司空章邯说起,过去韩伯得到周王诏命,分封北地的故事。说他奄受北国,因以其伯,不仅为周王抵御貊人,还带着民众实墉实壑,实亩实藉,将原本蛮荒的边地,变成了城邑良田,这或许便是分封的好处罢……”

    “故黑夫以为,上赣、苍梧等地,与其空置郡县,不如分封诸公子镇之。但不必封王,封为边侯即可,使之带民众迁徙,因俗而治,慢慢推广教化。还可向边侯领地派遣监、尉、丞辅佐,由九江郡、长沙郡制之,如此,纵然百年后边侯有异动,朝廷也能轻易应对……”

    秦始皇听完后,略有所思:“编户齐民之地为郡县,蛮夷边鄙分封子弟为边侯,这就是你所谓的一国两制?”

    “唯!”

    谁料皇帝冷笑道:“黑夫,你这是想将朕的诸公子们,当做边地县令来用啊,你也曾上书称江南卑热,有水蛊之疾。诸公子长在北方,锦衣玉食,骤然入蛮荒之境,恐怕还没到地方,便已染病而亡!”

    “臣……臣没有考虑到这点,死罪!”

    黑夫下拜顿首,冷汗直冒,但这也不算离间骨肉吧,便又咬着牙,斗胆道:“臣每一句话,都是出于公心,是基于所见所闻的肺腑之言,望陛下察之!”

    秦始皇默然许久后,终于又说话了。

    “人主之子也、骨肉之亲也,犹不能恃无功之尊、无劳之奉,已守金玉之重也……你说的也有些道理。”

    他似乎有所触动,却没有再评价黑夫的进言,只是挥了挥手:“下去罢。”

    ……

    黑夫后退出了内廷,待他重新来到寝宫之外,呼吸着深夜微凉的空气时,才算缓过来。

    无人看到,他甲胄内的衣衫,已经湿了一大片,都是被皇帝吓的。

    “这冒险大胆的进言,值得么?”

    从皇帝最后的自言自语来看,至少没让他龙颜大怒。

    秦国的制度,本来就是宗室无功劳不得属籍贯。秦始皇有二十多个儿子,最大的公子扶苏即将举行冠礼,最小的公子胡亥也十岁了。

    按照惯例,他们也只是享受公子之名,有府邸俸禄,下一代人,还可以称“公孙,王孙”,再过一代,就是庶民了。

    这也是儒生博士们叫嚷的“今陛下有海内,而子弟为匹夫”,在秦国很正常的事,用山东的眼光看,却不可思议。

    古人说得好啊,岂人主之子孙则必不善哉?位尊而无功,奉厚而无劳,而挟重器多也……若按黑夫所说,让他们去做边侯,也算为国守边立功了,虽然第一代第二代苦些,可后人还能世享富贵呢。

    他也不求自己的献策被采纳,秦始皇这么容易说服,那就不是秦始皇了。

    但黑夫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我有自己的政见,不是简单复制李斯、王绾之言。”

    “今夜之后,陛下,将深深记住我这个人,记住我的话!”

    看着弯弯的月亮,黑夫露出了一丝笑:“也能让皇帝觉得,黑夫公忠体国!”

    ……

    “陛下,那两封奏疏找到了……”

    谒者奉命将收在寝宫的两份简牍寻来,按照秦始皇的习惯,寻常奏疏,批示后会立刻发到各官署,再发往郡县,可一些上书,他却会在阅后收着,既不做批示,也不退还。

    这些留中不发的奏疏,常常包含着秘密,也是谒者们最怕碰的……

    秦始皇一边思索着黑夫方才的建言,一面打开两份简牍。

    其中一份是十二月时,谒者杨樛从南昌回来后递交的,他将沿途所见所闻,事无巨细地禀报给秦始皇,尤其是南昌戍卒不满的抱怨,以及黑夫在那支远征军里的威势。

    第二份,则是二月时,九江郡监御史的上书。

    疏中谈及江南南昌、番阳等地路途遥远难治,如今南昌城已筑成,又有上千户百姓从南郡迁往,或可在江南新置一郡的建议。

    但同时,负责监察官员的监御史又提醒皇帝一件事,那就是,豫章六县,都是黑夫率部打下来的。目前除了余干道由干越吴氏父子管辖外,其余南昌、番阳、庐陵、九江、上赣五县,均由黑夫的旧部为令、尉、丞。

    这些人都是得到黑夫举荐,留任原地的南郡乡党。若是豫章成立新郡,这批人恐怕会控制地方军政法大权,这是秦律十分警惕的。

    故监御史提议,将黑夫旧部们,分别调往不同郡县任职,杜绝山头主义出现……

    皇帝早就看过这两份奏疏了,却没有给出进一步的指示。

    直到今日,在好好考校了黑夫一番,观其言察其行后,秦始皇才做出了决定。

    “黑夫之言虽未能跳出分封的窠臼(kējiù),但他能献言以豫章、上赣分封诸公子为边侯,便知其没有私心。”

    换了那些有异心的人,对属于自己的“地盘”,肯定会避之不及,但黑夫却丝毫不避。

    “此子乃公忠体国之人,监御史多虑了。”

    于是秦始皇在奏疏上批示道:“江南豫章初附,蛮夷越人不安,需各县互为犄角,故五县诸吏职位,不必变动。”

    军事管制期间,这种情况是在所难免的,是九江郡监御史太过敏感了。

    在秦始皇的计划里,未来几年,他在厉门、九嶷之南,还有一个更大计划要实施,到时候南征将士将有大用,岂能早早自断干城?

    再说了……

    “过去百年间,但闻秦有反叛的边侯、封君,何曾有过反叛的郡县秦吏?”

    ……

    PS:书友群一群已满,二群欢迎加入!可以抓住水群的作者,每天近距离催更,你还在等什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