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秦吏 > 第343章 滑稽
    “中郎户令,我听说咸阳宫中的金人,有我十个高哟,不知是不是真的?”

    黑夫测侧过头,看向与自己同车的优旃(zhān),他身高不过五尺余,是个先天的侏儒,短脚短手,唇上却又留着夸张的八字胡,更显得滑稽。

    他没有正面回答侏儒的问题,而是看向咸阳城中道旁的百姓们,他们对于皇帝巡行已经习以为常,除了下拜作揖外,没有太多的惊奇,反倒是对黑夫车上蹦蹦跳跳的小侏儒更好奇。

    “我看百姓们对你的兴趣,也不比宫廷中的金人少。”

    优旃一边站到车栏上,朝道旁百姓挥手,对那些孩子做鬼脸,一边笑道:“咸阳百姓自然会奇怪,因为像我这样的人,能在秦国活下来,便是不亚于金人的奇迹。”

    黑夫熟悉律令,自然知道他的意思,秦律严禁百姓擅自杀子女,一旦有犯便要黥为城旦舂。但又规定,如小儿生下时身上长有异物,以及肢体不全,杀之不予治罪……

    荀子说过,秦人其生民也陿阸(狭隘),其使民也酷烈,艰难的生存环境,使普通人家不容许一个吃白饭的人存在。

    所以走在咸阳大街上,很少见到那些先天残疾者,侏儒更是几乎没有,并非秦国人种优越,而是这些人,在出生时几乎便被杀死了!

    但优旃却是个例外,他的父母是和善的人,家里条件也还行,没有把他溺到马桶里,而是让他好生活着。

    长大后,优旃身高才五尺,士农工商他都做不了,只能另辟蹊径,跑到咸阳,师从齐楚入秦讨生活的倡优,学起了滑稽逗乐之事。

    倡优在各国普遍存在,其主要职守是作为家臣,在宴飨时,以恢谐、滑稽的话语娱乐君主王侯,生活不易,身为侏儒,只能使自己多才多艺。

    优旃口才很好,在咸阳混迹多年后,成了秦始皇最喜欢的倡优,遇上有宴飨,常让他出席,说些滑稽的话,炒热气氛,聊以娱乐。

    今日金人十二落位咸阳宫,皇帝要在宫中召开筵席庆祝此事,便也带上了优旃……

    优旃今天却没有坐皇帝赐他的马车,而是迈着一双短腿跑到宫门处等待,等皇帝车驾路过时,小个子才跑出来告罪,说自己车夫的母亲病逝了,便打发他回家了。

    当时,他捋起袖子,指着中车府令赵高的位置,认真地说道:“臣进来勤加练习御术,陛下莫不如让臣驾驭六骏,何如?”

    这话让皇帝笑了,一挥手,让前方的中郎户令黑夫将小个子提溜到车上,带他一程。

    黑夫并不觉得这是羞辱,因为他对优旃印象不错。小个子的本业虽然是搞笑,但不同于庸俗的普通倡优,他也读过些书,知善恶,识忠奸,说的话往往暗含道理。

    上个月,皇帝在章台宫置酒宴,正遇上天下雨,殿阶下,黑夫和手下一众陛楯郎都淋着雨,却一动不能动。优旃入宫时见此情形,便问众人:“君欲避雨乎?”

    众人被淋得有些惨,纷纷点头,黑夫也不可能入殿请求休息,知道优旃主意多,便想看看他能玩出什么花样。

    得到肯定答复后,在得到肯定答复后,优旃上殿向秦始皇祝酒,高呼万岁,而后优旃靠近栏干,对殿外大声喊道:“陛楯郎!”

    郎卫们应诺,优旃便笑道:“汝等虽然长得高大,有何用?如今还要站在露天淋雨。我虽然长得矮小,却有幸在殿内避雨,哈哈哈。”

    这句话提醒了秦始皇,于是准许卫士们减半值班,轮流宿卫。

    从那以后,黑夫便不以寻常幸臣倡优看待优旃了。

    皇帝御驾过了渭桥不多时,咸阳宫便到了。

    “中郎户令第一次来咸阳宫?”优旃可是这里的常客了,与他相比,黑夫是个新人。

    黑夫道:“然也,四个月了,自我入宫为郎后,这是陛下第一次移驾咸阳宫,故未曾有幸来此。”

    “没什么有幸的。”

    优旃笑道:“咸阳宫是一百年前修的宫殿了,那些冀阙都老旧不已,故陛下才更喜欢章台宫,嫌弃咸阳宫狭窄。”

    黑夫颔首:“不过,我听说过去几个月间,咸阳宫可是扩修了不少。”

    齐燕方士卢生等人向秦始皇建言,说天地对称,天帝的天上居所,与关中各宫室城邑也相对应。渭水好比银河,陛下居住的章台宫,则是天极,经过渭桥,横渡天河而抵达的咸阳宫,便与紫微宫对应,乃帝居也……

    秦始皇相信了他们的话,开始重新重视咸阳宫,对其进行翻修,

    而今日,伴随着十二金人铸成,置于咸阳宫廷,也宣告咸阳宫修缮第一期工程顺利完工。

    “但陛下之欲,不止于此啊……”

    优旃摇头,他也是近臣,所以也知道皇帝接下来的打算。

    秦始皇令人仿画六国宫殿而修筑的“六王宫”,随着六国陆续灭亡,已在咸阳宫后拔地而起,那些从六国抢夺来的女子玉帛礼器充斥其中,这可是视作第二期工程,如今已进行了一半。

    这也就罢了,但秦始皇最终的目标,是想要在关中打造一个“人间天国”,在各地增修宫室,自雍门以东至泾、渭,殿屋复道周阁罗列,使之与天上星宿一一对应!

    说话间,镇守咸阳宫的外郎令打开了厚重的大门,在蒙毅令下,黑夫等郎卫数车当先,先行驰入,宿卫左右。

    车入城门,黑夫一眼看到的,便是一个宽阔的广场,基石铺砌的地面十分平坦,一条中轴大道从司马门直通咸阳宫主殿。

    而道路两侧,正屹立着十二个顶天立地的巨大金人!

    他们每个都高五丈,大概合后世的11米,四层楼高,且是呈跪拜的坐姿。

    前六个金人穿着异族的衣裳,容貌也不似夏人,黑夫点了点后,发现除了那个出现在临洮,高鼻深目的五丈巨人外,其余分别对应西戎、东夷、南蛮、北狄匈奴,以及越人。

    而后六个,则分别是齐楚燕韩赵魏六王,面容栩栩如生,个个都神情恭顺,衣着神态不一,好似放大了七八倍的兵马俑……

    不同的是,兵马俑是用来守卫皇帝陵寝的,而这十二金人,则象征六国四夷纷纷臣服。

    单个看还没什么感觉,但十二人列于道旁时,在阳光照耀下反射着金属光泽,想到这是公元前221年,就感觉它们的确是一个奇迹……

    罗德岛巨像、金字塔、亚历山大港灯塔,同一时间段的西方,也是奇迹林立啊,这也是古典帝国的通病吧。

    “真高,真大。”

    优旃在黑夫的车上夸张地仰起头,看着比他高十倍的十二金人,又感慨道:“可惜啊,大而无用!不过是伤国劳民之物!”

    黑夫诧异地瞧了一眼小个子,优旃也咧嘴笑道:“中郎户令是不是在奇怪,我一介倡优,滑稽逗乐以为业,为何会说这种话?”

    优旃不搞笑了,变得严肃起来:“中郎户令先前上书陛下的事,已经传开了,看上去虽只是建议熔铸千柄利剑为君榻,但实际上,却是在提醒陛下,得天下不易,守天下更难!”

    “君言下之意,我听出来了。是劝说陛下,与其大发徭役,集十万人之力铸十二金人,不如铸一个难坐的君榻,来提醒皇帝和后世子孙勿忘在莒,真是用心良苦啊!”

    黑夫有些惊讶,这优旃,是不是搞错了什么啊。

    “君也是举朝上下,第一个敢直言劝谏此事的朝臣!当为吾辈楷模!”

    优旃朝黑夫重重一拜,眼中满是敬佩之色。

    黑夫顿时无语,他只是穿越者的恶趣味而已,但没想到,事后秦墨程商专门找他道谢,说没想到黑夫真的进谏了,可惜陛下未听,搞得他一头雾水。

    此刻再听优旃一说,黑夫一回想,才发现自己误打误撞,看上去还真像是一次机智进谏呢!

    “莫非祖龙也这么以为,才驳回了我的建言?”

    黑夫不知道自己这是弄巧成拙,还是弄拙成巧,本想解释说:“我没有……不是我……”但优旃似乎受到了很大的激励,没给他解释的机会。

    “优旃虽然是倡优,不敢与齐国的晏婴、淳于髡相提并论,却也能学学楚庄王时的优孟!”

    这三人,都是能用机智言语进谏的人物,也是他的偶像。

    言罢,侏儒便又摆出一副滑稽样,蹦蹦跳跳地从十二金人脚下经过,朝秦始皇的车驾跑去,巨大的金人下,矮小的侏儒跌跌撞撞地跑着,看上去十分搞笑。

    等皇帝下车,满意地背着手看着自己树立的第一座奇迹,便问优旃十二金人可壮观时,优旃笑道:“善,这十二金人又高又大,有它们守卫陛下,若寇从宫外来,光是看到这些金人,便直接吓跑了,也不必郎卫宿卫于宫门了!”

    “臣又闻陛下欲大作宫室,东至函谷关,西至雍、陈仓,如此更妙。这样一来,将士们便不用守在函谷、武关,若寇从东方来,可使宫人嫔妃持弓矢,骑麋鹿,驾羊车,于各宫室阻之!”

    黑夫正好走到旁边,一听此言,再看皇帝的脸色颇为不快,顿时心里一紧,连忙笑着上前打圆场道:“陛下,优旃自己吓得腿软,故有此言。”

    秦始皇被扫了兴,心中十分不悦,却也不想跟一个口不择言的侏儒计较。

    小小倡优,岂能知他树立金人,象征六国四夷臣服,九州之内永无战事的良苦用意?

    于是便斥道:“妄言!天下已定,六王咸服,关内关外一片太平,黔首大酺,寇从何来?”

    正要一挥袖,让黑夫将此人架下去,轰出宫,却不料,那些从咸阳宫主殿台阶迎过来的众人中,领头的一位通身穿素白深衣,腰悬佩玉,在一片黑袍中鹤立鸡群的玉面公子,也听到了优旃的建言。

    他咬了咬牙,不顾一旁某位侍从的阻止,也几步上前,下拜道:

    “陛下,倡优之言虽粗鄙,却也有理。儿臣近来读书,见子墨子之言,’同天下之利者,则得天下。擅天下之利者,则失天下!‘今天下初定,远方黔首未集,陛下当与天下同利,不可擅天下之利,骤兴土木!”

    言罢,他抬起头,露出了一张如玉的精致面容,十七八岁年纪,眼中却已有悲天悯人的神采。

    “扶苏昧死敢言,不求陛下撤去金人,但望陛下能停修关中宫室!与民休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