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秦吏 > 第344章 麟之趾
    “亲儿子和近臣轮番进谏都未能动摇皇帝的心意,幸好我没有卷入太深。”

    从咸阳前往甘泉山林光宫的路上,回想起前日发生在咸阳宫的事,黑夫不由暗暗摇头。

    秦始皇在关中广建宫苑,打造一个”地上天国“的决定是坚固的。不仅优旃遭到了冷落,连公子扶苏也受到了波及,扶苏进谏的唯一结果,便是六月中旬,秦始皇去林光宫避暑时,带了诸子同行,却偏偏没有带自己的长子。

    秦始皇是位高产的父亲,林林总总,竟有二十余子,年纪从最大的公子扶苏18岁,到最小的公子胡亥9岁。按照“二十而冠”的标准来算,秦始皇诸子均为成年,加上皇帝是一个对亲情较为淡薄的人,纵然相隔不远,却很少接见诸子。

    所以黑夫也没有近距离观察他们的机会,只是通过种种渠道,有些皮毛的了解。

    这其中他最关心的,莫过于扶苏、胡亥二人。

    一个人千古遗憾的贤公子,一个人将秦朝带入深渊的秦二世,任谁都会感到好奇。

    那日扶苏的直言进谏,让黑夫想起了听张苍念过的一首诗。

    “麟之趾,振振公子,于嗟麟兮。

    麟之定,振振公姓,于嗟麟兮。

    麟之角,振振公族,于嗟麟兮!”

    如诗一般,扶苏给黑夫的印象,也是一位“不践生草、不履生虫”的仁兽麒麟,它悠闲地行走在绿野翠林,却又恍然流动,化作了一位优雅公子。公子如麟,高贵而仁厚,公子如玉,似一尘不染。这便是扶苏在咸阳民间的风评。

    但与之相反,朝堂之上众臣,对扶苏却不太看好。

    原因之一,便是扶苏之母乃楚国公子,舅父是反秦的昌平君,自那以后,皇帝召见扶苏的次数迅速减少。而扶苏颇有忧国忧民之心,每次觐见都会说些秦始皇不爱听的话,故越来越不受宠。

    前日咸阳宫扶苏谏罢宫室后,秦始皇甚至当场训斥扶苏:“少读些儒墨,多学学律令。”

    秦始皇此言意味深长,如此一来,扶苏是越来越不讨喜了。

    黑夫暗想:“按照宗法,秦是嫡长子继承制,但秦始皇先前没有立王后,称帝后也没有皇后,嫡子不存在,便要在二十多个庶子里选定太子,依然是长子扶苏有优先权……”

    可如今,皇帝自认为春秋鼎盛,一点立嗣的意思都没,朝野之中,也没胆量进言“早立太子”,众人都在猜测,陛下或是想要等诸子成年后,择贤者立之。

    “也可能是觉得有机会长生不老,觉得没立太子的必要呢?”黑夫近来发现,来自齐燕的术士方士,经常能得到皇帝召见,所谈之事,多半是不问苍生问鬼神……

    国无太子,这是秦朝一大隐患,却不是黑夫一介郎令能干预的。

    他在戎车上回过头,能远远看见秦始皇六马驾辕的大路车驾,前后又有副车数乘,几乎一模一样。若想分辨皇帝在哪辆车的办法,一是看中车府令赵高的位置,其二,便是仔细辨认车中传来的孩童欢笑了……

    这次去甘泉山避暑,将从六月持续到八九月,待九月秋收完毕后,会有“秋治兵以狝”的活动,不仅可以阅兵显威,亦能让诸公子通过狩猎学习戎事。除了忤逆秦始皇的公子扶苏被刻意留在咸阳“学律”外,其余二十余公子悉数同行。

    但这里面,唯一被秦始皇带到车驾上同车的,只有公子胡亥。

    在途径郑国渠时,天色将黑,按照计划,将在渠边的行宫休息一晚,黑夫去御驾请示时,赵高笑着与他见礼,又掀开了帷幕,却见到了惊奇的一幕:

    无时无刻都放不下工作的秦始皇,此刻却如同一位普通的父亲般,与儿子玩六博游戏……

    胡亥才9岁,他生得粉雕玉琢,头上束着总发,本来在认真地看着棋盘,发现车马停止,一瞧外面还跪了中郎户令黑夫,便促狭一笑,突然大声道:

    “中车府令,天怎么黑了?”

    赵高应道:“公子,外面太阳还未落,何出此言?”

    “若不是天黑了,为何我看不清棋盘?”

    他做出在黑暗中摸索的样子,一转头,装作才看到黑夫,拍着手笑道:“父皇父皇,原来是黑夫来了,难怪我眼前一黑!”

    此言一出,赵高笑着摇头,连一向严肃的秦始皇也被逗得笑了起来。而胡亥见自己成功逗乐了父皇,更加洋洋得意,车内充满了欢快的气氛。

    唯独黑夫心中暗骂道:“自作聪明的死熊孩子……”

    他对胡亥的第一印象不太好,虽然在秦始皇面前一副天真可爱的样子,可在黑夫眼中,不过是个只知道玩乐闹腾的熊孩子,正是狗都嫌的年纪。仗着被皇帝宠爱,便喜欢作弄近臣,笑话过优旃腿短,暗讽过隗状年迈,前日见了黑夫后,竟胆敢拿他面黑来开玩笑。

    痛爱少子乃父母通病,据说秦始皇最喜欢的女人,乃胡亥之母,随着其母早逝,这份感情也转移到了胡亥身上。行则同车,食则同案,对扶苏有多冷落,对胡亥就有多疼爱。

    “真是……天壤之别啊。”

    虽然被胡亥取笑,但黑夫却面不改色,竟笑道:“陛下、公子,别看下臣的脸是黑的,但心,却是红的!”

    胡亥更乐了,捧腹大笑起来,中车府令赵高则皮笑肉不笑地说道:“中郎户令的嘴啊,真是同红糖一样甜。”

    胡亥瞥了一眼赵高:“比你还甜?”

    赵高拱手:“老臣弗如,弗如。”

    黑夫忙道:“下吏岂敢与中车府令相提并论。”

    胡亥这时候也不玩六博了,而是拽着秦始皇的手道:“父皇,我听说中郎户令是最早玩兵球的人,何时让他带着郎卫们,踢一场给我看看!”

    兵球便是黑夫在灭楚之战,守在壁垒后那几个月里,将橄榄球魔改一番后,发明的游戏,两年过去了,已经传入了关中。秦人不喜齐楚杂耍式的个人蹴鞠,却对这种壮汉速度与激情的碰撞很痴迷,兵球遂成关中秦卒常玩的游戏。

    胡亥也痴迷于此,他最喜欢看那些穿着沉重甲胄的兵卒为了争夺那小小皮球,撞在一起,摔得满脸泥浆的狼狈模样,若是比赛中能有人断交断腿,就更妙了!

    黑夫拱手:“陛下和公子若想看,黑夫必亲负甲胄上场。”

    对付这种领导家的熊孩子,打不得也骂不得,他不是喜欢玩么?黑夫倒是有很多小游戏,可以投其所好……

    秦始皇却拍着儿子的头道:“胡闹,朕的郎官,入则宿卫,出牧百里,岂是用来游戏的?行宫已至,下去用飨罢。”

    胡亥撅起了嘴,直到赵高说今日有新鲜的豹胎吃,他才重新露出了笑。

    秦始皇让赵高将公子胡亥带出去,又道:

    “朕许久未来此渠,明日当沿着沟渠巡视,看看今岁内史用了堆肥沤肥之法后,效果如何?”

    秦始皇出了马车,看着行宫旁,这条从泾水分出后,缓缓东流,最终注入洛水的清澈沟渠。

    它的出现,可以灌溉泾水洛水之间三百里的泽卤之地,溉田四万余顷,关中遂为沃野。渠成十年以来,再也没有遇到过凶年,秦由此而富强,秦始皇能一统诸侯,源源不断提供大军粮食,郑国渠居功不小。

    但随即,皇帝的目光转向北面,似乎因眼前的郑国渠,想起了另一件事。

    他问黑夫:“明日该谁随驾宿卫?”

    黑夫道:“轮到中车骑令王离。”

    “如此一来,你便清闲了,那你便去云阳县走一趟罢。”

    云阳县,是郑国渠以北一天行程外的地方,距离甘泉山林光宫不远,黑夫立刻竖起了耳朵,不知皇帝有何要他去做的事。

    秦始皇摸着胡须,缓缓道:“去云阳狱替朕看看,程貌,还活着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