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秦吏 > 第382章 郡尉
    八月十五这天,虽然秦人不过中秋节,但亦有“仲秋之月养衰老,行糜粥饮食”的习惯,黑夫让自家庖厨制了圆形的酥饼,与妻子一大早就到内史腾府上拜见。

    妇人忙妇人的事,黑夫则与内史腾则在正堂手谈弈棋,但二人都像是弈秋那个不成器的徒弟,下棋只是幌子,心思都放在高空的鸿鹄上,思援弓缴而射之……

    “妇翁以为,我必定外调?”

    当听内史腾提及,一般来说,一旦爵位升到“左更、中更、右更”这三个级别,便轮到外放为郡长吏时,黑夫立刻竖起了耳朵,这可是关乎未来选择的事。

    只可惜,选择权并不在他手里,而在皇帝。

    “话虽如此,但你的职位,去往何处,老夫也能猜出个大概。”

    作为官场老油条,内史腾开始诲人不倦地给黑夫上起课来。

    “若放在一统之前,左、右庶长为郡尉,左、中、右三更为郡守,是不成文的规矩。但自从陛下横扫六国,将士多立战功,还陆续有几次集体赐爵,王老将军做了列侯,蒙武、王贲、冯无择也陆续为关内侯,侯爵都多了这么些,更往下的爵位,便没之前那么值钱了。如今的左、中、右三更之爵,只能当当郡尉,或者南方偏僻边郡的郡守。”

    黑夫想了想,还真是,自己的老上司李由去年帅长沙郡兵平洞庭郡越人叛乱,被升为中更,如今和自己平级,而他的副手,长沙郡尉屠雎则是左更……

    “我听朝中有风声说,九江南部的豫章之地将新设一郡,下辖南昌等七县,会不会调我去豫章?”

    但才问完,黑夫又自己否定了这想法:“不可能,豫章诸县长吏皆是我旧部乡党,纵然我有救驾之功,陛下也不会犯忌,让地方党羽滋生。”

    若秦始皇有意南攻百越,黑夫或许会被派去南方统兵,但现如今,却是西拓较为优先……

    不过,在高渐离案后,秦始皇又表现出了对“六国遗丑”的恼怒,这一个月来,已有几起较大的人事任命,巨鹿郡的郡守郡尉全部被更换,皇帝还下诏申饬各郡守、尉,勿要对治下六国遗民太过宽容,统一文字的速度要加快,关东诸郡移民拓边也必须紧抓,秦始皇已决心加大“弱枝强干”的力度,黑夫若被派去关东,也并非不可能。

    内史腾让黑夫放下心来:“虽然蒙恬、羌瘣、李信等人都或多或少提出过开拓西北的建议,但将其归纳为一体的,还是你黑夫,如今陛下正欲在西方开疆辟土,却将你远远调到东方、南方去,这可不是褒扬功臣的做法,陛下不会如此。”

    他猜测道:“你将任职的地方,不会超过陇西、北地、上郡、云中四处!”

    “陇西已有李信。”

    黑夫沉吟道:“李信过去一直是陛下最信重的将军,虽然受了几年冷落,但陛下西巡时,仍视之为爱将,李信也知耻而后勇,他熟悉陇西情况,受部属爱戴,开拓洮西,筑枹罕塞,驾驭羌戎。上个月还被陛下赏功升为中更,看来陇西没有我位置。”

    但除了陇西外,其余几处,近来都出现了人事变动:旧的守、尉被下令十月份卸任,新人选却还没确定。

    这给了黑夫希望。

    “有没有可能是……上郡?”他问道。

    上郡在内史以北,相当于后世的陕北地区,最初是白翟人的牧场,战国时,吴起为魏文侯夺取西河,又北服白翟,设上郡。

    上郡因地处战略要地,一直成为魏、秦两国的争夺地,秦惠文王十年,秦魏两国发生军事冲突,秦大败魏,魏纳上郡十五县于秦,从此之后,上郡就归了秦国。目前上郡的治所在肤施,也就是后世的榆林、绥德一带。

    提到上郡,黑夫眼前一亮,在他看来,上郡无疑是自己最好的去处,首先上郡离咸阳不远,一旦有事,轻骑驰骋数日便能赶回来,不至于远离中枢。

    其次,上郡又是未来三年,秦对匈奴战争的最前沿,比较容易捞军功。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后世常说的秦朝”北部军团“,便是以上郡守卒为主力。若他能去上郡,早早在北部军中打下基础。加上之前在南郡乡党里的底子,日后纵然天下有变,选择权也落回了黑夫手中,起码自保是不成问题的。

    然而,内史腾却只是轻轻一笑,几个字就让黑夫泄了气。

    “上郡?你还不配!”

    他教训女婿道:“上郡乃形胜之地,军国关要,一旦出事,咸阳将失去最大、最强的御敌屏障。陛下只可能以老臣宿将镇守,怎会让你一个年轻人去?”

    黑夫的确很年轻,十一月才满26岁。

    爵位和能力并不代表一切,还有资历,在秦始皇决定对匈奴用兵之际,能做上郡守的,非得内史腾这种级别的才行。

    “如今几位宿将,王翦告老,功爵也到了顶,不可能再有大用。蒙武被疾病缠身,在家中休养,也不可能。王贲要镇守齐地数郡,无法抽身。冯无择要戍守淮南江东,亦不能出任。蒙恬虽有机会,但仍嫌资历太浅。“

    蒙恬都被嫌浅,黑夫更得靠边站了。

    算来算去,就只剩下大上造羌瘣。

    “羌瘣是北地郡泾阳人,他不可能同地上任,所以很大可能,羌瘣为上郡守!”

    “那上郡尉呢……”黑夫还是有点不死心。

    内史腾白了他一眼:“你纵然去做了上郡尉,也要仰老羌瘣鼻息,能做成什么事?”

    叶腾在地方上当做长吏,很明白一个道理:一山不容二虎!虽然名义上郡守为正,管律法、民政,郡尉为副,管军事。但郡守权力太大,尤其是边郡郡守,亲自领兵出征的也不乏少数。

    “陇西郡守那种文臣出身的也就罢了,只能放手让李信带兵拓边,但羌瘣却不同,他武将出身,性格刚强,定会大权独揽,将郡尉挤到一边,陛下选去做上郡尉的人,纯粹是镀金的……而你,陛下是指望你做事的!”

    镀金也挺不错啊,黑夫很无奈,到了卿这个级别,年轻反而是吃亏了。

    他拱手:“不知上郡尉会是谁?”

    内史腾笃定地说道:“御史大夫冯去疾之子,冯劫!”

    ……

    没过几天,秦始皇令丞相、御史大夫议定的各郡守、尉新人选已下来了,跟内史腾预测的八九不离十:

    “大上造羌瘣升为上郡守,中更冯敬为上郡尉,少上造蒙恬总领云中、代郡、雁门三郡兵事……”

    而黑夫,也被安放到了唯一空缺的地方:

    “中更黑夫,任北地郡尉!”

    受命退朝后,对这一结果,内史腾对黑夫道:

    “北地虽不如陇西、上郡,但也是关西三郡之一,按照你的西拓建言,不管向西还是向北,都大有可为,这是陛下希望你能做出成果来……”

    “黑夫省得。”

    黑夫倒是挺满意的,郡尉乃比二千石大吏,也算实现了他前年来咸阳时,许下的话。

    北地郡距离咸阳也不远,且有回中道相连,交通不比没修好直道的上郡差,只是,即便是后世的陕甘宁交界,也是经济较为落后的地区,何况秦时?当地华戎杂处,日子可不怎么好过,他这次要携家眷赴任,恐怕得苦了妻子了。

    一念至此,他又向内史腾讨教道:“为北地尉,有何要注意的地方,还望妇翁教诲!”

    内史腾捋着越来越白的胡须:“我没什么能给你的,便送你三个词吧。”

    说着,他便在案上铺好麻纸,挥笔写了下去。

    第一个词,是“华戎”。

    第二个词,是“乌氏”。

    第三个词,他却迟迟不写下去,让侍从女婢统统出去,关好门后,才落笔。

    黑夫一看,却是“帝心”二字……

    翁婿都是聪明人,三个词的意思,不用细说,便已明白

    “黑夫牢记在心!”

    黑夫说着就要去拿三张纸,打算在去的路上好好琢磨。

    谁料,内史腾却一巴掌按住了写有“帝心”的那张纸,抬起头,目视黑夫,冷不丁地说道:

    “吾婿,与你有怨的禁中近臣,莫非是中车府令赵高?”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