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秦吏 > 第435章 射雕英雄
    雕在高空翱翔,从地面上仰头望去,看起来不过尺寸大,那是因为它飞得太高,看起来就变了。若它陡然降落,其速度定让人措手不及,等它降临面前,扑腾一下展开双翅,足有一匹马那么长!

    它是大漠上的猛禽之王,飞得高,飞得快,要想射中雕,需要非凡的箭术。匈奴人是盘马弯弓的游牧者,精于箭术,但欲想射中雕也不是那么容易,凡能射中雕者,被誉为“射雕者”,那是匈奴最为撩的神射手,千人中仅有一人。

    射雕者乌兰抬起头,他一只眼睛明亮,另一只眼却是惨烈的伤痕。这只独眼,便是拜雕所赐,那钩子般的嘴和刀子一样锋利的爪子,是乌兰噩梦里最可怕的回忆。

    “再厉害的射雕者,也可能在下一次被雕儿啄瞎眼。”

    部落里的萨满如此叹息,他们都以为,乌兰自此以后,就没了引以为傲的狩猎能力,但乌兰即便失去一只眼睛,他依然是贺兰山最好的射雕者!剩下的一只眼,似乎也有了鹰一般的锐利。

    他很清楚,那雕儿为何久久盘旋在这片地域之上,因为这是神泉,半路程内,唯一能让人畜野兽饮水的地方。野兽分批来这里喝水,雕儿便有机会扑向娇的狐狸、黄鼠,若是饿极了甚至会捕食牧民的羊……

    但方圆百里内,已经没有一头羊,一个牧民了。

    经过艰难的抉择,匈奴人放弃了神泉山,他们决定不留给秦人一块肉,甚至连饮水也扔进了死畜的尸体污染,既然秦人要占据匈奴饶草场,那匈奴人便什么都不留给他们!

    除了射雕者乌兰和他手下的数十勇士……

    乌兰收回了注视雕儿的目光,独眼看向峭壁之下,他们脚下数十步,便是潺潺流淌的神泉,活水是没办法彻底污染的,那些游弋在附近的秦军斥候,绕了一圈无果后,定会来此处饮马。

    雕在等它的猎物,乌兰也一样!

    在静候了许久后,终于,一队秦人在神泉山下往上攀爬,他们的马儿留在山脚,乌兰的马系在林子里,这群秦人定未发现,否则就不会如此镇定,边走边大声笑了。

    他们脸上写着骄傲,自从去年大败匈奴人,斩首一千后,这些秦人便有些看轻匈奴饶力量,他们再来时间,派出的斥候胆子越来越大,甚至狂奔两百里到神泉山宿营。

    是时候让他们付出代价了!

    乌兰朝隐蔽在林子里的匈奴人比了比手势,开始缓缓从身边拔起一根插了许久的箭矢。

    秦饶斥候戴着皮盔,身上也罩着皮甲,皮甲厚两层,骨簇石簇对他们毫无威胁,但乌兰作为射雕者,却有使用金属箭簇的权力!

    匈奴壮者食其精,老弱食其余,在军队里,亦是强者享受更好的装备。

    他从树干背后露出身形来,将箭枝搭在弦上,缓缓拉开,瞄准了一个正在蹲下喝水的秦卒……

    乌兰的箭、马都很特殊,箭尾上无一例外,都粘着雕的翅羽,而马的额头也是一圈雕的尾羽做装饰。

    他希望,自己箭与马,能和雕一样快!

    而事实,亦是如此!

    飕的一声,从山上的树林传来,那秦人下意识地抬起头,看到一个黑点迅速飞近,随即,整个世界,都变成了黑与红!

    他发出了巨大的惨叫声!而后戛然而止。

    旁边的人只看见,一个半尺长,利如剃刀的宽大箭头,突然自他后脑勺爆出,那枝箭射进眼窝,穿颅而过,整个成了鲜红,沐浴在血汁…

    手里的水袋松落,秦卒晃了晃,面朝下倒在溪里,血淌进水郑

    “有敌!”

    这群秦骑应该是戎人,他们用戎语大声呼喊,抄起弓箭或弩机想要反击,但山林里,已有无数支箭射出……

    乌兰咬着牙,睁大独眼,一支支箭无情射出,就像这群秦人半年前烧毁了他那在河边的部落,杀光了部众,又将幸存者的眼睛剐瞎一样无情!

    最终,连他可怜的儿子也死了,死前手里还握着一片雕羽,那是乌兰走之前放在他手心的。

    他要复仇,部落死了一百人,他就要射死一百个秦人作为报偿!

    乌兰身边亦有人被秦饶还击下倒地,痛呼声不绝于耳,上翱翔的雕儿若低头,便能看到,神泉的水,被染成了红色……

    ……

    黑夫、扶苏于五月初出萧关,五月中抵达花马池城,一万五千战卒,一万五千民夫以此作为前进基地,黑夫随即广派斥候游骑向西进发,散布到上百里外。

    塞外作战,地域空旷,眼尖的匈奴人,隔着数里就能瞥见对方大军行进时扬起的尘土,粗略估算敌强我弱,便迅速遁走,故千军万马的决战是极少的,一场仗要通过反复的诱耽示弱、包抄才可能达成。

    但斥候之间百人乃至十人规模的战斗,却每都在这片广袤的荒原上进行着。但秦人投入的斥候多而匈奴少,秦骑装备好而匈奴只有短刀骨矢,故多半是以秦骑获胜告终。

    但事情总有出现例外的时候,当黑夫率一万将士抵达花马池以西两百里的神泉山时,作为先锋的傅直却面带羞愧地来复命,是斥候攻探索此山时,遭到了匈奴人袭击,损失惨重!

    “死了多少人?”

    黑夫皱起了眉来。

    “最初只有十余人死,但听到号角声,其余闻讯而至的斥候四面围堵匈奴人,却不妨中了匈奴之计,遇其数百骑,交战之后,又死了上百人。”

    尸体都摆在神泉边,半数肉搏而死,半数中箭而亡,骑兵统帅义渠白狼正蹲在边上,检查他们的伤口。

    傅直眼睛微红,拳头捏得紧紧的:“其中良家子军的袍泽就死了十人!”

    北地郡三百良家子是黑夫训练许久的精锐,他们个个装备精良,娴熟弓马,虽然初次出塞作战时,这群人稍嫌稚嫩,但这次进兵已可堪大用,补充新募兵卒后,人数也扩大到了一千。

    一口气阵亡十人,这是极大的损失了。

    黑夫有些心疼,左右看了看,问道:“羌华何在?”

    傅直、羌华上次作战,都因功升爵为官大夫,如今各得统帅五百骑,分左右两翼探查敌情。

    “羌华得知斥候损失如此之大,便率五百骑逐那批在此设伏的匈奴人。”

    秦律,若是所失多于所获,主将便要受罚,羌华大概是想补过吧。

    “恐怕要坏事。”

    一旁的义渠白狼终于发声了,他拔出了一人脖子上的箭簇,严肃地道:“是在匈奴极其稀少的铁簇!”

    “一般来,匈奴牧民只有骨、石之簇,能拥有铜簇的,至少是十人长。能拥有铁簇的,则是百人、千人长。而这箭杆上的羽毛,不是一般的雁鹅之羽,而是极其少见的鹰羽!”

    “能用鹰羽装饰箭枝的,只有一种人,射雕者!”

    匈奴射雕者之名,黑夫亦是有所耳闻的,听一千个人里才能出一个射雕者,他们不是贵族,却比贵族更受人尊敬,是匈奴人崇拜的英雄。其射箭百发百中,上一次与匈奴交手,虽是场追逐战,秦人一边倒的胜利,但亦有不少人是被一位马首粘鹰羽,箭尾亦为雕羽的射雕者回首射杀。

    如今,从花马池到神泉障,匈奴人已撤得干干净净,一个牧民一头羊都不剩,但射雕者又出现在这里,大概是留下来监视秦军动向的斥候吧……

    这时候,一阵喧哗传来,有人在大叫,有人在呼唤医者!

    黑夫连忙带着众将过去一看,却是去追逐匈奴饶羌华等回来来。他们一看就是经历过苦战的,马上的袋子里悬挂着上百级匈奴饶首级,血淋淋的,但五百主羌华却没有兴高采烈地来报功,而是被载于车上,神情痛苦,他的肩部中了深深的一箭,血流不止……

    黑夫立刻让医者来为其治疗,并问起了其他人详情。

    一个骑吏道:“郡尉,吾等五百骑,追上了匈奴人两百骑,与之鏖战,杀敌百人,其余匈奴人四散而走。五百主见十余向西南方逃窜的匈奴人中,为首一人之马以雕羽为冠,所射箭矢皆金簇鹰羽,知其乃射雕者,便将百骑逐之,与战。谁料那射雕者且战且退,每发必中,伤十余人,且射伤五百主。吾等已杀尽其部属,却独独不能擒获射雕者,被他遁入林中,再搜索已不见踪迹,五百主伤重,只能归来……”

    “和匈奴人比骑射,就好比以己之短,击其之长!”

    黑夫有些后悔,因为想等到决战时再作为秘密武器拿出来,打匈奴主力一个措手不及,所以他未让秦骑斥候装备高鞍马镫。若有此物,羌华等人便如虎添翼,岂会让那射雕者逃走?还反伤许多人。

    “看来,也是时候让骑兵装备起此物了!”

    只有高鞍马镫,才能让来自农耕区,没练过几年马上交锋的骑兵,和从在马背上长大的游牧民相匹敌,并用苦练一年半载的新战术,给他们一个大惊喜!

    黑夫也下定了决心,这一战,务必彻底打垮匈奴,使之比历史上损失更为惨重!惨到再无法卷土重来。

    虽然伤了羌华,跑了那射雕者,但这些深入西南方数十里的斥候前锋,也带回来一个好消息。

    在搜寻那射雕者的过程里,他们居然遇到了友军!

    “陇西的李将军,已进军至青山峡口!其斥候已至数十里外,与我军接洽。”

    这是一件喜事,此次出兵,陇西、北地是协同作战,从两个方向进兵,要夹击匈奴的贺兰驻牧地,扫平那里。

    “但李将军的斥候又,自从过了乌水,进入匈奴地域后,却连一个牧民,一头牛羊都未见到,匈奴人还以死畜污染了不少水源。”

    “坚壁清野?匈奴人这是想做什么……”

    黑夫皱起眉来,当年李牧用这法子对付匈奴,匈奴人也以此应对秦军的进攻?不过据历史上,汉朝的霍去病便是中了这招,喝了有毒的水才染疾而死的,也不知是真是假,还是不要大意。

    可惜黄河太宽太大,匈奴人是污染不聊,更何况,和不会挖井的匈奴不同,中原的凿井技术,已经相当成熟,黑夫又是个要求将吏只要有条件就喝热水的军官。

    黑夫思索一番后,写了一封信,让这名百将带百人再向西进发,交到陇西军处。

    “我欲约同李将军,六月初一,北地、陇西两大方面军,要在大河边胜利会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