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秦吏 > 第441章 凡事预则立
    “秦诗云:岂曰无衣,与之同袍,袍泽有难则必救之。还请李、尉二将军速速发兵,去救冯劫将军,救上郡兵!”

    与此同时,贺兰山草原上,北地、陇西秦军大帐处,扶苏以公子监军的身份发出了如此提议,事关一支偏师存亡,事关两万将士性命,他不能不急。

    李信还在思索时,黑夫却反对让车骑单独前往。

    黑夫道:“匈奴,最善为诱兵,上次在花马池,便故意分兵袭我粮队,实际是想诱我车骑出营,匈奴好以三敌一。只要消灭了车骑,便断了秦军的腿,若非我步骑尽出将计就计,险些就中了其奸计。此番围困上郡兵,我唯恐他们故技重施,利用我方急于去救,围点打援。”

    他生怕被扶苏一,李信就点了骑兵,百里趋利驰援冯劫。

    匈奴地形技艺与中国异,且驰且射,此匈奴之长技,中国之骑弗与也。虽然北地、陇西的骑兵配备上高鞍马镫,一切都大为不同,但匈奴毕竟有五六万,且有备而来。而北地、上郡的车骑加起来,也不过五六千,其余两万余则是步卒。五六千想以一敌十?这是骑兵,还是高达?

    就算有冯劫里应外合也不行,上郡兵被匈奴团团包围,未能与他们取得联络,黑夫亦不确定,冯劫发现有人来援时,能默契地同时突围。

    “围点打援,尉将军得好!”

    好在,李信已不是多年前孤军深入楚地那个愣头青了,白发将军颔首:“中原兵法常以此诱敌而歼,匈奴人常年狩猎征战,也熟悉此法,故不可让车骑冒进,而应使步骑同时行进。若匈奴股兵来,则以车骑击之,若举军而来,我可利用地形,使步卒布四武车阵御之,如此,上郡兵也能解围。”

    “两位将军的有道理,扶苏受教了,不过……”

    公子扶苏皱眉道:“斥候,此去白羊山,两百里地,步卒疾行,尚要四日时间,冯将军能撑住么?”

    他们现在面临两难困境,若是单独出动将军五千的骑兵过去,无异于杯水车薪,若步骑协同前进,又要花数日时间,难以赶上。

    但现在每一个时辰,可能都有上百秦卒死去,人命在战场上消失的速度,比起扶苏见过的粮队载运要快无数倍。

    黑夫宽慰道:“尺有所短寸有所长,匈奴虽擅长骑射,却不擅长陷阵,上次数千骑困我粮队尚不能有寸功,何况如今面对的,是上郡万余精兵?公子放心,秦阵坚固,匈奴轻易不能破之。”

    据历史上,李信的后代李陵以五千步卒力敌数万匈奴大军,尚且支持了好长时间,转战百里,最终矢尽粮绝才失败。究其原因,中原阵法兵器的优势太大,双方短时间内造成的杀伤不成正比。若冯劫面对连匈奴的骨矢石簇,连六七都顶不住,那不是匈奴太强,而是这位官二代太废了……

    这时候,李信却笑道:“公子勿忧,我有一策,可使一万车骑步卒同时北上,且两日可抵达白羊山附近!省时省力,更不必担忧其百里趋利疲乏!”

    黑夫已经知道李信的打算了,会意一笑,扶苏则十分惊喜,追问道:“是何办法”

    正当此时,外面传来一阵热闹的喧哗和欢呼,黑夫大笑着拊掌:“看来是及时赶到了!”

    扶苏一脸迷茫,李信则朝营帐外一指:“请公子出去看看,是谁来了!”

    是谁来了?扶苏带着疑惑出营帐一瞧,却见士卒们都在往大河边跑。

    他来时,北地、陇西的兵卒工匠正忙着在水边修建什么东西,扶苏还以为是立岗哨,也未在意。此时跟着李信、黑夫分开人流过去一看,才愕然发现,水边是一个新建的码头,而今已停着一些船舶,士卒们忙着将船上满载的粮袋扛下来……

    再看河上游,波光粼粼的河面上,皮筏、木船络绎不绝出现,排成一条长线,鼓帆摇橹,在朝岸边靠来!

    其中一艘翼上,一位美须戎装的将军踏上了岸,朝着扶苏作揖拱手:“陇西监军蒙毅,见过长公子!”

    ……

    “公子是不是在奇怪,陇西何时多了一支船队。”

    蒙毅由中郎将转任陇西监军,自是因为他极受秦始皇信重,又精通律法,扶苏很的时候便认识他,连律法知识,都是秦始皇授意蒙毅教授的,所以待之如师,蒙毅也给公子解了他最大的疑惑。

    “其实,以大河之水载粮,还是尉将军的提议!”

    “原来如此!”扶苏看向黑夫,此事他之前只字未提。

    黑夫拱手:“我家在南郡,往来常用船舶,看到大河水道如此宽阔,却无片板,实在浪费……”

    去年打过花马池一战后,黑夫便发觉,后勤补给,才是秦军最大的敌人,他们已经有了花马池这一前进基地尚好,但陇西的问题更加严重,上次李信进兵,就是因为补给运不过来,才止步于草原之外。

    从陇西到贺兰的距离十分遥远,七八百里,而且中间还有不少路段是人迹罕至的荒野,长途行车艰难异常。陇西兵民加起来四万人,每月需要5万石粮食,如果按每车装载20石,需要2500辆车,100多才能往返一趟。

    此种方法劳民费时,还不如决定另辟蹊径,采取其他运输方法。

    与人方便与己方便,于是黑夫便向陇西的友军提出了一个建议,既然陆路载运困难,何不在上游的金城等县造船,载粮数万石顺流而下,省时省力呢?

    但最大的问题是,这条水道究竟能不能通航。

    结果是显而易见的,战国人化名写出的《禹贡》中,描述雍州至夏都安邑的贡道时,便影浮于积石,至于龙门、西河,会于渭汭”的描述,从积石山至关中,除了青山峡(青铜峡)、龙门等地水流湍急,暗礁较多外,河流宽广且流速不快,十分适合航行,当地羌人也常吹羊皮做筏。

    于是过去半年里,征募黄河下游的船家来陇西服役,又让民夫工匠在大河边伐木造船,并暗暗派人探索沿途水道,就成了陇西监军蒙恬的主要工作。

    李信率步骑进军贺兰山,正巧夏末水涨,原本比较危险的十里青山峡,也能顺利驶过,这才通知在上游停泊的粮船继续前进,正巧今日抵达!

    扶苏也明白过来了,既然能以水道运粮,那也能载兵!

    “李将军可使步卒与车骑同时北上,且两日可达,莫非是要用水运?”

    “正是如此。”

    李信指着卸下粮食后,在河浪中摇摇晃晃的两百艘船:“一船可载兵半屯,至少能让五千步卒乘船,与车骑一同北上!”

    虽然后面的水道尚未探索过,但有陈平、乌氏延献上的河道图,他们知道千里之内,水流都十分宽敞易行,纵然有翻船的危险,但实在没有更好的法子了。

    黑夫朝蒙毅、扶苏拱手:“本将和李将军商量了一番,李将军率北地、上郡车骑六千,以及五千陇西兵乘船先校剩下万余徒卒,交由我统帅,也即刻启程!”

    “李将军先至。牵制匈奴单于,使其不敢猛攻冯将军,分兵来御,待四日后我后军亦至,再一齐进发,解白羊山之围!两万监军,以为如何?”

    军队的指挥权是固定的,黑夫指挥北地军,李信指挥陇西军,若遇到特殊情况,需要事急从权,又来不及禀报皇帝时,必须经由监军的同意,这亦是他们存在的意义。

    “事已至此,没有比这更好的办法了。”蒙毅为人古板,还在犹豫时,公子扶苏已欣然同意,蒙毅也只得颔首。

    李信松了口气:“如此,则轮到匈奴惊异了,我军之速其不可知,不可知,则敌所备者多;敌所备者多,则吾所与战者,寡矣!”

    兵法云,备前则后寡,备后则前寡,备左则右寡,备右则左寡,无所不备,则无所不寡。

    敌人兵力所以少,是由于处处防备的结果;我方兵力所以多,是由于迫使敌人分兵防我的结果。

    战争的多寡形势,将再度发生变化!

    事不宜迟,李信立刻就率众出发,黑夫则让人收拾营地,也旋即行进。

    远远看着李信车骑、船舶远去,扶苏不由道:“我先前还以为,李信将军有勇而无谋,然今日见之,锐意而不失稳重,已有大将之风采!”

    “三折肱,而成良医!”

    黑夫却在他边上,了这么一句话。

    一将功成,万骨枯!李信可是用七万饶死亡为代价,才换来的白首泣血之心,若毫无改变,那他早就被秦始皇摒弃了。

    黑夫看向公子扶苏,意味深长地笑道:

    “想要成长,总是要付出代价的!”

    扶苏却没听出黑夫的言外之意,只是点头认可,又道:“尉将军亦然,我读兵书上,用兵之法,无恃其不来,恃吾有以待也。先前不明白这是何意,今日见尉将军早先半年便提议陇西造船舶为备,才明白这句话!”

    黑夫有自知之明,笑道:“黑夫平庸之将,玩不来临机应变,奇正之合,只能尽可能在开战前,做足准备。此所谓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也。”

    打仗如此,而对如今已和自己扯上关系的扶苏,虽然黑夫对他的印象已大大改观,但未来是扶是弃,他亦会做足两手准备!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