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秦吏 > 第471章 今晚就走
    “还望萧君救救刘季!”

    作为婚宴主进之人,萧何才刚擦了把脸,刘季就闯了进来,他将门一关,直接拜倒在萧何面前,将自己与那胶东郡守的恩怨尽数道来。

    从八年前的外黄之战的初见讲起,一直到去年冬服徭咸阳城的再遇、寻人、割须,全盘托出。

    “我尉郡守无缘无故,为何会给你送钱!”

    刘季给他准备的水虽是热的,但如今萧何却只感觉一阵寒意。

    虽黑夫乃是一郡之长,皇帝大臣,但能在刘季易容且不知其籍贯的情况下,在硕大的下找着这个人物,着实可怖!

    又或者,那所谓的寻人,只是打草惊蛇?刘季在咸阳服徭时,早就被发现了,但这位尉郡守却隐而不发,让人暗中监视,顺藤摸瓜找到了沛县来……

    越是不清楚黑夫的意图,在萧何想象中,其手段就越发细密高明。

    但到了黑夫的地位,他想要弄死刘季,只要一句话,甚至暗示一下,自然有无数人肯为之代劳。比如昨夜筵席上不断讨好黑夫的沛县令、丞、尉。秦律?在关西、南郡或许好使,但在关东,尤其是深入到乡亭里闾之间,是有很多操作空间的,萧何作为体制中人,再清楚不过。

    他费心思做这些事,对刘季如此上心,究竟是为什么?萧何想不通。

    刘季脑补道:“或是我当初在外黄所杀秦卒,乃郡守之袍泽友人?”

    萧何摇头:“我听闻这位郡守极重乡党情谊,若你杀其友人,外面的两位门客就不是送钱,而是带着官府之人索拿你了。又或是郡守想要借由你,找到潜逃的张耳……”

    按照刘季的法,张耳和这位尉郡守是有仇的,但即便如此,找到刘季后,按照程序,让沛县擒拿审问即可,一个张耳叛党的罪名,足够刘季掉层皮了,何必玩这么多花哨。

    此刻的刘季丝毫没有傲慢泼皮之状,而是惶恐又不失冷静地朝萧何顿首,求问道:“萧君,事已至此,为之奈何?”

    萧何也很头疼,头疼刘季居然和黑夫有如此过节,也头疼自己多年的投资,眼看就要打水漂了,便没好气地道:“彼为二千石,汝为亭长,此如以镒称铢,你觉得当如何?”

    “他权势通,能给我送钱,也能给我送终!”

    地位差距太大,人物是没得反抗的,刘季很清楚这点,抬起头,决然道:“亡去如何?”

    刘季的第一反应是跑,丰邑往西数十里,就是丰西泽,其地森林沼泽密布,到处都是蛇虫。楚国灭亡后,在那落草的残兵盗匪可不少,加入他们,或可得活,只是可惜了自己的好婚事,新娘他还没睡呢……

    萧何看着刘季,心中暗道:“尉郡守心思深不可测,做事也难以捉摸。他知我要来为刘季主婚,故意让两门客跟随,赠贺钱一万,或是要吓唬刘季,他畏罪逃亡是罪,在我眼皮底下亡去,我岂不成了从犯?”

    如此一想,萧何不寒而栗,自己和刘季这光棍不同,还有全族数百人指望他。

    这时候,刘季却连连摇头,否定了自己的想法:“不行,他既然能在诸多郡县亭驿中找到我,定有眼线监视!外面还有他的两个门客,恐怕我甫一出门,便被其尾随。”

    他面生狞色,莫不如一狠心,带着伙伴朋友们,杀了那两个门客再走,从此亡命于荒泽!

    萧何立刻接话道:“然也,不定,尉郡守就是想故意吓你逃走,好让人尾随其后,找到张耳。”

    刘季急得跳脚:“自从在单父分别后,我与张耳八年未见了,哪知道他去了何处?”

    “但尉郡守以为你知道,你现在就如同鱼困网中,即便亡去,尉郡守想捉住你,一样易如反掌,更何况,你能逃走,汝父母兄弟,还有新妇怎么办?”

    萧何想了想后,给刘季出了一个主意:“既然尉郡守没有直接派人捉你杀你,或许是不想以国法绳之,而是想要你主动去向他谢罪……”

    “那不是自己送上门去找死么?”刘季现在想起那张黑脸就头皮发麻,百般不愿。

    “不然。”

    萧何为刘季分析起来:“尉郡守赴任胶东,欲施展拳脚,需要当地士人为其所用。若昔日有过节的你公然去谢罪,郡守若杀你,显得其器量狭,若释之,则能得到一个能容饶名声,引来关东士人投效。故而比起逃亡,亲自去胶东负荆请罪,反而更有机会活命。”

    “萧君,请容我思虑思虑……”刘季也是被逼的走投无路了,否则也不会向萧何求救。

    “攸关性命,你还是思虑清楚为好,请放心,萧何会向县君告假,与你同赴胶东,为你情!”

    萧何看似忠厚实诚,处处在为刘季考虑,但归根结底,还是为了自己。

    “我原本觉得世事纷乱,秦之下不知能够牢固,想潜伏于沛县,以观世变。一旦有乱,推刘季出头,聚本地豪杰侠客为佐,便能助我保全宗族,但如今看来,是不可行了。”

    刘季这条鱼,早早被一条巨鲸盯上,要么死,要么逃,即便按照萧何的去胶东“负荆请罪”,只怕以后也轻易没法回沛县。

    不在沛县的刘季,就像是失了水的鱼,困在沙滩上,再没了在老家搅风搅雨的能耐。

    不管怎么选,萧何投资多年的刘季,都已经完蛋了,如此想来,这恐怕也是尉郡守为了招揽萧何去胶东为吏的一石二鸟之计?

    萧何越想越觉得恐怖,这样的人,还是不要得罪为妙。

    他负手踱步,思量道:“我且随刘季去一趟胶东,一来为他情,也算尽了这十来年的情分。二来,还可用刘季为饵,试一试尉郡守,他若杀刘季,明是个只图一时之快,气量狭之辈。若释之,则是知大局,有深谋之人……”

    根据其不同的为人,萧何再为自己和家族的将来,做不同的打算。

    至于刘季?只能对不起他了。

    萧何看好刘季时能花心思拉拢他,培植情谊,让刘季信任于他。但攸关到自己和家族时,他也能毫不犹豫地,卖掉刘季!

    就像历史是,韩信成于萧何之荐,败于萧何之骗……

    而刘季,在一番踌躇后,也做出了历史上,其在谋士劝下,毅然赴鸿门之会的决断!

    “也罢!反正伸头缩头都是死,还不如主动去一趟胶东,一来请罪,二来为这万钱重礼道谢,三来,乃公倒是要看看,他到底想要将我怎样!”

    萧何拊掌:“善!什么时候走?”

    刘季一发狠道:“鱼死网破,今晚就走!”

    萧何问道:“你不迎亲,不洞房了?”

    “命都没了,还成什么婚,我此去可能会死,就不耽误那吕氏女子了。”

    着刘季便朝萧何一作揖:“萧君稍待,我这就去找吕公退婚!”

    萧何怕刘季这没谱的家伙诓骗他,出门就逃了,也连忙跟了出来,想盯住他。

    但没想到的是,刘季的心思,还真像是四五月的气,变就变。

    刘季嘴上着去退婚,走出房门,却又跺了跺脚,径自去热闹的大堂,找到了那两个黑夫派来,正在饮酒的门客,朝他们长拜作揖道:

    “二位壮士,尉郡守乃两千石大吏,贵不可言的人物,刘季却是一个区区斗食亭长。郡守赠我万钱贺礼,刘季十分感激。本该立刻前去追赶郡守车驾,亲自拜谢,但今夜乃我婚日,又身为亭长,擅自离任是大罪。还请二位壮士待我两日,等刘季完婚后,明早立刻辞去亭长之职,办好验传,便同二位壮士前往胶东,亲自感谢郡守大礼!”

    大礼二字,刘季简直是咬牙切齿出来的,但在旁人听来,却好像是感激涕零一般。

    两个门客一脸懵逼,黑夫只嘱咐他们送钱过来,再在丰邑呆几,看看刘季反应,却没料到这亭长会来这么一出,面面相觑后,只能点点头。

    不明真相的婚宴客人们却纷纷喝彩道:“不愧是刘季,为晾谢,亭长不干就不干,够豪气!”

    刘季是哑巴吃黄连,有苦不出,只能一挥臂,吆喝道:“二三子,时候不早了,老刘还要折腾一整夜,若吃饱喝足了,便随我迎亲去!”

    “季兄,你一把年纪,一整夜,行么?”

    卢绾等人开始大声起哄,樊哙也满手是油的从后厨出来,夏侯婴自己已经备好马车了,任敖留下招待宾客,萧何则被刘季拉上了迎亲的马车:不管是主车还是副车,都是刘季借来的。

    等主车一马当先后,萧何轻声问刘季:“不是怕耽误吕氏淑女,要退婚连夜就走么?”

    “呸!我那是被猪油蒙了心,才的胡话!”

    刘季一边赶着马车,一边笑道:“娶她,或会耽误她。但若不娶,耽误的就是我自己!”

    他的处世逻辑是,宁可辜负别人,也不能辜负自己!

    “没错,我这一去,生死未知。但别我与一郡守结仇,就算泰山在眼前崩了,塌下来了又能怎样?人死鸟朝,乘着没死,乃公最后再睡一次女人,若是运气好,还能为我老刘家,多留个种!死了也不亏!”

    在萧何眼中,此时的刘季,脸上已从最初的惊恐害怕,变成了死猪不怕开水烫,甚至还哼起了露骨的本地俚曲……

    “好刘季,不愧是胆大包之徒!”萧何点点头,也露出了笑。

    后世有言:人情有所不能忍者,匹夫见辱,拔剑而起,挺身而斗,此不足为勇也。下有大勇者,卒然临之而不惊,无故加之而不怒;此其所挟持者甚大,而其志甚远也!

    萧何虽不知道这段话,但他越发确定,自己先前对刘季的看法,没有错,他的确是那种敢做事,能成事的大勇之辈,只是可惜,可惜啊……

    萧何叹了口气,抬头看向边渐渐浮现的星辰,它们看似耀眼,可比起将其笼罩的无边黑夜,仍不值一提!

    ……

    数日后,就在曹参得知萧何、刘季也要同他一起前往胶东,一脸茫然之际。黑夫的车队,也已抵达临淄,这座下第二大城市,见到了昔日的老上司,关内侯王贲……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