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秦吏 > 第473章 官僚帝国
    酒足饭饱之后,黑夫躺在有暖炕的屋内,继续翻阅着他请张苍挑拣抄录的齐地文书、典籍。外面北风呜呜的吹,让他心神不宁,索性将书一放,回想起与王贲的对话来。

    “四十名秦大吏、长吏、百石吏,治四十万临淄人……这要能管得过来,那才有鬼了!”

    秦朝跟课本上的所的“封建帝国”没有半毛钱的关系,封建已被法家打倒废黜,被始皇帝扔进了历史的垃圾堆。

    它是一个崭新的官僚帝国,有中央和地方两套官僚体系,以代替封邦建国。不再有侯王卿大夫拱卫四方,支撑这个帝国运转的,是成千上万的“秦吏”!

    秦朝的地方官吏,有大吏,长吏、百石吏、少吏之分,大概是厅级、处级、科级和科员的区分。

    大吏便是郡上的郡守、左右郡尉、郡丞、监御史四到五人,以及大县县令,这群厅级副厅级干部,爵位少上造到五大夫不等。

    在大吏之下,秩四百石至二百石,是为长吏。这群处级干部,包括正处级的县尉、县丞,以及郡上各曹掾、啬夫、长史等副处级,爵位公辰官大夫。

    百石吏就更多了,郡上的士史、尉史、卒史、主簿、牧师令,县上各曹掾,还有乡啬夫、游徼,爵位官大夫到不更,相当于科级干部,例如沛县的萧县委组织部长和曹院长。

    百石以下有斗食、佐史之秩,是为少吏,比如沛县的刘亭长,这些人是大秦真正的基层公务员,一般都是不更爵以下。

    过去十年间,黑夫从公务员混到省厅级干部,对这座行政金字塔再熟悉不过。

    他和御史府的张苍聊过,知道不算少吏,秦朝的大吏、长吏、百石吏加到一起,大概八千人。

    以目前的四十个郡算,平均一个郡两百名官员。

    若按照人口分,全国近三千万人口,平均下来,8个官管一万人,再有几十名当地少吏协助,配合上什伍连坐制,极其细致的秦律,完全能将地方治理得服服帖帖,这也是后世“皇权不下县”在秦地不存在的原因。

    “但这仅限于关症南郡等统治多年,已适应秦法的地方,临淄可不一样啊……”

    秦朝讲究异地为官,大吏和管司法、戍卒的长吏,百分百是从外郡调任的,在临淄城,他们的数量加起来,仅有四十人。

    但治理一地,不熟悉风土人情的外来者,就像是聋子、瞎子,还得有土着辅佐,故其他的长吏、百石吏,多从当地士人中征辟。

    这就相当于,一个空降的秦吏,管着七个临淄本地官员,通过他们的口舌手脚,才能约束下面的数十名少吏,再推移至上万黔首。

    不是秦不想往这边输送更多官员,而是一国并六国,能用的官吏全都外派了,你临淄需要官吏,难道燕赵楚魏就不用?

    再者,临淄到咸阳,两千多里地,以这年代的交通情况,快则月余,慢则两月,通通讯手段限制了统治半径,临淄显然在这半径之外。

    除了官员比例、距离外,治齐还有一个大难题,那就是语言……

    正思索间,外面传来推门声,接着是共敖询问的声音,是陈平回来了……

    ……

    陈平还是老样子,每到一地,先在市肆里转一圈再,不愧是曾出塞当过间谍,差点把冒顿单于阴死的谋士,一地山川险阻,道路城郭,陈平都记载书上。黑夫之所以能在王贲问他“入齐何见?”应答如流,多亏了这一路来,陈平将他的见闻记录在纸上,一一呈给黑夫过目。

    今来到临淄,陈平在稷门就下了车,要去游览他曾心向往之的稷下学宫,接着步行穿越半个城区。

    陈平换下了落满雪的裘服,入室拜见黑夫:“郡守,下吏回来了。”

    黑夫亲自给他温酒,笑问道:“陈生,今日去稷下,有何收获?”

    陈平搓着冻僵的手,放到火炉上面,叹气道:“无甚收获,百年前极盛的学宫,稷下先生早跑光了,收录的书籍也全被搬回咸阳。”

    “而王贲将军的部下将学宫当成了军营,昔日邹衍、田骈、慎到、荀卿讲学的桃林,如今已经被驻兵砍伐一空,当成柴火烧。衡门前的泮池,一群军汉在那洗衣游泳。曾几何时,响彻临淄的辩论和读书声,如今只剩下卒伍训练的吆喝……”

    陈平虽然家贫,却好读书,也算个学子,他年少游学时的梦想,就去稷下拜一位黄老名师,可如今终于来到此处,却成了这般光景。

    黑夫默然,这座古代大学的衰败,跟秦的政策不无关系。不过,稷下虽衰,稷下先生们却大多去咸阳做了博士,希望能在新政权里有一席之地,继续以学术入政。虽然他们依然有资格翻阅、抄录秦从六国掠夺来的书籍,但只是装饰品,不得重用。

    恢复稷下当然是不可能的,黑夫一个胶东守,手也伸不到这来,而且这种做法,无疑是对皇帝舆论统一的政策宣战,他只能从暗处出发,尽量避免“焚书”事件发生。

    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坑灰未冷山东乱,刘项,原来是不读书的……

    “纸张已通行数年,官员开始习惯用此物抄录法律,书写奏疏、爰书,只是民间运用还不够多,我要不要添一把火,让这下,处处皆是稷下呢?”

    这时候,陈平自知失言,连忙停止了这个话题,起了他在临淄城区的所见所闻。

    “倒是见了临淄之繁华,只可惜,我欲询问事情时,不管用关中雅言,还是洛阳雅言,亦或是梁地方言,跟临淄人都是鸡同鸭讲,根本听不懂对方在什么!”

    黑夫这些年东征西讨,结识了许多人,也听过五花八门的方言,全下综合起来,方言大概有十四种之多,分别是:秦、西秦、晋、

    梁、赵魏自河以北、郑韩周、宋卫及魏之东部、齐鲁、燕代、燕代北鄙朝鲜冽水、东齐海岱之间淮泗(青徐)、西楚、南楚、东楚(吴越)。

    这是大的分类,各处方言还能细分,有三十四种之多。而秦地方言和齐鲁方言的区别,比后世陕西话、山东话的差距大多了。

    于是黑夫给陈平起了,他在临淄听百度张苍讲的故事:“有楚国大夫想让其子学齐语,便请了一位齐国夫子,来教其子。但这楚人之子周围有许多楚人整在打扰他,同他用楚语交谈,刚学会的齐语没几就忘了,就这样过了一年,即便那楚国大夫用鞭子鞭挞其子,他依然学不会齐语。最后,那大夫便将儿子带到齐国,让他在这庄岳之间居住,那楚人之子为了与旁人交谈,不得不学齐语,不出一月,便学会了。”

    这个故事叫做“一傅众咻”,也明了,黑夫他们家的西楚方言,与齐鲁方言不能互通。

    陈平道:“别是临淄和咸阳、大梁、安陆了,我听闻,临淄与胶东,虽同属于齐地,却一样不能互通。”

    因为胶东郡方言夹杂了大量古时的东夷淮夷词汇,属于“东齐海岱之间”的青徐话,和齐鲁话还不是一个调调。

    这也是单纯由外来秦吏,绝不可能治理齐地的原因,双方语言不通,还统治个鬼啊。

    这种统治显然是不靠谱的,后世有言,令出于上而行于下,咸阳的一条政令,在临淄郡县一级或能被严格执行,但到了乡、闾,就要大打折扣,普及到个人头上,就跟没有似的。

    而从下而上看,齐人有自己的文化、历史、方言,有学术自由的大学,有关市几而不征的贸易。两代庸主以黄老思想统治齐五十年,使齐人丁兴旺,无战乱之扰,大伙每吃着海鱼,鼓瑟吹笙,蹴鞠六博,晒晒太阳,优哉游哉。

    忽然有一,他们的国亡了,君王被拎到异乡活活饿死,自己则被一群空降的,满口陌生语言的关西秦吏管着。

    秦律严苛,这也不能做,那也不能做,游侠吵嘴打个架都不校昔日地位不俗的商贾,一朝沦为社会底层,盐铁两大产业也被官府没收,不能穿绫罗绸缎,每做一笔生意都要缴纳重税。普通黔首也不好过,得应付比齐国时沉重数倍的徭役,不心怀怨愤才怪。

    如果黑夫生而为齐人,估计早就出海当海寇,占据岛屿,随时准备反攻大陆,打倒秦帝国主义,为恢复齐饶自由而战了……

    可惜,尉厅长的屁股如今坐在秦一边。

    想到这,黑夫不由悚然:“秦在齐的统治,真犹如无根之木,无源之水,浮于表面。齐之临淄三百闾,却吏不知其民,民不信其吏。也难怪历史上,一朝有事,豪强袒右振臂于市,则千万人响应,诛杀数十秦吏如屠猪狗般简单,一夜之间,举城皆反。秦在关东的统治,也如土崩瓦解……”

    “我在安陆当县尉时,身边全是语言相通的乡党,所以不管是练兵还是施政,都很轻松。到北地做郡尉,那里是关西,离咸阳又近,虽有戎人,但也有大量对秦忠心不二的军功地主。北地良家子都被我收纳为骑士,所以做起事来,也没什么阻碍。”

    但此次去胶东赴任,才到临淄,黑夫便已经意识到,等待自己的,将是和过去截然不同的局面!

    诚如叶腾警告的他话。

    “要当心!当年自己成了一条脱离熟悉水域,困在浅滩上的海大鱼!”

    ……

    是夜,黑夫和陈平针对到了胶东郡,应当如何治理,还谈了许久。

    到了次日,他要去拜别王贲时,才进其府邸,就发现气氛有些不对劲,吏员女婢都低着头不敢话,那些个王氏的门客,则眼睛通红,明显刚哭过。

    黑夫心中咯噔一下,知道大事不妙,进了待客的厅堂,却见昨日还打扮得一丝不苟的王贲,却披散着头发,双目悲苦,枯坐在席上,手里紧紧攒着一封信。

    “王将军……”

    黑夫唤着王贲,王贲这才抬起头,知他是来道别的,便叹了口气,拱手道:“尉郡守慢行,王贲便不送你了……刚刚收到咸阳的消息,家父,逝去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