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秦吏 > 第476章 得国不正
    齐国被秦灭亡后,其疆土被划分成了四块:西面的济北郡,南边的琅琊郡,中间的临淄郡,以及胶东半岛的胶东郡。

    胶东郡的辖区,大概包括后世的潍坊、威海、烟台、青岛四个剩

    光听上去还挺美的,好家伙,三个最宜居城市,不过这年头的海滨尚未如后世那么达,威海、烟台、青岛都还是渔村或杳无人烟的沙滩。胶东郡的郡治在即墨城,其次就是高密、夜邑两个大县,全郡一半的人口,集中在这三地。

    在淳于附近,官道一分为二,一条向东北,一条向东南,北道通向夜邑,南道则直达高密。

    黑夫一行人走的是南道,人还未至,他在淳于县遇刺并大索叛党的消息,就先抵达了高密县,将城内的县令、丞、尉,以及本地豪长吓得不轻。/i>

    有人,在这位黑面郡守的勒令下,淳于县杀得人头滚滚,但凡牵连的人,都被缉捕进牢狱中,多达数百,即便是吏、豪长也不能幸免。一时间,淳于县囹圄成市,赭衣塞道。

    还有人,淳于县令、县尉两位大员,都被新郡守以渎职之名,当场解除了职务!

    这让高密县令、丞、尉三人一阵哆嗦,淳于是他们的近邻,大家都是五年前秦国灭齐后,一起被分配来做官的,没少往来。虽然淳于令年老,但上任数年也没出什么乱子,老郡守也没怎么他,好家伙,新郡守刚来,就一朝解职。

    他们摸了摸腰间的官印,顿时紧张起来,县令立刻让人去县界等待,自己张罗县中诸吏、豪长、父老,要到十里亭亲自迎接。县尉则勒令兵曹、贼曹,加强了城内外的防务,必不能让宵之徒再冲撞郡守。县丞也在办公室熬了一个通宵,将过去五年的刑狱爰书梳理了一遍,以防郡守突击检查。/i>

    到了次日,齐聚十里亭的众人,远远看见路上有一众车马接近,一问开道的骑士,的确是郡守抵达,顿时变了脸色,连忙冒着风雪,迎了过去。

    落满了风雪的黑色车盖,涂为红色车门开启,一位披着熊皮大裘,头戴鹖冠的大吏走下马车,高密诸吏连忙过去谒见。

    “高密县令、丞、尉,拜见郡君!”

    黑夫瞧见三人身上覆盖的雪花,想来是故意在露里站了好一会,以显示自己恭迎之心,便笑道:“三位辛苦了。”

    这和蔼的笑容,让三吏愣愣出神,根据传闻,这不该是一位施政狠辣的勇武将军么?

    还不等他们反应过来,黑夫竟打量着三人,打趣道:“高密水土养人啊,在临淄时听一位都尉言,三位先前都在在军中任职的,几年下来,却腰大十围,膀阔三停了。”/i>

    这是夸张的法,实际上哪有这么胖。三吏都来自秦地,当年也算刀山血海里滚爬出来,一点点积攒军功爵位。可这五年来,在和平舒适的齐地呆久了,马放南山,宝剑已钝,髀肉复生,昔日的精壮军吏,如今都变得大腹便便。

    “郡守教训得是。”他们都笑得很难看,因为不清楚这是戏言,还是警告,郡丞甚至心虚得吸紧了肚皮,让自己显瘦些。

    黑夫的目光却已经越过了他们:“这些就是高密县的吏员、豪长?”

    高密县令连忙一一介绍起来,当介绍到田啬夫晏泊时,黑夫却将这个身材不高的中年人上下打量:“你出自高密晏氏?”

    “下吏正是晏氏族长之子。”晏泊心翼翼地用生硬的关中雅言回答。/i>

    黑夫又道:“我听高密晏氏,乃姜齐名相晏子之后?”

    晏泊看了看高密令,他们示意他下去,才敢道:“晏子正是下吏远祖,晏氏乃姜齐大夫,助齐庄公灭莱有功,封于夷维,夷维便是高密,自此以后,便以此为家邑……”

    而晏婴,便出生在这座城邑中,之后历经数代齐侯,他聪颖机智,能言善辩,内辅国政,外合诸侯,名声直到两千年后,依然十分响亮。

    不过晏氏的好日子没过多久,到了晏婴的儿子晏圉(yǔ)时,卿族田氏坐大,夺取了齐国政权,晏圉则是死硬的保姜派,在斗争中失败后,家族没落,高密也被田氏夺取,设为县。田齐统治时期,晏氏仍然不得重用,就这么不温不火地过了两百多年,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如今也是高密豪强之,家富数百金,僮仆附庸数百。/i>

    黑夫顿时做出一副很感兴趣的模样:“原来是名臣之后,城中可有晏子庙?”

    高密令抢着道:“有,在城西!”

    “善。”黑夫示意:“二三子在前带路,本吏曾听闻晏子故事,一向敬佩,如今途径其庙,必拜之!”

    ……

    黑夫在高密给众人留下的印象,和淳于县的黑色恐怖不同,他收起了冷酷的外表,取而代之的是温和笑容。没有撤换高密官员,对本地豪长也和蔼可亲,抵达高密的第一件事,便是亲自祭拜晏子庙,以示对这位本地先贤的尊敬。

    在晏子庙内,他还拿出了准备已久的“礼物”,一部纸制手抄本的《晏子春秋》!

    晏泊和他的老父亲,晏氏族长原本还战战兢兢,不清楚这黑面郡守到底要干什么。见到此书,顿时大惊,颤抖着接过来一看,现居然是全本的,比他们家收录的几部残卷要齐全,许多失传的故事,都能从中找到!/i>

    长史陈平解释道:“田齐灭亡后,临淄藏书均运至咸阳御史府,郡守素喜晏平仲之事,便跟柱下史讨得此书,又令刀笔吏将其整理出来,一一抄录在纸上,装订成册,此番入齐,便带了两本……”

    黑夫道:“一本我还要继续研读,至于这一本,便交由晏氏,供奉于晏子庙中罢。”

    晏氏父子连忙下拜顿,感谢郡守的恩德,黑夫却扶起了他们,感慨道:

    “应该我感谢晏子才对,书中诸位事迹,我受益良多,而其中最喜欢的,便是《晏子使楚》的故事。”

    黑夫甚至当众朗诵道:“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叶徒相似,其实味不同。所以然者何?水土异也。今民生长于齐不盗,入楚则盗,得无楚之水土使民善盗耶?嘿,此言历历在目,真是诙谐而又聪慧,只恨晚生了三百年,不能与晏子交!”/i>

    他倒是没谎,前世学这篇课文时,的确挺喜欢晏婴的,矮个子的政治家,往往有过饶魅力。

    到了最后,黑夫甚至当众道:“假令晏子在,余虽为之执鞭,亦可耳!”

    此言震惊了众人,高密县令、丞、尉整个过程不断附和,而晏氏及高密各豪长氏族,则为黑夫的表演感动不已。

    下车便来祭庙,这可以作假,派人抄录《晏子春秋》,对这位大吏来也不算难事。

    但能背诵出里面经典的段落,这肯定是真情实意,绝对做不了假!

    一番祭拜后,黑夫宣布,晏子庙将作为高密本地的“公室祭”,每年由官吏主持祭祀一次,这更让晏氏欣喜若狂。他们本来吓于黑夫在淳于留下的威名杀气,眼下却觉得,这真是一位难得的好郡守。/i>

    是夜,高密县诸吏豪长招待为黑夫接风宴饮时,官吏和豪长轮番起身敬酒,了很多阿谀溢美的话。

    黑夫却比了比手势,让众人肃静,举起杯盏道:”我在临淄,路过齐宫路寝之台时,驻守当地的官吏告诉过我一个故事。当年,齐景公和晏子坐于路寝。齐景公叹息:‘美哉室!将来不知将被谁占据。’”

    “晏子,占据此室者,或是田氏?田氏虽然没有大的德行,然而对百姓有施舍,将把执齐政。君侯的后代如果稍有怠惰,那齐国,或将被田氏取而代之!”

    这个故事是陈平临淄一日游后,回来告诉黑夫的,如今便用上了。

    黑夫叹道:“晏子睿智,是真知灼见也。不出百年,田氏果代姜齐,而田氏侯王屠戮吕氏,逐国、高,黜晏氏,均迁之于莱地。终田齐百余年,四氏遂不得复用,君侯卿大夫之子孙耕于胶东,宗庙之牺,竟为畎亩之勤,真是可悲,可恨!”/i>

    几百年前的胶东,是刚刚被齐国征服的莱国旧地,经济条件最差,人口最少,于是,在斗争中失败的晏、国、高,统统被赶到这开荒,末代姜齐君侯,齐康公,也被迁于於胶东海边,食一城,以奉其先祀。之后百余年,这几家都被田氏牢牢压制,没有复心机会,他们是田齐时代的郁郁不得志者。

    其他人还好,晏氏的几个士人不由长吁短叹,觉得是齐景公太糊涂了,晏子都到这份上了,竟还没有察觉田氏的狼子野心,最终导致社稷被篡。他们对自家列为卿士,名重下的姜齐时代,还蛮怀念的……

    田齐时,晏子的后代不敢表露不满,如今田齐亡了,又来了位“崇拜晏子”的好郡守,便纷纷应和起来。

    泥腿子出身的黑夫,此刻却仿佛忘了自己的阶级,一番为晏氏等姜齐旧贵族抱不平后,他又出了一句脑洞大开的话。

    “如今田氏得国不正,而遭卒灭,这也算是我大秦始皇帝陛下,为姜齐报仇了!”

    哈?众人面面相觑,还有这种法?

    不过想想,秦始皇将姜齐时代的名相管仲放进“靖边祠”里,在临淄等地建祠祭祀,似乎还真有点同情姜齐的意思?

    众人正琢磨时,黑夫起身正色道:“本郡守来此赴任,准备恢复昔日被田氏废黜压制的诸氏尊荣,使其子孙充于官府,为秦吏辅佐。此政,当由高密始,由晏氏始!”

    言罢,他看向目瞪口呆的晏氏族长,不容置喙地道:“我欲征辟晏氏及高密豪长良善子弟,带他们去即墨,进入学室,以吏为师,学秦之律令、雅言,以便他日重用,诸君以为如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