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秦吏 > 第516章 择世所需
    十后,临淄行宫,在全副武装的秦卒监视下,数辆牛车从东门驶入,它们的车舆装载着什么东西,但被上面的麻布遮盖,无人能知。这队牛车被上百秦兵护送,抵达了路寝之台荒废花园边的一间屋舍。

    墨者程商从牛车上跳下来,吆喝后面的工匠道:

    “都抓紧了!将车上的器物卸下,一个时辰内要布置妥当,胶东郡守和陛下,随时可能会来察验!”

    程商是黑夫的老朋友了,在关中时,在黑夫的倡议下,由墨家出面,帮助他制作了水磨、水排等器械,又摸索出一套完整的造纸工艺,被赐了公大夫的爵位。

    但随着近几年朝廷施政越发酷烈,与墨家的追求相去甚远,程商也有些心灰意冷,辞去官职,专门钻研技巧器械,希望能用自己绵薄之力,为这严苛的世道出点力。

    今年夏,黑夫已将农家邀请到即墨,又写信给程商,胶东百废待兴,既要重开盐场,又要采挖金矿,很需要墨家的帮助,请他来胶东。

    程商到了胶东才发现,除了盐、金外,黑夫还在筹备一个大计划:雕版印刷。

    他们牛车上装在的东西,便是过去几个月里,黑夫募集全郡印匠后,篆刻出来的数百块雕版……

    工匠们不敢怠慢,将雕版一一卸下,搬到屋舍内,按照不同内容放置,印书的场所,则放在花圃中的大石案上,程商又安排其他人将专门用来印刷的烟油墨调制好备用。

    一切俱备后,半个时辰已过,程商才刚来得及松了口气,却听一阵鼓点响起,是皇帝御驾来了!

    郎卫军鱼贯而入,将这座废园围得水泄不通,胶东工匠们都有些紧张,郎卫让闲杂热统统离开,只留下程商等能操作印刷的数人,还搜了遍身,出去禀报一切妥当后,皇帝才带着群臣才踱步过来。

    在前引路的是黑夫和大胖子张苍,黑夫朝程商作揖,道了声:“辛苦了。”

    张苍则拍了拍他的肩膀,意味深长地道:“子殷,你来得及时,救了下的读书人,也救了墨家啊……”

    “啊?”

    程商听傻了,发生在临淄齐宫里的焚书之议,乃是机密,尚未传出,外人只知道有几个儒生因为诽谤朝廷而被下狱。

    张苍知道,皇帝这几对“焚书”之议迟迟未决,就是想看看,黑夫所言的“印刷术”是真是假。

    “不对。”张苍看了看身后的皇帝车驾,若有所悟:“不是陛下自己要看,而是要给群臣,给丞相等人看……”

    程商却有些莫名其妙,但也来不及问,因为秦始皇高大的身影,已出现在他们眼前。

    “这就是卿所的印刷?”

    秦始皇走到大石案上,伸手摸了摸阳文篆刻的木板:“果然很像印章,只是比印字多。”

    言罢也不废话,一比手,下令道:“印几张给朕看看!”

    黑夫应诺,也不避讳,亲自给程商打下手,为他按好一块雕版,程商拿起一个毛刷子,蘸着掺了麻籽油,和烟制成的烟墨,在雕版上来来回刷着,确定均匀后,这才从张苍手里接过一张淡黄色的皮纸,心翼翼地覆盖在雕版之上,手持滚木轻轻拂拭纸背,使之完全接触。片刻后将纸拿了下来,轻轻吹干之后,呈到了秦始皇面前……

    秦始皇定睛一看,只是一会的工夫,方才一尘不染的皮纸上,已密密麻麻印满了隶书。

    秦始皇阅毕,将它传示群臣,待所有人都经手后,扫视他们道:“诸卿,可还有疑此事者?”

    之前质疑黑夫所言真伪的五大夫王戊脸红了,尴尬地朝黑夫赔礼。至于其他热,李斯面无表情,叶腾则心里嘿然,黑夫的鬼机灵,他可见识过不知多少回了。

    其余人纷纷称赞,用这雕版印刷之法,还真的能飞速印出一篇律令来,速度胜过手抄数十倍甚至百倍!

    “又是造纸,又是印刷,皆考工之事也,郡守可以进去做少府少监了。”有人如此开玩笑。

    黑夫谦逊道:“我何德何能,不过是请墨者和工匠,将常见的刻章和印花相合,才得出了此法。”

    黑夫没有谎,和造纸一样,他只提供了想法而已,其余技术,统统是现成的。

    印章这东西,秦朝官吏人手一枚,黑夫便是银印青绶,每写一份文书,就要盖一次戳子。官府所属的工匠里,就有专门刻印的人,他们不仅做印章,还要为青铜器刻铭文,刻篆技术炉火纯青。

    不过玺印的字数较少,印面也,刻字可以,压印经验就不足了。黑夫又将目光放到了官营的织坊里,胶东桑麻之业繁盛,那些市面上美轮美奂的丝制衣裳,多是用凸版印染技术批量压印而成。

    将两方的工匠集合到一块,再等程商到位后,就可以开工了。

    墨者是优秀的工程师,程商和黑夫合作不是一两次了,被他一点就通,按照黑夫的描述,伐采胶东本地的梨花木、黄杨木、银杏木、枣木等,经过浸泡、干燥、刨光等诸多程序后,制作成尺牍大形状,只是比普通尺牍要厚。

    然后,便按照已经很成熟的印章制作技术,将写满字的薄纸反铺上去,花了不短的时间篆刻,使木牍上密密麻麻全是阳刻的反字,这便是所谓的”雕版“,再由印染工匠研制印刷专用的烟墨,调配淡浓程度、压印时间,不过月余,一套成熟的技术就新鲜出炉了!

    有现成的前置技术,加上他提供的想法,发明很简单,应用却难。

    它的出现,能否满足这时代人们的某种需求?如果不为人所需,哪怕被后世赋予再伟大的意义,也很快会淹没在时间长河里。

    就拿纸做比方,若非秦朝官府海量的文书往来需求,黑夫笃定,纸张绝对会只在圈子里流行,沉寂很多年。

    而眼下的印刷术,若想它被人广泛利用,前提是,社会需要大规模批量的文字复制!

    中国雕版印刷术的出现大概是唐代,最初却不是用来印书籍,而是用来印佛经,这东西只要是信佛的人,几乎都需要,光用手抄是满足不了需求的。

    欧洲也差不多,文艺复兴时代,欧洲人最初大批量印的是圣经。

    一种发明要能广泛应用,不在于它超越时代多少,而在于能否被时代所需要。

    这就是黑夫搞发明的原则:择世所需。

    他倒是觉得,印刷术和秦朝挺搭配的……因为秦朝在某件事上,也需要又快又多的文字复制。

    这时候,程商已将第二张纸印好,黑夫双手奉上,秦始皇接过一看,露出了笑。

    “方才那张纸,印的是《尉杂律》,而这一张,则是《内史杂律》!黑夫,你这是在告诉朕,往后御史府给郡县颁布律文,不必再让刀笔吏手抄,而可改用印刷了?”

    “陛下圣明!臣最初让工匠研制此法,正是为了印制律令!”

    黑夫就是这个意思,《尉杂律》上最重要的一条内容,是“岁雠辟律于御史”,意思是,廷尉每年十月,要去御史府核对新颁布的律文。这点很有意思,黑夫的老丈人叶腾虽为廷尉,掌握下刑狱,但管的只是司法权,立法权在御史府手里攒着。秦朝可不会守着“祖宗之法不可变”,律令随时根据实际情况变动,所以御史府每年都会搞一次“法律修正案”,让廷尉派人来旁听。

    廷尉让人核对完新修改的律法外,又令刀笔吏抄录,将其颁布给各郡法官,郡法官又通知县法官来学习抄录……这就是《内史杂律》里写的:“县各告都官在其县者,写其官之用律”。

    县法官带着中央和郡里的红头文件回到县城,又将其发予吏和乡啬夫传看。就这样,律令从中央传到霖方基层。

    黑夫对朝廷从立法到布法的过程再熟悉不过,侃侃道来,最后不知怎么地,竟起了自己家乡安陆,那位桨喜”的法官狱掾几十年如一日,抄录律文的故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