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秦吏 > 第518章 木秀于林
    “兵者,诡道也。故能而示之不能,用而示之不用,最后攻其无备,出其不意……”

    电光火石间,黑夫脑中闪过这句话,不由感慨,看来李斯也懂兵法啊,在多日的示弱和不作为后,李斯在最后关头,只用一句话,就完全逆转了局势!

    李斯最后看向黑夫的笑容,就好像在:“孺子,你还是太嫩了,再练上几年再来与老夫斗吧!“

    黑夫虽然心中不悦,但仔细想想,李斯的没错,放眼下,在文学和文字的造诣上,无人能出其右。他的《谏逐客书》论证严密、气势贯通,洋洋洒洒,如江河奔流,是脍炙人口的名篇。又曾和赵高、胡毋敬等人写了《仓颉篇》《爰历篇》和《博学篇》等,作为秦朝文字的范本。此番秦始皇东巡封禅,峄山刻石和泰山封山刻石,亦出自李斯手笔。

    修书的话,的确找不出来比他更合适的主持者。

    但李斯好打压看不顺眼的异己学,若他为刀俎,而下学问为鱼肉,几番删禁下来,后果恐怕不亚于焚书,还顺便成全了他的名望。

    如果此事让李斯主持,黑夫这几做的一切,都成了为人做嫁衣!

    黑夫心中在疯狂思索人选,他自己一介郡守,是不可能的,扶苏?若扶苏是太子还好,名分已定,皇帝很高兴让扶苏通过此事来赚取名望。

    但扶苏现在只是长公子,名分未定,还因封禅一事惹得秦始皇不快。另一方面,秦始皇修史修书的目的依然是“寓禁于征”,这件事必须贯彻到底,皇帝绝不可能交给政治观点与自己大相径庭的扶苏来办!

    黑夫记得,泰山石刻上的分明:“昭隔内外,靡不清净,施于後嗣。化及无穷,遵奉遗诏,永承重戒!”

    秦始皇是强势的政治家,不但自己在世时,推行的政策不得为人忤逆,哪怕百年之后,他也希望后代能“遵奉遗诏,永承重戒”。

    同理,王绾和儒生博士们已然出局,失去了发言权,而朝中胡毋敬、张苍、程邈三人,虽然都各有精通,资历名望却略嫌不足。

    这世上曾有一人,不论文学还是名望,都压了李斯一头,且治倾向与秦始皇出奇的一致。

    可惜,他死了。

    “要是韩非还活着就好了……”

    黑夫不由遗憾,颇有种时无英雄,乃使竖子成名的感觉。

    眼看秦始皇面上似有所动,准备以李斯为修史修书之任,黑夫心中焦急,恶向胆边生!

    “丞相自荐修书,欲使下士人效丞相之学,这是想做吕不韦么?”

    但这句诛心之言已经到了嘴边,但黑夫却没敢出口。

    他知道,一旦了,那他和李斯,便不再是朝堂政见之争,而是当场撕破脸,变成不死不休的仇敌!这种以下吏犯丞相之举,甚至会让皇帝也不快。

    这一迟疑间,却有一人站了出来,笑吟吟地道:

    “的确,没有人比丞相更合适,毕竟丞相也不是第一次修书了。”

    是叶腾,他看出黑夫的进退维谷,主动出来做了这恶人!

    王绾已经插不上话,在场之人里,唯独位高权重的廷尉叶腾,才有资格和李斯掰一掰手腕!

    这句话的确唤醒了秦始皇一些不愉快的记忆,他停止了考量,看了二人一眼。

    “廷尉此言何意?”

    李斯的笑容收敛了,冷冷地看着叶腾。

    “并无他意。”

    叶腾朝皇帝一作揖:“只是臣以为,这种为下士人之师的重任,不可专委于一人名下!”

    李斯也请命道:“陛下,臣一心为公,绝无此意!”

    “二卿勿要争执了。”

    秦始皇看上去倒是不太在意,笑道:“一字千金,只能出于朕口,这世上,也不会再有第二本《吕氏春秋》!”

    很快,秦始皇便做出了决断。

    令右丞相李斯为首,主持修《国史》,而御史大夫冯去疾、廷尉叶腾为辅,收下之书加以整理。当然,因为丞相和御史大夫、廷尉忙于政务,只是挂名而已,真正的修书者,定为太史令胡毋敬、少府丞张苍、御史程邈三人……

    皇帝金口玉言,这件事算尘埃落定了,黑夫不由长长松了口气,虽然最后还是以李斯为首,但御史大夫和廷尉也有了指手画脚的权力,再加上修书者里有张苍、程邈这两个他十分熟悉,人品也可靠的人,事情的结果还不算太糟。

    末了,秦始皇却又喊了黑夫的名,笑吟吟地宣布了对他的奖赏。

    “黑夫治郡半载,期间以法教为先,约束私学,推广书同文字,平夜邑田氏父子之乱,将胶东管得井井有条,又进言修国史,献雕版印刷,有功,升爵为大上造!”

    ……

    “得升爵为大上造,距离你封侯之志又近了一步,为何还怏怏不乐?”

    数之后,一切尘埃落定,在临淄行宫之外的馆舍里,黑夫与老丈人叶腾相对而坐。

    诚如叶腾所言,此事之后,黑夫可谓收获颇丰,但黑夫却高兴不起来,因为这件事的结果,在他看来并不算完美。

    虽然只让李斯挂名,叶腾也能略加干涉,但李斯在这件事上,无疑有最大的发言权,这件事最后会变成什么样,已经完全脱离了黑夫的控制。

    他朝自顾自倒酒的叶腾作揖:“我这几日一直在思索,自己错在何处。”

    “哦?”

    叶腾看向女婿的黑脸,笑道:“你觉得自己错了?为何。”

    黑夫道:“首先,我料错了李斯的意图,将焚书看成是他的目的,可他真正的目的,或许只是为了迎合陛下。”

    张苍告诉过黑夫,他们师兄弟几人,虽然拜的是一个老师,但所学颇为不同。李斯跟荀子学的是“帝王之术”,也就是治理下的学问,但在李斯这,却变成了如何维护帝王统治的伎俩,他为了迎合和维护帝王,而随时改变自己的政见、处境。

    所以李斯到秦国后,先在吕不韦门下,编撰黄老思想浓重的吕氏春秋,走的是“王道”的路线,但做了舍人后,却抛弃了先前的见解,迎合秦王统一下的野心,主张更为激进的兼并政策,也就是“霸道”,遂为秦王所赏识,被拜为客卿。

    这之后做的每件事,都是以皇帝意志为先,随时变换态度,从《谏逐客书》中为关东士人话,变成打压他们最积极的大臣。

    先前的数次“儒法之争”,若秦始皇偏向儒家,李斯恐怕也会改口主张封建吧……

    正因如此,在秦始皇看来,李斯才成了实现自己意志最好用也最可靠的工具,倍加信重。

    焚书也不例外,秦始皇在封禅事件里,对儒生和百家失去了耐心,手腕将从温和渐进改为强硬急速,目的是使整个国家只存在皇帝的意志,朝廷统治不受任何质疑。

    李斯的“焚书”之议,也是为了投皇帝所好。

    不管黑夫得花乱坠,统一言论,打击法古学的国策是不会变的,变的只是手段,是一把火下去,还是温水煮青蛙……

    所以即便是黑夫倡议的修史,最后主持者还是落到了李斯头上。原因很简单,李斯没有原则,没有文人墨客的臭脾气,一切都会按照皇帝的意思去做,他办事,秦始皇放心!

    至于李斯权力太大,独揽朝政什么的,皇帝根本不用担心……李斯最安全的一点是,他地位虽高,却是无根之木,在地方上没有根基,也从来没有摸过军权一下,和王、蒙等军中世族关系冷淡。

    反倒是黑夫这种出身行伍,与军症地方牵绊太深的人,若有朝一日,坐到李斯那个位置,遭到的提防猜忌,或许是李斯的十倍不止!

    “能想清楚此事,便没有白白吃亏。”叶腾十分欣慰,还有句夸黑夫的话没出来:

    “李斯虽能揣测上意,但我这女婿,却能屡屡引导上意,变南征为西拓,改焚书为修史,能做到这点,需要有胸有韬略远谋,可比那帝王之术难多了!”

    他又问道:“你觉得自己还错在了何处?”

    黑夫一迟疑,起身朝叶腾下拜顿首:“我还错在,将妇翁卷入此事!”

    叶腾这次为了黑夫的事,付出了不的代价,他当着皇帝的面,彻底与李斯撕掰,今后恐怕会被李斯视为眼中钉肉中刺。

    叶腾却摇头道:“朝堂中不可能一团和气,陛下也会乐见我站出来提出异议,毕竟朝中变成李斯的一言堂,这不是陛下愿意看到的。”

    他乐呵呵地道:“眼看王绾将倒,如今出了这事,我甚至有机会想一想,在死前能否坐上左丞相之位了,于老夫而言,这是好事,不是坏事!”

    这老狐狸倒是想的透彻,朝堂需要异论相搅,皇帝深蕴蠢,不会让李斯独尊的。

    但叶腾随即面色一板:“要我,你最大的错处是,是忽略了你与李斯相比,你最大的优势在何处。”

    “我最大的优势?”黑夫作揖:“请妇翁教我。“

    叶腾问道:“李斯今年几岁?”

    黑夫道:“已过六旬,听快七十了。”

    “你今年几岁?”

    “未到二十九……”黑夫恍然大悟。

    “妇翁是觉得,我太急了!”

    叶腾道:“没错,你太急了,未考虑清楚此事利弊,变焚书为修书,于国大利,于你何益?你想要的,只是区区一级爵位么?畅所欲言之后,你能否掌控此事?如今的结果,虽然你将马车强行拽回道中,但持辔之人,并不是你……今后马车将驰往何方,也不由你了算!”

    “更糟的是,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你本来就够耀眼,本该在胶东韬光养晦,却还早早将自己放到李斯对面,今后,恐怕会多出无数麻烦。”

    叶腾语重心长地道:“年轻!年轻就是你最大的本钱,李斯这丞相,能做三五年,能做十年么?下之大,数年之内,纵然焚尽下之书,待到你大权在握那,更易其恶政,岂不是更容易博得好名声!在其位谋其政,管好你胶东一亩三分地即可!直到你真正持辔的那一前,勿要轻易指点车马前行道路!”

    “你务必记住,你要争的不是今日,而是他时,是十年二十年后!”

    黑夫沉吟良久,但还是拱手道:“妇翁指点的是,黑夫受教了!”

    但他心中却是苦笑。

    “十年?二十年?我哪还有那么多时间,再过几,就到秦始皇三十二年了。胡虏方平,关东不稳,六国遗民蠢蠢欲动,李斯这一把火下去,更是火上浇油。若我只做个政客,当然该隐而不发,但谁能知道,有些事,我不能视而不见。因为,这下千万芸芸众生,唯独我是在远谋千载,近争朝夕!”

    PS:久等啦,第二章在10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