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秦吏 > 第520章 存韩
    卢生步入临淄外郭的巷,在侯生弟子指点下,东拐西拐,总算找到了这座不起眼的宅院。

    从外边看上去,与普通宅邸并无不同之处,可入内后,才能闻到空气里夹杂着一丝异样的气味,有丹砂的,也有硫磺的……

    烟雾缭绕间,一个身着素服的中年人从屋内走出,此人便是当世着名方士,韩终。他虽然看似年轻,却与侯生齐名,是“祠灶致物派”的领袖。

    见是海外求仙一派的卢生,韩终也没表现出太大热情,只是微微作揖,请他就坐。

    卢生四下打量,笑道:“朝堂大员们为焚书还是修书吵得不可开交,外面官吏四处搜书,挟书者论罪,韩先生倒好,躲到这清静之处来了。”

    韩终笑道:“百官为陛下治国,而吾等方士,则要为陛下致长生,各司其职,何必干涉?再了,即便是民间诗书和百家之语全禁,吾等在朝方士,待遇与博士同,不一样能翻阅邹子阴阳五行之术么?”

    方士这个群体,和喜欢“以古非今”的儒生不大一样。

    “的确如此,不管焚书修书,都不妨碍吾等炼药求仙。”

    卢生言罢,开始观察起簇来:“这是韩先生新购置的宅邸?”

    “这是我夫子昔日的丹房,如今被我重新买下。”

    韩终介绍道:“我曾学方术于临淄,每日举着木杵,每日将大块丹砂舂成块后,还要在乳钵里细细研磨成粪,如此才能将丹砂炼化成水银,再化汞成丹……”

    他朝秦始皇行宫方向一拱手:“陛下在齐地停留时间不短,卢先生不遗余力,在海滨为陛下寻找仙岛,吾等当然也不能松懈了炼药。”

    卢生呵呵一笑:“韩生真是忠诚啊,但这么多年来,你炼的药,陛下吃过一颗么?”

    韩终面色一僵:“陛下非不死药不服,而不死药又需要珍惜材料,难以炼成,我自然是没机会进献。”

    “恐怕就算韩先生炼出了不死药,陛下也不会轻易服食吧。”

    卢生笑呵呵地起身,起了一桩往事。

    “陛下最喜韩非的文章,韩非在上书中提及了一件事,当年,有齐国来客给楚王献不死药,谒者拿着药走入宫郑有个宫中卫士看见后,便问道:‘可食乎?’谒者曰可,于是卫士夺不死药而食之。”

    “楚王闻之大怒,将卫士绑了问罪,卫士却,齐客声称所献的是不死药,我吃了药,大王就杀我,这哪里是不死药,分明是丧命药!是客人在欺骗大王!楚王觉得有理,于是就放了卫士。”

    “陛下肯定读过这篇文章,明白韩非的意思。他最忌讳为人所欺骗,故而方士献药,都会先让犬、隶臣先尝之,若是达不到吹嘘的效果,便论方士之罪,秦之法,不验,辄死,可不是闹着玩的。”

    卢生摇头道:“这便是韩先生一直没机会献药的缘由吧?”

    韩终感觉卢生言语中似有讥讽之意,也针锋相对地道:

    “卢先生不也一样,日夜鼓动陛下东巡、封禅,至海滨,如今陛下虽至齐鲁,却又忙于修书一事,汝等海外求仙一派众人,都被冷落,先生不是对侯生,在临淄有一位大才在等陛下接见么?若我没猜错的话,那人便是安期生罢?他如今又在何处?”

    卢生摊手道:“安期生行踪如龙,见首而不见尾,可由不得我掌控。、他听闻陛下在临淄被俗务缠身,觉得不是相谈的好时机,便改了主意,决意去海边等待,等吾等去胶东时,自然能见到他。”

    他随即一笑:“韩先生,你不也在齐鲁给陛下备了一份礼物,为他准备了一个人么?他,如今又在何处?”

    “此言何意!?”

    韩终面色平静,但卢生分明看到,他笼在袖子里的手,竟然在掐自个的手腕皮肉,强自镇定清醒。

    于是卢生起身,摆弄着橱壁上摆着杂七杂澳瓶罐,漫不经心地,起了一个久远的故事。

    “我打听到一桩秘闻,当年韩国被秦所逼,灭亡在即,有人给韩王出了三个主意。”

    “其一,是让水工郑国入秦,为秦修渠,好耗尽秦的国力,使之无力伐韩。其二,是让秦王十分欣赏的公子韩非入秦,伺机建言存韩。其三,听秦王年纪轻轻,却已对神仙方术很感兴趣,韩国可以暗中培养一位方士,花钱捧起来,让他声名显赫,进入秦国,呆在秦王身边,取得他信任,若一二策皆不成,便在所献丹药里下毒,药死秦王……”

    听到这,韩终再也镇定不住了,瞪着卢生,袖中的手也捏成了拳!

    卢生却自顾自地拊掌道:“韩人聪明刁钻啊,虽然也是派刺客入秦,却不像燕国人那么直接,非要找个耍剑的,或者在大殿之上抡起筑来往陛下头上砸,高明多了。”

    “可惜,这条计策很麻烦,首先得找到一个身份不被秦王怀疑的人;其次他要忠于韩国,能为韩赴死;其三,得花很长时间,让他成为名方士。”

    “好在,韩王终于找到一个齐地的韩公子后代,巧的是,此子也在学方术,于是韩国便资助此子,让他能拜名师,有钱帛购买稀缺原料,炼丹丸,十年下来,也算有名气。此子不见得还念着自己与韩王同祖,但韩国对他的扶持之恩,他却铭记在心。”

    “但谁也没料到,韩国的第一条计策,郑国渠非但没能拖垮秦,反而让秦变得更强大。第二条计策也没用,韩非入秦后,存韩意图被李斯、姚贾揭露,没多久就被赐死了。随后,叶腾倒戈一击,带着秦军强攻韩国,韩遂亡。那个学方术的韩国公族庶孽子弟,才来得及从临淄出发,抵达韩地后,看到的,却是空空如也的新郑王宫……”

    “于是那个方士掉头回了临淄,继续蛰伏十年。他名声更加显赫,齐鲁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甚至传到了咸阳。这一次,秦始皇帝主动派人将他招揽到了朝堂上,为自己炼制不死药,他无时无刻不想往丹丸里下药,只可惜,因为皇帝谨慎,他一直没找到下毒的机会……”

    鼓掌声响起,韩终努力笑道:“真是精彩!卢先生,我看你不仅学过阴阳方术,也和家学过如何编故事罢?”

    卢生回到席上,靠近韩终,笑道:“韩先生,你最清楚不过,这个故事是真的,那个未能完成使命的韩国庶孽公族子弟,那个蛰伏秦宫,意欲为韩报仇的方士,他叫韩终!”

    韩终笑意收敛:“证据何在?大秦有律令,诬告者,反坐其所告之罪!卢先生,你我身份不同一般,话可得当心点!”

    卢生却摇头道:“韩先生,你购下当年的丹房,是为了寻到昔日一同学方术的人,杀他们灭口吧?因为他们与你朝夕相处十年,多少知道你一些事。临淄沟渠纵横,闷死之后,浇上些酒,往里面一扔,旁人还以为是喝醉酒掉进去溺死的。”

    “做完这件事后,你就觉得衣无缝了。只可惜,你近来常让身边徒去外地采购药材,但买药是假,联络反秦逆党是真,他本该昨日便回来复命,却仍不见踪影,韩先生就不觉得奇怪?”

    韩终被将了一军,面如死灰:“是你!”

    “是我。”

    卢生摸着胡须,笑得意味深长:“只要我将此事禀报上去,陛下必然震怒,将你交给廷尉,都不必严刑拷问,光是那不伤皮肉的水刑,也不是好受的。韩先生,你从没受过什么苦,该的不该的,恐怕都得出来。”

    强自支撑的韩终一下子垮了,他抬起头,舔了舔干燥的嘴唇:“卢先生,你我虽然派别不同,但还没到不死不休的程度,先前你还与侯生约定,两家同舟共济,你若想置我于死地,一句话即可,何必如此?敢问先生,想要我做什么?”

    卢生道:“子封禅已毕,又在临淄颁布了挟书律,如今事情忙得差不多,即日便要东行,你我皆随行,过几就能进入胶东地界。韩先生不是与意图复韩报仇的死士有联络,每隔几个月都派人告知他朝廷动向么?这群人也在齐地蛰伏罢?既如此,何不告知他们,可在胶东郡地界伏击,必能得手!“

    韩终震惊了:“胶东郡守治郡甚严,他们虽然能混进去,只怕也没机会行刺,哪怕行刺成功,也难以逃离。卢先生,你这不是要置他们于死地么?”

    卢生不以为意:“若不怀必死之心,如何做必死之事?”

    韩终却不信,问道:“卢先生,你这么做,到底所图什么?”

    卢生干笑:“我也是六国之人,与韩先生的目的一致,都是想复兴六国。”

    “不,不一样。”

    韩终不笨,他立刻就想明白了:“胶东出了谋刺陛下之事,守、尉皆难辞其咎。”

    韩终抬起头,冷笑道:“卢先生,你莫非是想借那些死士的血,让胶东郡守黑夫受牵连,至少要让他调离,好为汝等的海外求仙,扫清阻碍?”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