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秦吏 > 第529章 只有我能搞事!
    卢敖还在那畅谈“大九州”之,这个老骗子极会投人所好,他也知道,寻仙长生,秦始皇会信,黑夫却根本不信这一套,遂换了一种方式,以开拓海外之……

    在他想来,黑夫在西北时,力主攻伐匈奴、月氏,以通西域,除了要寻找西王母邦讨好秦始皇外,定是因为封侯的野心驱动,热衷于开疆拓土。

    卢敖暗暗道:“自从陛下从黑夫之言,设立了靖边祠,自从蒙恬、李信、黑夫三将破匈奴,得封赏夸功游于咸阳后,秦的边将们,便十分艳羡。他们每年都要上书进言开边之事,渔阳之将或言当击东胡,辽东之将或言可破箕子朝鲜,会稽之将或言当略瓯越、闽越之地,长沙之将或言当夺岭南诸越,巴蜀之将则欲通五尺道,开西南夷……”

    “作为这一切的始作俑者,黑夫身处胶东,又岂会看着同僚立功,自己无动于衷?我听闻,他曾打算在即墨之南,修筑渔港码头,造舟船备用,或许此人也有志于海外?”

    于是他大谈海外之事,还拿出《山海经》里的《海经》,为黑夫描绘海那边的国度……

    “燕之东极为列阳,列阳在辽东,朝鲜又在列阳东,海北山南,朝鲜之北为夫余、沃沮,其东、南为濊(huì),距离中原辽远。然与胶东,不过一海之隔,以船渡之,若是不遇风浪,十日可至。”

    “又闻濊人言,其南有马、辰、弁三部,三部之南为大海,海外有巨岛……那巨岛,或就是另一个九州!”

    黑夫看似不断颔首,一副认真的样子,但心里却有些不耐烦。

    “对不起,那只是日本岛而已,根本不是另一个大洲,美洲还在东边几万里之外呢……”

    世界有多大,还要一个方术士来教?只要黑夫愿意,分分钟给他画出朝鲜、日本甚至是美洲澳洲的粗略地图哦!

    但黑夫没有,在这个时代摸爬滚打这么久,黑夫觉得,自己的心态,和一般的穿越者不太一样。

    人冉了古代,都不分时间不分场合,均欲进攻朝鲜开发日本探索美洲。但仔细想想,在秦朝做这件事,除了空费钱粮民力造船,让方术士带着大批童男童女一去不返外,于本土而言,还真没什么用……

    茫茫大海,风云难测,这时代的航海技术,船只只能靠着海岸心翼翼行驶,哪怕是到了唐朝,跨海东渡也是九死一生,更别现在。

    所以,远洋探险是一项投资巨大、风险极高的行动,除非回报很高,否则不值得把金钱和性命做赌注。

    每个时代都不缺冒险者,但为什么维金人最先发现美洲,却未能开发美洲?而西葡的地理大发现却能持之以恒,将利好反馈回国?最终引发大移民的浪潮?

    黑夫以为,域外的开拓,必须有一个前提条件:文明母体已经高度发达,人口趋于饱和,失去土地的农民和投机者会充当第一批移民,去陌生的未知世界求活。否则一切投入,都是肉包子打狗,一去不还!

    所以,虽然卢敖以领先时代的辞,来游黑夫去发现外面的另一个“九州”,黑夫却摇头道:

    “我曾闻,墨子对楚王过,荆有余地而不足于民,杀所不足而争所有余,不可谓智!”

    卢敖一愣,却听黑夫继续道:

    “墨子之言,我深以为然,胶东黔首尚贫,与其夺其粮秣衣食造巨舰大船,投之海外,不如多晒一斗盐,多种一石粮,多收半亩菜,让百姓多生一二子女。”

    卢敖还欲再劝,黑夫却道:“先生可知,内子又有了身孕,或还是儿子,我已给他取好了名,就疆伏波’。”

    “伏波……”

    卢敖更是不解,从这名字也能听出来,这黑夫郡守,明明对海外兴趣不啊!

    他当然不会明白,一个理性的政治家,必须是懂得克制的人。并非所有事,都要立刻马上去做,人有时候啊,必须压制住自己的欲望,哪怕长远看起来是好事,但放在近时,却只会变成黎民的灾难。

    卢敖不死心:“郡守忘了封侯之志,甘愿屈尊其余边郡守尉之后么?”

    黑夫想起自己和陈平的那段秘密对话,对卢敖的怂恿不以为然,他起身笑道:

    “封侯非我意,但愿海波平!”

    此言掷地有声,卢敖和室内的陈平皆色变。

    “田都遁于海外,沧海君扶持反秦之士,寇乱胶东沿海,我必扫清彼辈,海波若平,则艨艟楼船,可改为渔船舟,只捕捞鱼虾,不得远航。待三代人,百年之后,中原口数万万,方可谈出海,寻找其余九州之事!”

    言罢,黑夫起身,开始送客:“卢先生,我意已决,海外之事,可以暂休矣!请回吧!”

    ……

    卢敖灰溜溜地走了,黑夫在院中负手,作为后世来人,却要阻止当世之人探索海外,这实在是一种矛盾。

    但这是基于现实的考虑,东海与西域不同,西域一但开通,便能与其他文明搭上线,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但当黑夫站在胶东,海的那边是一片空白,纵然有金山银山,万里疆土,也没有人手去开发,开发了也运不回来。

    而且以这群方术士的尿性,让他们出海?怕不是资敌哦,鬼知道历史上,徐福带着三千童男童女,是不是转头就去投了沧海君?

    再了,新大陆,一定得是海外,一定得是美洲么?谁规定的?

    “在这时代,秦朝的新大陆,就在长江以南!”

    幅员万里的土地,野蛮的部族,炎热的气候,丛林沼泽里奔跑着无数的野兽,犀兕麋鹿满之,鱼鳖鼋鼍为下富,更有数不清的矿藏等待人去开发。

    “这新大陆就摆在面前,何必舍近而求远?吃饱了撑着?”

    至于开拓海外?行啊,一两百年以后,等江南也人满为患的时候吧!这把火暂时不会烧起来,留点火星就行,比如可以把大九州之略加修改,加到学室弟子的课程里,让下一代保持探索的欲望。

    而且,与陈平的谈话,也让黑夫醒悟,这些年,他做的事再多,也像是抱薪救火,薪不尽,火不灭……

    “我不会再盲目添柴了。”

    “在我执掌下之辔,决定马车走向之前,虽然我阻止不了皇帝之欲,只能加以引导,但我必须阻止别人怂恿皇帝搞事!”

    “或者,能让皇帝搞事的人,只有我!”

    ……

    另一处馆舍,卢敖回来后,将黑夫之意与韩终一,二人开始合计起来。

    “唉。”卢生长叹一声,摇头道:

    “还未对垒,便遭奇袭败绩,经过那件事,陛下对方术士,恐怕不会像先前那样信任了。吾等的胶东之行,恐怕尽是险阻!我本欲与他和解,合则两利,奈何那黑夫不听善言,鼠目寸光,一意孤行!”

    “但事到如今,也只能继续走下去了!”

    韩终也知道,他们如今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便问道:“吾等应如何应对?”

    卢生却默然良久后,露出了笑:“不急,到了芝罘山,有两位比我更厉害的方术士,正等着皇帝莅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