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秦吏 > 第536章 要有光
    “所以这海市,若非神迹,究竟是怎么回事。”

    去往即墨城的路上,听西域传回来的消息后,好奇宝宝张苍发问了,他虽不知道,自己这博学之士为毛总要问大老粗黑夫,但总觉得,黑夫应该能解释这个问题。

    来也怪,一些这时代的常识,黑夫压根不懂,然而一些张苍想破头都想不明白的事,黑夫却能一针见血地指出来。

    “这就是所谓的,能人必有异处吧?”张苍只能这样安慰自己。

    黑夫索性让他上自己马车上来详谈,张苍一登车,驷马顿时发出了悲鸣,毕竟马车忽然重了两百斤。

    二人坐定后,黑夫道:“此物名为海市,也常在海面上出现,方术士,那是仙境现世,也有人以为,这是蛟龙之属的蜃,吐气而成楼台城廓,故又曰蜃楼。”

    “不过,海市蜃楼,却不止是燕齐海边才有,雪原、沙漠或戈壁等地,偶尔会出现高大楼台、城廓、树木等幻景。我在塞北沙漠边时就见过一次,只可惜来得快去的也快。海边有蛟龙也就罢了,难道大漠雪原上也有?”

    “但若西域沙漠出现的海市蜃楼是昆仑之墟,西王母邦,我也不信……”

    张苍和荀卿一样,是坚定的唯独论者,怪力乱神,一概嗤之以鼻,但这世上的东西,却又无法一一解释。

    黑夫道:“我早在塞北时,就和奉命去那协助的墨者谈过此事,他们中,公子扶苏手下的唐铎认为鬼神之术,但程商则觉得,这应该与鬼神无关,是光线的缘故……”

    “光线?”

    张苍抬起头,看着光云影,思量开了。

    这时候,黑夫却先问了张苍一个问题。

    “我听,荀卿当年曾非十二子,其中就包括墨子。”

    张苍哈哈一笑,那是他夫子开的地图炮,不光是墨子,宋钘、慎到、田骈、惠施、邓析、子思、孟轲等十二名近世的各派宗师,都被荀子批评了个遍。

    其中墨子的问题就是,不懂得一下、建国家的法度,崇尚功利实用,重视节俭而轻慢等级差别,甚至不容许人与人间有分别和差异的存在,也不让君臣间有上下的悬殊。只是立论时有根有据,解论点时又有条有理,足够用来欺骗蒙蔽愚昧的民众……

    这在黑夫看来,与其是黑,不如是夸了,因为墨家的逻辑能力,真是百家里最扎实的。

    此外,墨家好明鬼,将鬼神作为旗帜,也是饱受儒法之士诟病的一点。

    “但墨子真的笃信鬼神么?”

    黑夫抛出了这个问题:“我早在第一次伐楚时,就与墨者有过往来,从程商处搞到过《墨经》一阅……”

    当然,程商给黑夫看轻易不示于饶墨经,也有拉他入教的意思,但黑夫却从中有了一种独特的感觉。

    “托了你的福,我在咸阳纵观百书,也读过儒家的《论语》,看得出来,孔子托法周公时,心里是虔诚信仰着周公的。但我读《明鬼》,却觉得墨子虽然言必称鬼神,但他自己是不是全心信仰着鬼神,还真难。”

    “此言何意?”

    “墨子既明鬼又非命,实在是矛盾重重,若是虔信鬼神,当不至于此……我有个猜想,或许墨子只是想依鬼神以制义,供的并不是鬼神本身,而是鬼神的赏罚之能,用来让世人有敬畏。以鬼神作为表皮,可实际上,墨子却把更多心思,花在了讲述兼爱非攻,下尚同,以及格物之学上……”

    格物,是黑夫和张苍给钻研物质变化、性质的定义。想要证明一件事,必先格物,也就是观察和研究事物,把事情的原理吃透。

    黑夫所谓的萤火虫不是腐草所化,张苍找出了淋卤制盐法的原理,都是观察和格物的结果。

    墨家也有格物,而且他们的格物,真的是走在了世界前沿!

    “就比方,光线,我也是在程商与我详细解释之后,才惊觉墨子当年做到了何种程度!”

    在《墨经》里的《经下》,墨子做了一个实验:在一间黑暗的屋朝阳的墙上开一个孔,人对着孔站在屋外,屋里相对的墙上就出现了一个倒立的人影。为什么会有这奇怪的现象呢?墨子认为,光穿过孔如射箭一样,是直线行进的,饶头部遮住了上面的光,成影在下边,饶足部遮住了下面的光,成影在上边,就形成凉立的影……

    黑夫听墨者讲完这一段后,顿时卧了个大草!这不就是孔成像实验,和“光沿直线传播”的光学第一定律么!

    墨子做的实验还不止于此,还利用光的这一特性,解释了物和影的关系。飞翔着的鸟儿,它的影也仿佛在飞动着。墨家分析了光、鸟、影的关系,揭开了影子自身并不直接参加运动的秘密。

    同时,《经下》里,还阐述了平面镜、凹面镜、凸面镜成像,明了焦距和物体成像的关系。

    最让人惊异的是,这些记载在《墨经》上的“光学八条”理论,都是在没有玻璃的情况下,用水面、用铜鉴验证出来的!

    “他是如何想到做到的?”

    读完之后,黑夫对墨子,简直佩服得五体投地,甚至产生了:“墨子他老人家莫非也是穿越者?”的想法。

    而且肯定是个理工科的!因为除了光学,数学、力学、杠杆定律,墨子都有涉及。

    这也就不奇怪,墨家为何黑科技层出不穷了,因为人家不仅仅是工匠,他们有一整套的理论,墨子是真正意义上的……

    “科学家!”

    墨子,他简直是中国古代科学的希望之光。

    黑夫不知道古希腊那边鼓捣光学的大能是谁,但时间肯定要比墨子晚不少,了解了这些后,不免有些感慨不已,同时产生了一个疑问。

    “这之后两千年里,中国到底在干啥?”

    直到近代,炮舰逼门,西学东渐,中国人这才睁眼看世界,打算师夷长技以制夷,拼命翻译各种科学书籍。在赞叹牛顿的伟大,对那些西方物理定律着迷之余,翻开古旧的《墨子》,才猛然发现,原来我们的墨子,早在战国就提出这些东西了!

    可以想象,当时场面一度十分尴尬,原来不是祖先不聪明,而是后学不争气啊!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历史上,齐墨楚墨皆衰亡,唯独秦墨,也日渐式微。墨家的继承者们对《墨经》里的这部分并不太重视,很少有人去钻眩

    等到一把秦火烧来,民间百家之书绝,墨学着作也遭到殃及,剩下不多了。而汉武帝独尊儒术,罢黜百家后,墨家彻底衰败,之后这些东西整整被中国人遗忘了两千年。

    所以阻止焚书,让墨经逃过一劫这件事上,黑夫是很自得的!

    完墨家对光学的研究后,黑夫才对张苍道:“程商根据墨经里的记载,认为这海市蜃楼,看似复杂,可若摸透了,也不足为奇,或就是光从远方某座山峦、城池投射下来的影子,愚人不识,故以为神,这就像腐草化萤一样道理。”

    “只是海市难觅其踪,无从下手钻研,运气好了才能撞见,若运气不好……”

    黑夫露出了笑:“那就会像方术士一样,就算在成山角燃放再多的香料,摆再多的祭坛,海市也不会出来让他们见一面,这也是另一种‘不为尧存,不为桀亡’罢……”

    “自然造化之神奇,真是让人赞叹,希望有朝一日,我能亲自见一眼。”

    张苍对黑夫这套法倒是挺认可,同时也对墨者的理论,产生了新的兴趣。

    黑夫也建议道:“子瓠兄,等回到咸阳后,你应该多看看墨者的学,多和程商多聊聊,地万物,无奇不有,格物辩伪,光靠一个人是不行的,而墨者,或许便是吾等最好的同行者。”

    “一定!”

    张苍重重颔首,又压低声音道:“所以你也认为,沙漠出现海市蜃楼,这只是巧合,与西王母邦、昆仑墟无关?”

    二人大概是唯一将事情透的人,外面的群臣,都在为此祝贺秦始皇呢,皇帝也信之不疑。

    黑夫笃定道:“无关!”

    “我还有一事不明。”

    马车停在亭舍边,张苍下车前,朝黑夫作揖道:“你对楼船东渡寻仙之事,屡屡阻挠,但对西方寻西王母邦之事,为何一副乐见其成的态度?若没记错的话……”

    张苍道:“在陛下面前大谈西王母的巫雅,就是你从陈宝祠接来的罢?”

    大家都是聪明人,看破不用破,黑夫笑道:“凿空西域与探索东海,看似差别不大,可实际上,却是壤之别。”

    理由很简单:花费的时间成本,与获得的收益,完全不是一个等量级的。

    “西方虽远,亦有大漠雪山阻隔,但至多三年五载,便能往返一趟,且使团商队或能带回一些中原无有的好东西。”

    肩高七八尺的骏马,人能吃牲畜也能吃的苜蓿草,西瓜哈密瓜葡萄,还有黑夫念念不忘的棉花……这么多好东西带回来,能给中原生活带来多大的变化?更别,国内的丝绸和糖,也能源源不断运出去,换取中原需要的东西。

    而东方,美洲有玉米番薯土豆西红柿不假,但这些东西现在被培育到何种程度?不知道。以秦的航海技术,抵达要多久?不知道。去了还回得来么?不知道。

    至于日本的银山……大秦人口才三千万上下,江南地区数不尽的金山银山还没有足够人手去开发,舍近求远干嘛。

    作为一个理智的人,黑夫认为,早早东去只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凿空西域,与文明同样发达的西亚欧洲搭上线,不要再玩东亚圈子里的自娱自乐,最后固步自封才是正途。

    这些原因都没法和张苍,黑夫只能这样告诉他……

    “故我支持西去,无关鬼神。”

    黑夫严肃地道:“只关乎苍生!”

    “而接下来陛下在即墨看到的一切,也将是纯粹的民生,是人如何改造自然,畜而制之,与鬼神再无半分瓜葛!”

    ……

    ps:第二章,晚上没有不用等,假期出门浪啦,大家中秋节快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