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秦吏 > 第546章 青岛
    “你就是徐福……嗯……徐市?“

    对面的声音高高在上,但听在徐市耳中,已如同天籁。

    徐市面『色』有些苍白,走路踉踉跄跄,这是他被囚禁的第七十八天,第一次被放出地牢。

    这一路过来,略带温暖的海风告诉他,时间已经入春了,而先前绑架徐市的那位大人物,也终于来到被名为为”青岛“的海边小邑,见了他一面。

    头上的黑巾终于被取走了,但随即眼前又是一黑,原来是一位肤『色』褐黑如海边渔民的大官正坐于徐市面前,年纪三旬上下,脸上表情满是玩味,像是一只狸花猫注视着爪下的小老鼠。

    徐市也算见过世面的人,努力镇定,应道:“小人正是徐市,字福,见过胶东尉郡守!”

    黑夫见徐市第二句话,也不解释为何绑架徐市,想要将他怎样,而是问道:”听说你少时便开始出海,不仅会侯星望月之术,还对齐地滨海极其娴熟?“

    徐市是聪明人,身后是手随时按着剑的共敖,他知道,自己小命悬于一线,另一头就捏在这黑夫郡守手中,冒着欺君之罪绑了自己,目的自然是为了打击方术士,但却又留着不杀,则说明,自己对他还有用……

    徐市很清楚自己的长处,便应诺道:“天下候星气者至三百人,皆良士,然要论在大海上辨认方位,了解少海沿岸情形,无人能出我之右!”

    黑夫一笑:“虽然你名声在外,整个齐鲁都知道,只要出海的船有徐市,便能平安归来,渔夫船家皆以为神,但空口无凭,我还是得考考你,先考近的吧……”

    也不管徐市愿不愿意,黑夫便开始发问道:“我听亲随说,你已猜到,此地是即墨以南百里外的不其县,取一渔村开辟为港,修筑城邑,改名为青岛,你且说说,这青岛可否作为海港?”

    徐市心里恼火,但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他有什么办法?只能面上堆笑道:

    “上吏应该知晓,齐人海船穿梭于少海之上,从芝罘(烟台)为中转点,北到燕地碣石,南到莒地琅邪,已有了一条航道。小人乃是琅琊人,少时时常往燕莒之间,其中,从琅琊去往成山角,这不其……青岛乃必经之地,故十分熟悉。”

    接着,徐福便开始讲述不其县的利好,说此处有山海之利,山为劳山(崂山),高入云霄,山入海中,海侵山下,大雾起时,有如仙境,为方术士辟谷修行最佳之处。

    而山海相连之处,或礁石丛生、惊涛拍岸,岸线曲折、湾岬交错。远离海岸之处则是岛屿林立,郁郁葱葱、与世隔绝。

    然此县内里,却有一湾,则是细沙轻语、柔情似水,因为海岸遮蔽,隔绝了风浪,使得湾内风平浪静。最妙的是,有一条不窄的河流从即墨城一直延伸到这里入海,可以行船运送货物,故这个海湾,很适合作为天然良港……

    徐市说的海湾,自然就是日后的胶州湾了,虽然齐地最好的港湾,依然是琅琊台,但那毕竟是琅琊郡的地盘,胶东还是得自食其力才行。

    于是黑夫选定的新海港,就座落在胶州湾,正是后世青岛的位置,也命名青岛,他黑夫作为胶东的实际统治者,对一个小渔港的命名权还是有的。

    虽然海岸线与两千年后有些区别,但山脉围起来的海湾已经定型。胶州湾罗峙其间的诸岛屿,多无人居住,昔日的小渔村人口也不过百户,如今修起了围墙,开辟了码头,已经十分兴旺。

    来自会稽郡的船队,被黑夫以”保护郡城“为名,也调了部分来此驻扎。

    黑夫对这些水手待遇可不薄,胶东不是才迁走了诸田么?十数万顷土地空了出来,黑夫优先将其分给驻扎本地的秦军士卒屯田,人手百亩。其次便是会稽楚越水手,人手八十亩。剩余土地,才分给闾左贫民,人手五十亩,符合朝廷”授田制“的规定。

    这些闾左也不是白拿地,他们必须像西周春秋的农民一样,料理完私田后,每个月去”公田“干活几天,所谓公田,其实就是分给秦军士卒、舟师水手的饷田……

    如此贫民有地,士卒也不会生出怨言。

    任嚣带来的舟师虽然有一定战斗力,但要与海寇争锋,数量仍嫌不足。且需要熟悉本地水文的人协助,所以黑夫和郡尉任嚣商议,芝罘岛驻扎的舟师主力,用来防备海寇,而南边有海湾保护的青岛港,则可营造新船,招募水手进行训练。

    要制造新船,自然需要大批的木料,胶州湾周围也具备这样的条件。胶南地处山岭,树木繁多,盛产造船木材。崂山附近,此时还是大片大片的原始森林,其中松树、侧柏、云楸、银杏、家槐、『毛』白杨、平柳树漫山遍野。这些树木,正是造船和制浆的上好木料。

    不过问题回来了,还是人手不足,朝廷能分一批琅琊民夫过来帮忙,但长远考虑,黑夫的目光还是盯上了半岛……

    黑夫既然得了秦始皇命令,要他年内肃清沿海盗寇,又欲夺人口于朝鲜半岛,便来此巡视,查看舟师的训练和新船制造情况,这才有时间看看遭绑架的徐市。

    徐市这种能在历史上留下传奇事迹的人物,还是有几分本事的,将青岛可作为良港的缘由说得明明白白,还恭维黑夫有眼光,那嘴甜的,难怪历史上能忽悠秦始皇给他三千童男童女和大船无数,出海打水漂玩儿……

    不过,徐市注定没这机会了,因为他遇上了黑夫。

    黑夫颔首:“不错,果然有几分能耐,既然对近海之事了如指掌,那我再问你远事。”

    他手撑着头,作沉思状,过了一会才道:“本官最近对朝鲜及濊貊、九夷有兴趣,但僚属多不识,你若知晓,且分说一番。”

    徐市一愣,随即大喜,那些地方,他虽然没有一一航行去到过,但也听人说过许多次,相当熟悉。

    于是他便先给黑夫介绍起”朝鲜“来,此名并非是后世明朝所赐才有,而是自古有之。正所谓“东海之内,北海之隅,有国名曰朝鲜”,位置再清晰不过,而朝鲜的开创者,据说是殷商时,三仁之一的箕子。

    这时候,聊天的气氛已经很轻松,黑夫让人端来膳食,赐徐市席案,二人一边吃一边聊,徐市要展现自己的本领,便尽量讲述得绘声绘『色』……

    他说道:“箕子是帝辛的叔父,在周武王灭商后背封在朝鲜,不过我在辽东时,与一位箕氏朝鲜人相谈,他却说,在朝鲜有另一种说法,箕子并非周人所封,而是在殷商灭亡前,眼看大势已去,便带着一部分商民向北迁徙,至于辽东……“

    按照徐市这种猎奇的说法,殷商来于北方,也归于北方。八百年前,在燕山南北有许多殷商的子姓方国,比如一直对大邑商的孤竹国,伯夷叔齐接待了箕子,并让他及其族人定居在孤竹以东的辽河流域。

    然而周人并没有放弃向北征伐,随着召公北征,整个燕毫地区包括孤竹国都向周人臣服,箕子只能继续渡过辽水向东迁徙,抵达了遥远的朝鲜,周人势力难以抵达的地方,建立了殷商遗民的方国:朝鲜。

    故按照徐市的说法,而所谓的“周天子封箕子于朝鲜”,只是周人承认一种既成事实罢了,从始至终,周朝从未放松对朝鲜的警惕,箕子的后人必须在燕国为质,长此以往,形成了燕国的大夫箕氏一族。

    不过随着戎狄的日渐侵袭,燕国对辽西的控制日渐丧失,连孤竹国也向他们发动了进攻,若非齐桓公征山戎、斩孤竹,只怕燕国已经灭亡了。

    也正是那次戎狄大入侵,燕国和朝鲜之间的联系断了,总之,整个春秋,中原对朝鲜是一团『迷』雾,大海相隔,还在海岸线边上游弋的齐国人,也对那里了解不多。

    直到燕国和朝鲜打了一场仗,这个国家的神秘面纱才再度被揭开。

    ”燕国和朝鲜打过仗?“

    这件事,黑夫一无所知,甚至连燕国史册也记载不详尽,倒是徐市这个常年在燕齐游走的人知道些细节。

    他告诉黑夫说:”那是燕昭王时,朝鲜和东胡共分辽东,但因箕子之后骄纵,对燕无礼,不仅不表示臣服,还妄自称王,大有和燕一决雌雄之势。于是燕昭王为惩罚朝鲜,命秦开率军向东,击破东胡后,继续进攻朝鲜,夺取两千多里土地,直达满番汗为界……“

    所以燕国极盛时,领土抵达了朝鲜半岛北部,置吏,筑障塞,朝鲜算是燕的臣属。

    这之后,齐国也和朝鲜建立了联系,毕竟他们共同的敌人都是燕国,二者的联络,主要是从海上,齐国和朝鲜及朝鲜周边的”九夷“有贸易往来,朝鲜的特产”文皮“,甚至跨海卖到了庄岳之市。

    不过,徐市又说,从胶东去朝鲜的航线却有些复杂,得从蓬莱群岛北上,沿途都有岛屿可以提供船只停泊和补充淡水,之后只需要等待一场风,只需要几天时间便能跨越少海,抵达后世的大连、旅顺附近,若是运气好,大多数船只都能完好地抵达目的地……

    之后,再从辽东绕到朝鲜,想直接从成山角启程东航,还有些难度。

    正是因为往来困难,等到燕国灭亡后,秦朝也对海外的朝鲜小小侯国无甚兴趣,双方尚未建立联系。

    倒是有许多燕齐复国人士,渡海跑到了朝鲜,还有它周边的濊貊、九夷之地去,时刻惦记着反攻大陆。

    濊(hui)貊是辽东辽半农半渔猎的民族,被东胡所迫,渐渐流入东北和朝鲜半岛,如今在朝鲜国周边建立了许多小邑城邦,最着名的,当数”沧海君“,据说那是一座任何族别,任何国度人士都能平等生活的海滨城邑,沧海君的名望,甚至传到了齐地。

    九夷则是半岛上的土着民族,“九”并非具体数目,只表示众多之义,因为他们压根没建立文明,徐市也对这些落后的部族知之甚少,只听来自朝鲜的人说,九夷邑落杂居,亦无城郭,但知道刀耕火种,人口众多。

    濊貊和九夷,算是后世朝鲜人韩国人的直系祖宗了。

    “人口众多?这就够了。“

    听到这,黑夫也觉得差不多了,对正欲自荐的徐市道:”其实我问了你近处,又问了你远处,但最想问的只有一件事,一件不远不近的事。“

    徐市很想忽悠黑夫放了他,或者委以重任,给他机会逃离,或者披『露』黑夫的欺君之罪,故笑道:“能为郡守分忧,是徐市之福,郡守但问无妨!”

    黑夫这次没有吊胃口,直接问道:”安期生、卢生、韩终还有你,汝等怂恿陛下派人出海,恐怕不单是为了骗取钱帛吧?究竟有何目的!是否与海外反秦之士活动有关?“

    徐市一愣,还没反应过来,更加可怕的问题便接踵而至:

    ”齐地反秦贼寇,雍门司马的老巢,就在辽东与齐地之间的群岛之上,夜邑田都便是被他所救,汝等方术士与其有无联系,如何找到巢『穴』所在?“

    连珠炮似地问完后,黑夫一挥手,共敖和身后的门客亲信,便复又将徐市按住,麻袋罩上了他头部,这是要带回阴暗地牢的缘故。

    徐市大呼冤枉,黑夫则轻松地一拍大腿,起身道:”时间差不多了,徐福,这些问题,你若是想清楚了,便一一禀明,白纸黑字说清楚,我下次再来看你,至于是一个月还是一年,就看你表现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