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秦吏 > 第562章 人祸
    “既然吕郡守受了伤不能理事,临淄城的叛『乱』,便由本官与郡丞、监御史来处置,何如?”

    次日清晨,经过一昼夜的鏖战,踩着轻侠暴民们的血,黑夫走进了临淄郡府官员退守的宫城。并以临淄郡守吕齮(yi)受伤为名,不客气地亮出秦始皇令他平叛的诏令和虎符,接管了临淄的防务。

    临淄的格局,与咸阳大为不同:宫城衔筑在大城的西南方,其东北部伸进大城的西南隅,南北四里余,东西近三里,这里地势略高,遍植翠柏,挺拔蔽日,而在林木之间,则是拔地而起的高台。

    所谓高台,便是夯筑高数十米或十几米的土台,上面建造殿堂屋宇。几乎每一位国君都会造一座专属于自己的高台,所以临淄宫城内,好似无数座金字塔林立,它们台基都很宽大,四周以圆滑的石块镶嵌,望去蔚为壮观。

    田齐王室尚在时,这里是齐王们居住享乐的场所,齐景公和晏婴的对话,齐威王、齐宣王与孟子等人的会面,大多是在台上进行的。

    齐国灭亡后,此处便成了秦始皇帝的行宫,危机关头,则作为官府最后的内郭壁垒使用……

    昨日城中爆发动『乱』后,秦吏秦卒分散在各处,无法抵御早有预谋的叛军。于是吕齮便带着郡府官员转移到这,依靠坚墙抵抗。

    谁料,他们行踪泄『露』,半路遭到了华无伤为首的轻侠袭击,吕齮很倒霉,御者飞驰驱驰,他背上却挨了一箭,虽然未死,可半条『性』命也去了,眼下被医者治疗着,看上去苍老而狼狈。

    得知胶东郡守黑夫已平定东门的叛党,胶东兵在逐步收复各城门、里闾,消灭『乱』贼后,吕齮便强撑着起身感谢。

    “若无尉郡守相救,则临淄危矣……”

    事到如今,吕齮已经无法收拾局面,只能仰仗胶东了。所以他答应黑夫及临淄郡丞代理防务,权力交接得很干脆——这厮还指望事后,黑夫能为他说几句好话呢。

    谁料黑夫下一句话,便气得吕齮差点吐血!

    “吕郡守。”

    黑夫不客气地接过符节,又笑容满面,对躺在榻上养伤的吕齮道:“俗谚道,眼见为实,耳听为虚。依我来看,现在发生在临淄郡的,根本不是什么群盗跳梁,而是有组织、有预谋的复辟叛『乱』!我如此禀报陛下,相信吕郡守也不再有什么异议罢?”

    吕齮面如死灰,等待他的,将是朝廷最严厉的惩处,丢官丢爵是小事,让治下郡城闹出了这么大的事,还骗皇帝说“是群盗不是叛『乱』”,呵,欺君之罪,能保住脑袋就不错了。

    了结这桩小恩怨后,黑夫立刻便不再理会这个将死之人,让临淄幸存的官吏来聚集,商议临淄之『乱』的后续。

    扫视室内脸上还沾着火灰沙土,未从大『乱』中缓过神来的众人,黑夫严肃地说道:“『乱』党已散,接下来,吾等最大的敌人,是临淄城内的大火!”

    ……

    经过一昼夜的巷战,临淄的武装起义被黑夫镇压了,但各处的烟火依然在弥漫。

    在秦军和轻侠的激战中,死伤者达到上千人,虽然过程很血腥残酷,但好歹各座城门依次被收复,随着华无伤被曹参带人格杀,有组织的反抗渐渐平息,武库也终于夺回,可里面的武器已大半不翼而飞,大概是流入民间了,这倒是个令人头疼的问题。

    虽然胶东兵五千人镇住了场面,让临淄易帜的场景未曾出现,但他们面对的,却是一座陷入混『乱』的都邑。

    秩序已经完全离这座大城而去,投机者在城内劫掠作恶,家家户户紧闭门窗,无主的犬马在街道上狂奔——它们在害怕到处燃起的火焰!

    大火是昨日清晨,从秦郡兵军营点燃的,纵火者是公子田安的手下,它将数百名熟睡的秦卒烧死烧伤,也是轻侠作『乱』的讯号。

    接下来,叛军与各处赶来的秦兵陷入苦战,没有扑灭火焰,这使得它愈演愈烈……

    因为临淄人口众多,里闾多是木制的屋舍,挤得密密麻麻,火焰很快蔓延开来。直到此时,黑夫站在宫城上远眺,临淄上空依然浓烟密布,火逐风飞,烟焰满天。火焰声、房屋倒塌声、百姓的奔跑和尖叫声夹杂在一起,犹如一个滚烫沸鼎。

    黑夫在临淄宫城看着这一幕,眉头紧皱,他知道,自己阻止了叛军夺取城邑,举旗复辟,可若不能避免大火将这座城,烧成白地,那么,死伤依然会不计其数,更可怕的是,四十万人将无家可归!

    “朝廷是绝对无法一次『性』安置这么多人的,若临淄人流离失所,失去了生计居所,无疑是在给狄县的田横兄弟,送去源源不断的生力军啊!”

    活不下去,官府也无从相救,那就只能造反,只能自己给自己找条活路,这是很简单的道理,王朝叛『乱』与天灾人祸,总是形影相随的。

    但好消息是,火焰仅仅祸害了临淄城东部,因为有宽20米的庄岳大街将东西临淄隔离开来。据说这是管仲时设计的,加大间距、合理分区,便是古代最简易有效的防火办法。

    更可喜的是,城内还有几条水流渠道贯穿,每个里闾,都有水井,人为扑灭这场大火,是可能的。

    “我没有白白提议,在靖边祠里祭祀管仲……”

    如此想着,黑夫立刻干脆地下达了三条命令:

    “让兵卒们百人一队上街,去城东救火!”

    “军法官带人巡视各条街巷里闾,严格按照律令行事,杀人放火、强『奸』略人者,当场格杀!抢劫盗窃者,亦抓起来,绳之以法!”

    “一面救火和恢复城中秩序,一面还要继续抓捕叛党,尤其是公子田安!封锁城池,任何人不得进出,决不能让彼辈逃了!”

    ……

    紧张的救火持续了一整天,到了次日,火焰才被陆续扑灭,眼看秦兵重新持戈矛出现在里闾街巷中,逮捕乘火作恶之徒,胆敢顽抗者当做叛党处死!秩序才渐渐安定下来。

    但这时候,临淄三百闾中的三十余闾,已经被大火毁灭,昔日繁荣景象,成了现在的焦黑鬼蜮。几千人葬身火海,几万人无家可归,他们也没了昔日的家敦而富,志高而扬,而是垂头丧气,或哭葬身火海亲人,或对着一无所有的家呆若木鸡……

    一个消息也在黑夫授意下,被他特地从胶东带来,会说齐秦双语的公学弟子们传播开来:

    “这场大火,是人祸,不是天灾!”

    “纵火者,齐公子田安及华无伤也!救火者,乃胶东郡守尉君,乃秦吏秦卒也!”

    胶东的公学弟子在兵卒护送下,在三百闾挨个宣扬此事,换了以往,这群为虎作伥的“齐『奸』”肯定要被人暗暗唾弃,可眼下,他们说的,却是不争的事实。

    想想昨日,临淄东城的百姓眼看一群秦兵冲过来,还以为是要杀自己取首级,吓得两股战战。却不曾想,他们却走向火场,帮众人灭火!

    虽然秦兵并非是自愿,而是得了上命,但这种反差,也足以让临淄人百味杂陈。

    被殃及池鱼们,经过此事后,竟从隐隐期盼齐国复辟成功,恢复轻徭薄赋的生活,变为怨恨起举事者来……

    “租税劳役虽重,但总比家室被烧,亲朋葬身火海强啊。”

    一时间,田安虽不至于成过街老鼠,但临淄人对他的同情和好感,已『荡』然无存。

    黑夫接下来,又放出了田安的赏金:若能生擒,赏黄金百斤!

    这是庄岳之市一天的市租,也是田齐时代,身价最高的技击,连砍两百颗人头才能得到的赏格!

    被黑夫横『插』一脚后,公子田安的复辟游戏,还没开始,便结束了,接下来要玩的,是猫捉老鼠……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原本对公子又敬又畏的人,也会生出缉拿他换钱的胆量来。

    才过了两天,在临淄城内东躲西藏的公子田安,就遭“叛徒”出卖,被秦兵抓获,带到了黑夫面前!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