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秦吏 > 第563章 大复仇
    田安没了举事时的意气风发,现在的他,十分狼狈,穿着一身明显嫌大的儒士服,只是儒冠不翼而飞,脸上还被秦卒揍了一拳,嘴角有些淤青,身上被绳索缚住,按在黑夫和临淄郡监、丞面前。

    像田安这种作乱首脑,田齐公子,须得三位大员一同会审收押。

    “你便是田安?为何造反?”

    临淄郡丞如此发问,夫的目光瞥向他,这不是废话么,但也没说什么。

    田安却抬起头来,淤青的嘴角抽起一丝笑:“郡丞说笑了,驱逐秦寇,光复故国,何言造反?”

    “大胆!”

    临淄监御史拍案,但未能吓住田安,他大笑道:“秦夷灭我社稷,饿杀我大父,虏使我百姓,苛待我亲戚,更视公子王孙为隶臣妾,辇去入秦,满足暴君之欲。如今更妄图拔除诸田,使我祖坟无有祭祀,使先王不得血食。”

    “我与秦有国仇、父仇、家仇,昔日齐襄公九世犹可以复仇,何况今日!若不复仇,田安枉为人也,现如今,汝等却来问我,为何反秦?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今日之事不成,田安死则死矣,只可惜愚夫怯懦,遭汝等挑拨,便怨恨于我,更有人将我出卖,否则,今日我当坐堂上,而汝等皆为阶下囚!”

    田安骂得痛快,从被人出卖,遭到逮捕那一刻起,他就知道,自己必死无疑,人不畏死时,便无所畏惧。

    临淄郡丞和监御史面面相觑,确实是他们的问题有毛病,其实今日审问田安,无非是走个流程,定下他谋反之罪,就可以判刑,夷三族了。

    “尉郡守,你看……”

    郡丞想快点结束这场审讯,黑夫却止住了他,打量田安的破旧儒袍:

    “我听说,过去七年,你一直装作儒生,藏身于临淄城中,虽是伪造的身份,但总得有点学问,才能掩人耳目,若我没猜错的话,你学的,是公羊春秋吧?”

    这公羊春秋,乃是齐人公羊高所作,此人是子夏的弟子,专门钻研《春秋》,为其作传,解释孔子的“微言大义”。他将自己的想法口述于子孙,代代相传,遂产生了“公羊派”。

    不过这一学派,过去一直述而不作,直到纸张流行,才将其言书之于纸上。

    黑夫对公羊派很感兴趣,去年那场焚之争里,他曾听张苍说过,儒家皆法先王,但公羊派,却有法后王的趋势,与他们荀学最为接近。并且还力主“大一统”,认为王者受命,制正月以统天下,令万物无不一一皆奉之以为始,故言大一统也。

    听上去似乎不错,符合秦朝的核心价值观,但很可惜,光有一点,这个学说,就足以被秦朝视之为洪水猛兽了,遭到残酷打压了。

    那就是公羊派最为热衷的“大复仇!”公羊春秋对齐襄公报九世之仇大为赞誉,认为君父之仇必报,复仇,已经上升到了礼的层面。

    但在法家看来,私人之间的复仇是影响统治秩序的大罪,要予以严惩,所以在秦朝,不管你出于何种缘故,杀人,都不会有宽宥的余地。

    更何况,若是公羊派复仇之说大行其道,被秦灭亡的六国,岂不是要多出许多为故国复仇之人?

    汉武推崇公羊春秋,是为了借复仇之名对匈奴开战,但在秦朝,是绝对绝对不可能让破坏国家完整、民族团结的复仇理论成为主流的!

    于是乎,公羊春秋被李斯划定为禁书,直接禁绝焚毁,不予保留!本就不多的手抄本几乎都被收走,但毕竟有口口相传的老传统,公羊春秋在齐国民间,依旧被学派内的儒生暗暗流传,而且这一年来,更是愈传愈广。

    因为诸田需要这一理论,眼前的公子田安,狄县的田横兄弟三人,都是打着为齐国,为齐王建复仇的旗号举事的……

    “为故国,为君父复仇是天经地义!”

    靠这一口号,诸田可忽悠了不少轻侠和热血少年加入反叛。

    黑夫不会跟田安讨论复仇对不对该不该,他只是笑着反问道:“你说不助你反叛的临淄人是愚夫?言中颇有责怪之意,但你田氏复仇,关临淄黔首何事?”

    “他们是齐人,受我家百年恩惠,岂能不报数代君恩?”

    田安说的理所当然,也对,在贵公子看来,的确是这样。

    齐威王、齐宣王、齐襄王、君王后,对临淄百姓是极好的,齐亡之后,百姓理当念着旧日恩情,助力自己复国复仇才对,而不是冷眼旁观,落井下石!

    黑夫却摇头:“我读过点书,知道过去发生在临淄的政变巷战,不止一次两次。田氏靠了四次政变,才得到了诸侯之位,曾有两次,与国、高等公卿战于庄岳,靠了国人协助,方能取胜。你有没有想过,为何今日,只有轻侠相助,那些百姓黔首却未追随汝等?”

    因为他们愚昧,因为他们忘恩负义?

    不等田安回答,黑夫便道:“不为别的,只因为,连黔首百姓都觉得,此事无胜算而已。”

    “你的敌人,不再是腐朽的姜齐贵族,而是如日中天的赫赫大秦!夺取了临淄城,你还得面对胶东之师,击败了胶东之师,还有朝廷大军讨伐,临淄虽有四十万之民,但能敌得过六十万秦军不成?”

    “所以临淄百姓现在想的,是得过且过,而不是陪着汝等,玩一场没有胜利希望的复辟游戏,最后反遭牵连,这便是人性!”

    在近代民族国家产生前,不要对普通人的爱国热情抱太大期望,甚至连忠君,也要画问号。

    若是田安夺取临淄,若是天下云起景从,杀秦吏响应,形势一片大好,百姓黔首,不介意锦上添花,纷纷加入。可要他们冒着被夷三族的风险,豁出去鼎力相助?

    这就是小工商小市民层层的软弱性和妥协性吧,他们作为有产者,毕竟不同于羁绊较少的轻侠恶少年。

    儒家说,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很可惜,天下真正的君子稀少,我们大家,都是小人。

    所以还是商鞅看得透彻啊:“吾所谓利者,义之本也!”

    在法家看来,人性好利,人与人之间也是纯粹的赤裸裸的利益关系,“利”则是人的一切行为和交往的唯一动力。

    于是商鞅才以利诱民,让他们从事耕战。

    所以千年血统,敌不过军功授爵。所以六国豪贵,皆被秦吏踩在脚下!原因在政,在势,在战,也在利。

    面临强迁危险的诸田为了保住自己的“利”,拼死一搏,遭到禁锢数载的轻侠为了夺回自己的“利”,也奋身相助。

    可百姓黔首为了保住自己尚能苟延残喘的“利”,当然会选择袖手旁观,再看看情况了。

    每个人,都只忠于自己的生活,哪怕沧海桑田,也不会变。

    “田安,你知道自己为何而败了么?给不了百姓黔首触手可及的利,就别指望他们为你赴汤蹈火。齐黔首与秦无百世之怨,无屠戮之仇,让他们多交赋税,多服徭役,虽有抱怨,但不至于揭竿而起。故而,跟他们有仇的,不再是秦吏,而是烧了他们屋舍,差点连这座城一起毁了的野心家和轻侠啊!”

    “荒谬!”公子田安似是被打击到了,嘴上不服,面色却铁青。

    黑夫不会站在道德制高点上评价田安的作为,只是要告诉他一个不争的事实。

    “田安,认命吧。”

    黑夫的声音如同重锤,砸在田安的心里。

    “时代变了!”

    言罢,不再理会嘴唇苍白的田安,黑夫挥了挥手,让人将他带下去。

    “已经没什么好问的了,让狱卒在庄岳之市对田安具五刑,而后枭首示众!尸体则裹上草席,以黔首之礼葬之!”

    田安在被拖下去时,依旧抬起脖子道:

    “田安必让天下人知道,田氏王孙,绝非懦夫!”

    “十室之邑,必有忠士!田安虽死,但欲为齐复仇之士,亦将不绝!天下欲推翻暴秦者,也将群起而动!”

    声音渐渐远去,临淄郡丞和监御史面面相觑,不曾想,这位黑夫郡守,口才还真是了得,不愧是能与丞相争辩焚的人。

    他们不知道,黑夫今日话这么多,只是有感而发。

    古往今来,推翻“暴政”后,迎来的,往往不是什么太平盛世,而是反反复复的混乱和苦难。

    秦末如此,赤柬如此,中东如此,例子太多太多,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苛政猛于虎,但对百姓而言,有秩序的苛政也比毫无秩序乱世强!

    再者,结束苛政,真的只有将这天下摔个粉碎,血液流干,让所有人都疲倦不堪,再重新捏合起来,走上新轮回一条路么?

    至少在黑夫看来,不一定!

    但血,多多少少,总是要流的,世上无有革命不流血者,也无有镇压“革命”不流血者!

    “二位。”

    黑夫想罢,看向临淄郡丞、监御史,笑容亲和:“先前派兵卒救火,树之以德,接下来,就要以刑杀伐,树之以威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