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秦吏 > 第567章 平原津
    “我就想不通了,本该留在临淄,与秦人决一死战,为何要撤到济北,眼下又要撤往赵地?”

    五月中旬,济北郡,平原津,奉“大王”“相邦”之命,“大将军”田都带站在平原津处,看着眼前宽广的大河,眼中依旧是浓浓的不解。

    田横倒是和田都一样,希望能留下来死战,可田荣却认为,面对秦数郡之兵的进剿,他们毫无胜算,力主逃跑,田儋也同意转移到巨鹿去,那里秦军力量薄弱,还有大侠鲁勾践响应,他们的“齐国”可以依靠那儿的川泽山林,与秦军周旋,以待天下之变……

    “齐王”田假本就是个怕死的,对这计划十分认可,甚至连济北高唐举事的田既、田解等人也觉得撤离为妙。

    田横、田都只能同意,田都还负责担任踵军,来平原津,为临淄、济北两万余人渡河做准备。

    平原津,这是齐赵之间最重要的渡口,亦是齐国的西界,十分重要。秦灭齐侯,秦始皇在各地修驰道,其中一条是出函谷关通往齐、赵的东方道。东方道过平原津,经平原县旁,直通临淄,南下则可到济北历下,乃四方冲要。

    上个月,高唐诸田响应狄县时,也派了两千人来打平原县,县令、尉皆不在,独县丞与诸田战于城门处,不敌而死,稍后,平原津也一并被诸田占领,眼下系舟数十艘。

    但田都仍觉得船只太少,渡他带来的三千人还行,可要让两万人过河,恐怕得好几天,只可惜海寇们带来的船都烧了,就算没少,也不可能从大河入海口逆流至此,于是便让人在上下游四处搜罗。经过数日跋涉,大部队已抵达平原县,与高唐之众汇合,到这还有大半日行程。

    田都带来的三千人,这其中,仅有百余人是他们夜邑田氏的门客,他父亲被黑夫所骗时,跟着田都逃去了海外,忠心耿耿,也有一定秩序和纪律,手持利刃,身披甲胄,其余皆是轻侠、黔首,根据籍贯分屯,由当地有声望的大侠带领,这些人毫无秩序可言,兵器衣着也五花八门。

    此刻,田都派了些人去搜罗更多船只,轻侠黔首们赶了几天路,早就累得够呛,此刻得到了喘息的机会,便或坐或站,在渡口河岸上东一片西一片,他们太累了,现在倒下就能睡着,梦里则是被抛弃的故乡,很多人已经开始后悔参与这场叛乱了,但出于对秦军报复屠杀的恐惧,只能一条路走到黑。

    田都好歹是将门之子,看不惯众人的模样,正欲皱眉呵斥,却不料,被他派去东边警戒的门客轻骑奔回,神色慌张地禀道:“大将军,东边数里外有秦军!”

    “秦军!”

    田都大为吃惊,他们撤离到着县时,秦军才渡过济水,就算训练良好,脚程再快,此刻也顶多到着县附近,没道理忽然出现在平原津啊!

    但自己的门客不可能胡说,田都立刻警觉起来,让门客们去勒令横七竖八躺下休息的轻侠、黔首,让他们起来御敌。

    众人挨了鞭打,一脸懵地起来集合,站在渡口之外的平地上,却仍交头接耳不断,忽然到来的秦军,让所有人慌了神。

    半刻后,远处的平原上,似乎掀起了一阵烟尘,隐约之间,还有战鼓擂响……

    贼众轻侠们或举首,或扭脸,或翘足,或爬到高处,往鼓声来源处看去,却见一队车骑,正自从向西冲杀过来,当先的是一辆驷马戎车,上面的秦吏被甲持矛,一面黝黑的旗帜招展在他身后,旗后是十多辆车,三百名骑士!

    “是秦军的车骑!”

    田都咬着牙,从东方来,这定是临淄、胶东的精锐部队,虽然秦军大部队追不上齐人,但车骑却可以。

    但他们怎么知道,己方要从平原津前往巨鹿?

    顾不上思考前因后果了,平原县远在三十里外,而秦人前锋却近在咫尺,田都只能靠自己,靠手底下的三千人……

    眼看秦车骑已到半里外,轻侠、黔首还在发呆发愣,田都急速吼道:“秦人寡而我众,将手里的长家伙都竖起来!吾等必胜!”

    一半人一个激灵,照做了,但另一半人却还在发呆,甚至有人看着脚下沙土在车骑奔踏时的震动,两股站站。

    在城市里闾里进好勇斗狠,持刺斗殴,轻侠们有经验,可要论在战场上,面对敌军车骑陷阵突进,却是前所未有的经历。

    好在,对面也没有一味猛冲,而是在半里外停了下来,这并非犹豫,而是整队,做陷阵前的准备!

    这数百车骑,是黑夫从临淄、胶东郡兵里精挑细选出来的,加上一些投靠他的南郡乡党门客,交给打仗就喜欢莽一波的共敖率领。

    他们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突袭平原津,烧毁渡口船只,让贼众无法迅速渡河!

    此刻,共敖站在戎车上,虽然对面有数千之众,黑压压的,但他却丝毫不惧,扬鞭大笑道:

    “二三子,贼众嚣而不整,兵器简陋,人数虽多,乌合之众耳!我曾闻,壮士在军,攻城先登,陷阵却敌,斩将搴旗,此乃三功。今吾等奉尉君之命,驰骋两百里击贼,战必胜!功必获!诸君勉之!”

    “唯!”

    “诺!”

    车骑毕竟是郡兵中的精锐,多由关中秦人担当,皆应诺,眼前的三千贼众,在他们眼中,都是活生生的军功……

    共敖毕竟在北地呆了好几年,虽然不能和真正的车骑将领比,但也知道车骑的要点。

    让人将话传遍众人后,共敖又持刃呼呵道:“戎车在前,必陷敌阵,骑从在后,击其乱卒。我车在前,我不退,谁敢退者,死!贼众跳梁已久,让他们见识见识,什么是虎狼之师!”

    御者手持马辔重重一抖,共敖的戎车动了,身后数十辆车,数百骑也随之而走,他们先是慢跑,进入百步内开始加速疾驰!

    它们虽然没有步卒保护,却浑然不惧,一往无前!

    千余马蹄踩踏下,平原津前的地面,沙土也在微微颤动。

    叛军的远程武器极少,且弓弩射得层次不齐,根本无法对秦军车骑造成什么阻碍。

    于是,田都只能一边大吼众人将手里的戈矛棍戟竖起来,一边眼睁睁地看着,秦人车骑,就像一支离弦的锐矢,笔直地钻入了平原津前,三千轻侠贼众中!

    剧烈的碰撞响起,接着是巨大的喊杀和哭号声,声势喧天!

    平原津渡口处,长脚的鸥鹭正在码头周围的浅水里行走寻找鱼虾,被这可怖的声音一吓,顿时惊叫了起来,扑腾的翅膀飞上高空。

    它们看见的,是三千贼众仓促无备间,被秦军车骑撞得支离破碎……

    ……

    数个时辰后,等田荣、田横闻讯,带着数千人匆匆赶往平原津,在十里外,就遇上了大批溃卒败兵。

    溃卒们见田横等人到,垂头丧气地走出来,描述发生在渡口的可怕战斗。

    秦军车骑人数虽少,却来势汹汹,三千人仓促无备,又多是城市轻侠、黔首,根本不是对手,眨眼间就被奔腾的战车冲开了一个大口子!

    而戎车上的秦将,他身披重甲,不惧轻侠简陋的武器,手里持着长长的夷矛,呼咤刺人,在轻侠身上留下一个血窟窿,车左则手持弓矢为其辅佐,左右开弓,中者皆倒。

    其身后数百车骑也同时冲入,骑从在马上或左砍右杀,或拉开一段距离射人,一时间,秦军所向披靡,很快就把前排千余轻侠杀散。

    “大将军带着门客去杀那秦将,谁料却不敌,虽然砍断了秦将的矛,却被他弃矛持刃,一剑戳死……”

    很快,田氏兄弟就看到了溃卒描述的场面:

    渡口处燃起了熊熊大火,轻侠黔首的尸体散落在各个角落,大多是背后中了戈矛——他们是在逃跑时被杀的,且无一例外,头颅都被割走,秦人真是从容不迫啊,居然还有时间砍首级。

    “大将军”田都那无首的尸体,则被悬挂在渡口旗杆上,那模样,与狄县城头挂着的秦吏令、尉、丞三人,如出一辙!

    田横愤怒得目眦欲裂,而田荣,则看着燃烧的码头和数十艘舟船,面露绝望……

    大河不比普通水流,眼下正是五六月发水时节,河面宽近十里,除非水性极好的田横等少数人,否则别想游过去。

    就算要强行泅渡,那机动灵活的秦军车骑,也会在旁边虎视眈眈,若被赶到的秦军主力半渡而击,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秦将黑夫料到吾等要去巨鹿,遣车骑袭之,退路已断。”

    田荣知道,己方去不了巨鹿了,他们只剩下一个选择!

    ……

    一日后,正在赶路的秦军主力处,黑夫听共敖派人来报,说已烧平原津码头渡船,又阵斩叛军“大将军”,亦是夜邑田氏的漏网之鱼田都,顿时心情大好——谢天谢地,他不用打一场“巨鹿之战”了。

    “眼下,临淄、胶东、济北、东郡诸军合击,布下了天罗地网。贼众既然去不了巨鹿,就只剩下一个选择。”

    黑夫打开地图,盯着上面的一个大圆点,这是万户雄城的标志。

    “退守高唐!决一死战!”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