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秦吏 > 第582章 任将
    李由退下后,秦始皇让所有近侍都离开,他则翻阅起各地守、尉的奏疏来。

    扶苏已被勒令在府邸内禁足,这数年来,他确实有些改变,更重实际,而少了些虚谈。

    但在秦始皇看来,扶苏若是一个谏臣、御史大夫,无疑是称职的,可要作为公子,尤其是长公子,却压根不合格!

    全盘否定秦始皇的设想也就罢了,更让皇帝生气的是,除了反对,扶苏竟无半分有见地的想法。

    这世上的事情纷繁复杂,可不是单反对就行的。

    所以秦始皇认为,扶苏非但不能成事,也不够识人,竟料错了黑夫……

    对南征百越,黑夫不但没有出言反对,更大赞此策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

    秦始皇当场将奏疏扔给扶苏看,惊得这位单纯的公子目瞪口呆,无法相信这是真的。

    虽然知道这是阿谀,但皇帝听了就是觉得舒服啊,而且,这才是为人臣的正确态度,话又好听,事也能办,比苦大仇深死谏强谏强了不知多少倍。

    至于扶苏的逆耳之言,他便当做没听见了。

    早在豫章、长沙时,秦始皇就已经确定,南征必须实行!打是肯定的,接下来,就是怎么打,让谁去打的问题了……

    黑夫在奏疏中,提出了一整套方略,花两年时间做准备,再花两年时间,从东到西,从沿海到内陆,慢慢将百越之地磨下来,的确是老成之见。

    但秦始皇,还是嫌慢。

    以匈奴,月氏之强,控弦十万,秦军灭之,前后加起来,也不过四年!何况百越小弱,四分五裂?纵然南方交通没法跟关中比,但秦始皇亲眼在豫章、长沙所见,也足以行军,为何却要花费四载?

    就在这时候,李由,曾在长沙郡任官五年的李由,却提出了不同的意见。

    “臣在长沙时,也没少派商贾入越地刺探,就如黑夫所言,越人之间仇杀甚众,如东瓯一般,传檄可定的部族,多得是!”

    李由甚至提出:世人都以为黑夫了解南方,殊不知,黑夫对南方的认识,已经过时了……

    “陛下,黑夫虽征豫章,建南昌,然前后不过一年,而后便离开南方,在北地、胶东任官,如今七八载过去了,事易时移,南方一些形势变化,黑夫已不能尽知,故提出的方略,胆子略小,高估了百越,也低估了大秦之强。”

    了解南方情况的,全天下就他黑夫一人么?

    会稽、豫章、长沙的守、尉,他们在南方也有七八年了,对百越的熟悉,难道会比黑夫差么?

    “兼听则明偏信则暗,陛下,何不问问三郡守、尉有何方略?”

    李由没有推荐自己,他可不想再回南方,也没有直接推荐他人,那是作死之举,有资格判断对错,任将择帅的,唯有皇帝一人!没有谁可以代劳!

    但凑巧的是,这些边郡守、尉,统统是主战派。

    而其中一人的资历,对南方的熟悉,也能与黑夫相匹,甚至在川泽水战上,比黑夫更有经验……

    在任将上,黑夫虽然不错,但也不是唯一的选择!

    如此想着,秦始皇展开了长沙郡守屠睢送来的奏疏。

    这是刚刚由驿站送达的,因为皇帝嘱咐过,黑夫、屠睢的上书若到,立刻送来过目,故御史府一刻不敢耽搁,连夜递进宫里。

    屠睢,昔日的楼船将军,因助王翦灭楚,攻克江东有功,拜爵左更。后任长沙郡尉,期间协助洞庭郡平叛,升中更。李由回中原后,屠睢接替郡守一职,将长沙郡管得井井有条,去年秦始皇封禅大赏群臣,将他提为右更,爵位不高,能力却不差。

    这次南巡,秦始皇也途经长沙郡,对这位屠郡守印象颇深,虽是郡守,但老本行没丢,对兵事十分熟悉,这也使得,长沙舟师不亚于胶东。

    生出南征想法后,黑夫、李由、屠睢,这是秦始皇想要获取意见的三人。

    黑夫大局观比较好,李由尚公主,乃亲戚之臣。屠睢则久镇南方夷越之地,若论对百越的熟悉,黑夫也不一定比他强。

    开卷读了一会,秦始皇露出了笑。

    “果然,良臣所见略同啊。”

    虽然话说得没黑夫好听有趣,大局观上也差了点,但屠睢与黑夫一样,也提了百越不易征伐,气候、交通上困难重重。而在解决方略上,亦是修驰道,同时派遣商贾深入越地,离间收买诸部,让他们为秦所用。

    但这之后,两人的计划便大相径庭了。

    黑夫认为,应该先东后西,水陆并进,将东瓯、闽越、南越一个个打下来,巩固之后,再进攻山林最多,也最强大的西瓯。此乃周公旦东征时的“大难攻,小易服,不如服众小以劫大”之策。

    但屠睢却以为,若伐百越,必由西瓯始!先弱后强的话,反而会让诸越残部投靠西瓯,使其实力日益壮大。

    “百越诸部,西瓯最强,人数最众,与长沙、洞庭两郡相邻,其君傲慢,常轻待秦使者。两郡越人以西瓯为奥援,叛服不定。故臣以为,欲破百越,必先灭其大,以震慑逼服众小!”

    在屠睢看来,百越虽然广大,但有能力抵抗秦军的,只有西瓯这刺头。一旦集中力量,残灭西瓯,其余诸越,可传檄而定,纵有不服者,从豫章、会稽出师,亦能轻松消灭。

    “可张五军,每军众三万,又有民夫三万为后援。一军塞镡城之岭,一军守九疑之塞,一军处会稽之南,一军守南野之界,一军结馀干之水……”

    所以屠睢的计划,半年修缮道路,囤积粮草。半年征集军队,在长沙集结两军,豫章集结两军,会稽一军,全面开进,先花半年时间灭西瓯,再半年,直接推平百越!

    总共花费的时间,不过两年……

    在秦始皇看来,屠睢的计划也很详略,但在花费的时间上,则更接近他的期望!

    “在南征的见解上,此二人,不分伯仲啊……”

    一时间,在任将问题上,秦始皇犯了难。

    他对黑夫办事很放心的,不管是西拓还是平叛,黑夫都做得干净利索,又快又好。但这次却不知为何,胆子陡然变小,莫非真是李由说的,因为离开南方太久,黑夫对百越的了解,还停留在七八年前?对长沙、豫章的日新月异,只是耳听,不能尽知?

    灯影闪烁,秦始皇面临一个抉择,这场仗,到底该用谁为主将。

    虽然秦始皇疑人不用,会在任将时精挑细选,但一旦确认,他却不会轻易干涉其如何用兵。

    所以,以谁为将,基本上,就要用谁的方略,而这二人的进攻方略,却是截然相反的。

    “是继续信任黑夫,还是给屠睢一个机会?”

    如此想着,秦始皇的手也未停,继续翻着屠睢的奏疏,翻到最后,一个消息让他皱起眉来。

    这应该是上个月发生的事。

    “长沙郡苍梧县,有越人君长受西瓯君译吁宋怂恿,胆敢叛乱?”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