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最强特种兵之龙魂 > 第303章 要么蜕变,要么沉沦
    一个能培养出夜鹰这种世界排名前五的顶级狙击手的老人,这是得有多牛?

    最关键的是,蛰龙跟夜鹰师出同门!

    如果不是因为刚才看了眼日历,Kan都有些怀疑,今是不是愚人节。

    陈翰、何菲儿、Kan、武唯列四个人很自然的让开了路,让夜鹰和方牧南进入房间。

    方牧南走进卧室就看到了躺在床上,双目无神盯着房间花板上水晶吸顶灯的叶萧。

    在来之前,方牧南心中已经是对叶萧的情况有了估计,所以在看到叶萧的时候,方牧南并没有意外。

    方牧南拉过一张椅子,在叶萧床边坐下,道:“如果你想要成为‘龙魂’,这是你必须要度过的一关。知道我们为什么在你之前一直没有启动‘影子刺客’计划吗?不是没有比你优秀的人,而是这条路太残酷,很多时候会对自己的内心进行拷问,如果支撑不住,整个人就会崩溃。”

    “当承影看到你在斯科京斯恰的表现,你是个‘生刺客’的时候,服我再次出山的时候,我们都以为你会跟以前那些尝试去挑战‘龙魂’的人不一样,可没想到,我们所担心的情况还是发生了……”

    方牧南跟叶萧了很多,可叶萧始终都没有反应,还是保持着之前的状态,盯着头顶的水晶吸顶灯,好像那盏水晶吸顶灯能在叶萧的面前构筑出光怪陆离的世界,深深地吸引着他一样。

    “在这件事情上,我们能帮助到你的很有限,你自己再想想吧。”

    方牧南在夜鹰的搀扶下站起身,转身向房间外走去,走到房间门口的时候,方牧南停下了脚步,还想要对叶萧什么,可最后还是把那句到了嘴边的话,给咽了下去。

    “老先生……”

    方牧南没有提及自己的名字,更没有提及自己“琴魔”之名,所以陈翰只能用“老先生”这三个字来称呼方牧南,尽管方牧南的实际年龄其实并不算大。

    陈翰跟上回到客厅的方牧南,问道:“蛰龙的情况怎么样了?他怎么会突然吐血,并且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心灵之矛……”

    方牧南叹了口气,在沙发上坐下,语气中带着明显的无奈。

    “心灵之矛?”

    客厅中,陈翰忍不住皱了皱眉。

    不仅仅是陈翰,何菲儿、Kan和武唯列眼中也是透露着不解,显然他们也是第一次听到方牧南口中的这个“名词”。

    “在你们认识中,杀人,需要借助刀剑枪炮这样的冷热兵器,或者是毒药,而事实上,除了这些常规的杀人方法,还有一种鲜为人知的杀人方法,就是‘心灵之矛’。”

    方牧南继续对着客厅中的陈翰、何菲儿等人解释道:“每个人对于来自外界的威胁都有防御机制,当防御机制被打破的时候,人就要承受来自外界威胁的伤害。这些外界伤害很大程度上都是生理的,只有极部分是心理的。”

    “对身体造成的创伤,只要不是瞬间致命,都有可以治愈的可能;但是对于心理的创伤,却极难治愈,就像特种部队队员在执行完任务,尤其是第一次实战任务后,会接受最专业的心理疏导,并且有心理师对队员的心理状态进行评分,评分要求不合格的队员会被劝退,无法继续在作战单位服役。

    心灵之矛,就是这样一种打破人心理防御机制,无形的杀人武器。跟在任务中误杀人质形成的愧疚感不同,心灵之矛是一种有针对性的杀人武器。遭到‘心灵之矛’的攻击,人身上没有任何的伤口,就算是世界最先进的医院,也检查不出任何问题。”

    “既然是这样,那么让蛰龙接受专业的心理疏导,是不是就能解决问题?”

    何菲儿向方牧南提出了解决方案。

    “微乎其微。”

    方牧南摇头道:“心理伤害跟身体受到创伤一样,也有创伤面的存在,心理疏导能解决一部分问题,但是对于‘心灵之矛’,心理辅导基本起不到任何作用,这也是‘心灵之矛’的可怕之处。”

    “蛰龙是怎么遭到‘心灵之矛’攻击的?”陈翰疑惑道。

    “那个阿拉伯女人。”方牧南回答道:“这根‘心灵之矛’来自那个阿拉伯女人。”

    “可是我们在行动前调查过,情报显示,出现在巴斯特克房间中这两个阿拉伯女人都只是普通人,怎么会掌握‘心灵之矛’?”武唯列更是不解地问道。

    “你们或许对‘心灵之矛’觉得很神秘,可只要经过心理暗示、诱导,任何人都能掌握‘心灵之矛’。”

    方牧南回答道:“有人对那两个阿拉伯女人进行了心理暗示,据我猜测,实施心理暗示的人一定告诉那两个阿拉伯女人,不管发生什么情况,你们一定会是安全的,如果发生了意外,就去憎恨那个让你们陷入危险的人。”

    “当时我们都在现场,为什么只有蛰龙遭到了‘心灵之矛’的攻击?”陈翰问道。

    “因为‘心灵之矛’的攻击是有针对性的。”方牧南回答道:“如果当时是你们站在蛰龙的进攻位置上,遭到‘心灵之矛’攻击的人就是你们中的一个。”

    “那蛰龙现在要怎么办?”陈翰对方牧南问道。

    “我们只能尽可能的去帮助他,但至于他最后到底能不能重新站起来,还要看他自己。”

    方牧南拄着拐杖站起身来,叹了口气,道:“这一次,对蛰龙来是一次威胁,也是一次成长。要么蜕变,要么沉沦,一切都看他自己。”

    与往常不同,今晚上空中的云层很厚,空中看不到星光和月亮,厚厚的云层在风中翻卷着,变幻着,给人压抑的感觉。

    远处的帆船酒店依旧灯火辉煌,展现着它的奢华,它的无与伦比,几前发生的事情并没有对这座地标性建筑造成什么影响。

    客厅外的阳台上,方牧南和夜鹰看着远处帆船酒店,从迎面吹来的海风中,能闻到阿拉伯海的咸腥味。

    (本章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