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吾好梦里杀鬼 > 第6章 降头术
    清晨的空气是美好的,生气也是一天之中最浓郁的,因为阳气足。

    阳生于子,而旺于卯,衰于午。俗话说一元复始,万象更新,说的便是子时阳气生,万物复苏在即。

    阴阳二气在四正之时为最纯粹,这四正之时便是子午卯酉四时,也叫四败之时,因为有阳便有阴,有盛则必有衰。

    人秉承阳气所生,下着阴气而为魂鬼。道教讲究修炼长生不老,就是所谓修成阳神。所以道教关于修炼的山术,大多是养阳气,固阳气,升阳气。

    这阳气子时初生,卯时为旺,午时最盛,而盛极必衰,到酉时则死。所以古人大多鸡鸣卯时而作,正是乘阳气而出,日落酉时而归,则是趁阳气消失之时休息,养足阳气,才能充足寿命。

    清晨五点多钟的周延,散步在这滚滚东去的大江边,江水浩浩荡荡,奔流到海,气势雄伟。清风徐徐,倒也是一番大彻大悟的感官。

    迎面走来一个其貌不扬而肥硕的男子,晃晃悠悠的走着,引起了周延的注意。这男的,一看就是久居夜店的货色。

    花哨的打扮,脖子上手指粗的大金链子挂着一个佛牌,手腕上的表,手上拿着的苹果,彰显着土豪的意味。袒露的胸膛处,一处张牙舞爪的刺青散发着邪恶的意味。

    周延互感浑身恶寒,一股寒意从头冷到脚。怎么回事?只有夜晚走在坟墓附近才会有的感觉,这么会在这阳气繁盛的卯时感觉到?莫非?这个人......

    周延又仔细看了看这个土豪装扮的人,面色蜡黄,眼珠浑浊无光采,大而粗的手上,却蒙上一层灰色。眉心处,一丝黑气缭绕,印堂凹陷,眉毛散乱而稀,一看就是命里不详之人。

    一般命里不祥之人,多为作恶多端之辈,纵有一时荣耀,但那只会加重加快恶报降临。

    周延感觉到那人周遭,套着一层淡淡的难以名状的东西,就是那东西,让周延感觉到了如夜晚走在坟墓边上的感觉。

    小时候读书,因为家住农村,每天需要步行四五里路才能去到学校。而这条路上,便有好几群群坟堆。平常白天,跟着一群小伙伴倒是没多大问题,但是,要是天黑了路过,就很害怕了。

    有时候,因为值日或者贪玩的原因,回去迟了,便会路过那几群坟堆。每当这时,周延都会感觉,周围气温一下子降了好多度,这种冷,不仅作用于表皮,还深入灵魂。

    竖起的汗毛和张开的毛孔,说明身体的冷,而慌慌张张,害怕的表情,则来自那深入灵魂的寒意。还有那传入灵魂深处的嘈杂声,明明身旁没有人,却能听到一群聊天的人。

    而在这人身上,周延同样听到了嘈杂声。以前经过墓地,多是成年人和老人的声音,这次,却是几个阴森的童语。

    几个小孩的语言,不是华语,但周延却能知道其中大意。

    原来,这几个小孩子本是普通人家的小孩,因为一些邪恶用心的人,将他们杀害,还把他们的骨肉之身拿去做成容器,囚禁他们的魂灵,让他们化为古曼童灵。由于特殊的法术,使得他们无法脱身,还必须满足供养他们人的一些愿望。

    听到这里,周延大汗淋漓,明明早上的微风是清凉的。古曼童,他听过,据说是一种养鬼之术。在东南玳国,有那么一群法师,他们可以下降头,养小鬼。

    这古曼童便是养小鬼之术。降头术和养小鬼本都是出于茅山正宗道法,奈何人心分善恶,用之善则济法救民,用之恶则害人伤己。

    这古曼童之法,因为要用到婴儿骸骨,拘役婴孩魂灵,是不择不扣的邪恶法门。

    而那降头之术,是一种黑巫术,种类比较多,而用的最广的便是那爱情降。从那几个小鬼的话中,周延知道了,这个其貌不扬的家伙,不仅被小鬼纠缠,更中了那致命的爱情降,而他,则是一无所知。

    忽然那群小鬼好像注意到了什么,纷纷谈论到了周延身上来。周延是冷汗直冒,这群小鬼被他散发的灵力磁场所吸引,打算对他不利。

    周延赶紧加快了脚步,小跑走了,心里念叨着道教八咒中的净身咒灵宝天尊,安慰身形。弟子魂魄,五脏玄冥。青龙白虎,队仗纷纭;朱雀玄武,侍卫我真。急急如律令。

    顿时感觉好多了的周延很快消失在了这江边,剩下那个其貌不扬的人。

    这人就是王耀,自从佩戴了佛牌,刺了刺青,一直以来也是顺风顺水,可是最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对除了老婆外的女子都失去了兴趣,只要一日不跟老婆在一起,就难受。

    昨晚跟朋友嗨了一晚上,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耳边老是有人说起老婆的风流事,让他很是恼火。这贱人敢背着自己作对不起自己的事,看我怎么收拾她。

    回头来找看谁谁的,却也找不到人。一时间也是恍恍惚惚的,心想着回去要好好从老婆身上找感觉。不知不觉,看到江边风采不错,便跑到江边放飞下自己。

    殊不知自己被小鬼缠身和下降头之事,这些自然是他妻子私下里做的。而他的妻子自然也没想到,这养小鬼,终究比养虎还要危险。

    不管是王耀带佛牌,刺青,还是他妻子养古曼童和下降头。无非是他们自己的私欲而已,想要通过一些手段去保证自己的利益,而全然不顾其他。

    世间没有永恒的富贵,一富一贵皆是行善积德而得来的,靠着偏门想要得到的富贵,纠结被邪恶牵引,走向地狱。

    回到家中的王耀,如饿狼扑食一般找上自己的妻子,可是睡眼惺忪的王耀妻还没反应过来,结结实实的给了他一顿拳脚。

    捂着疼痛的王耀,忽然暴跳如雷,因为耳边回响着这这句话,“你老婆瞒着你出轨,说你这种肥货只是她用来取钱的机器而已。”

    甩手就是一个巴掌和一声“贱人”,打的这王耀妻是一脸懵,自从给他下了降头和养了古曼童,这王耀还没给她发过脾气,今儿个是怎么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