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吾好梦里杀鬼 > 第45章 八门九星
    这奇门遁甲局以八卦为基础,八卦配上八门八神九星,正是这样的一门术法。这八卦是乾坤坎离震巽艮兑八卦,八卦配九宫,除中五宫居于中间,按照这后天八卦的方位按照河图洛书定理排列。

    分别为北方坎一宫,西南坤二宫,东方震三宫,东南巽四宫,西北乾六宫,西方兑七宫,东北艮八宫,南方离九宫。这就是奇门遁甲的宫位与方位的结合。

    再配上八门用事,人出吉门位,则鸿运滚滚,万事如意,若是出得凶门,怕是横遭祸殃。这八门为休伤生杜死景惊开八门,八门为人事所用。

    其中休门、生门、开门为三吉门,死门、惊门、伤门为三凶门,杜门和景门为平门。凡人用事,则用八门,八门吉门得生得助则用事越吉,若被克就不吉了。这凶门若是被克,则也凶不起来,若是凶门反而得生助,那就是命不该往,往则必死。

    这八门吉凶便是这奇门遁甲被用来逆天改命的关键之处,也是行军打仗,胜败所主的关键之用。

    地盘代表物候,代表当前所处的环境,这是无法改变的,比如,立秋时季,气候是早晚凉,而中午热,所对应的物候也就是阴阳局是不变的,不可能今年的立秋是早晚凉,中午热,明年的立秋就早晚热中午凉了。

    地盘不变,天盘也是变化的,今年的立秋也许比去年的立秋凉快一点,这一点是改变的。

    也就是时空的变化,会给天地人带来不同的变化,这人也就受天地时空变化所影响,或吉或凶。

    出生为命运主宰作用是阴阳五行的作用功,也就是阴阳五行的变化是人命运的变化枢机。从而发展成关于对命运预测的多种学说,不管是八字也好,紫微斗数也好,奇门遁甲也好,都是阴阳五行作用下的产物。

    人体阴阳五行失调,不仅是身体健康被威胁,也是命运被威胁。比如,八字生在丑月,若是一片湿土,又耗泄严重,则其人必定肠胃有毛病(比如我)。这人呢,就是在这阴阳五行下,或凶或吉。

    这奇门八门还要配上这八神和九星,代表神助和天时。这九星便是天蓬、天任、天冲、天辅、天英、天芮、天柱、天心、天禽九颗星,其中,天辅、天禽、天心为大吉星;天冲、天任二星小吉;天蓬、天芮二星大凶;天柱、天英二星小凶。

    这九星就是天时,所谓的天助。正所谓得道多助失道寡助,这何以为得道,何以为失道,九星自然是最能说明。

    另外还有八神,分别为直符、腾蛇、太阴、六合、勾陈(阴遁为白虎)、朱雀(阴遁为玄武)、九地、九天。其中,直符前三六合位,太阴之神在前二,后一宫中为九天,后二之神为九地。

    这八神就代表暗中的神助力,那位神执事,你请用哪尊神,便能得到这尊神的帮助,做事用事自然事半功倍。

    白茜仔细看了下到:“如今死门居于西南,在坤二宫,正是得助之时,又逢天芮星执事,腾蛇居于间,此处不能走,切记。”顿了顿,白茜接着到,“我看生门在南,我们当以南方进入,延东南往北行走,自当无碍。”

    原来这生门在南,东南为休门之所,正是大吉门所在,往北方正好为开门之所,正是吉中有吉之地。

    又逢值符星执始东南,天心于北,正好吉中有天助和神助,此行必当一番风顺。

    众人听得白茜一席话,顿时摩拳擦掌,跃跃欲试。那葛朴此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没想到这陶家竟然出了这么个人物。

    白茜憋了一眼葛朴,看他不动声色,心里也打起了小哼哼。

    “这到底有用没用啊?”虽然有人解局了,但是不知正确与否。

    “你们找人试一试不就明白了。”白茜理所当然的说到,既然已经告诉了众人方法,她认为她已经完成任务了。

    然而别人不这么想,你这方法也不知道对不对。万一尝试失败,那可是要死人的。

    看着大家半天没动静,白茜有些生气,不过想想也是应该的,谁敢拿自己的命去开玩笑呢?环顾众人,无一人应身。委屈的望着陶绍。

    陶绍一声叹,祸兮福之所依,福兮祸之所伏。这个外孙女强行展示自己,虽说古有毛遂自荐的佳话,但怀璧其罪的道理还是要懂的。

    “我们陶家人愿意一试。”眼看众人不睬,这白茜是气在心里,急在眼中。望着众人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大有敌不动,我不动的意味。然而,这时候,陶绍充满底气的一声,让白茜热泪盈眶,还是亲人最好。

    “绍爷爷,我......”白茜还想说什么,却被陶绍打断了,“不要说了,茜儿,我陶家如今这几十号人,可交待在你手里了,这里可都是你的表兄弟们啊。”

    “您放心,绍爷爷,我有十足的把握。”白茜含着泪说到,“各位老表们,待会进去时,就按禹步中的七星步前行,走,大家跟着我。”

    一声出,陶家众多子弟们便跟着白茜往这大阵而去,势必要让众人知道,我陶家不可欺。

    陶家众人在白茜的带领下开始踏着七星步,从那堆乱石的南边进去,很快走到东南之地。

    众人见那陶家之人进去,那大阵上空顿时乌云密布,电闪雷鸣,那西南方乱石滚滚,地上吞吐着灼灼火舌,煞是吓人。众人看的脸都绿了,都庆幸自己没有入阵中去。

    一阵狂风如龙卷一般在那西方卷起,飞沙走石,一片朦胧。

    “好可怕啊,这陶家人怕不是完蛋了吧.“中有人唏嘘不已,也有人暗爽不行。

    ”快看,陶家人出来了。“大约两刻钟后,那北方出口,一行人风光满面的出现在那里,一下子惊得大家看了过去。

    望着满面荣光焕发的陶绍微笑着面对大家,那几个老头心里别是一番滋味,从此,他陶家可谓翻了身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