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吾好梦里杀鬼 > 第49章 九星
    天上九星,地上九星,九星相应帝王陵。山九重,九重星,九重山里九重星。帝王陵,公侯陵,都在九重山中寻。山成势,水有形,再逢天上九星引,王气混混入金陵。

    这是周延小时候听过的一句话,具体究竟为何,他未曾可知。不过如今人在金陵,在这山中,他才有所得知。

    原来那竟是风水寻山的一句口诀。自古五术不分家,山医命相卜密不可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风水之术起源于奇门遁甲,以九星用于山水。

    这九星在天为九皇星君,在地为九重山形。天有九星,地有九山,一重山来一重星,山山相连成斗柄,山环水绕方山印,此地多有王侯陵。

    作为大龙脉之地,如那龙之首,反而不吉。正所谓《易经》有云,用九,群龙无首,才吉。这金陵城过盛的王气可以说五行八荒界第一,然而过则易折,终为人为给破坏了。

    龙诛首者,鸟打出头。这金陵过盛的龙气还是被一弯秦淮给冲乱,化为烟柳画桥的胭脂水粉。

    “尊上,我们是否下去,里面已经打的白热化了。”勾陈星官提醒道。

    中天勾陈,北斗九星,乃是天之龙气所在。北斗拱卫勾陈,九星围绕北极,旋转不停。

    这勾陈星官作为勾陈六星总管,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啊。与那紫微星官同级,然而与紫微星官一样,为帝之内臣,也算实力派。

    “下面都开始了?”还在琢磨着此地风水走向的周延淡定的问到。本来来之前还是比较慌的,现如今,有勾陈星官在,他感觉有些亲近,自然不在紧张。

    想在马上就能看到白茜了,分别了十几天的心,有些微微颤动。看来,自己是不得不正视自己对她的心了。

    “那你带路吧。”不在拘谨,在当下心里的某些包袱后,不经意间很自然的流露出了一股镇压天地间的气息。

    勾陈星官和那魁罡星君微微一愣,随即并未表示什么,前后围着这周延,入往这帝陵深处而去。

    那地宫,一重关卡一重山,因为处于一种微妙的境界,这周延能够感觉到很多别人感觉不到的东西。

    道门众人一入陵来,并未仔细寻龙看水,一心奔着尸物而去,况且一路杀将而来,前后也经历了一些小仗势,不必周延,能够如此悠然自得的欣赏这帝陵的风水布局。

    凡风水讲究,山与水之形。对应天上九星,则这山水有九种形状,往往一重套着一重,故为九重山,如那天上九星相连,似那龙形盘桓。

    天上九星,一曰贪狼,二曰巨门,三曰禄存,四曰廉贞,五文曲,六武曲,七破军,八左辅,九右弼。其中,前七为现,后二为隐。这一现一隐,也正对应。

    地上九重山峦,也是七现二隐。与那天上九星相应,故这九重山形,都以九星命名。

    何为重,山峦叠翠,层层相连而为重。一般山都是成群结队的,很少有孤峰耸立。山连水,出地间,龙出头,饮河水,是为沙。山连片,水环绕,郁郁葱葱生机显,入得地里是龙眠,此为穴。

    风水风水,气乘风水而行,遇沙而止,遇穴而积。这穴往往便是陵墓所在。

    周延之前自学了杨公的《撼龙经》和其他很多风水书籍,开始对《撼龙经》中关于九星的叙述还不甚了了,如今实地考察,觉有所谓。

    人啊,往往那得到机缘的一悟,胜过多读十年书。光读悟不了,总是白读。

    洪子《菜根谭》有云,事理因人言而悟者,有悟还有迷,总不如自悟之了了,意兴从外境而得者,有得还有失,总不如自得之休休。

    可见悟之一字,于人有莫大的好处是也。一个人的好坏在于善良,一个人的才能则在于悟性。这周延就是那悟性比别人略胜一筹,可以自学的无数奇术,而他人则很难。

    “你们道门之人,为何如此苦苦相逼?”一声愤怒,带着些许最后底线被打穿的震怒。

    望着一地的尸骨,那些整齐划一的尸兵此时,也都要么化为飞灰,要么化为白骨。接近一万张符咒扔出,这破坏力有些惊人。

    整整放了将近一个时辰的烟花,到时让道门众人疲惫不堪。一个个高功都已经开始面露苦色。

    这一个个僵尸真难缠,望着已经退出门口怕有十几米远了。这些尸物好难打,往往两张爆破符都带不走,其实到最后,他们的爆破符都有些吃紧了,看着这十几个老高功燃烧潜能,不断释放掌心雷才勉强将尸兵给干掉。

    除了陶绍,其他的老高功望着白茜的眼神都有些复杂。因为,她是在场年轻一辈中,唯一能使用雷法的年轻一代。

    陶家啊,陶家,我们都小看了这个家族啊,没想到居然培养出如此优秀到令人害怕的人才。由于一个个都已经很累了,也没仔细去查看白茜的情况,自然不会知道,她身上有人。

    陶绍也是挺复杂的看着自己的侄外孙女,这身上有人,果然在各方面都碾压同年龄的人,简直是开挂的作弊行为啊,比那系统什么的还作弊。

    作为一个高功法师,早知道,这高功代表什么。每一位高功可是门派家族的重中之重,代表一个门派家族的传承。他们往往丹法已经修成,道法也已出神入化,法力更是雄浑深厚,道行都很高的法师。

    这茜茜竟然能与我们这些老家伙一起使用雷法,而且危机有过之而无不及,看来,她身上的人对她帮助很大啊。

    从小这孩子也是顺风顺水,看来,不是折磨人的阴物,而是真正的天上来人。

    “诸位,可还能坚持?”葛朴略带苦涩的问到。这次事情是他葛家一手主导的,也是老祖宗交代的

    可是已经到这里,还没有看到老祖宗的身影,莫非?他不敢想,只是这次他葛家不仅要全身而退,更要带着其他门派和家族一起退出,才能彰显他葛家的实力。

    若是这群家伙被送在这里,他葛家也难辞其咎。如今那碧眼的紫僵还没有行动,也不知道实力如何。而他们,现在也只剩下各自的底牌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