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吾好梦里杀鬼 > 第80章 姜和葱,谁辣谁香?
    要不是自己的孙子对这霍瑶事情根深种,自己才懒得给这白茜张罗这张罗那呢。如今,在这里,他竟然有种不好的预感,可能自己的孙子要成为那个被无视的人了。

    “怎么,杨老是对我的能力有怀疑吗?也难怪,我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子,自然入不得您老的法眼。”周延看似自嘲,其实是心中已有不快。

    这个麻烦啊,你不找他,他就来找你,你说是个什么事啊。这老家伙一脸倚老卖老的表现,倒是让他很不爽。

    “呵呵,小伙子,你不要激动。像你这种刚出来就想表现自我的年轻人,我见得多了,多半是个半吊子。记住,满水的瓶子不摇动,只有那半水的瓶子才摇来摇去呢。”见这周延脸色不快,这杨梓良干脆就把话给挑明了说。

    “既然如此,那小子我就不参与了,静候您佳音。“没想到这么被人看不起,那好,你说我不行,你上吧,老子不赔你玩了。再说,你以为你就玩得动了啊。几十年风水经验?就算你学几百年也未必能解开那里的局。

    能够设下梅桩锁魂阵这等大阵的,除了一些大佬,这世间还真的没有能够知道的。因为这个是天界的不传之秘,世人也只知道桃柳可以驱鬼,却鲜有知道梅树可以镇魂。

    当然,即使知道,会用的也比较少。而要用到这个阵法的,除非里面有特别凶险的魂,不然真的不需要。因为梅花开在寒冬腊月,也就是一阳复始之时。这个时间档,那股生机正是最原始,最纯真的阳气。

    柳树发芽在初春,那时候的阳气多少有些怠惰,不及出生那般有活力。而那桃花纷纷在三月,那时阳气已经驳杂不纯。所以唯独这梅花的阳气最具杀伤力。

    寒冬腊月,万物不生,阴气盛行,而能在此时利于天地间,独压群阴,可想其阳气之强,生命力之旺。

    除非有着大凶之物,不然不会用到这梅桩锁魂。毕竟需要一大片的梅林才能布出这个大阵,梅花耐寒,却不易成活。能成活下来的,已经少之又少,所以一般很少使用这种树木去驱邪镇魔。而桃树和柳树比较好成活,且数量很多,所以被广泛使用。

    这梅桩锁魂可是需要到一百零八根梅树桩,依天罡三十六,地煞七十二去拍下魁罡大阵,接着魁罡的压力,镇压邪魂的。可想耗费之大,工程之繁琐。

    ”呵呵,放心吧,小伙子,老朽行走世间这么多年,还没有失败的案例。你要知道,姜还是老的辣啊。“杨梓良信心满满,全然无视周延的话,内心更是一脸不削。我还要你参与,怕不是给自己添麻烦啊。

    周延不动声色,掉头便走了。霍瑶和白茜互相望了望,便告辞了杨梓良,跟着周延走了。

    看着三人逐渐消失的背影,这杨梓良嘴角轻蔑的撇了撇。还想在我面前班门弄斧,老子我吃过的盐比你吃过的米还多。一个毛还没长齐的小子,也想来混口饭吃,啊呸。也不看看自己是个什么东西,连个师承都没有,还敢跟自己顶嘴。

    不过这个霍瑶,竟然跟这小子走那么近,看来自己是时候敲打敲打了,她可是自己外来孙媳妇,怎能跟这么个小骗子混在一起呢。对了,该把自己孙儿叫过来了,不能整天忙啊,这时候,再不出手,他的老婆说不定就跟别人跑了。

    对,自己要快点让他过来了。顺便让他跟这白茜打好关系,以后能跟陶家攀上点门路,那可是如虎添翼,飞天遁地啊。

    ”周延,你站住。“发现自己追不上疾走的周延,这白茜便出声喊住了他。没想到这周延走起来速度还真是快,这家伙生起气来还是挺有味道的。

    回头看了看白茜,笑了笑。这一笑倒是把二女给蒙住了。他这是生没生气呢?毕竟是自己怂恿他去趟这浑水的,这下可好,那个糟老头子,倒是自大的很。

    ”你不生气?“仔细地瞧了瞧周延,发现他的确不像生气的样子,倒让她感到好奇。换了别人呢,早就气急败坏跳起来了。不过周延表现的不同于年龄的稳重感,让她忽然感到丝丝满足。

    ”我为什么要生气呢?“看着白茜疑问的眼神,周延忽然想到这两天白茜对自己的种种,便想着怎么扳回一城,这不,可以逗逗她。

    ”刚才那样看不起你,你不生气?“的确,被人看不起,是挺气的,可是周延不是一般人啊。再说了,指不定谁输了呢。你姜是老的辣,我葱还是嫩的香呢。等你去尝到失败的滋味了,到时候怕是夹着尾巴都难堪了。

    “呵呵,生气啊,不过为了某人,我忍了。”周延想到要逗逗白茜,便说了这么句颇具玩味的话。此话一出,白茜和霍瑶同时心里震了一下。当然,这是周延没想到的。毕竟他的初衷只是对白茜说的,可是再当时环境下,难免让另一个人也生出感动。

    他是因为白茜才去那块看看的,可是也是为了霍瑶不是。男人的头脑其实都是简单,尤其是爱情这方面。当然,对于细致的女孩而言,这句话无疑俘虏了两颗心。

    只是两颗心都没意识到什么而已,只是各自的以为是说给她的。

    “讨厌。”擂起粉拳,轻轻的锤在周延心口,这这样打情骂俏了起来。眼睁睁看着这一切的霍瑶忽然明白,刚才那话,是对白姐姐说的,自己竟然一瞬间以为跟自己说的。不过,这巨大的失落感是怎么回事?为何我对这周延有那么一种莫名的亲切感?又为何最先遇到的不是我呢,而是白姐姐呢?

    默默的走开了,不想当个电灯泡,怕亮瞎自己眼,伤了自己的心。没注意到自己在秀恩爱撒狗粮的两人,转身才发现,刚才还在这里的霍瑶走了。

    “霍妹妹呢?”白茜这才意识到刚才自己两人的动作,可能对另一个人是打击。不过,早点揭破也好,免得日长梦多,生出幺蛾子起来。

    “回去了吧。对了,我饿了。我们去吃饭吧。”周延也许没只关注白茜了,没有发现霍瑶的小心思。此刻肚子抗议了,才想到要找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