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吾好梦里杀鬼 > 第81章 暗流涌动
    九天之上,娲皇宫中,一面铜镜前,九天玄女赫然出现其上。端坐主位的女娲娘娘,此刻一脸正色的交代着事情。

    九天玄女一脸惊愕的听完,露出了难色。娘娘这番交代的任务,有些不好办。拆散周延跟白茜,撮合周延跟霍瑶。这让九天玄女很是奇怪,娘娘为何会下这样的命令呢?难道跟仙系的人有过节不成,也不像啊,仙系虽是大系,可是娘娘身份多尊贵,要是真的不满仙系,徒手间可以解决。

    可为何要让自己拆散周延和白茜呢?不解,可是既然是娘娘的命令,自然遵守去办就行了。

    关闭了天地会话,女娲坐在宝座上,一双星眸闪烁,遥遥地望着远方。

    杨梓良此刻是冷汗直冒啊,这什么时候买下了这块地啊。这简直不是烫手山芋,而是要命级别的啊。你霍氏再大的福德也压不住啊,这可是冥界的飞地啊。

    所谓飞地,就是冥界延申到人界的地界,属于冥界管辖,却不属于人间。这类地方无论是作为阳宅还是阴宅,都不合适,只能做荒地。

    一般是他们风水师看不到任何龙气,也看不到任何不妥的地方,就会将之定位飞地,或者叫做极地。这极地的阴阳是失调的,或者极阴,或者极阳。

    所谓阴阳相合,而生万物,孤阳不生,孤阴不长。这玄学五术都讲究阴阳调和,不能阴阳调和的,便是绝。医术不能调和的结果只有死,命术不能调和的那就亡,山术不能调和的便是灭,相术不能调和只能凶,卜术不能调和只能迷。

    极阳之地为仙界的飞地,而这极阴之地自然便是冥界的飞地。而这飞地一般为人为,不是自然形成的。准确的讲,是自然与人为的双重结合所造成的。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在这大的背景下,一切不管你是什么人,都是天道下的蝼蚁。天道为公,也赏善罚恶。天道为私,则善恶不分,黑白颠倒。

    杨梓良转悠了大半天,也理不出个头绪来。虽说他杨家世代出风水大师,但是却很少,或者可以说基本没遇到过这种地。怎么办?上午还夸海口呢,这才下午,自己倒先怂了。

    是哪个王八羔子选的地啊,真是一点也不长眼啊。这哪是风水地啊,这是要命地啊。简直要我老命的地啊,怎么办?让霍氏放弃这块地吗?不行,这样一来,自己对霍氏的作用那就别削弱了,再说了,这霍氏可有百分之十是我的啊。

    这块地当初是废了九牛二五之力之力拿下的啊,花了不少钱和心血在里面了,怎么能说丢就丢呢。可是自己又没有办法,该怎么办呢?要知道,就让上午那小子去鼓捣了,这样就能甩锅了。

    等等,早上那小子。他说他能够解决?杨梓良想起早上跟周延那场针锋相对,后者表现出了异常的冷静,莫非他已经看出来了?还有解决的办法?不可能吧,我都没办法,他会有办法?

    还是说,真正有办法的,其实是那个白小姐。她外祖父家可是陶家,在这方面可是高手中的高手啊。听闻道门有四大家族,而陶家便是其中之一。莫非陶家有这方面的解决办法。那也就说的通了,难怪那小子淡定的很,原来是攀上陶家这棵大树了。

    不行,我不能让这小子跟陶家扯上关系,不然自己怕是要夹着尾巴做人了。要是自己的孙子能够娶那白小姐多好啊,霍家虽好,但比之陶家,如他们这般的人物,自然还是选择后者。

    毕竟神仙世家各方面都有很好的传承,财富还只是其次,那无上的道术才是真的瑰宝啊。对了,有时间敲打敲打自己的孙子,看看能不能撮合一下。

    不过嘛。那个白小姐跟那周延好像关系还挺亲密,莫非是男女朋友不成?不过是又能怎样,现在能有几个爱情是牢靠的啊。只要功夫吓得深,没有挖不了的墙角跟。

    看来自己还得要撮合一下霍瑶跟那周延小子,好让那白茜伤心下爱上别人,这样,自己的孙子是否有机会呢?哎呀,自己在想些什么呢,眼前这事该怎么办呢?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忽然就想通了,不过却又有了其他打算。人啊,都是善变的。只不过,眼前将这地方也安宁了才行。只是自己确实办不到啊,左思右想后,决定落下老脸,去找那个白小姐。

    白茜怎么也没想到,白天还对自己男朋友指手画脚的杨梓良,此刻,竟然要单独宴请自己。不过,她不会去,一个老男人宴请一个年轻女子,不行,这名声不好听。况且他白天还对自己的男朋友成见颇深。

    “这个姓杨的老头,不会想老牛吃嫩草,看上你了吧。”一看那姓杨的要宴请白茜,周延是心里火大啊。老子的女朋友,你一个七老八十了还想参与不成。

    更何况,上午还对自己十万个看不上,冷言嘲讽,这会儿居然想撬墙根,这个色老头,真当他好欺负啊。

    “这老头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脑子秀逗了?干嘛宴请我?还是一个人?我不去。”白茜肯定是不会去的,毕竟这事说出去不好。

    杨梓良没想到白茜拒绝了自己的宴请,回头仔细想想,是有些不妥。自己一个糟老头子,要宴请一个青春靓丽的女性,名声不太好。于是,便学乖了。

    便以为自己的孙子接风洗尘为由,再一次要宴请白茜。当然,这一次他还邀请了霍瑶,这样,应该可以了。杨梓良打着一箭双雕的算盘,认为这样既可以解决燃眉之急,也可以让自己的孙子有可乘之机。可以,他还是低估了白茜对于周延的心。

    这次,白茜依然还是拒绝了。并告诉了来人,自己要陪男朋友,一切应酬该不参与。要邀请,可以邀请她男朋友。

    杨梓良计划又一次落空了,而且,连霍瑶都给拒绝了。他此刻脸色异常可怕,如三九的寒冬,结满冰渣渣。他没想到,自己的面子如此不给力,接二连三被拒绝。

    要知道,凭着自己的威望,在圈子里,想要请他看风水的人络绎不绝,甚至需要提前预约,且都不一定能预约到。这倒好,还是不多的让自己吃闭门羹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