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吾好梦里杀鬼 > 第84章 我有办法
    那一次,自己看到电视上的化妆品,可以化腐朽为神奇,曾经梦想着自己也能有一套。不想被爷爷知晓了,爷爷便一心想着给自己买下天下所有的化妆品。只是后来自己想开了,不让他买,他才不买的。可是又一次,从喝醉了酒的爷爷口中知道,他出来摆摊只是幌子,给自己找夫君才是事实。

    她知道自己那半边脸是没人肯要的,不过爷爷也是为自己好,自己虽然知道,也只能放在心底。那个女孩子不想被人爱,被人疼呢。可是该死的老天爷给自己开了那么大一个玩笑,一点也不好玩。

    “那个,我想买这个卷轴。”周延盯着这个叫玉儿的姑娘,眼中满是真诚。

    第一次被男生盯着自己,玉儿有些害怕,害怕自己的脸会吓到别人,便悄悄的低下头,抿着嘴,不说话。

    “不卖,打烊了不知道啊。”摊主老头看见周延这样盯着自己的孙女,很是气愤,他认为这小子就是来看笑话的,来取笑自己孙女儿的,便忍不住怒火开始赶人。

    “爷爷,别这样,这位先生,既然想买,您就卖给他吧。”玉儿姑娘一看自己的爷爷生气了,赶忙出来打圆场。自己这样,从小到大被嘲笑惯了。也许是自己前世造的孽,这辈子来还了而已。

    “姑娘,你真是个好姑娘。”周延感叹这女孩心地善良,也感叹着老天不公啊。有时候周延在想,这个世道怎么了?善良的人得不到好的回报,而恶的人却可以逍遥法外。这天道还是不是那以前的天道了呢,

    “五亿,你要不要?”老头愤愤的说到,眼睛干瞪着周延,满满的警告意味。

    “额,五亿?老人家您不开玩笑吧。”周延无语,这个家伙给的价格,简直是不给他活路啊。五亿啊,五万周延也许能凑出来,五亿,把他卖了都没有啊。

    “没有啊,没有就滚蛋,少在我这打肿脸装胖子。你走吧。”下达了逐客令,打算赶这周延走。

    “爷爷,你看这位先生那么喜欢这个,你就给个合理的价格吧。”一旁的玉儿一看自己爷爷报了个天价,也不由的感到很意外,便劝说着爷爷,看不能成人之美。

    “合理的价格?爷爷这个可是上了年纪的卷轴,不便宜。小子,要么拿五亿,要么娶我孙女,你选一个吧。”老头斜了一眼周延,不给任何转旋之机。

    “这个,老人家,这虽然是看似一张古卷,怕是您也不知道年限和价值吧。”周延看这老者完全不给机会,只能最后拼一把了。

    “什么?你说我不知道?告诉你,这张卷轴可是可是当初黄河水清的时候,我无意间在一个裸露的石台上找到的,这东西,泡在水里都没有事,就算不是古董,也是一件宝贝。“老头被周延一激,便倒豆子般一五一十的给说出来了。

    不过,说完便有些后悔,愤怒的盯着周延。这小子,心机挺深啊,这是在套路我啊。

    ”小伙子,不错啊,有手段啊。“老头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而今眼下,这等古物,若是这么直白的捡来,那可是犯罪的啊。

    ”呵呵,老人家,你可别冤枉我,我可什么也没说,也没做。“周延其实也没想到,这家伙会一五一十的给倒出来。

    要知道,这类东西是要上交的,毕竟是属于国家的东西。这老头如今既然抖出来了,那说明还有谈判的筹码。

    “小子,你别得意,我就是上交,也不会卖给你,你就是去告发也没用。到时我还是可以荣誉加身,五百大洋和一面锦旗,我老人家也算为国为民有贡献的人了。”老头转念一想,觉得大不了鱼死网破,你威胁我没有用。

    “老人家,我可没威胁你啊,你别冤枉好人。我只是想买这个卷轴而已。况且还不知道这个到底是不是古物的,没人证明得了的。”周延没想到这个老家伙还真难缠,原以为是个古板的老人,现在看来,是个老谋深算的货。

    “爷爷,这位先生,你们不要在争了,这样吧,先生,两千块钱卖给你了,爷爷,你就不要在坚持了。”一旁的玉儿在一边看着两人争锋相对,都不愿退让,想着最近自己资助的几个孩子马上报名了,还差两千块钱的报名费。她就强硬做主,给定下了价。

    周延倒是愣住了,没想到,这个姑娘如此明理。而一旁的老头则叹了一声,也不再说什么。他知道自己的孙女最近要资助的几个学生,而且正需要两千。

    周延也不再说话,拿出两千块给了那姑娘,结果卷轴。那卷轴入手便有一股暖流融入他的身体,说不上的通透和舒爽。慢慢的打开了卷轴,一阵微风拂过,撩起了玉儿半边的脸。

    周延一下子震惊了,那是魔鬼和天使的结合,一边美若天仙,一边如地狱恶鬼。而且还是真的有鬼气集结于那半边脸。

    难怪啊,周延本来一直想不通,如今这么发达的医学技术,植皮早已不再是难事,为何这姑娘竟然没去呢?从老者这堆古玩和穿衣用度看出,他并不却那钱啊,为何不带自己孙女去植皮整容呢?原来,竟然是因为,这半边脸,被鬼气侵蚀了啊。

    “对不起,吓倒您了。”玉儿赶紧低下头,把头发再拢回去遮住那半边脸,带着些许伤感和自责,听得周延很是心疼,多好的姑娘啊,为何竟有如此遭遇。

    “姑娘,不要害怕,我有办法。”既然是鬼气侵蚀,还别说,这难不倒周延,当然,难不倒的是华盖。

    一句话仿佛枯萎百年的老树重现生机,彷佛千年干涸的古井在此涌出甘泉。那老者和这玉儿姑娘被周延的话惊得说不出话来,玉儿姑娘更是楞的呆住了,都不知道说什么了。

    “什么,小子,你刚才说什么,你有办法?什么办法?”老者一把拽住了周延,全然没有了刚才那般古板和老道,此刻就像一个突然听说有糖吃的孩子一般兴奋异常。

    多少年了,第一次听到让自己特别在意的事,比那范进中举还要振奋他的心,满怀期望的看着周延,这个突然出现的少年,他莫非是上天派来,奖励孙女这十几年行善积德的神仙不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