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吾好梦里杀鬼 > 第97章 蹩脚的七星阵(完)
    一辆满载着桃树的汽车开进了兰花苑,此刻等待在里面的人早早的前来卸货。看着一株株还带着未摘完的桃子的桃树,工地上的工人满头雾水。这是要请我们吃桃不成,可这数量也不对啊。

    杨梓良看这一共七颗百年桃树运来进来,心里有些踏实了。都说这桃树可是魑魅魍魉,妖魔鬼怪的大克星啊,这回在布上大阵,可就万无一失了啊。周延,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子,也想跟自己争,你还嫩了点。

    “爷爷,就这几颗桃树就能解决问题?”杨鼎天有些不敢相信,要知道,这块地最近可是闹得很凶啊,要不是霍氏花着大价钱给压着,怕早已沸沸扬扬了。那每一个去世的建筑工,可都赔了不下百万啊,也算是下了血本了。这些,自己可私下倒贴了不少,可不能让董事会知道,不然自己可吃不了兜着走了。

    “放心吧,大孙子,爷爷办事你还不相信啊。”杨梓良拍着胸脯,向自己的孙子打着包票。回去仔细研读了老祖宗留下的撼龙宝典,此刻的杨梓良也是有了十足的底气。

    他杨家的可是正宗的撼龙术,是杨公风水正儿八经的的传人,可不像某些下九流的,也不知到从哪冒出来的,从哪儿学来的一些家伙,连个师承都没有,还在自己面前搬弄。

    简直就是关公面前舞大刀,鲁班面前抢残血啊。哼,小样,今儿过后,可没有你什么事了。我要让你看看,姜还是老的辣,风水还是有师承的香。

    “杨先生,你要的七颗百年以上的红桃树给您运来了,您签个字。“查看验收了下,便让包工头带着人将这七颗桃树按照之前挖的坑给摘下去。

    然后布置好香案,摆上香烛,便开始做起了法来。毕竟这杨梓良不是道士出身,临时抱佛脚学了几个跳大神的舞步。还好现场之前就已经清场了,不然,这么一个老头子,在那跳大神,怪搞笑的。

    阴阳两界山,此刻的天煞鬼一脸黑气,正透着两界山的云视镜察看着鬼界的飞地。不过这回这镜子中出现了非常清奇的画面,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头子,在那跳着舞。

    天煞鬼满脸不可思议,不过鬼主就在旁边,想笑却不敢笑,只得憋着。话说,憋得还真认真,鬼脸都不断在变换着。

    ”天煞,看到那个老头了还有他旁边的那个阵法了吗?“鬼主淡淡的声音传来,分不清男女。不过据传闻,鬼主是女的,谁知道呢。

    ”吾主,那个阵法看起啦像是七星阵,可是恨蹩脚,那老头跳的姿势很像七星禹步舞,只是,他的脚法凌乱,形似神不似。“天煞鬼一针见血的指出,这就是一个蹩脚的七星阵,虽有七星之形,而无七星之神。

    ”呵呵,不错。那的确是看起来像七星阵,实则是七步唤魔舞。那是当年跟一个跟魔族有着渊源的人创下的,不想,如今竟然有人使出来。可惜啊,魔界被彻底封死了,唤不出来魔了,也只能让他的心魔更甚。“

    ”心魔?这老头有心魔?“天煞鬼很好奇,这鬼主也太厉害了,居然能看穿人心,知道这老头染上了心魔。

    魔虽已灭,但人心未死,终有入魔之心,虽批人身,却行魔事。所以,如乱当初天界的仙神怎么打击魔族,魔族都能存得一份生机,关键还在于人心。

    ”现在交给你一个任务,去引诱那个老头,使他内心的恨意彻底激发,还有他的孙子,内心的邪恶也很强大。去吧,必要时,统领那片飞地的百鬼。“一枚紫色的令牌飞入天煞鬼的手里,那正是百鬼令,可以号令世间百鬼。

    一个人尴尬的跳完了舞,擦了擦额头的汗,杨梓良回身喝了口茶,歇口气。心里一颗石头暂时落下了啊,事情告一段落了啊。

    ”爷爷,可以了吗?“杨鼎天看着满头大汗的爷爷,递了个纸巾上去擦了擦脸。从小跟着爷爷相依为命,这点亲情小事还是必要的。

    ”鼎天啊,好了,这下你可以安心了。“看了看七颗已经摆好位置的桃树,长长的舒了口气,认为自己的这个阵法在加上自己的禹步舞,这次是万无一失了。

    霍瑶一个人,坐在酒店的办公室里,此刻的她,有了那么很深的迷茫。毕竟玄女给她说的话,经过她不断的思想斗争,还是难以接受。虽说她跟白茜并非感情多深,可是让自己去插足,倒真的不符合。

    可是自己冥冥之中,也不知道怎么了,竟然对那周延,有了那么一层深深的好感,让自己无法摆脱这个深渊。

    ”小主,你怎么了?“玄女看出她的迷乱,也清楚知道,命啊,这东西,真的很让人为难。当初,虽然知道他的天命,他的仙班,虽然知道自己不可以爱上他,却最终还是爱上了他,最终也能双双受伤。

    即使经常看见,也只能各按一边。那就是命啊,还是天命,天命不可违,天道不能改。这不仅是钉在人类身上的枷锁,也是拴住她们仙神的锁链。

    强如女娲娘娘,也只能在这其中,不能彻底超脱。无数个轮回,无数个分身,那些站在九天之上的神尊们,一次次的探索,去打破这个天命和轮回,却最终还是功亏一篑。

    可想而知啊,小主啊,你的命运也许早就注定,即使你是娘娘的分身,时机到了,可以调动娘娘法身强大的法力,却难以摆脱啊。

    周延啊,周延。你究竟是何方神圣,竟能惹得娘娘如此关心。

    ”华盖啊,你记得前天那融入我身体的河图洛书吗?“此刻,被别人念念不忘的主人公,正在用纸和笔画着简笔画。

    ”尊上,你这九宫图化的不错,河图洛书这可是开天神物,我们只知简单的河洛之理,至于那真正蕴含在里面的大道,恐怕需要您自己去悟了。“华盖一副高深莫测的说到。

    那河图洛书据说是跟你伴生的宝贝,论道对于这方面的理解,即使你如今化为这般模样,你也肯定理解的比我们透彻,你倒好,来问我们,我们哪有你知道的多啊。

    ”咚咚“的敲门声想了起来,周延以为是白茜来着,便跑去开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