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吾好梦里杀鬼 > 第100章 迟来的遇见
    这该死的月老,没事给我瞎系那么多红绳子,这不是让我背上花心的称号嘛。

    此刻远在月亮之上的月老打了个寒颤,这是谁在记挂自己啊,来者不善啊。

    “木瑶姬,你也不要生气,这是天命,皇天后土,天造地设,这是任何人都拆散不了的。”玄女在一旁淡淡的说到,她知道,这时候安慰不一定管用,事情说出来,说白了,也许到另有玄机。

    白茜神情黯然,知道说了也白说,撇过脸去,不在言语。看的一旁的周延有些心疼,都怪自己啊,给不了她幸福,为何当初还要撩呢。

    想了想,猛地给了自己一巴掌,打的霍瑶和白茜都惊呆了。一旁的诸神也是诧异非常,这个尊上,不按常理出牌啊。

    “周延,你这是做什么?”白茜诧异的问道,她没想周延会那么重的打他自己,看着那红彤彤的半边脸,惹不住出声问道。心里却有些无法说出来的滋味,只是不便表示。

    “白茜,我对不起你,是我花心了,可我还是喜欢你,可也对霍瑶有股分不开的感情,我,我不是人,我不是人。”抡起手来,又扇了自己几巴掌。被白茜和霍瑶迅速的赶上去,一左一右拉住了双手。

    “你们?”看这她们俩舍不得的表情,周延内心是狂喜,看来,事情还有转机。

    “你这是干嘛,我们又不是普通的人,感情的事又怎么会跟普通人一样呢,你说对吧,霍妹妹。”白茜想开了,她们是神仙,不是如今的凡人,凡人要遵守的东西,她们可不需要。两人喜欢周延就喜欢周延吧,毕竟作为至高的皇天,怎么可能就只有后土呢。

    霍瑶明白的点了点头,也跟着附和道,毕竟作为后土的她不点头,这事也没得商量。只是白茜在前,她在后,这件事让她很愧疚,而这样,才是最好的,她的愧疚也就荡然无存了。

    一旁的华盖翻着白眼,这尊上,你不是人,你当然不是人了,你是皇天,你是至高神之一。这点小事还要这样搞,有没有搞错,神的面子何在啊。

    兰梅苑,一夜之间,栽种的七棵桃树全部枯死。杨梓良和孙子看着这枯死的桃花树欲哭无泪。怎么这样,怎么会这样,明明书上记载这个阵法有用的啊,可为何最后还是失败了。

    一旁工人临时的住房此刻成为一片废墟,也幸亏昨晚上大部分人出去喝酒了,不然,损失大了。杨鼎天看着抬出来的几具尸体,心里在滴血啊。

    董事会今早就都得到了消息,打电话来询问怎么回事,不行就让他辞职,他也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众人的愤怒给压下来的。

    “爷爷,这就是你给我大的包票?这就是你说的万无一失。”有些着急的杨鼎天都顾不得其他了,直接质问起自己的爷爷来,全然没有了当初爷爷一手把他养大的养育之情。

    “鼎天啊,怪爷爷没用,这是鬼界的飞地,恐怕我们是无能为力了。”杨梓良呆呆的望着这一片混乱的场地,古稀之年的他,此刻面如死灰。

    怎么会,怎么会这样啊,老祖宗明明就是这样记载的啊,怎么就不管用了呢,这可怎么办?难道天要亡我祖孙二人吗?

    “杨老,这就是您说的,可以解决的问题?”霍瑶此刻站在这里,看着满地狼藉,和躺在那里的几具尸体,内心是愤怒无比。之前让周延来解决这个问题,这杨老非要来插一杠子,这不,问题没解决,事态倒是更严重了。

    “大小姐,这...”杨梓良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耷拉着脑袋,一言不发了。

    “霍瑶,此事也还有转机,只不过更麻烦了而已。”周延来回看了看,跟华盖商量着,感觉事情还没到不可挽回的地步。

    这虽然是块飞地,可也是两届争议之地。又争议就要解决,如何解决?当然是和平共处了。

    如何人与鬼和平共处,这里就要用到天道定下来的规则了。

    本来生人居于阳地,鬼居于阴地,是风水的基础常识,可总有半吊子的风水师,把死人葬在阳地,生人住在阴地,这就导致了很多阴阳颠倒的事情了。

    但也不代表无法解决,首先,风水要看人,福人居于福地嘛,没有福气的人,肯定不能居住在好地方,不然,福地也会变成恶地。

    这人气嘛,可以聚集。如何聚集,就看舍不得花钱了。一般出现这样的地方,就要在配套设施上动手脚。比如出钱在一些阴地独家盖福利院这类的。

    用那些福利院的善行来压制这里的邪气,当然,这类还必须先做几场法事,驱除掉鬼气才行。

    “周延,你有办法?”霍瑶其实也问了九天玄女,然而玄女久不在人间走动,对于人间的龙脉走向不是很清楚了,所以也是一头雾水。而这方面,华盖却是非常在行。毕竟天下玄门五术,不出华盖之下。

    “是啊,不过,霍氏要舍得花钱,这附近要建三个福利性质的机构,什么福利院啊,免费养老院啊,免费图书馆啊,这得你们霍氏拿钱。然后还要请九十九个和尚来念经,九个道士来做法。最后我在布下九九重阳阵,可保此地安宁。”

    周延这么一说,杨梓良豁然明白过来,居然还有这么好的方法,这周延到底是何方神圣,为何比自己还精通。

    唉,长江后浪推前浪,一浪更比一浪强啊,老了,接下来是他们年轻人的天下喽。可是,自己咋就那么不甘心呢。

    “你说的那管用吗?花钱?要是花了钱,没有效果,你负责啊。”杨鼎天看这周延要处风头,感觉出来搅那么一棍子,不为别的,就位恶心恶心这周延。

    “要不,你来。”周延反激道。看着周延一副云淡风轻,无所谓的表情,杨鼎天怂了,没办法,形式比人强。

    这块地再不快点解决,自己就直接可以辞职了。董事会那边,耐心可是有限的。

    看这杨鼎天不说话,霍瑶狠狠白了他一眼。然后掐了周延一把,说到。

    “你必须给我解决了。”

    周延讪讪地点了点头,没办法啊,他这里也是形势比人强啊,这两位可是自己惹不起的啊,必须给她办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