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吾好梦里杀鬼 > 第170章 萨家来人
    “哦,原来是白师妹带来的人啊,可是应该懂规矩吧,怎么说话如此横呢?白师妹啊,交友要慎重啊。”原来自这小子还是他陶家的人,不过既然犯错了,的确要教训几句,不然,我们张家道门之首的面子往哪搁啊。

    “我这朋友怎么了?“白茜眼寒若霜,这个姓张的,还真以为他们张家如今还是道门之首啊,这么横,若不是其他家族的支持,早被葛家给踹了。

    ”白师妹,你这同伴要在这里惹事生非,可是他自己亲口承认的,大家都听到了,这是严重挑战我们道门的威严的。“姓张的没想到这个白茜会维护这个家伙,倒是有些惊讶,但是,理在他这里啊。

    俗话说,有理走遍天下,无理寸步难行。自己占着理,我还怕他。如今道门聚首,这么一个没背景的家伙,势必是一只旁观的蝼蚁,不足为重,搞不好还可以拿来杀鸡儆猴。

    如今,我们张家也相继诞生不少杰出人才,那个出门在外,如今有所大成的家主的幺弟,习得一身惊世骇俗的法力归来,我龙虎山天师府的大名,又将成为道门的标志了。

    他葛家有备而来,我们张家自然也是有万全之策。没用金刚钻,可不敢揽瓷器活啊。

    “张师兄,貌似我男人没有惹事吧,惹事的一向都是他们吧,莫非,张师兄是对我们陶家有意见吗?”白茜被刚才周延的表现非常自豪与满意,身为他的女人感到很幸福。

    “你男人?你是说,惹事的一直是他们姓邵的。”白棋这么一说,姓张的倒有些诧异。没想到,这个家伙还是白茜的男友,真是一朵鲜花插牛粪上。

    如今白茜搬出了陶家,毕竟站在统一战线上的两家,可不能撕破脸。刚才只关注诱人闹事了,倒没仔细去考虑。现在想来,这个姓邵的,貌似是跟葛家一伙的。

    “你过来。“忽然间想到了什么,便朝邵春雨招了招手。

    邵春雨见状,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可是,如今只能硬着头皮上了,但愿他葛家的威名,能够派上用处。

    ”你们是什么人?“这问的倒挺傻的,那邵春雨刚才都说了,他这又问一遍,是不是考虑大家的智商啊。

    只不过,明眼人已经发现了些不对劲,这话里有话,这家伙,是给自己找台阶下啊。

    ”在下邵春雨,是葛家协作家族邵氏的人。“感觉这位问的莫名其妙,毕竟他邵春雨的天资,还是差那么一点点的。

    ”你无故惹事生非,还往别人身上泼脏水,真是可恶,你是想挑战我们道门的威严吗?“听到葛家协作这四个字,这张姓道士立马变了个脸色。

    每次都说的那么大义凌然,那么合乎大理,倒也让人感到,这家伙,是不是就是道门代言人啊。

    “仙师啊,你刚才也看到了,是这家伙自己承认他惹事的啊。“邵春雨一时间脑子也有些短路。

    “你还真能狡辩,不是逼迫他承认,他能屈打成招吗?”这姓张的如今铁了心站到周延这里了,自然说话也是处处维护起这边来了。

    “仙师,我们是葛家协作家族。“看来是时候搬出葛家的金子招牌了,但愿有用。这个邵彦飞还是比邵春雨强了不少,这时候知道,可能这里涉及到的边边道道不是他们能知道的。

    但保险起见,还是搬出台面,这样,或许还能让对方有所顾忌。

    张姓道士一瞪,看来,自己今天碰上茬子了,双方都不是好惹的。唉,自己没啥事跑出来装啥能手啊。

    这下好了,自己该怎么收场呢?这边陶家是自己家族彼此互帮互助多年的,那边的葛家情谊还在,还没彻底撕破脸,真是左右为难。

    ”恩人,你怎么在这里啊?“一声莺莺之语,倒是一下子将众人的视线挪开,这张姓道士一脸舒展开来,趁着众人都在看美女的当下,溜之大吉,虽然有些狼狈,但比骑虎难下比较好吧。

    ”玉儿?你怎么来了。”来的这人,周延差点没认出来。不过走到近前,他才想起来是谁。

    正是那个自己给驱逐了鬼气的郑玉儿,此刻,她正一身道袍,上面绣着一个别致的绣徽,那绣字正是一个萨字。

    一旁的白茜和霍瑶顿时满眼醋意的盯着周延,让他感觉到了压力山大啊。

    ”我跟随外公和舅舅等人前来参加道门大会,你呢?“郑玉儿也是七窍玲珑心的女孩儿,想到之前周延告诉过她,他已经心有所属,如今一旁三个敌视自己的大姐姐,怕就是了吧,可为啥是三人呢?

    他不是只喜欢一个的嘛,莫非,他也是一个脚踏三只船的人?那简直是好是坏呢,郑玉儿略微红了下脸。

    ”你外公和舅舅?你外公的疯病好了?”记得郑老头告诉过他,玉儿的外公在家族大变中变得有些疯癫的。

    “嗯,外公看到我后,疯病就好了。舅舅如今已经可以撑起家族大任了,听说是你救了我,他们一直想向你表示感谢呢。“

    虽然说的轻巧,但是里面的眼泪肯定也流了不少,不过,如今,萨家没事,到也让周延欣慰,比较萨守坚与自己也算有缘,而且,那郑老头送了河图洛书给自己,那可是天大的缘分啊。

    ”这位恩人,多谢你帮玉儿治好了脸,我萨家感激不尽啊。“来的一群人,跟郑玉儿穿着同样的道袍,绣着,同样的绣徽,为首的胡须发白的老者,一脸的刚毅,只不过,如今看向自己的多是感激之情。

    ”举手之劳,也是缘分之至,萨老不必介怀。“周延陪笑道,毕竟是熟人,自然以礼相待。

    ”我们萨家本来已经不问道门之事,只是,最近从许家那里得知有个道门大会,便决定来凑凑热闹,没想到遇到恩人,也是缘分,恩人莫非也是前来参加道门大会的道门人士?“为首的老头说话中,如雷音滚滚,带着些罡煞之气。

    ”呵呵,陪朋友前来,凑个热闹,开开眼界,也不算什么道门人士,就是一个访客。“周延客气的说到,毕竟,自己还真不算道门人士啊,没用师承,也没有族传。而且,自己也不会太多的醮科仪式,更不会开坛布法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