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吾好梦里杀鬼 > 第273章 老张头的往事
    我们不是一家人了嘛,让霍瑶突然很是感动,抬头看了看白茜和周延,从他们眼中得到了一丝安慰,顿时,那些担心而带来的不安,有了那么一丝的好转,勉强做了一个微笑的表情。

    “我只是担心,当我们诸身合体后,还会不会再有我的存在了呢。”霍瑶微微一笑很倾城,却透着一股生死薄凉之意,让周延和白茜倒是一惊,尤其是周延。

    这么长时间,都是以感念天下苍生,以营救天下苍生为己任的自己,倒是忽视了这个问题,这不仅应该是她霍瑶该问的,更应该是他自己该问的啊,这诸身合一后,是否还有自己呢?

    无论是昊天大帝,还是伏羲先圣,亦或者是天皇大帝,他们是否也思考过这样的问题,可能因为他们苍生观念太重,导致根本就不会去思考自己的,可是,自己呢?

    毕竟这一世人身,若是就这么白白而去,那不是留下一地鸡毛?白茜以后怎么办?自己真的对得住她吗?想次种种,他看向霍瑶的眼神,也多了那么一丝迷茫。

    看着同样迷茫的二人,白茜没来由的心里一阵暗伤,随即鼻子一酸,那两行清泪不争气的留了下来,有时候,修为低倒是有修为低的好处,一个寻常人,过者平常淡然的一生,嫁一任丈夫,生一房孩子,将孩子培养长大,然后看着子孙满堂,跟相扶到老的白发丈夫相偎依,总比那位天下苍生而着想的神仙要好很多。

    或许幸福总是那么平淡无奇方为真,自己的那点小愿望,或许才是最大的奢侈,想到这,白茜终于忍不住,那泪水彻底决堤了,被她这么一哭,倒是让周延不是滋味,让霍瑶都有点不知所措了。

    他们只考虑自己回不回得来,可没有考虑,一旦他俩回不来,只留下了白茜一人,徒然伤感,消失并不算很伤感,毕竟消失后,什么也不存在了。可留下来的人呢?也只能忍受失去的痛苦而独自承受。

    “白姐姐,我们.....”想要安慰,却发现自己都没有说服自己的理由,又哪来说服其他人的理由呢?顿时觉得自己曾经那么多劝人的词汇,一下子变得特别贫乏了啊。

    三人这么一搞,只能暗之伤心,谁也劝不了谁,一时间气氛有点尴尬。

    金陵城城东那块,是一个小镇,小镇上风和日丽,风水养人,小镇不算大,也算不上热闹,但因为有全日制中学的缘故,使得本地的一些小商户还是比较多的,大型超市倒是没有,毕竟,这镇上太久远,显得比较老旧。

    镇上西面有条小路,夹在两栋民居之间,小路很窄,大概只能通行两辆小轿车的模样,前段基本上连着两旁民居的前面面前水泥路搭的的,一直往前,很快就到了一片土路,这里基本没什么人居住,越往下,路越窄,只能容得下一辆车通行。

    一片都是荒郊野地,没有村落的影子,大概驱车十分钟左右,才能看到一片庄子,那庄子没有多少人烟,大部分的人都出去务工或者做生意了。

    老张头是这地方留存不多的几户老人,守着这一片祖地,农忙时种个地什么的,闲下来时,老张头那也是很忙的,他路子也是比较广,因为,他是这个镇附近的老香头。

    平常谁家做家谱会,或者给孩子断关什么的,亦或者谁家被仙家附身之类的,都会来找他,他都会给别人办的妥妥的,十里八巷的,方圆之内的神婆仙家,都是他给立的堂口,都是他的徒弟,都会尊称他一声先生。

    这日,老张头正在家里忙着整理,明日是镇上一个大老板家族的家谱盛会,请的他去做事的,这可是大活啊,这个家谱会是一个家族同姓之人聚集的盛会,子孙茂盛的家族堂口,上百户家族的,一年都是好几会,这子孙不旺的,几十户人家的,甚至只有几户人间的,一年也会搞一次,一般都是轮流的。

    每一个家谱会都有一个家族排行最高,资历最老的作为会长,会长对于这个家谱会是很有发言权的,谁家有什么困难了,有的在家谱上都会帮衬不少,都是一个根下来的啊。

    所以,这样的家谱会每家都会非常在意的,甚至很隆重对待的,每一个前来上会的,都会在前一天沐浴,以求最完美之身前来参加的。

    这地方有种说法,叫做大会小事。大会便是这个家谱会,小事嘛,便是家里谁娶亲结婚啊,谁过大寿啊之类的,相比于很重视的家谱会,这些都算有点小事了。

    老张头干这一行,也快四十年了,年轻的时候,自己本来是个勤恳的农民,只是有一日自己在田里劳作,那是的农村劳作,都是自己带着水壶和干粮的,天亮时去上工,天黑时收工,忙的那是累死累活的啊。

    那日的老张头,难得忙了一个阶段,便坐下来休息一会儿,拿起了水壶开始喝起水来,也许是太劳累的缘故吧,他居然看到地上一个小人再向他讨水喝。

    这老张头当时也是一惊,怎得这就百日撞鬼了啊,不对啊,这小人不像是要害人的样啊,看了看自己水壶里不多的水,可能当时也是一时动了善心,便往地上倒去一滴。

    只见那小人张口接住,随即拱手朝这个老张头做了个揖,随即消失不见了啊,地方没有留下一点痕迹。

    随着清风一阵,这老张头忽然感觉身上有了使不完的劲是的,当下干活干得可使劲了。

    当晚劳累了一天的他,回家休息的时候,再睡梦中,迷迷糊糊有个小人来找他,说是城隍爷的随从,这个老张头一听是城隍爷找他,可不敢怠慢,感觉跟着去了。

    迷迷糊糊中,被这个小人带到了一个府衙似的地方,那里跟以前老张头去过的庙里很像,只是上尊坐的不是菩萨,而是一个官老爷一般的存在。

    那小人将这个老张头带到了大厅里,随即便消失了,紧接着,那个坐上的官老爷说话了。倒是把这老张头吓了一跳,感情今日自己撞到神明了啊。

    “张姓善男,吾观尔等有仙缘,特化为小人找人讨水喝,你心地善良,果然是一个极好的人,今日找你来,是想让你开堂立事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