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都市透视玄医 > 第二百二十九章 如临大敌
    张扬从玄医真经的传承中知道白中南体内的那只小虫子叫做金蚕蛊,乃是苗疆蛊虫中高等级的蛊虫。

    所谓蛊虫,就是某些邪恶的蛊巫师将各种毒性强大的毒虫放在一个封闭的容器中,让它们在里面自相残杀,最后剩下的那一只毒虫便是蛊虫。

    随后巫师用自身鲜血喂食蛊虫,和蛊虫形成某种类似心灵感应一般的联系,随后运用巫术秘法炼制,这才形成功能独特的各种蛊虫。

    张扬从玄医真经的记载中得知在上古仙界也有着蛊巫师的存在,和仙界蛊巫师炼制的蛊虫相比,地球上的蛊虫只是最低等级的蛊虫。

    张扬暗暗皱起眉头,每一只蛊虫的背后都有着一个阴森狡诈的蛊巫师,这只金蚕蛊身上带着淡淡的灵气,是一种非常强大的蛊虫,那么它背后的那个蛊巫师一定非常的强大,张扬知道那个神秘的蛊巫师用金蚕蛊来对付白中南一定有着不可告人的目的。

    更让张扬感到无奈的是虽然玄医真经中记载有如何对付金蚕蛊的办法,不过需要耗费大量的灵力,可张扬的功力目前不过炼气期初级阶段,他体内的灵力少之又少,根本支撑不了驱逐这金蚕蛊所需要的灵力。金蚕蛊和它的主人有着独特心灵感应,而且处于白中南最关键的心脏位置,一旦不慎引起那蛊巫师的注意,那么后果不堪设想。

    张扬轻轻叹了一口气,最起码功力达到金丹期才能游刃有余的将这只金蚕蛊从白中南体内剥离,可他现在不过才炼气期初级阶段,张扬也不知道何时才能到达金丹期。

    想到这里张扬抬头看了一眼表情焦急的白凝冰,心中充满了愧疚。

    张扬决定一定要想办法再搞到一块帝王绿翡翠,利用帝王绿翡翠蕴含的灵力尽快把功力提高到金丹期,省的夜长梦多,因为白中南的性命已经掌握在这只金蚕蛊背后的那个神秘蛊巫师手里,只要他愿意随时都可能要了白中南的命。

    对此张扬很担心白凝冰,这蛊巫师没有立刻要了白中南的命而是让他在病床上躺了大半年显然另有所图,他不会无缘无故的浪费这样大的力气对付白中南,其中必有阴谋。

    而白凝冰现在是白家标志性的人物,张扬很清楚白凝冰很可能被有心人所盯上,张扬隐隐有种想留在白凝冰身边保护她安全的想法,因为白凝冰现在真的很需要人保护。

    “张扬,你快说话呀,我爸爸他到底怎么了!你是不是发现什么了,求求你告诉我好吗!”白凝冰带着一丝哀求对张扬说道。

    勇伯眼中闪过一道精光,先是安慰的在白凝冰背上轻轻拍了一下,随后却是扭过头盯着张扬说道:“冰儿,你先不要着急,先让小张大夫休息一下,他可是你的好朋友,难道你还不信任他吗!你放心,小张大夫要是有了发现绝不会隐瞒我们的,对不对呀小张!”

    张扬听了勇伯的话一阵苦笑,勇伯这话看似在劝慰白凝冰,不过句句却是在挤兑张扬,同时带着一丝淡淡的威胁。

    张扬当然不喜欢被人威胁,可他也理解勇伯这样做的动机,尤其是其中还牵扯到白凝冰,所以张扬并没有介意勇伯的态度。

    张扬慢慢站起身来,正想把他的发现对白凝冰和勇伯坦诚相告,就在这时张扬突然感到有种被窥视的感觉,不由得抬头向病房房顶看去,只见白中南病床的上面有一个小小的镜头隐隐闪烁着一丝红光。

    张扬立刻反应过来这是摄像头,于是微微皱起眉头不动声色的对着勇伯用手向上面指了一下!

    张扬很明白事关重大,一旦引起金蚕蛊背后那神秘的蛊巫师的警觉后果不堪设想,张扬不得不慎重。

    勇伯非常的警觉,他第一时间就明白了张扬的用意,看到张扬如此慎重他的眼中闪过深深的忧虑,随后大踏步的走到门前拉开房门,对着走廊大声喊道:“阿龙、阿虎,你们过来一下!”

    阿龙阿虎已经把王强送出了医院,听到勇伯的话立刻走了过来,对勇伯恭敬说道:“勇伯,您有什么吩咐!”

    勇伯眼中寒光一闪,大声的吩咐道:“阿龙,你现在立刻到隔壁监控室,切断对病房的一切监控,没我的命令不能打开,听到了吗!”

    勇伯为了保证白中南的绝对安全,在他病房的隔壁设立了一个监控室,同时在这栋病房的入口以及整个走廊、白中南的病房以及其他房间安装了许多摄像头,安排专人二十四小时值班监听,可以说是煞费苦心。

    勇伯知道张扬一定有了惊人的发现,为了杜绝这些事情泄露出去,所以勇伯当即立断决定暂时切断对病房的监控。

    “是!”阿龙刚刚被勇伯提拔到白家保镖队副队长的位置,对勇伯的忠心达到了最顶点,立刻答应一声拉开隔壁的监控室的房门,坚决的执行了勇伯的命令。

    “阿虎,你带人守在这个门前,禁止任何人出入,出了任何闪失我拿你是问!”勇伯冷声对阿虎吩咐道。

    “是,我坚决完成任务!”阿虎说完对着其他几个保镖挥了挥手,几人如临大敌的挡在了白中南病房门前。

    勇伯见状点了点头,随后来到张扬身边,对着张扬说道:“小张,我敢保证这里已经安全,咱们的对话绝对不会泄露出去,现在有什么话你可以放心的讲了!”

    白凝冰从张扬和勇伯的做派中也感到异常,她仿佛想到了什么,一脸沉重的沉默下来,默默的等待着张扬的话。

    张扬深深吸了一口气,整理了一下心中纷乱的思绪,却是没有立即把白中南的真实情况告诉白凝冰和勇伯,他怕两人一时间接受不了。

    张扬循序渐进的对勇伯和白凝冰问道:“凝冰,勇伯,我刚刚确实有了一些发现,不过我在告诉你们之前想了解一下,白——白叔叔他有没有什么生死仇人,在发病之前有没有什么异常的表现?”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