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都市透视玄医 > 第二百三十九章 针锋相对
    男人最恨的就是被女人说不行,何况被说得人是张扬,听了白凝冰的话张扬一阵热血上头,盯着白凝冰脱口而出的说道:“白凝冰,你给我听好了,我张扬向你保证一定在一年之内治好你的父亲,要是治不好你怎么说我都行,可现在请闭上你那尊贵的嘴巴!”

    张扬说完这句话感到非常的过瘾,可同时隐隐有些后悔,因为他对一年内治好白中南并没有把握!

    要想在一年内驱逐白中南体内的金蚕蛊,张扬他必须将修为提高到金丹期,最起码也要到达炼气期巅峰,那样才有尝试的机会。

    说着非常简单,可实施起来却是非常的难!

    严格来讲处于炼气期的修真之人还不能算真正的进入修炼世界,充其量算是修真的初级阶段,无论是能力还是身体状态还在“人”的范畴之内,只有跨入金丹期才算是真正进入一个暂新的世界,举手投足间翻山倒海,可以使用御剑飞行等修仙手段。

    可金丹期修真之人来讲就是一个很难迈过去的坎,不知道有多少修炼终其一生只能蹉跎在炼气期,黯然消失在修真的路途之中。

    尤其是现在地球灵气稀薄,如果没有天大的机缘,张扬想要在一年内跨过金丹期将是基本不可能的事情,即使是达到炼气期巅峰也有着很大难度。

    可是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也容不得张扬反悔,张扬咬了咬牙,心中暗自下定决心一定要在一年内达到金丹期。、

    想到这里张扬眼神灼灼的看着白凝冰,心中充满了必胜的信念。

    白凝冰听了张扬的话眼中一道惊喜的光芒,可却是瞬间冷下脸来,对张扬冷声说道:“什么,要用一年的时间,你还好意思这样理直气壮的骂我!半年,我就给你半年的时间,如果在半年内你能治好我的父亲,我白凝冰随你处置,别说你骂我,就算你打我都成!”

    “你——”张扬听了白凝冰的话一阵气结,一年内治好白中南都已经非常勉强,张扬哪里敢答应半年。

    “你什么你,要是你做不到请你现在闭上你的嘴巴!”白凝冰针锋相对的对张扬说道,把张扬刚才说的话原封不动的还给了张扬。

    勇伯看着两人争吵的样子却是笑着摇了摇头,非但没有担心反而隐隐有些欢喜,因为白凝冰之前的表现实在太理智了,理智到接近冷漠的地步,现在的她才像一个二十出头的女人。

    勇伯笑着对白凝冰使了一个眼色,随后对张扬说道:“小张,冰儿只是担心老爷的病情,所以她表现的急躁了一些,你可不要介意!”

    张扬听了勇伯的话心中舒服了一些,对勇伯说道:“好男不和女斗,勇伯你放心,我才没有生气!”

    “诶,这就对了,咱们男人的胸怀就该大度一些!”勇伯呵呵一笑,接着对张扬说道:“小张,我知道在半年内让你治好老爷的病有些强人所难,可是一年的时间实在有些太久了,有没有快一些的办法?”

    张扬听了勇伯的话叹了一口气,对勇伯说道:“勇伯,我也想快一些治好,可——可我现在的能力确实达不到!不过——”

    勇伯和白凝冰听了张扬的话精神一震,白凝冰脱口而出的对张扬说道:“不过什么,你快说!”

    张扬也没有卖关子,对两人说道:“确实有一个更快让你父亲醒过来的办法,甚至明天就能让你爸爸醒过来!不过这办法非常的难!”

    “什么办法你说,不管多难我一定做到!”白凝冰斩钉截铁的对张扬说道。

    勇伯却是神情一凝,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他对张扬说的那个办法大体已经猜了出来,这办法确实非常的难!

    张扬看了一眼病床上躺着的白中南,斟酌了一下措辞说道:“刚才我已经和你说了,你爸爸被人暗算体内有一只金蚕蛊,解铃还须系铃人,只要你们将暗算你父亲的那个人找出来,那么一切问题将迎刃而解!”

    “这——”白凝冰并不傻,相反非常的聪明,他的父亲昏迷大半年,可是暗算他的人却隐藏在暗处没有丝毫别的动作,甚至要不是张扬根本不知道这样一个人存在!

    现在已经过去大半年的时间,想必所有的线索都已经清除干净,这时再想把那像毒蛇一般的人蛰伏的人找出来根本没有丝毫可能,除非他再次主动跳出来。

    白凝冰突然脸色大变,有些大惊失色的对张扬说道:“你——你说我爸爸体内有那个人放的毒虫,这岂不是说我爸爸他现在还没有脱离危险,时刻都有危险?”

    张扬对白凝冰安慰的说道:“确实是这样!不过现在我虽然没有能力把那金蚕蛊从你父亲驱逐出来,可是对它采取一些限制的措施还是可以的,我保证它不会伤害到你的父亲。另外那人处心积虑的暗算你父亲总是有理由,之所以大半年不露面更是证明所图甚大,你父亲就是他手里的一张牌,到了时机成熟之时就会打出来,所以你父亲在某种程度上来讲是安全的。”

    白凝冰听了张扬的话心中稍稍安定了一些,可随后带着哀求对张扬说道:“有没有其他的办法,你一定有的,对不对?”

    张扬看着一向要强的白凝冰如此表现心中一阵不忍,他很想答应白凝冰,可惜他不能,因为他也想不出别的更好的办法,只能是对着白凝冰残忍的摇了摇头。

    就在这时勇伯出声对白凝冰说道:“好了冰儿,不要再说了,小张大夫已经已经尽力了!他刚才说的没错,背后暗算老爷的人一定有着阴谋,我预感他们真正目的还在于金玉阁!所以你现在最重要的任务就是管理好金玉阁,一定不能给他们可乘之机!”

    勇伯说着话转头看向张扬,出声说道:“小张大夫,救治老爷的事情就交给你了,你也不要有太大的压力,也不要拘泥于一年之约,什么时候有了万全的把握再为老爷治疗,省的打草惊蛇!另一方面我会派人追查当年老爷被暗算的事情,只要他们做过总会留下蛛丝马迹,就是跑到天涯海角我也要把那人给揪出来挫骨扬灰,只有这样才能消了我心头之恨!”

    白凝冰和张扬对视一眼默契的同时对勇伯点了点头,两人对勇伯的话非常的认同,勇伯见状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

    就在这时门口突然传来一阵阵嘈杂的声音,一个尖锐的声音透过隔音效果极好的门传了进来:“你算什么东西,瞎了你的狗眼竟然敢拦我的路,是不是不想干了!你们保镖队的队长王强呢,让他滚出来见我!”

    白凝冰听到门外的声音脸色瞬间阴沉下来,撇了撇嘴说道:“她怎么今天来了,真讨厌!”

    张扬能够明显的感到白凝冰对门外之人的厌恶,正不清楚外面那个女人的身份,只听到勇伯对着白凝冰说道:“冰儿,不管怎样她也是你名义上的继母,你要尊重她,等一会见了她不能再这样的态度,可不能向以前那样冷嘲热讽,明白了吗?”

    张扬听了勇伯的话才意识到门外的女人正是白中南的续弦妻子、白凝冰的便宜继母苏绮梦,张扬心中不由得一阵好奇,这苏绮梦能从白中南的秘书助理做到妻子的身份,想来必有过人之处。

    白凝冰冷哼一声,说道:“哼,什么继母,我可没有承认!”

    勇伯无奈的对白凝冰苦口婆心的说道:“冰儿,别的地方我不管,可现在是在老爷的病房,你总不想当着老爷的面和她争吵吧!”

    白凝冰听了勇伯的话撅了噘嘴,出声说道:“好了、好了,我知道了勇伯,只要她不主动惹我我才懒得找她的麻烦!”

    勇伯无奈的对着白凝冰摇了摇头,说道:“走吧,咱们出去吧,别让她误会咱们在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张扬看到白凝冰的样子大感有趣,从两人刚才对话中知道白凝冰和那苏绮梦的关系并不融洽,反而处处针锋相对,而且张扬隐隐约约的感到勇伯对那苏绮梦也并无好感,只是碍于苏绮梦的身份才不得不如此。

    勇伯向病房房门走去,想为那苏绮梦打开房门,白凝冰虽然并不情愿,犹豫一下还是跟了上去,张扬带着一丝看热闹的心态跟在了白凝冰的身后。

    勇伯刚拉开房门,一个身材靓丽的成熟女人映入张扬的眼帘,她身边带着一个大约七八岁、虎头虎脑的小男孩,手里拿着一个保温瓶,正愤怒的盯着阿虎,看样子对阿虎阻拦她进入白中南的病房非常不满!

    张扬意识到这个女人正是那神秘的苏绮梦,于是感兴趣的在她身上打量起来

    只见苏绮梦大约三十出头,有着一张典型的瓜子脸,皮肤白嫩、粉面桃腮,一双标准的丹凤眼,蕴含着一丝淡淡的迷蒙,仿佛一汪秋水,异常的明亮性感,小巧的嘴唇微微抿起,自有一股风流的气质。

    那女人身高大约在一米六五,身着一件白色纱裙,胸前的饱满高高鼓起,分外的迷人;裙下是两条浑圆修长的大腿,上面穿着一件肉色长袜,小巧玲珑的脚上套着一双细细的高跟鞋,尽显妖娆性感的气质。

    张扬看到这女人下意识的吞咽了一下口水,心中忽然明白为何白中南明知白凝冰反对还要把这苏绮梦给娶回家,这是一个典型的能让男人神魂颠倒的人间尤物。

    白凝冰无疑是张扬见过最美的女人,可这苏绮梦即使站在白凝冰的身前也不落下风,两人的美丽截然相反,白凝冰就像一朵天山雪莲,纯洁高傲,可却稍显冷漠青涩;而这苏绮梦则像一朵艳丽的牡丹,浑身上下释放着香甜诱人的气息,让人忍不住的沉浸其中。

    仿佛感受到了张扬那火辣的眼神,白凝冰第一时间扭过了头,当她看到张扬那宛如猪哥一般的表现时,眼神如同利剑一般剜向了张扬。

    张扬心中莫名一虚,对着白凝冰尴尬一笑,赶紧把目光从苏绮梦的身上移了开来,眼观鼻鼻观心的低下了头。

    “哼!”白凝冰冷哼一声,傲娇的抬起了头。

    “姐,你是不是不喜欢小赐了,我都好多天没见你了,想死我了!”就在这时苏绮梦身边的那个虎头虎脑的小男孩兴高采烈的跑到白凝冰的身边,一把抱住了白凝冰那纤细的小蛮腰。

    张扬意识到这个小男孩就是白凝冰那同父异母的弟弟白天赐,张扬看到白天赐的动作眼中直冒火光,他真想跑过去把白天赐的咸猪手在白凝冰的小蛮腰上给挪开,即使他是白凝冰的弟弟也不行,因为在张扬的心里只有他才有资格触碰白凝冰那完美的小蛮腰。

    当然张扬只是在心里想一想,他还不至于真的和一个小家伙较劲,再说他不肯定白凝冰会是什么反应。

    白凝冰略微一呆,随后亲昵的拍了拍白天赐的头,带着真诚的笑容对白天赐说道:“你这小家伙真会胡说八道,咱们前几天不是刚见过面吗,哪有好多天!对了,你这次期末考试考的怎么样,比之前有没有进步,你之前可是答应过姐姐这次要考进前十名的!”

    白天赐听了白凝冰的话故意在她的小蛮腰上蹭了几下,带着一丝自豪对白凝冰说道:“姐,男子汉说话算话,我既然答应了你就一定要做到,这一次考试我考了班级第三名!姐,你上次可是答应我只要我考进前十名就带我去游乐园玩,你可不能反悔!”

    白凝冰听了白天赐的话微微一笑,在白天赐的头上轻拍几下,说道:“好,等你放了假我就带你去!”

    “姐姐你真好,我爱死你了!”白天赐一阵欢呼,顺势把头放在了白凝冰的身上,亲昵的蹭了起来。

    内心的疼爱她的这个小弟弟,虽然白凝冰对苏绮梦非常不满,可姐弟俩的感情相处的着实不错。

    “好了小赐,这里是你爸爸的病房,不能大声喧哗,还不快点回来!”就在这时苏绮梦突然冷声说道。

    看得出来白天赐对苏绮梦非常的惧怕,他听到苏绮梦的话立刻松开了白凝冰,怯怯的看了一眼苏绮梦,答应一声立刻回到了母亲的身边,低着头不再言语。

    苏绮梦看了一眼白凝冰,皮笑肉不笑的说道:“小冰,你来了,今天你怎么有空过来?”

    白凝冰听了苏绮梦的话眉头微微一皱,她感到苏绮梦话里有话,隐隐有一丝责备她不经常来医院看望白中南的意味,当下冷声对苏绮梦说道:“今天班上并不忙,所以我过来看看!”

    “嗯,工作的事情是非常重要,可你还是要多来看看你爸爸才好,毕竟他之前最疼的就是你!”苏绮梦得理不饶人的继续对白凝冰说道。

    白凝冰眼中寒光一闪,当下针锋相对的对苏绮梦说道:“苏姨,你这话我可不认同,如果我爸爸真的如你所说的那样疼爱我,当年就不会不顾我的强烈反对将你娶进我们白家,这样说来我爸爸最疼爱的是你才对!”

    顿了一下白凝冰继续说道:“再说虽然我来看望爸爸的次数并不是很多,但一个礼拜总有三四次,倒是你苏姨,不知道一个星期能来几次呢!”

    正摆着继母的身份教训白凝冰的苏绮梦听了白凝冰这强硬反击的话脸色一变,紧要银牙就要发作,可她看到白凝冰那冷漠的眼神心中莫名一慌,到嘴边的话强行咽了下去。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