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都市透视玄医 > 第二百四十九章 苏绮梦和梁柏生的照片
    勇伯看到春梅的样子心中一凛,他对春梅非常的了解,知道她性格沉稳,泰山压顶而变不改色,如果不是了不得的大事春梅一定不会这样惊慌!

    想到这里勇伯对着春梅摆了摆手,说道:“春梅,先坐吧,有什么事慢慢说!不着急,天塌下来有我顶着!”

    春梅听了勇伯的话镇定了一些,跟随勇伯坐了下来,尽力的调整着自己的情绪。

    “梅儿,出什么事了,慢慢说!”看到春梅镇定了一些,勇伯对着春梅出声说道。

    春梅犹豫一下,对勇伯说道:“组长,昨天晚上发生了两件大事,你做好心理准备!”

    勇伯听了心中一沉,心里有种很风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脸上却是带着笑意对着春梅点了点头,沉声说道:“好,一件一件说,不着急!”

    春梅便不再犹豫,从随身携带的包里面拿出来两个档案袋,略作沉吟挑出其中一个恭恭敬敬的递给了勇伯!

    勇伯眼中闪过一道精光,伸手将那档案袋接了过来,直接打开!

    勇伯也算是见过大世面的人,三十年来他在白中南身边不知道经历了多少风雨,有一次为了救白中南被人砍了几刀,可他从来都是淡然自若的样子,没有丝毫的惊慌!

    可是这一次当勇伯看到档案袋里面的东西时却是猛地站上起身来,脸色瞬间变得一片苍白,双手颤抖拿不稳那档案袋,档案袋轻飘飘的滑落在地上,里面的东西如同蝴蝶一般散落的到处都是!

    原来档案袋里面是一叠照片,照片明显是偷拍的,画质并不十分清楚,反而有些模糊!

    不过在照片上可以清晰的看到一座豪华的别墅,别墅二楼有一个窗户,窗户里面并没有拉窗帘,透过窗户可以清晰的看到一男一女异常亲密的依偎在一起。

    男人西装革履,大约在五十岁上下,略微有些花白的头发整整齐齐的向后梳拢,再加上那颇为英俊的脸庞,看起来非常儒雅;女人三十出头,身着粉色睡衣,人映桃花、满脸嫣红,看起来是那般的妖艳!

    照片非常简单,可是上面依偎在一起的两个人并不简单,因为这两人正是白中南的妻子苏绮梦以及白中南的好兄弟、金玉阁副总裁梁柏生!

    照片应该是连续偷拍的,可以看到两人相依相偎的在一起说些什么,苏绮梦脸上带着一丝讨好的笑容,而梁柏生则是镇定自若的搂抱着苏绮梦,一副郎情妾意、恩爱缠绵的样子。

    后来两人意识到不妥,于是伸手拉上了窗户上的窗帘,于是偷拍的照片戛然而止,不过两人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却是很容易想象出来!

    勇伯脸色一片铁青,拳头重重的砸到眼前的红木茶几之上,哗啦一声红木茶几立刻变成一对木屑散落在地上。

    勇伯心中是那样的愤怒,如果搂抱着苏绮梦的男人换一个身份勇伯也不会如此生气,可偏偏这个男人是白中南最好的兄弟梁柏生,勇伯现在恨不得立刻将他碎尸万段,只有这样才能洗刷躺在病床上的白中南的耻辱。

    春梅看到勇伯的样子赶忙站起身来,她关心的看着勇伯,知道这件事对勇伯的打击有多么的大,春梅想出声对勇伯说些什么,可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只好轻叹一声弯下腰来将那散落一地的照片一一捡起,重新放在了档案袋之中, 随后低着头,对着勇伯恭恭敬敬的说道:“组长,暗组的职责就是为白家铲除一切不稳定的因素,现在出了这样的纰漏,一切都是春梅的不对,请组长责罚,春梅毫无怨言!”

    勇伯如同下山猛虎一般在房间内走来走去,脸上带着凶狠狰狞的表情,一副择人而噬的模样——幸亏苏绮梦和梁柏生不再这里,要不然他肯定毫不犹豫出手将两人杀死!

    “废物、通通都是废物!看他们两个的样子绝不是刚刚勾搭成奸,这样的事情早就应该调查出来,怎么现在才向我汇报,我把暗组交给你来管理,你就用这样的成绩来回报我吗,你对的起我的信任吗,对的起老爷对你们的重托吗!废物,全是废物!”勇伯心中的愤怒再也忍耐不住,对着春梅大声咆哮起来。

    在勇伯的心中白中南有着很高的地位,他们两人一起度过了三十年,名为主仆实为兄弟,勇伯对白中南的忠诚天地可鉴,可以说他的一生都是围着白中南二转,甚至连成立暗组都是为了白中南而服务!

    可是现在苏绮梦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和白中南最好的的生意伙伴、最亲密的兄弟搅和在一起,勇伯怎么能无动于衷,毕竟这事关白中南的尊严!

    而且勇伯见多识广,再见到这些照片的那一瞬间联想到许多、许多,这让勇伯非常的惶恐,如果证明他的那些猜想是真的,那么后果不堪设想,白家将会随时面临覆灭的境地!

    春梅对勇伯的反应早有预料,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头低的更低,同时脸上的羞愧一闪而逝。

    勇伯经过刚才的发泄心中好受了许多,转身坐回到沙发上,恢复了平时镇定自若的模样!

    勇伯有些愧疚的看了一眼春梅,轻声说道:“春梅,你坐吧,说起来这事怨不得你,是我严厉禁止你们对白家人采取监控措施的,现在看来我是错了,所以从本质上来讲这事的罪魁祸首还是我!可我实在没想到那贱人竟然如此下作,竟然会和那道貌岸然、狼子野心的家伙搞在一起,真是可恶!”

    春梅却是没有坐下,倔强的低着头,一副负荆请罪的样子!

    勇伯对着春梅摆了摆手,勉强挤出一个笑容说道:“怎么,你这丫头还真的生我的气了吗,难道还要我老头子向你道歉不成?”

    春梅赢了勇伯的话赶紧抬起头对勇伯检讨的说道:“义父,一切都是我的错,我——”

    “好了,不说这些了!你坐下,将这件事的详细过程和我细细的说一遍,不要有一点疏漏!”勇伯打断春梅的话说道。

    春梅微微犹豫慢慢的坐了下来,对着勇伯说道:“组长,是这么回事!”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