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都市透视玄医 > 第六百四十七章 奇迹的诞生
    “蒋主任,小张医生怎么闭上眼睛了,他这是准备干什么,难道要闭着眼睛为病人针灸吗?这——”一直站在旁边观看的林泰实在耐不住心中的疑惑,小声的对身边的蒋青芝出声问道。

    “闭嘴,不要说话,好好的看着!现在正是关键时期,千万不要打扰到他!”蒋青芝霸气的对林泰吩咐的说道。

    “呃——是、是、是!”林泰对着蒋青芝尴尬一笑,赶忙闭上了嘴巴!

    蒋青芝随即转过头看向张扬,眼睛里闪烁着莫名的兴奋,手上比比划划的模仿着张扬的动作——张扬的这一套针法正是她梦寐以求想要学到的,蒋青芝很清楚这正是她学习的最好时机!

    而张扬此时已经将全部的心神放在孟媚琪父亲头顶百会穴的那支银针之上,伸出手握住银针的末端,强大的灵力瞬间通过银针进入孟媚琪父亲的脑部,强大的精神力牢牢的锁定了银针,手指敏感的感受着银针的变化!

    张扬轻轻捻动几下,控制着银针的方向,随后微微发力,银针毫不犹豫的刺入!

    随着张扬的这一动作,这一支五寸长的银针大部分扎进孟媚琪父亲的脑袋,仅仅只剩下三分之一!

    “啊!”病房内的几人看到张扬的动作又是一阵惊呼,随后立刻摒住呼吸,眼睛死死的盯着孟媚琪的父亲以及张扬手上的那一根银针!

    出乎众人意料,孟媚琪父亲仿佛没有丝毫知觉一般,根本没有任何异样的反应!

    而且,孟媚琪父亲脸上的痛苦以及狰狞隐隐消散许多,紧皱的眉头也是舒展开来!

    而张扬对众人的反应根本无动于衷,他的精神力早已经牢牢的锁定孟媚琪父亲脑子里的淤积之处!

    张扬慢慢的睁开了眼睛,全神贯注的控制着手上的银针,缓缓的将针尖插入到那脑神经元的淤积之处!

    张扬知道最关键的时刻已经来临,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玄医真气自动在张扬身体中运转,张扬运起太清阴阳针法,手指在银针根部轻轻弹动,开始捻动银针!

    随着张扬的快速轻弹、捻动,银针仿佛在张扬手上活过来一般,以一个奇怪的频率来回颤动,同时隐隐发出一丝奇异的清脆声音!

    “这——这就是中医的针灸之法吗?他究竟是怎么控制银针在病人脑袋里游动呢?这——这也未免太神奇了吧!”秦怀德眼中满是不敢相信,脸上布满了震惊的表情,张扬的针灸之术远远的超过了他之前的想象!

    蒋青芝之前只是从林百祥嘴中听说过太清阴阳针,这还是她第一件见到,看到张扬那潇洒的动作表情更加的兴奋,忍不住的走到张扬的身边,把头凑向张扬,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张扬手上那一根跳舞的银针!

    随着张扬功力的加深,张扬使用太清阴阳针更加的游刃有余,一边操控着那根五寸一阵,一边扭头看向身边的蒋青芝,脸上露出一个微笑!

    蒋青芝实在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对张扬出声问道:“这——这就是太清阴阳针吗?好神奇!”

    张扬对蒋青芝指点的说道:“不错,这正是太清阴阳针!所谓的帕金森综合征,主要是因为脑部的神经元被淤血、赃物堵塞,我现在正用太清阴阳针来打通那些淤塞,只要这些淤血化开,所谓的帕金森综合征就能迎刃而解,自然而然也就会痊愈!”

    张扬说的轻描淡写,可是蒋青芝却是知道这有多么的艰难,要知道脑子是人体最复杂、最精密的一个器官,即使现在现代医疗器械已经发展到非常发达的地步,可是脑部手术也不是那么容易做的,因为一旦伤害到脑部细胞就会对人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害,轻者丧失脑部功能、变成失去知觉的植物人,重则甚至有性命之忧!

    想到这里,蒋青芝看向张扬的眼神更加的崇拜,她对张扬的崇拜几乎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蒋青芝暗暗发誓不管付出什么代价也要把这神奇的针法学到手中!

    而一旁的秦怀德表情变得越来越古怪,他有种如坠梦幻的感觉,在秦怀德看来张扬不是在为孟媚琪父亲做针灸,而是在做一次特殊的脑部手术,这比西医最复杂、最艰难的脑部开颅手术效果还要好的多得多!

    秦怀德想过有人将来会攻克帕金森综合征,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会是由张扬这样一个华夏人通过这样的方式来攻克!

    秦怀德看到此时躺在病床上的孟媚琪父亲的脸色越来越红润,他心中隐隐有所预感——今天恐怕要在这里见证一个奇迹的诞生!

    想到这里秦怀德脸上闪过一丝兴奋,也是不由自主的来到张扬的身边,和蒋青芝并排站在一起,眼睛看向了张扬手上飞舞跳动的那一根银针!

    张扬对蒋青芝稍加指点,随后便全力的运行起玄医真经催动手上的银针,他体内的灵力顺着银针进入孟媚琪父亲的脑部,在针尖处绽放开来,渐渐的孟媚琪父亲脑袋里的那些淤塞开始缓缓化开!

    渐渐的张扬的额头布满了豆粒大小的汗珠,银针在化开孟媚琪父亲脑部淤塞,同时也在凶猛的吞噬着张扬体内的灵力,幸亏张扬现在功力大进,要不然他还真的吃不消!

    足足过了二十多分钟的时间,张扬的脸色变得十分的苍白!

    张扬的眼中闪过一道精光,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随后将手放在五寸一阵的根部,右手轻轻发力,银针缓缓从孟媚琪的脑袋中一点点的拔了出来!

    就在银针从孟媚琪父亲百会穴拔出的那一刻,孟媚琪父亲的眼眶、鼻孔、嘴巴以及耳朵等处缓缓流出黑色污血,其中隐隐可以看到黑色的血块,发出阵阵浓烈的臭味!

    “啊!父亲——我父亲他怎么了?”孟媚琪惊叫一声,脸上露出极为焦急的表情,她惊恐的看着父亲,几步跑到父亲的身边,从病床的床头柜上拿过一块毛巾就要为父亲清理、擦拭那些污血!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