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有无数神剑 > 第731章 周罚
    魂源果实。

    魂源池池水。

    周玄机陷入思索之中,他在衡量利弊关系,如何能不引起上面的注意。

    至于拒绝,他没有考虑。

    邪乾神脉厚待他,他也得回报一些。

    “不用你一次性拿,你可以每隔一段时间去取,以前的守魂师甚至还干售卖之事,即便是超级神脉之主也无法打入魂源池中,因为那里有至尊规则,只能认同守魂师进出,或者守魂师携带一人进入其中,当然,跟随的人若是修为太强,也会被排斥,甚至当场镇灭。”

    妖帝尊继续说道,他能感觉到周玄机的眼神中没有任何排斥之意,这让他很满意。

    周玄机点头,怪不得守魂师不要求修为。

    就是怕修为太强,暗中破坏。

    “此次征讨道狐求尊算是大获全胜,道狐已经被本尊交给元庭,他神通广大,很难被诛灭,但接下来要承受无尽的孤独与折磨,比死还难受。”

    妖帝尊转移话题说道,提起道狐,他脸上就露出快意之色。

    周玄机对于他们的过往有些好奇,却没有多问,毕竟这是隐私。

    随后,他们又聊了聊修炼之上的事。

    妖帝尊告诉他,突破道祖之境不难,道祖之境讲究降服大道,让大道开花,繁育全新的大道,分为三十六品花。

    每多一品,道力至少增长一倍。

    道祖三十六品花……

    周玄机这时才意识到九鸿天到底有多强。

    一直以来,他没有真正感受过九鸿天的真实力量,长夕妍与嬴诸葛面对他是不会动用全力的。

    超越九鸿天的存在又得多恐怖?

    周玄机心中感慨,他还是太弱小。

    若非资质卓越,恐怕他现在在昆仑元庭依旧是小喽啰。

    聊了好一会儿,周玄机方才离去。

    妖帝尊笑了笑,跟着闭目,继续修炼。

    ……

    回到清剑天后,周玄机简单的交代了几句,然后带着姜雪前往魂源池修炼。

    魂源池的灵气虽然不算浓郁,但对灵魂有洗涤帮助。

    他每次只能带一人,自然先带姜雪。

    对此,仙想花也没有异议,在她看来,姜雪的修为确实该助推一把。

    来到魂源池,姜雪对于周遭的一切很好奇,周玄机先陪着她逛了一圈,为她大概介绍了一番,方才带着她修炼。

    没有五绝神眼,姜雪学不了大离万圣镇元功,即便强行学习,也很难有高深造诣,于是周玄机选择为她讲道,帮助她培养独属自己的大道。

    大道也有强弱之分,生灵创造的大道起初很弱,但潜力超越外来大道。

    契合度太重要了!

    伴随着周玄机的大道之音响起,姜雪很快就进入绝对平静的状态。

    寂寥的魂源池因周玄机的大道之音而变得有生气。

    池水泛起波澜,魂源树微微颤动。

    有一股微风在悄悄掠过。

    无形亦无迹。

    ……

    虚空之中,一道身影坐在陨石上,眺望远方昆仑元庭边境的紫海。

    他的面容与周玄机一模一样,神情冷淡,额头有一缕白发,双目无神,不知在想些什么。

    他身上穿着精致黑衣,衣袍上绣着各色线条,汇聚成龙凤之图,活灵活现。

    “周玄机,你怎么就不听劝,都告诉你前路决绝,你却执迷不悟。”

    他摇头叹息,脸上满是嘲讽笑容。

    这时,一名虚境大帝飞过来。

    他盯着黑衣男子,沉声道:“你是谁,拿出身份牌来!”

    他注意此人很久,一直坐在这里,鬼鬼祟祟,一看就有所图谋。

    “你知道我的名字吗?”

    黑衣男子似笑非笑的问道,听得这位虚境大帝一阵不耐烦。

    老子要是知道你的名字,还需要你拿出身份牌?

    虚境大帝当即出手,欲要擒拿黑衣男子。

    黑衣男子忽然睁大眼睛,双目变得漆黑,无法分辨瞳孔,黑得让人心悸,犹如两处深渊。

    一缕缕黑气从他眼中冒出,迅速缠住虚境大帝,钻入其七窍之中。

    “呃……”

    虚境大帝痛苦的挣扎着,无法发声,身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瘪下来。

    “记住我的名字,我叫周罚,我的眼睛是五绝神眼之一的黑欲神眼。”

    黑衣男子冷笑道,很快,虚境大帝就被他吸入双目之中,生死不明。

    他的双目跟着变得清明。

    他邪邪一笑,转身朝着宇宙深处飞去。

    ……

    清剑天。

    盗崖老人与悬盗崖正在下棋。

    悬盗崖神情一动,忽然抬起右手,掐指推算。

    “噗——”

    他喷出一口血箭,洒在盗崖老人的脸上,整个棋盘上也溅满他的鲜血与口水。

    盗崖老人暴怒,指着他的鼻子骂道:“没事瞎算什么!能不能好好下棋?”

    悬盗崖稳住身子,让自己没有倒下去,他咬牙道:“不是我瞎算,是周玄机出事了,不信,你来算算看,记住,别直接推算他的命数,从他的身边人开始推算。”

    盗崖老人一听,顿时紧张起来。

    他可不希望周玄机出事,于是他开始掐指推算。

    “噗——”

    盗崖老人如遭雷击,一口血箭喷出,浇在悬盗崖身上。

    这下子,两人都变成血脸。

    悬盗崖跟着怒了,骂道:“你是猪吗,让你别直接推算周玄机!”

    盗崖老人那叫一个憋屈,咬牙道:“还不是你让我算!算谁都得这样!”

    两人当即对骂起来,甚至连棋盘也洒在地上。

    长夕妍凭空出现在他们身旁,看到他们脸上血肉模糊,她大吃一惊,连忙用道力拉开他们。

    “你们为何要骂架?”

    长夕妍蹙眉问道,清剑天的安稳是她的职责,她可不能让人胡闹,打扰这里的清静。

    悬盗崖看到她,立即走上前来,道:“长姑娘,周玄机在哪儿?我要见他!”

    长夕妍道:“主人已经成为守魂师,估计现在在魂源池那儿,你有什么事?我可以联系他。”

    看悬盗崖如此着急,她有很好奇到底出了什么事。

    “我推算到他命中大劫即将到来,必须让他回来,以免遭遇不测。”

    悬盗崖急声道,眼中满是惶恐之色。

    长夕妍的眉头皱得更紧,道:“你靠推算的?”

    她的修为远超悬盗崖,也懂得推算之术,为何她算不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