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不可说 > 第七章 谁是another
    第七章

    而在前往c市的火车上,凌然终于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陷入了王巍的圈套中——从之前这个男人拿刀逼近自己的行为来看,他就算身上没有点功夫,至少也是一个力度和敏捷性都没有问题的成年男性。以自己至少算是靠谱的身手也是因为提前有了警惕才可以毫发无损地躲开。那么,他在刚才拿刀挥向那个红裙小女孩时又怎么会这么毫无章法?——甚至好像根本不能看清她到底在哪一样……

    对,就是这个!凌然忽然明白了自己一直以来的违和从何而来。她看着依旧露出有些惊恐夹杂着愤怒神色的王巍,其实心思早已不在他身上。凌然下意识地环顾了一下四周。她明白了……王巍很可能根本就看不到那个女孩。这估计又是自己的天师体质在作怪。然而,这并不是她真正惊诧的东西,而是王巍既然会拿着刀向那里挥舞,那只能说明——他知道那里原本就有个东西!

    “你还有事情没有说出来。”凌然忽然抬手把住了王巍从他自己口袋里伸出的手,其实是掐住了他的脉门。然而,她却忽然愣住了,她感觉到王巍正在剧烈地发抖。她缓缓低下头,冷汗从这个男人的额头上渗出。她甚至闻到了淡淡的尿骚味。

    饶是凌然从刚才开始一直紧绷着神经,强迫自己进入类似黑手党少女的诡异状态。这时候也不由哭笑不得。连忙甩开那中年男人的手,顺势把他往列车椅子上一推,虽然刀尖仍旧戒备地指着他。自己却哭笑不得地往后遛了好几步。两人隔着狭窄的走道。凌然靠在墙上,情不自禁地扶额:“喂喂,大叔你够了啊……至于这样么?倒像是我要对你做什么似的。你瞧,刀是你的,先前也是你凶神恶煞的想要挟持我。就算拿到法庭上说我这也是正当防卫啊,你一五大三粗的男人这样子,你不嫌丢人我还嫌呢。”略微有些无奈地看了大叔一眼。不由又小声嘟囔了几句:“小白说我时运不佳,还真没说错。之前也是被卷入这种诡异的事件。好歹还有老板,现在却是个没有美感的……”不知想到了什么,她情不自禁地现出一丝笑意,只是一意识到就快速地敛去了。

    看到王巍这个样子。凌然也淡了逼问他的心思,同时开始怀疑自己之前是不是高看了他。看着人还窝在那里瑟瑟发抖,心里有些烦躁,便想过去先打晕了他再自己查一下那个小女孩……或者说是小女鬼。

    然而,凌然走进一看,却发现王巍已经死死闭上了眼睛,像是只死鱼一般瘫软着,只是嘴唇还是缓缓地蠕动着,仿佛想要诉说什么。凌然心中一紧。靠近查看。没曾想——就在下一瞬间,一阵酸麻的痛楚袭来,她的意识。陷入了一片黑暗。

    要是小白大人在此,必然双爪托臀骂凌然江湖经验匮乏的可怜。且不说这男人到底是不是在故意示弱。就她前去查看,毫无防备的亮出后背就可以让她死无数次。

    也不知是这姑娘天生粗心没心没肺,还是先前总是好运地在事关生死时候总有值得托付之人可以照看她的后背。无论是小白,张煜……还是颜墨城。

    当凌然睁开眼睛的时候,她一阵恍惚。想不起现在到底是什么时候,弄不清自己到底是很多年前被人绑架之后莫名成为天师的小女孩。还是前不久被白先生断言“命不久矣”的少女还是别的什么……。

    四周极其安静,似乎连空气的流动声和自己的呼吸声都消失了。然后是铺天盖地的寂然。她又试着眨动了几下眼睛,依然是一片漆黑。这种空落落的不安让她恍惚回到了之前失去五感的那种极度的绝望和无力。

    就在这时候,她听到有一个嘶哑中略带颤抖地声音说:“你——你得照我说的做。”

    凌然还未完全回过神来,但当他扭过头,看清那个人的脸,温热的血液就从自己的颈上慢慢溢出。那中年男人一手死死掐住她的下巴,强迫她抬头,一手拿着刀划破了她的咽喉。

    凌然的身子情不自禁地晃了晃。但好在,这痛楚唤回了她的意识。她想起了之前的事情。而眼前这个男人是,王巍。

    在被人打晕的那一刻她已经意识到了自己的轻敌和愚蠢。其实就在之前,她还是一直防备着的。王巍的右手一直放在裤带中。她还因为警觉握住过他的脉门,之后却发现这男人被吓得失禁之后就暗笑自己多心。

    没想到。

    “你之前——是故意装成害怕骗我?”刀依然紧紧贴着她的颈项,但刚才那一下其实并不深,不如说是一种类似于威胁的手段。她微微偏了偏头。一开始的惶恐过后也并不很害怕。因为知道自己既然还活着,那就应当还有利用价值。

    一片黑暗中,她只能隐约看见王巍的五官,神情并不清晰。只听他狠历道:“你究竟是什么人——你问我,那你为什么不怕?”他虽然这么说,却似乎并不指望回答,自己说了下去:“正常女孩子根本不可能像你这样,其实你也是妖怪吧,和她一伙的!”他越说越激动起来:“对对!你就是那个列车上不存在的人!你这个“鬼”——只要你消失了,一切都可以恢复正常——对,一切都可以……”

    “你……你到底在说什么?”凌然也有些呆了,打断他的歇斯底里。

    “我已经在这鬼车上不知被困了多少年……轮回,对,这就是最悲惨的轮回。每一次都和你经历的一样,列车忽然停下,召集医生去餐车的警报。还有那个孕妇!”王巍似乎用手捂住了脸,刀却又往凌然的肌肤刺入几分,弄的她一动也不敢动。“直到这一次……”他的声音中仿佛带了丝鬼魅的笑意:“凌然……凌然,你知道么,这和以往无数次轮回有什么不同?”

    凌然刚想摇头,却忽然意识到了什么,露出了类似惊诧和恍然大悟的神情:“——是因为我么?”

    王巍一怔,随后笑的更诡异了:“你果然很聪明。是的,在这次轮回之前你是不存在的。甚至。这辆列车在此之前从未停靠在站台前更别说有人上车了!你打破了它固有的轮回,你说……我怎么能不注意你?”

    如果说之前他还只是猜测。注意到这个女孩,然而在她说出看到他用刀刺向一个“红衣小女孩”时候,王巍几乎是无比肯定了。他也只是在经历了无数次轮回后,才在偶然中意识到列车中或许有“鬼怪”的存在。而凌然一开始就能看到她。这说明了什么?约莫是因为这个一直冷静的诡异的古怪女生也不是人类吧。

    “我从前听乡里的老人说。很多人横死突然,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离世,就依旧以人的形态游离在尘世。然而只要有人点破,就会化作白骨……”王巍看着凌然幽幽地说:“你是不是也应该意识到自己已经死了?”

    “你……你疯了。”凌然皱紧了眉,也第一次感觉到了一丝恐惧。她的脖子还在流血,呼吸声显得有些沉重。王巍不可能真的认为她不是人。他是在自欺欺人。然而——

    “还是要装下去么?”王巍忽然冷冷道,同时将刀子猛地向后压去,竟是要生生刺破凌然的脖子,同时大声嘶吼道:“那就让我来帮你变回鬼吧!”

    凌然忽然抬手。一道银色的光划破黑色。那是一张道符。符咒招来的雷电力量其实并不强。但胜在出其不意。王巍惊恐地后退了几步。刀“哐当”一声落地,狼狈的一屁股坐在地上。

    “妖,妖怪……”

    就在醒来以后。凌然发现自己竟然似乎可以用法术了。这种雪中送炭简直堪比被打的团灭忽然从地上捡到一瓶补血药的感动。不然即使是她的粗神经面对这种生死攸关的事情估计也做不到如此冷静。不过,灵力依旧少的可怜,她摸黑凌空写了张最熟悉的符咒打偏了王巍的刀以后,立刻把刀子捡了起来。周围实在太黑,让人有种随时会被偷袭的不安感。凌然微想了想,捏了个敕火的法诀。

    四周亮了以后。凌然才意识到,竟然已经不是在列车上了。这是一片空旷的地面。火光照射范围内除了惊恐疯狂的王巍啥也看不到。

    “果。果然是妖怪!”王巍说。

    凌然不理他,只是幽幽道:“喂,你说我是那个轮回的突破口,你有没有想过,其实很可能你才是呢?你说这是个轮回,但是显然这车上除了后来误入的我,只有你一个人意识到了,不然偌大一辆列车早闹翻了,哪有现在这种和谐景象?不觉得比起很可能只是个倒霉蛋的不才在下,唯一不被影响的你才显得很可疑么?”

    王巍一愣,显然没想到过,不过立刻否决,吼道:“你胡说!我还有证据——你还记得列车的座位号么?”

    “啊?”因为以为自己是上错车厢,凌然就一直站着,这会没反应过来。

    记得当时有个乡下女人叫席娟,座次是73,王巍座次是72。想给她算命的老爷子座次是75……

    “你没想到么……74呢?”王巍瞧着她的神情:“在我们这个包厢里,没有74号乘客。一直都没有,直到——你来了。你这个妖魔,原本就属于这辆列车!”

    他发现武力制服已经无用,索性寄托渺茫的希望于凌然自己意识到自己是个“鬼”,因此千方百计地蛊惑她。可是似乎他们担心的不是同一个方面……

    凌然却渐渐有了种不好的预感:“……74号,不是那个红衣服的小女孩么?”

    ——不,等等,似乎有什么不对……女孩,鬼,不存在的人……!她作为天师自然清楚地知道自己不会是……那么如果不是王巍,就是——

    说完这句话以后凌然忽然感觉有种寒意顺着自己的颈子爬满了全身。猛地感觉到一股阴冷的气息拂过自己每一个毛孔,伴随着一阵孩子特有的轻笑……

    “姐姐,你是在……说我么?”

    “姐姐……”

    “姐姐…………”

    “姐姐………………”

    ——那个红衣小女孩不正是‘鬼‘么?她才是那个不存在的人。他们意识到了这一切,可惜,似乎已经来不及了呢。(未完待续m.)(未完待续)

    ps:萌物萌文球阅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