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明无盐女 > 第九章 闹上正堂
    路元洲满脸的不可置信,听到路瑶说路宁道歉,下巴差点没有跌到地上,可看姐姐那认真的样子,显然是相信了路宁道歉的真诚,不由地提醒道:

    “姐姐,路宁那人头脑简单,冲动易怒,耳根子软,最容易受人挑拨的。她一向在路府横着走,就是路茜和路慧她都敢得罪,什么时候跟人低过头,你可别相信她,这次肯定是路宁有什么阴谋。”

    路元洲的老谋深算样子,让路瑶好笑,同时又有些心酸,弟弟也才九岁,九岁的儿郎依然还有几分的天真的,可弟弟却早熟的很,路瑶想着即便府里的几位公子都没有弟弟这般的老成懂事。

    “你啊,别操心太多了,好好读书,将来为娘争一口气。”路瑶对死去的爹没有什么好感和印象,但对于这个拼命把她们生下来的娘,还是很喜欢的。陈氏虽然没有她家太后那般的强势果决,自立自强,但护着她们姐弟的心是一样不变的。

    她也不可能要求陈氏像她家太后那样的能干,这个时代的女子束缚本来就多,再加上生逢乱世,且陈氏的性格本来就跟她家太后不一样,陈氏能一直顽强地跟病魔抗争,不愿放弃,努力活了下来,路瑶已经很佩服了。

    “姐姐,如今乱世之年,读书好像没有什么用,我想明年去投军,上战场杀敌,把元人赶出中原~”路元洲犹豫道。

    “元洲”路瑶喊了一声,被自己弟弟的想法吓了一跳,投军容易,可有没有命回来是一回事。虽生逢乱世,可路瑶却一点也不盼着弟弟去投军,弟弟肩不能挑,手不能提,文文弱弱的,再加上身体本来就弱一些,又没有学武的基础,她如何放心。

    弟弟要真有这个想法,娘受了打击肯定撑不下去的,她可不想一下子失去两个至亲人的。弟弟就是个学文而不是学武的料,再说弟弟没有一点武功的底子,去了战场那也是妥妥的炮灰,她如何愿意见弟弟去送命了。

    “元洲,投军的事情你别想了,武将是主力,在战场上冲锋陷阵英勇杀敌,但保家卫国并不完全只靠武将,文人也可以做贡献的。文和武是相辅相成的,缺一不可,你并无武学天赋,还是老老实实的读书,将来天下平定,你考了科举走上仕路为国效力也是一样的。娘就你一个儿子,我就你一个弟弟,难道你想姐姐和娘担心着你,牵挂着你生死不知吗,娘的身体也受不住。”

    路瑶对着路元洲一番的劝,就怕明年路元洲十岁了,脑一热跑去投军了,那她和娘还不得哭死。

    大房里何贵妾所出的三公子路元纬不就是要跑去投军,被大伯给逮了回来了,可据路瑶所出,那小子一直没有放弃,每天早上都在院子里比比划划的。何氏就两个儿子,自然是怕少了哪一个,所以把两个儿子都看的很紧,路元纬每次想要离开,还没出府就被逮回来了,也在何氏的眼睛攻势之下,终是留在了路府。

    不过路瑶觉得路元纬没去也好,即是去了,也是投着张仕诚的军队,那最后肯定是死路一条了,即使有幸活下来了,这天下已经是朱元璋的,张仕诚的部下能有什么出路。

    而路府与张家有姻亲,现在路家的人即使去投朱元璋的军,没准会被当奸细抓起来,到时候张仕诚这边怎么看,路府在平江城就里外不是人了。

    如今路家被打上了张家的标签,脱离不了路府,到时候对弟弟的前程也会有影响,路瑶深思着,想着怎么样做才她们最好。

    路元洲垂下了头,这些他都没有想过,即使他在屋中读书,可对于外面的将士还是向往着的,也恨不得立马长大,然后去投军,把元人赶出中原,还汉人的江山。

    “姐姐,我一定会好好读书,出人头地,让你和娘也跟着过好日子。”路元洲抬起头看着路瑶保证道。

    路瑶欣慰一笑,但心里还是有些不放心,又提醒道:“你要知道二舅舅也是去投军,可多年没有音迅,生死不明,战场上刀剑无眼,你生死也只在一念之间,你要是也这般,~”

    路瑶没有说下去,只是叹息了一声,路元洲忙道:“不会,我不会去投军了,不会让姐姐和娘担心。”

    得到了路元洲的保证,路瑶心也安了下来,路元洲在外祖家,他就怕路元洲哪一天突然去投军了,到时候她们到哪要人。

    所以现在路元洲还是老老实实读书,将来考科举,如今张仕诚是平江城的王,也设了科考,可路瑶却不希望路元洲在张仕诚这边出头。想到路元洲现在还小,路瑶也放心下来,眼下的事情还要是找出害路宁的凶手,不然三婶肯定得找她麻烦了。

    路瑶可不希望三婶带一批人到偏院这里找她麻烦,讲理,人家又不听讲,论武力,路瑶也打不过,而且她更担心着陈氏的身体。

    下午,路元洲便听话地离开了偏院,带着六子和李奶娘去了外祖家。

    路元洲一走,偏院又恢复了平静,只是路府的前院却是吵闹不休。

    这边何氏不声不响地给路慧找了门亲事,这事自然也是路良德同意的,而且由路良德出面定了下来。男方姓许,名谦和,如今十七岁,是个秀才。许谦和的父亲与大伯是同年的进士,两人曾是好友,只是许父染病去世,两家才少了来往。

    路良德原也是不同意路慧嫁了个清平的人家,但许谦和之父是他的好友,当年一见如故,可惜许谦和之父去世了。如今许谦和是秀才,长的也一表人才,在何氏的劝说下,路良德也同意了。

    可这门亲事却让小刘氏起了很大的反应,闹到了正堂,小刘氏把何氏恨的不行。小刘氏是嫡母,可庶女的婚事却不经她的手,让路良德和何氏定下了,她如何的甘心。

    就算许谦和家贫,但也是个秀才了,路慧嫁过去便是秀才娘子。凭什么路慧这个贱人的女儿能当正妻,小刘氏的设想里就是找户人家让路慧当妾室的,现在路慧去当正妻,小刘氏如何的愿意,她不会让何氏母女好过的。

    路慧一直沉默不语,路茜却是咬牙不甘着,路慧还是和许谦和定亲了,她不会让路慧顺利嫁给许谦和的。

    她母亲看不上许谦和,却不知道许谦和以后会是进士,甚至比她父亲有前途多了。

    路茜死后,心里的执念很深,灵魂便一直没有离去,所以见以前瞧不上的人过的比她好,自然心有不甘的。

    -------------------------

    路家关系表

    老太爷:路进生老太太:刘怡君

    长女,路玉淑,嫁元人为妾,已逝。

    大房,长子路良德,妻小刘氏,生大公子和四公子、二姑娘。贵妾何氏,生大姑娘和二公子三公子,妾兰秀,生五姑娘。

    二房,二子路良修已经逝,母陈氏,生路瑶三姑娘,弟元洲六公子。姨娘兰芝。

    三房,三子路良平,妻杨氏,生四姑娘,七公子,七姑娘。妾兰芳生六姑娘。么女,路玉莉,嫁张仕诚为妾,生大公子张高义,二公子张高通。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